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77章 老太太要见你,威胁
    “道歉就不必了,你是咱们店的第一批老员工,以后还会有陆陆续续的新员工进来,这些都是需要你去提携,帮助的,你要是再继续这样的心态,可是不行的。”陈墨言看着小蔡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神色,笑了笑低头没有再出声,之所以说这么多,也算是一个提醒。

    这次赵西的事情,是小蔡担心赵西会抢了她的职位。

    哪怕是建议呢。

    她是觉得,一来自己是真的为赵西好啊。

    负责一个新店肯定比窝在这里头没名没份的干活好啊。

    二来,赵西走了,她就不用担心了嘛。

    陈墨言不知道赵西清不清楚,不过,以着她打小就生活艰难,看惯人世的生活,应该是看懂了吧?

    难得的是,她在自己面前却是半点不露。

    而且说的全都是小蔡的好话。

    单凭着这一点,陈墨言就觉得,要是重用,肯定是赵西更得她的心啊。

    不过小蔡这人也是有些能力的。

    又是老员工。

    陈墨言觉得自己应该点她几句,提个醒。

    当然了,要是她以后还抱着这种心态不好好做事,心胸放不开。

    那么,她顶多也就是这个位置不会再动了的。

    对面,小蔡应该是已经想通。

    满脸的惭愧,“小老板,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我错了,以后我会改的。”

    “嗯,你是我看好的老员工,得带好头才行。”

    这说了半天错处了,陈墨言自然是得再转嘴夸上一番。

    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安安心啊。

    直到和小蔡分开。

    陈墨言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希望,她真的能改改,放开眼界吧。

    还是那句话,彼此有竟争,有攀比心是可以存在的。

    但用这种方式去暗中做些手脚……

    陈墨言觉得自己不能容忍。

    虽然她心里头门清儿,商场如战场,谁胜谁败就看各自的本事和手段能力。

    可她还是不想看到自己店里头的这些员工有太多的阴暗面儿。

    下午二点半。

    陈墨言骑着自行车出现在服装厂内。

    推开林同的办公室门,就看到他正黑着脸在和一个人说话。

    看到是陈墨言,他眼神一变就想站起来,陈墨言却是笑着摇摇头,“林厂长,你先谈正事,我不急,等一下就好。”老板都这样说了,林同自然是听,不过他刚才训人的气势倒是颇跳,这会儿当着陈墨言这个学妹兼老板的面儿,脸皮终究是薄了那么一些些,又说了没几句便直接让那个人走了,“这事儿就这样,要是你们组再出现不合格的,我就直接罚你这个组长,行了你先出去吧。”

    “林厂长放心,绝不会再有下次了。”

    等到那人走出去,陈墨言笑嘻嘻的看向他,“学长这气势,越来越足了啊,不愧是当厂长的人。”

    林同才喝了口茶到嘴里,听到这打趣的话差点喷出来。

    “学妹,老板,你这是在取笑我吗?”

    林同瞟了眼陈墨言,起身帮着她倒了杯茶,扬扬眉,“你这大闲人,今个儿怎么晃到我这里来了?”

    “什么话,敢说你老板我是闲人?小心我扣你工资啊。”

    陈墨言作势要威胁。

    两人说笑了几句,林同主动开口道,“刚才那个是三组的组长,这半个月来他们组出的货已经被质检抽出来两回不合格了,再有下次的话,我看这个小组长要换了。”一边说一边摇摇头,“还是看人不准,原本看着这人做事稳重,人缘也挺好,没想到却是担不起责任的。”

    陈墨言想了想,“会不会是有其他的原因?有没有过去他们组上看看?”

    “啊,这个我还没有过去。”林同被陈墨言有些不赞同的眼神看的脸有点红,“那啥,最近这也是太忙了,我又想着你说什么放权的话,这不就完全放给下面的人了嘛……不过你等着,我这就过去看看……”说着话他就要起身朝外头走,看的陈墨言哭笑不得,“你又不急在这一时,急什么?”

