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奎子很年轻。

    也就是二十出头吧,站在派出所门口和田素说话。

    被身旁进出的同事多打量了几眼。

    脸就红的和煮熟的虾一样。

    神情都跟着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在又一次被同事善意的笑声取笑过后。

    他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结果田素狠狠的朝着他瞪了一眼,“你躲什么躲,我又不能吃了你,还有,这事儿你到底答不答应,帮不帮这个忙?要帮就说话,不帮你就赶紧的回去呀,哪来回去哪,别在这里碍我眼。”

    陈墨言在后头听着、看着这一幕。

    忍不住默默的给这个奎子点了下蜡。

    可同情可同情了。

    然后,她还没忘在心里头给自家姑姑竖了个大拇指。

    她这姑姑,威武呀。

    奎子眼看着田素那手就要点到他胸口了。

    脸红的啊。

    咚咚后退好几步,“田素,我上班呢,你你给我站住。还有,我什么时侯说不帮了啊,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下班后就去,你你不准再过来了啊,站住。”

    田素高挑了眉,撇嘴,“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呀,我看你是胆肥了吧,敢命令我?”

    陈墨言在后头看着,怎么看怎么觉得喜感。

    难道,这两个人?

    她又仔细看了两眼,最终觉得,她这个姑姑喜不喜欢人家她没看出来,可对方,就是那个奎子的,她敢用自己的脑袋担保,觉对喜欢田素!

    这样一想吧,她更加同情对方了。

    喜欢了这么个性子的……

    以后有的受喽。

    摇摇头,陈墨言把这个念头抛到脑后。

    “陈墨言你想什么呢,给我过来啊。”

    田素在不远处冲着她瞪眼。

    倒是那个奎子,抬头看了眼田素,“你别吓到她。”真是的,这可是她三哥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啊,要是让她给吓到啥的,看她那个哥哥绕得了她,到时候被训了难受的还不是她自己吗,看着一脸不服的田素,奎子懒得多和她说,直接看向陈墨言,“你姑姑她就是这个性子,你别和她一样啊,我就是想问你几句话。没事的,别怕。”

    “好的,警察叔叔。”

    陈墨言的乖巧换来田素的猛翻白眼。

    她哪里有半点害怕的表情?

    他那眼是怎么长的?

    摆设吗?!

    田素气呼呼的,旁边奎子已经在仔细的问她话。

    都是些关于孙家的资料。

    当然了,陈墨言知道的也不多。

    不然她也不用找人查了。

    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陈墨言想了想对着奎子开口道,“我觉得你可以查查田叔,呃,是我爸,”陈墨言抬头看到奎子的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想到她刚才想说的话,她还是抬头看向奎子道,“我有种感觉,如果那个人真是我妈妈,那么孙慧爸爸有可能是认识我妈或者我爸的。”

    “别问我为什么,直觉啊。”

    奎子:“……”

    田素在旁边听的猛翻白眼。

    奎子一脸的雾水,“你眼睛怎么了,抽筋了吗?”

    “你才抽筋呢,你全家都抽筋!”

    田素气呼呼的拽着陈墨言走人。

    路上。

    陈墨言眼角余光看着身侧田素绷紧了脸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你和那个大块头是怎么认识的?”

    “咦,大块头这称呼可真合适他。”田素眨眨眼,一脸的笑,“以后就这么喊他了。”

    陈墨言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姑姑,你小心人家和你翻脸啊。”

    “他敢!”

    顿了下,田素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激烈,抬眼就看到陈墨言似笑非笑高挑的眉。

    她不禁瞪了陈墨言一眼,“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可告诉你,我和他什么都没有,还有啊,收起你那小脑袋瓜子里头的胡思乱想,不然我回头和你爹说去,让他好好的收拾收拾你。”不过这话一说出来,她自己都无语了。

    就她那个哥哥。

    收拾陈墨言?

    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陈墨言皱个眉,咳嗽一声,她那个哥哥估计都得折腾翻天。

    还收拾?

    她眼神幽怨的看着陈墨言,“你现在算是找到靠山了。”

    “是啊,难道姑姑不是我的靠山吗?”

    “你想的美,我才不管你的事。”话虽然是这样说,但田素却是眼底全是笑意。

    两个人走到一半,田素突然转了个方向,“言言,咱们去逛街吧?”

