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距离千里之遥的陈家村。

    傍晚。

    陈敏黑着脸走进了村子,冷着一张小脸,好像谁欠她多少钱似的回了陈家。

    陈妈妈正在家门口收柴火,抬头看到陈敏的身影。

    脸上顿时就乐成了一朵花儿。

    “敏敏回来了,一路上累了吧,快进家里头来,饿了吧,晚上想吃什么,妈帮你去做啊。”她一边说一边拉着陈敏的手,籍着最后一抹晚霞的余光,仔细的打量着陈敏,最后眼底化成浓浓的心疼,“这孩子,都和你说了,你怎么就不听呢,学习别那么拼啊,你看看你这都瘦成啥样了?”

    “这次回来是放假吗,要不咱们还是和学校里头说说,在家里多待几天,好好的休息休息?”

    “妈给你煮好吃的,咱们好好的养养,啊?”

    陈敏用力的拧着个眉头,几次想把陈妈妈的手给甩出去。

    到最后,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妈,我有点累了,先回屋把东西放下再来帮你弄柴火啊?”

    “啊啊,对对,走了那么大段路肯定累了,你赶紧回屋去,妈这就好。”

    虽然她嘴里头说着让陈敏赶紧回屋。

    不过手却是没松开。

    最后更是伸手接过陈敏的包,一脸带笑的开口道,“就这点柴了,妈不弄了,走,咱们先回屋。”一边走一边碎碎念,问的全都是陈敏在学校的情况,习惯不习惯?有没有被人欺负,吃的好不好,住的好不好?老师同学有没有给她受委屈啥的,吧啦吧啦的通篇下来,就是一句没问陈敏的学习怎么样!

    或者,在陈妈妈的眼里头,陈敏人才是最重要的吧?

    把陈敏送到屋子里头,陈妈妈一脸的殷切,“敏呀,你晚上想吃什么,妈给你煎鸡蛋烙饼好不好?”

    “咱们再炒个肉片放在大白菜里头。”

    陈妈妈咂巴了下嘴,一脸的馋,“那肉嚼起来可香可香了,妈想想都流口水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包袱摘下来,顺手放到一旁陈敏放包的凳子上,“不行,你在家里头坐着,妈得先去买点肉去,再晚会过去怕是人家要没的卖了,还有你那个死鬼爹,也不知道去哪了,天天的不着家,这个家他都不想要了吧?”

    一边念叨着一边抬脚,风一般的走了出去。

    身后,陈敏的眼底闪过一抹憎恶,她用力的喘了口气,起身的当就看到陈妈妈那脏黑破的包袱压到了自己才买的背包上,她脸色唰的一下难看了起来,抬脚把凳子给踹了出去,似是还不解恨般的,又在地下的包袱上踹了两脚,然后拎了自己的包躺到了床上……

    “敏敏,敏敏,妈买肉回来了,呵呵你瞧瞧这肉肥的,还便宜了好几毛钱呢……”

    院子里头陈妈妈的大嗓门响起来。

    躺在床上的陈敏睁了下眼,又把眼给用力闭了起来。

    陈妈妈在外头喊了两声没听到动静,想了想她推开房门瞧了两眼,看到躺在床上的陈敏后笑了起来,“这丫头,我说怎么没声响呢,原来是睡着了啊。”不过下一刻她的眼底闪过一抹的心疼,这丫头累坏了吧?哎,要她说也真是的,那学校怎么能这样辛苦呢,怎么着也得让孩子好好的休息啊,她摇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家里头只有她和陈爸爸两个人的时侯,陈妈妈是随便吃什么都行的。

    陈爸爸就是反对也没用。

    可这会儿女儿回来了啊。

    陈妈妈那是卯足了劲儿的做好吃的,又是炒又是炸的。

    那肉和大白菜混在一起炖。

    装盘出来,看着那白花花油腻腻的肉,陈妈妈那个馋呀。

    最终忍不住,她伸手捏了一片塞进嘴里。

    使劲儿的嚼了两下,那个香……

    陈爸爸是六点回家的。

    远远的闻着自家院子里头传来的香味儿,他还觉得奇怪呢。

    这是他们家吗?