    “呵呵,我也是被你说的有点着急。”

    林同揉了两下眉心,朝着陈墨言苦笑,“以前的时侯老想着毕业做大事,自己干出点出息来,刚毕业那会还一腔的熊心壮志,甚至觉得分到的工作那是什么呀,没滋没味的,一冲动干脆就辞了,可是现在才知道,这自己做事,真的不容易啊。”不说陈墨言,就是他自己,现在负责这么一大摊子,好几十个人的工厂,他都觉得累。

    陈墨言看着他哈哈笑,“习惯了就好。不过,要是真累的话放几天假?”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靠的住,又差不多已经上手的人。

    她可不想给把人因为累而吓跑了。

    “不用,我自己能行。”他看了眼陈墨言,有些犹豫的开口道,“昨天有个人来咱们厂,说是找人的,可是我觉得好像是知道咱们厂是做什么的,过来打探消息似的……后来,被守门的刘大爷给赶了出去。”

    陈墨言听了这话忍不住有些无语。

    她这又不是什么机密单位。

    还有人来刺探军情?

    不过,想起赵腾的事儿,也说不定有心人顺着她们店拿货的路线找到了这里。

    看来,她这里还是得加强下管理什么的。

    这样想着的时侯,她就开始在心里头嘀咕了起来。

    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也说不定是你想多了,不过有这样的警惕心还是好的,你有空了多和刘大爷说说,让他别什么人都往里头放,谁要是想进来找人什么的,就在门口等着,找谁,等到中午下班就叫出去,不是工作上的相关人员,别再放进来了。”

    “行,我也正想着这样办。”

    林同转身从抽屉里头拿出几页纸,“这是我新订的一些规定和章程,你是老板,你先过过目。还有啊,”他看着陈墨言再一次的催促道,“你之前说好的会计人员什么时侯能到位?”他可不想即要负责这几十号人,订单什么的,回头还得再因为那些账目和钱财费脑筋呀。

    鬼知道这段时间他晚上回去是怎么度过的。

    加班算账,登记,分门别类。

    再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都要分成两个人了。

    脑海里头无数小人在打架!

    陈墨言有些不好意思,“那啥,我真的有找,不过,目前好像还没什么好的合适人选……”

    “你都去了哪找?”

    当听到陈墨言说去了几趟人才管理处啥的地方,林同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你那眼神看的,让我觉得我好像是傻子?”

    “你可不是傻吗,学校呢,为什么不去学校?你清华学姐的名头是白担着的啊,还有,你有没有问过田教授?还有冯老教授他们,一个个的人脉,难道还给你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财务人员?”

    “我不想事事都靠他们。”

    陈墨言笑了笑,朝着林同扬扬眉,“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合适人选的。”

    看着这个样子的陈墨言,林同还能说什么?

    在工厂里头转了一圈。

    陈墨言拿着林同写出来的一些制度啥的资料出了工厂。

    她是准备回家的。

    不过走到半路,她被一个人给拦了下来。

    “陈小姐,我们家老太太有请。”

    老太太?

    陈墨言抬头看了眼面前的人,一身制服穿在身上,带着凌厉的气息。

    身子挺的笔直。

    似是一颗松树。

    此刻看着陈墨言,任由着陈墨言打量着他,双眼竟是眨也不眨一下。

    陈墨言看着对方笑了笑,“抱歉,我不认识什么老太太,还有,现在是法制社会,麻烦你让一下,不然,我会觉得你是对我怀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或者,是想劫钱劫色什么的。”

    “陈小姐,老太太并没有坏意,她只是想——”

    陈墨言突然扯了嗓子喊,“抢劫啦,偷东西啦,非礼了救命啊……”

    她这猛不丁的一嗓子。

    听的对面那个中年男人一脸的懵圈。

    几个意思?