    “啊,你想去哪?”

    田素拧着眉头想了想,“要不,去百货商场?”

    除了这里,她也不知道去哪呀。

    陈墨言也知道这大小姐买东西向来是直奔百货商场的。

    估计让她去别的地方她也不爱去。

    便笑着点头,“也好,顺便我去买点东西。”

    “你要买什么啊,话说言言,你那两个店,赚钱吗?”对于陈墨言那两个店,田素其实还挺好奇的,八卦呀,不过以前是不好意思问,现在嘛,这可是自己的亲侄女,一家人呀,她憋了几天,这会儿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赚不了大钱,不过足够我花的了。”

    陈墨言笑嘻嘻的看了眼田素,“你瞧的上那里的衣服么,要不有空我带你过去看看,选一套我送你呀。”

    “哈哈,还要什么有空,咱们现在就去呀。”

    这可是自家侄女孝敬的啊。

    没空也得有空呀。

    她拽着陈墨言朝前走,“走走,不去百货商场了,先去你店里头。”

    “姑姑,你走错方向了,应该往那边走。”

    两个人也没有坐车,一路说说笑笑的逛了过去。

    倒是让田素在路边上淘到不少的小玩意儿。

    当然,对于她来言都是瞧着好玩,图个新鲜,过后估计随手就丢的那种。

    陈墨言直接带着田素去了女装店那边。

    今天是周末。

    人流不少。

    小蔡不在,赵西正在忙活着,看到陈墨言过来也只来得及朝着她笑了笑,便又被人叫了过去。

    田素站在店中间四处打量了几眼,摇摇头,“衣服倒是挺好看的,款式也好,不过这店面太小了吧?”

    陈墨言笑了笑正想说话,眼珠转了下,她对着田素点头,“是有点小了呢。”然后她就把这个话题转了过去,带着田素在店里头转了两圈,最后田素挑中了一条裙子,两个人出去的时侯赵西都没来得及送,陈墨言只是朝着她摆了摆手,让她自己忙,外头,田素揉肚子,“饿了,这附近有啥好吃的吗?”

    “这附近的餐馆怕是你都吃不下,再往前头走走吧。”

    “那行吧。”田素有些没力气的点头,虽然觉得有些饿了,但真的让她去那边到处油腻的小店,她还真的吃不下!这么想着的时侯,她就忍不住看向了身侧的陈墨言,这丫头,在农村生活了那么多年,可瞧着这全身上下的通透,这气质,怎么就比这城里头不少的人气质都要出众呢?

    这个样子的陈墨言走出去。

    没人会觉得她是打小在农村长大的啊。

    再想想陈家那些人。

    一个个全身穿的邋里邋遢的,头发上满是油污,衣服都瞧不出原本的颜色。

    那几个小孩子更是。

    袖子上抹的全都是鼻涕啊,发亮!

    田素觉得要是陈墨言真的长成了那样的孩子,她想,自己肯定会有多远避多远的。

    还好,这样子的侄子,挺好的!

    虽然想来想去的,田素想不通陈墨言为什么能在那样的环境下把自己长的这么好。

    不过到最后田素也直接就不再想了。

    她归结为一个原因:这是她们老田家的基因好!

    出淤泥而不染!

    陈墨言要是知道田素会这样想,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同时,她也庆幸自己这一世的重生。

    庆幸,上一世自己的身世没有暴光出来。

    不然的话,就前世那个样子的自己,怕是要让田素这些人瞧不起吧?

    她在心里头笑了笑,带着田素进了一家装潢极好的餐馆吃东西。

    饭菜摆上来。

    田素一边吃一边看向陈墨言,“对了,你那个工厂呢,我听三哥说最近生意挺好的?”

    “嗯,一开始的时侯我想的是只接我店里头的单,不过后来几个人想了想,觉得忙的过来的话,还是能往外头销一些的,而且,墨言的牌子这两年在帝都慢慢打开了,我想再上一个台阶。”说到自己的几个店和工厂,陈墨言眼里头全是亮光,她看着田素笑嘻嘻的道,“下一步,我想让墨言品牌的衣服进驻百货大楼。”

    “这这能行吗?”

