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80章 田素的纠结,偶遇
    两个人逛了整整一天。

    大包小包,身上背着的,手里拿着嘴里吃着的。

    应有尽有。

    偏田素好像还没买够似的,兴致勃勃。

    陈墨言看了看天色,再低头看看两人身上挂着的这些东西,只能无奈的开口,“姑姑,这都买了一天了,再买的话咱们要拿不动了。”她也没想到田素会有这么高的兴致呀,话说,自己之前想错了吧,这个样子,哪里像是受了打击的人?不过,这种买买买的行为……

    也只有受了打击啥的才能做的出来的事儿吧?

    好不容易把田素拽出商场,陈墨言斜着眼看她,“你这都发泄了一天了,也败了不少的钱,差不多了吧?”

    “知道你们田家有钱,但你确定你这样一天能败完?”

    “别和我提田家啊,烦死了。”

    陈墨言有些了然,这是,和家里头的人闹意见了?

    对于那边的田家来言,陈墨言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不能多嘴!

    所以,她只是笑着看了眼田素,“你去哪,是回家还是和我回去?”

    “和你走,不过咱们去吃好吃的吧?”

    陈墨言点头,“行,你去吃什么,到时侯帮我爸带一份回去就行。”

    “知道你们父女情深,别眼馋我啊。”

    田素白了她一眼,拎着东西气呼呼的朝着前头走。

    最后,她停在一家酒楼前。

    “走,咱们就去这家了。”

    陈墨言看了看,没动脚,“姑姑,去这的话咱们就两个人,太浪费了……”

    一桌子的菜。

    就两个人吃?

    “行了,进去吧,再不吃我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吃到这家的招牌菜呢。”

    陈墨言听着这话眼神闪了下。

    两个人并没有选包房,直接就坐到了一楼的厅里。

    “把你们拿手的招牌菜都给我上一遍,和后头的师傅说,让他们快一点呀。”

    “两位客人稍等,马上就好。”

    陈墨言坐在一侧喝着茶,由着田素自己在那里折腾。

    等到服务生离开。

    她才帮着田素续了下茶,挑眉看向她,“现在可以说说了吧,到底怎么了,还有,你刚才说什么再不吃不知道下次要多久才能吃到?你别告诉我,你这是要离开帝都的节奏?”

    “是要离开。”

    田素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眼神里头闪过一抹的黯然:

    她不想离开。

    可是却不得不被人逼着离开……

    不然要怎么样?

    难道真的让爸爸为了自己和宋家把关系闹僵?

    或者,自己答应这门婚事?

    都不可能的。

    即然这样,她只能是选择两害相比择其轻。

    “你那表情是什么啊,我不过是离开几年,又不是不回来,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呀,发毛。”

    田素对着陈墨言撇了撇嘴,“行了,我走了之后你自己好好保重,还有,照顾好我三哥。”虽然她最想叮嘱的是陈墨言有空去陪陪自家亲妈,可想来想去的,话到了嘴边,田素还是把它给咽了下去。

    她不能为难陈墨言。

    “到底是怎么个回事,你到是说说呀,好好的怎么就要离开了?”

    她看着田素,满头的雾水,“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啊,怎么就一下子要离开好几年?”

    “嗯,我去部队上。我爸,也就是你爷爷已经打好了招呼,等过几天就走。”

    陈墨言听到这话皱了下眉头,“之前没听说你要去部队上啊?”

    而且,她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

    就没有看到田素身上有半点和军人有关的气质好不?

    头发丝都不带沾军字边的!

    田素瞪了她一眼,心里头想了想,自己的亲侄女,不是外人,而且,她也的确需要有一个倾听的人,便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把早上母女两人的谈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最后又顺便给她谱及了下宋家和田家,以及几大世家豪门错综复杂的关系,说完之后她有意抬头看了眼陈墨言,然后就发现,这丫头听着这些,竟然没有半点的变色!

    难道,她就不觉得田家很厉害吗?

    当真就一点都不想着认祖归宗,当田家的大小姐?

    要是让对面的陈墨言知道她这心思,肯定又会对着她一脸讽刺的笑了。

    还田家厉害?

    认祖归宗?

    去认了做什么呀,难道被人去逼婚?

    再有,要是田家当真厉害的话,田老爷子还能连自己女儿的婚事都不能真正作主?

    到最后还得无奈的把女儿送到部队上去避风头?

    这样子的田家,她去认了做什么?

    不过,她是不可能知道田素心里头想法的,所以,有的只是一腔疑惑。

    以及,对田素这个姑姑些许的同情!

    对,就那么一丁点。

    比头发丝估计也多不了多少的那种。

    她看着田素,扬扬眉,慢吞吞的开了口,“其实,去部队上待两年也挺好的……”

    田素这个姑姑的性子虽然不坏。

    但却过于任性,不懂人情世故,我自己怎么高兴怎么来。

    如今是有田家的人,有整个田家给她当后盾。

    出嫁后呢?