    等走到院子里头,就看到陈妈妈正在灶间里头忙活着。

    烙饼呢。

    他洗好手,回过头往灶间里头溜了两眼,更吃惊了。

    “你这是怎么了,不过了啊?”

    又是肉又是鸡蛋的。

    还有饼。

    这可都赶的上过年过节的吃食了啊。

    陈妈妈瞪了他一眼,“你回来做什么,我还以为你连家门在哪都忘了呢,我怎么了,我给我女儿吃点东西不行吗?”说到这里她又瞪了眼陈爸爸,冷哼了两声,“我就知道你打小就疼那个死丫头,现在跟着你那个死爹去了趟帝都,见到那个丫头,这又把你的魂儿给勾了去吧?我可告诉你,你就别想了,人家可不会再认你这个爹。”

    然后她一边把锅里的饼翻了个面儿。

    一边气呼呼的骂,“小没良心的,愧咱们这么多年把她给养大,一把屎一把尿的,她倒好,说不认就不认,黑了心啊,早知道她是这样的没良心,当初我就该掐死她……对了,你这次过去,那死丫头真的没有给你钱?”她斜着眼看向陈爸爸,满脸的怀疑,“你要是让我知道又藏了钱,我和你没完。”

    “你唠叨什么,烦不烦?”

    这话都讲了一百遍了。

    她说的不烦,他听的耳朵都起茧了。

    黑着脸看了灶间一眼,陈爸爸扭头看了眼西屋,“不是敏敏回来了吗,怎么灯还是黑的?”

    “那孩子累坏了,躺到床上就睡着了,我就想着让她先睡一会儿。”

    陈爸爸进来灶间帮着陈妈妈烧火,一边问,“学习怎么样,今年能有把握吧?”

    “我哪知道啊,你瞧瞧敏敏那一张脸瘦的,不是个色儿。”

    陈妈妈瞪了眼陈爸爸,忍不住叹了口气,“我没舍得问她。”

    “要是今年再不行,可不能再由着她性子了啊。”

    陈爸爸叹了口气。

    陈妈妈一听这话先火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嫌敏敏笨吗?是,咱们女儿是不如那个死丫头的脑子好,可是她再好那也不是你的,不是咱们家的,你可别忘了,以后你我可都是要靠着敏敏养的。”

    “我又没说这些,你急什么急?”

    陈爸爸也有些烦躁,黑着一张脸,“她这都考了两年了吧,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再考不上,难道你还由着她?她那性子你还不知道吗,她这是心里头憋着一股火,想和言言比呢。”可是能比吗?

    后头这话陈爸爸没说出来。

    不然估计陈妈妈又得一通跳脚。

    陈妈妈听着他这话也抿了下唇,沉默了起来:

    虽然刚才她一直在为陈敏说话,在和陈爸爸对着干。

    可是她心里头也是实在没个底儿呀。

    更何况,自家女儿这年龄,真的不小了……

    半响后。

    她把饼都捞起来,装好,才扭头看向陈爸爸,“我觉得敏敏今年一定能行的。”

    顿了下,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她又加上了一句,

    “敏敏今年一定能考上大学的。”

    对,就是考大学。

    陈敏的学习成绩并不好。

    头一年高考,她倒是考上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大学。

    可地方却是有点偏。

    是个小城市。

    和陈墨言刘素她们所去的帝都自然是相差甚远啊。

    心高气傲的陈敏自然是不乐意的。

    当所有人都朝着她恭喜时。

    她觉得村子里头不少人都在嘲笑她,觉得她不如陈墨言。

    到最后,她直接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

    撕了……

    等到陈爸爸陈妈妈知道的时侯,事情已经无可挽回!

    陈爸爸气的想打她。

    可陈妈妈护着啊。

    就这样,陈敏开始了她的高三复读之路……

    一走,就是三年!