    田素瞧着这个样子的侄女,不忍心泼她冷水。

    不过这,她还是有些怀疑。

    要知道能进驻百货商场的品牌,那可都是全国有名的牌子啊。

    自家侄女这个品牌虽然也多少打出去了几分。

    可你要说列入国家一流大牌……

    还真的没到这个地方!

    “事在人为嘛,再说了,我真的觉得我这衣服和她们那些大牌子没什么区别啊。”

    这话陈墨言说的是真的。

    对方卖的,不过就是个牌子和影响力罢了。

    现在的市场还不算晚。

    她可以操作一番,让自己的品牌发展的更快,再快些。

    “行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直接说。”

    陈墨言笑嘻嘻的挑眉,“姑姑认识百货商场的人吗,最好是经理啥的,能作主的?”

    “我不认识,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

    田素想了想,没有直接应下来。

    这可是自家侄女开口让她帮的第一个忙呀。

    帮不了不算什么。

    是她没这个能力。

    要是自己应了下来,回头去给侄女坏了事儿。

    别说她在陈墨言跟前丢脸丢面子。

    就是她自家三哥那里,也准会把她给骂个狗血喷头的啊。

    这么想着的时侯,田素突然就有些嫉妒陈墨言了起来。

    这丫头,有人护着啊。

    真好!

    为什么她就没有这么个好爹呢?

    不过,她转头又想了想,自己还是不能对自家老头子太不敬了。

    虽然老头子没有如同自家亲哥那样护着她这个女儿。

    可是老头子打小没缺她吃穿啊。

    钱什么的任她花用,吃喝!

    相比起同龄人,她这日子可是过的逍遥自在多了!

    这人啊,得知足!

    想想这个侄女以前受到的那些罪。

    她就觉得呀,还是自己这个样子的好。

    嗯,自家三哥再怎么宠女儿,她以后也绝对不羡慕了!

    陈墨言还不知道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她这个性子古怪的姑姑脑海里转了好几个念头。

    不过她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回到家,陈墨言先去书房门口瞅了一眼。

    田子航竟然在低头画画!

    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画出来?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半点没有抱希望。

    毕竟,田子航这几天可是天天拿着笔在纸上画半天。

    最后的结果却是那纸都被他给撕碎,丢了。

    用他的话就是画的不像!

    陈墨言对于他的这种极度追求完美,也是挺无语的。

    不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可不是她一两句话能劝的。

    到最后,陈墨言也只能是由着他去了。

    回过头,田素对着她扬眉,“我三哥呢,还在画?”

    “是啊,在画。”顿了下,她叹了口气,“要不,我还是把孙慧爸爸那事儿和他说一声吧?”

    她有点担心这样下去,田子航在屋子里头把自己给憋病什么的。

    “还是别了,你想想,万一你想的都是错的,是假的。”

    田素的话在这里顿了下,扭头看了眼虚掩的房门,“一副照片我三哥都这样了,万一要是给了他莫大的希望,到头来结果咣当一声,咱们再和他说,哦,之前我们说错了,想错了,结果不是猜的那样,人家和咱们没关系,不是咱们要找的人,你觉得这样的大起大落,适合我哥,适件你爸他吗?”

    陈墨言抿了抿唇,没出声。

    不适合。

    可是这个样子的田子航让她觉得心疼。

    田素看着她眼底闪过的黯色,知道她是心疼自家三哥,心里头闪过一抹欣慰。

    之前她一直心里头隐隐有一个想法,找回来又怎么样?

    那么多年没见啊。

    打小就没抱过一下子的人。

    感情能有多深啊。

    可是现在,陈墨言证实是她的嫡亲侄女。

    田素心里头一直提着的那抹担忧不知不觉的就松了下去。

    她甚至感谢老天爷,这样子的安排,很好!

    坐起身子,她拍拍陈墨言的手,“行了,他一直是这样过来的,你习惯就好,再说,就等几天,不差这几天。好好照顾他,他现在估计也只能是听你的了。”想想也有些心酸,自己的哥哥呀,打小就不亲,这些年来更是不如个好朋友,还好,陈墨言出现,让他们兄妹的感情也跟着缓和起来。

    “相信我,老天爷一定会站在咱们这边的,一定能找到你妈妈的。”

    她看着陈墨言,安慰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