    眼看着有人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围过来。

    陈墨言趁着对方明显没反应过来的时侯,朝着他调皮的扮了个鬼脸,“这位叔叔,下次别在这样半路上拦女孩子呀,小心人家告你哦。还有,转告你嘴里头的那位老太太,她和我爸的事情他们自己去解决,我爸认她,我才会酌情考虑,不然,我可是只有爸妈哦,好了,再见,大叔。”话罢,她隐在人群中冲着那中年男子摆了摆手,嘻嘻一笑,转身彻底的融入人群当中。

    徒留那个中年男人一脸的黑线,站在那里半天没动静。

    反应过来后他则是苦笑起来。

    自己竟然被个小丫头给耍了?

    等到他走近不远处的一家西餐厅,就看到不远处田素一脸紧张和气愤的朝着他瞪过来。

    中年男人无视,径自恭敬的停在田素对面雍容华贵的田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陈小姐走了。”

    “走了?我不是让你请她过来的吗,你没和她说,我就是想单纯的见见她——”

    这么多年来,田老太太的日子何尝好过?

    吃穿不愁。

    儿女成双。

    可她的儿子却二十年不认她,不见田家一步!

    这样子的痛苦没有人能感同身受。

    好不容易从田素嘴里头得知陈墨言的存在,田老太太能不激动吗?

    这可是她的亲孙女儿呀。

    再想想自己前两天调查出来的那些事儿,田老太太更心疼啊。

    她们田家的孙女啊。

    这些天来要不是田素再三的拦着,估计老太太早就杀过去了。

    当然,也有她之前出车祸,身体不适有关。

    撑到现在,老太太看到调查回来的资料,是再也坐不住了啊。

    直接就让人去逮陈墨言去了。

    田素也是后头才知道的。

    她可是知道自己三哥那个人的性格,能把她妈给噎死!

    再说,她也不想让田子航或是陈墨言以为是自己故意泄的秘……

    虽然吧,老太太知道这事儿真的和她有关系。

    但一个是有心,一个是无意。

    两者区别很大的好不好?

    “老太太,是我无能……”中年男人无视田素的白眼,一板一眼的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就是连最后陈墨言的话都没有漏掉半个字儿,听的田老太太脸色发白,“这么说来,这丫头,这丫头是不肯认我的了吗?”

    “是,她是应该不认的。”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十几岁。

    田素倒是跟着心疼了起来,“妈,言言她的话您没听清吗,她没有说不认您啊。”

    “可是,可是她却是没过来见我啊——”

    对于陈墨言能猜到她的身份,田老太太是即觉得疑惑又觉得骄傲:

    她这个孙女多聪明啊。

    还是清华毕业的大学生呢。

    随了她们田家的种!

    心里头正得意着呢,耳侧响起田素好笑的声音,“这丫头可是贼精贼精的,她啊,知道您和我三哥之间的心结一天没解开,这夹在中间的人肯定不好过,就直接把这事儿甩到了我三哥头上,您没听她说嘛,只要我三哥承认了您,她就会考虑这事儿?这个小滑头!”

    田老太太伸手在她脑门上拍了一下,“什么小滑头,那是你亲侄女。”

    田素不乐意了。

    夸张的哼唧两声,“妈,您也和三哥一样,都偏心偏的没边了。”

    “那又怎样?你瞧瞧你,你再看看言言,多苦命的一个孩子呀,偏这丫头还争气,再回头看看你,你这都毕业几年了?工作也让你给折腾没了吧,你说说你,你这几年都干了些啥?我想想都来气。”伸手在田素脑门上戳了两下,田老太太生气的站起身,“别说我是你妈,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田素哇哇叫,“有了孙女不要女儿,偏心偏心。”

    “等你也给我考个清华出来,我一定就要你了。”

    田素猛翻白眼,“那您有的等了。”下辈子,下下辈子?

    母女两人上了车,不见了身影。

    而陈墨言则是一边走一边提心吊胆,自己刚才的做法,那个中年男人不会真的生气吧?