    而这眼看着就要到年末,等到了明年的六七月,那就是陈敏人生路上第四回的高考!

    陈妈妈陈爸爸只知道头一年第二年第三年陈敏考的不如意。

    可他们却是不知道,陈敏的高考成绩是一年不如一年!

    第一年的学校还不好不坏的。

    第二年的学校则就成了最差的那种。

    第三年,嗯,陈敏直接落榜!

    这眼看着第四回的高考将要到来,陈爸爸不担心才怪。

    陈妈妈转身去摆桌子吃饭,不过又扭头看向陈爸爸,“我可告诉你呀,孩子在学校里头辛苦多了,你不能再问这些事儿,不然那丫头又要伤心难过了,让她在家里头好好的休息两天,不然的话我和你没完。”

    “行了,我懒得管你们。”

    陈爸爸黑着脸冷哼了两声,甩手走了出去。

    反正他是做不了主的那一个。

    随着她们娘俩儿折腾去就是。

    吃晚饭的时侯,陈妈妈恨不得把肉都倒进陈敏的碗里头。

    只吃了一块,陈敏就忍不住的黑了脸,她压着火,“妈,我不吃了,你别给我夹了啊。”然后,她拿筷子把余下的肉都丢进了陈妈妈的碗里头,然后低头猛吃起了青菜,看的陈妈妈即心疼又感动:

    瞧瞧,她这女儿多贴心啊。

    自己肉不吃,只吃青菜,也要把肉给她这个当妈的吃!

    感动之下,陈妈妈又把肉夹了回去,“好孩子你吃啊,妈在家头吃过好几回呢,你都瘦成啥样了,咱们多吃点,听话啊。”陈妈妈又不要钱似的把肉都夹给了陈敏,然后,一腔气不顺的陈敏低头看着自己碗里头白花花的肥肉,再也忍不住,啊的一声直接就吐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快给妈看看……”

    “妈我没事,我我就是有点累了,学习学的……”

    陈敏几乎是惊惶的避开陈妈妈的手,扭头朝着院子里头跑。

    夫妻两人在屋子里就听到陈敏在外头狂吐的声音。

    陈妈妈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这肉不新鲜,吃坏了肚子吗?不行,我得找他去……”

    “找什么找,你没看她根本就没吃一口肉吗?”

    陈爸爸瞪了眼陈妈妈,朝着院子外头看过去,“在学校里头吃坏了胃吧,你还不赶紧出去看看?”

    “哎哎,我这就去。”

    陈爸爸看着她朝外头走,又黑着脸提醒,“端杯水过去啊。”

    “啊,对对,端水,漱口……”

    陈妈妈才走到门口陈敏已经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敏啊,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胃里不舒服?快漱下口,妈去给你拿点药?”

    “没事没事,我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这会儿已经好了。”

    “妈,爸,真的,我真的没事。”

    陈敏接过陈妈妈手里的水漱了下口,露出自打回家后露出的头一个笑模样,“妈你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我在学校里头可想吃了,妈你过来陪我一起吃啊。”

    “好好好,咱们吃东西。”

    陈妈妈被陈敏的话一夸,立马就乐的合不拢嘴了起来。

    拉着陈敏坐到桌子旁继续吃起了饭菜。

    晚饭后。

    陈爸爸看了眼脸色有点不对的陈敏,“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说,明天让你妈带你去看看。”

    “我没有哪里不舒服,真的,爸。”

    陈敏好像是被蝎子蛰了似的,说的话又急又快。

    同时,她脸色更难看了。

    陈爸爸皱了下眉,“你没事就好,还有,学习上的事情尽力就好,别因为这个把你自己的身体给累垮了,爸和妈是想你考上大学,但你考不上也没啥,咱们村子里没上大学的大把人,人家过的也很好的。”

    “那叫好吗,嫁个人,生几个孩子,泥腿子一样。”

    “那样的生活是好吗?”