    还有她那个所谓的奶奶。

    要见她做什么?

    是想让她从中间说和,缓和她们母子之间的感情?

    还是,只是想单纯的看看她?

    想来想去的,觉得自己头晕脑涨的,到最后索性也就抛开不想。

    靠近四合院的时侯她还悄悄的多看了两眼。

    直到发现没有别的什么人时。

    陈墨言才放心的走进了胡同。

    院子门是锁着的。

    陈墨言从随身带着的包里头掏出钥匙正想开门时。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来。

    一开始的时侯她并没有在意,不过那脚步好像朝着她走过来的?

    她扭头看了一眼。

    半空中,一个东西朝着她头上砸过来。

    因为她这一转身,刚好奔着她脸过来了。

    吓了陈墨言一跳,想也不想的她就往旁边躲开。

    飞过来的东西砸到了门上。

    扑吃一声四处飞溅。

    腥红的血腥味顿时在鼻端散开来。

    陈墨言心头扑通扑通乱跳,她的眼神从门上的某团暗红血迹上滑落。

    最后落在地下的那一洼血水上。

    人血?狗血?

    她咬了下唇,猛的抬头看向对面的人。

    是赵腾。

    一脸的狰狞,他看着陈墨言吡了吡牙,裂嘴一笑,“吓到了吗?放心,这次只是狗血,不过下次嘛,呵呵,说不定是人血,或者是硫酸什么的,可就说不准了哦。”他看着陈墨言的眼神阴冷,如同淬了剧毒的蛇。

    让人全身冰冷,发毛。

    陈墨言却只是皱了下眉头,“赵腾,你怎么出来了?”

    当初他进去的时侯可是按着诈骗犯的罪行。

    最起码也有三四年呀。

    这时间不对……

    “难道你是,逃狱?”

    “是啊,我怎么出来的?哈哈,我为了出来那个鬼地方,我TMD的天天装孙子,我好不容易减刑,提前出来了,怎么样,这个惊喜吧?”他哈哈哈的一阵狂笑,看着陈墨言勾了勾唇,“这次只是给你个见面礼,陈墨言你以后可得小心着点了啊,咱们以后还会再见的。”

    赵腾冷笑了两声,转身扬长而去。

    身后,陈墨言脸色有点发冷,这个人……

    生怕田子航回来发现些什么,她赶紧进了院子端了水清洗了一番。

    等到她收拾好,青菜洗好,肉切好。

    就等着田子航回来下锅时。

    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半。

    田子航竟然还没有回来。

    她便坐在灯下看起林同写的那些制度来,还别说,写的还挺详细的,而且充分把陈墨言之前和他说的话运用了进去,奖罚分明!而且还多了不少他自己的想法和看法,零零总总的写下来,竟然有五六章之多,陈墨言仔细的斟酌了一番,最后她去掉了几条,又加上了两条:

    一个是关于管理层考核上岗。

    另一个则是下面的员工,只要表现的好,可以有优先提拔的机会!

    最后合上笔,陈墨言的脑海里已经又想出了关于考核、绩效的一些管理制度……

    最后,她看着手头的几十条制度,最后还是决定先把这些推行下去。

    余下的她得慢慢再捉摸捉摸,再等等。

    田子航回来的时侯已经是晚上七点。

    和他一块回来的还有周冬扬。

    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欢喜。

    当然,田子航脸上是不可能有太多欢喜等表情的。

    陈墨言是从他对待周冬扬还不错的态度觉得,她爸心情应该还好。

    倒是周冬扬,看到她直接就咧了嘴,“师妹,我得奖了,我竟然得了第三名,哈哈,第三名啊。”

    旁边田子航扬扬眉,补刀,“你师妹高中不到就参加了全国新人设计赛,还得了奖……”

    周冬扬,“……”这样补刀,真的好吗,老师?

    就不能让他高兴下,得瑟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