    陈敏的话一下子尖锐了起来,她看着陈爸爸,眼神冰冷,“爸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如陈墨言,觉得我这个女儿怎么就那么的笨和蠢,甚至你还会觉得遗憾,怎么我不是那个捡来的,偏她那么聪明,却不是陈家的孩子,爸你心里头一定是这样想的吧,我讨厌死你们了。”

    陈敏说完这话,咣当一声摔门回了自己的屋子。

    留在原地的陈爸爸气的,脸色铁青。

    可他能怎么着?

    倒是陈妈妈,过来后先到陈敏门口叫了两声,被陈敏隔着门没啥好气的打发了之后,她扭身回了陈爸爸身旁,一脸的黑脸,“你怎么回事,好好的又说她做什么,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嘛,孩子学业重,咱们不能老是这样给她压力,上次老师不也说了嘛,咱们得支持她,得开导,你……”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今年她要是再考不上,就不准读了。”

    “你和我凶什么凶,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女儿为了这个家?”

    “行了,就这样定了,要是你敢再让她复读,你就自己给她拿钱。”

    陈爸爸丢下这么一句话,气呼呼的甩袖子走人。

    陈妈妈气的呵了一声,坐在板凳上自己生起了闷气儿。

    第二天,陈敏在家里头又待了一天。

    傍晚的时侯坐车回了县城的学校。

    当然不是县一中的那个高中。

    而是县五中。

    是最差的一所高中。

    这还是陈爸爸等人托着拐弯抹角的关系把她给送进去的。

    不然的话,哪所学校会要这么一个复读好几年的学生?

    陈敏走进学校已经是晚上六点多。

    心里头装着事情,她也没什么心思吃饭,有气无力的拎着包回学校。

    才拐了个弯,靠进女生宿舍的一角。

    陈敏的手臂就被人给拽了过去。

    她吓了一跳,“谁……”

    “嘘,是我。”

    等到看清来人,陈敏眼里头闪过一抹欢喜,“你怎么这个时侯来了,我还以为你这几天都不来找我了。”

    “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怎么了,没精打彩的,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生气,“说是谁,我去帮你教训她们。”

    “行了,你胡说什么呢,我我没事儿……”

    陈敏看着对方,眼里头闪过一抹的欢喜,不过下一刻她就又带了几分的迟疑,

    “对了,我有事想和你说……”

    “说什么,哎,来了……”男子拽了下陈敏,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大口,“等我有空了来看你,行了,他们在喊我,我得赶紧走了,你有事下次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人。

    陈敏站在后头跺了下脚,“哎,我真的有事……”

    男子的身影彻底溶入夜色。

    回到宿舍。

    陈敏没有和几个舍友说话。

    她向来和她们合不来的,几个女孩子也瞧不上她这个老是复读的。

    发生了几次大战之后。

    最后是宿舍里头的人和陈敏分成了两帮,河水不犯井水。

    此刻几个女孩子正在嘻嘻哈哈的说笑。

    看到门口陈敏进来,几个女孩子都笑着瞟了她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再次说起了话。

    陈敏也不理她们,在自己的床位上坐好。

    只是她回头看了眼自己的枕头,不禁脸一下子就黑了,“你们谁踩我的枕头了?”

    没有人出声。

    陈敏尖锐的声音又叫了起来,“谁踩了我的枕头,你们给我站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喊什么喊,就你那枕头谁会动啊。”

    “可不是,又不是什么宝贝。”

    陈敏看着出声的两个女孩子气死了,她指着自己枕头上的东西冷笑,“没人动的话,为什么这上头全是土,还有这里,难道我的枕头是自己长了腿跑到地下滚了一圈吗?我告诉你们,你们是谁干的最好自己站出来承认,不然……”

    “不然怎么着,难道你还要让你的野男人来学校里头教训我们不成?”

    “你才野男人,你们全家都野男人。”

    “我撕烂你们的嘴!”

    陈敏和对方撕拦了起来,然后,她不知道被谁一推。

    重重的摔在地下。

    疼的她嗷的一声尖叫,下一刻,她腹痛如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