    万一,田家没了呢?

    她自己能立的起来吗?

    这么一想,陈墨言是真心觉得去部队挺好的。

    那就是一个大染缸。

    特别的能锻炼人啊。

    “你肯定说好了,你男人在那里嘛。”

    田素撇了下嘴,想了想又有些好奇的看向陈墨言,“话说,你真的就要嫁给一个当兵的了啊?不再考虑考虑,改变下主意什么的?”当兵的有什么好呀,天天的训练出任务,一身的臭汗味儿!

    “不改了,这一辈子呀,就他了。”

    陈墨言淡淡的笑了笑,看了眼田素没出声:

    没什么好说的呀。

    不过是茹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知道了田素真正的纠结和郁闷,陈墨言的一颗心倒是落到了实处。

    不就是去个部队嘛。

    去的好,去的妙!

    想当初她考大学那会,不知道有多少人以能去部队当兵为荣呢。

    可能真正顺利通过验兵进入部队的却是少之又少!

    她看着田素笑嘻嘻的道,“姑姑你准备什么时侯走呀,到时侯我给你送行啊。”

    “没良心的小丫头,没看到我这里正伤心着的嘛,你就不会安慰我下?”

    田素白她一眼,气呼呼的,“这么急切的想把我给赶走?看我碍眼是吧?”

    陈墨言嘿嘿笑,“姑姑您也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欢啊?”

    “滚。”

    田素拍了下桌子,狠瞪陈墨言,觉得这谈话,没办法说下去了嘛。

    陈墨言哈哈大笑起来。

    两个人也不急,坐在那里慢慢的吃。

    眼看着快八点的时侯,陈墨言叫来服务员,“帮我把这两份菜热一下,我带回去,再给我重新做一个鹅掌。”

    “好的您稍等,这就帮您去做。”

    田素让她自己去收拾,她自己则低头啃鹅掌。

    一边啃一边说话,“怎么样,他家的菜好吃吧,我来过好几回了,可惜,以后怕是要好久不能来了。”

    这么好吃的东西吃不到。

    可惜呀。

    门口进来几个人,有男有女。

    走在最前头的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长的倒是挺好,只是脚步发飘,脸色犯着黄。

    好像整个人精神不够似的。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男女倒是有说有笑的。

    “今个儿可是要多谢宋公子了啊,不然的话咱们还吃不到这里的招牌菜呢。”

    “可不是,听说这里的鹅掌可是每天只卖一百份,多了没有呢。”

    “今天咱们托宋公子的福,得好好的吃它一顿。”

    走在前头的明显就是他们嘴里头说的宋公子,呵呵一笑,“好说好说,我这个东道主自然是要你们随意的,吃管着敞开了肚皮吃,今天咱们大家都是兄弟,不醉不罢休。”

    “哈哈,好。”

    已经有服务员迎过去,“几位客人楼上请。”

    “先来份鹅掌,要大份的呀……”

    “一份怎么够,最起码得两,不,给我们上五份……”

    “这个,几位客人,今天的鹅掌已经只有一份了,不过已经订给了别人……”说着话服务员朝着陈墨言两个人的方向瞟了一眼,然后就撞入陈墨言似笑非笑的双眸中,年轻的女服务员被她看的心头一跳,脸色极是不自在的移开了眼:她也是没办法呀,陈墨言是两个女孩子,一看就是好说话的啊。

    可这一行人就不是了啊。

    一个个的看上去流里流气的,可偏偏又穿的都很好。

    又有气势。

    一看就知道是非富即贵,不好招惹的那种!

    “是两个妞?晦气,她们都吃了,怎么着,你想让我们吃这两丫头吃剩的吗?”

    其中一个走在后头的年轻男子黑着脸站了出来。

    朝着那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冷笑,“就是你们老板来,都不敢在我们宋公子面前这样说话!”

    “你和一个服务员置什么气啊,有意思吗?”

    另外一个看着温和些的男子带着笑意开了口,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更加的霸道,“去,和你们这里能做主的人说,今天我们是一定要一份鹅掌的,不然,你们店就等着关门吧。”

    服务员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小心的瞟了眼陈墨言两个人,再次心里头内疚了下,可嘴上却是飞快的开了口,“其实,其实还有一份在做,但是,但是是这两位姑娘要带走的……”

    “带什么带,那份就归我们了。”

    一直站在楼梯口不动的宋公子听到这话也只是瞟了眼服务员。

    然后他就想着转身朝二楼走。

    身后,陈墨言带笑的声音响起来,“抱歉,我们不让。”

    “不让,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可是——”

    “我管你们是谁,这酒店即然是开门做生意,自然讲究的就是一个先来后到,刚才那道菜即然是我最先点的,而且都做到了一半,那么,这就是我的……”陈墨言歪了下头,朝着那几个一脸怒意的年轻男女轻轻一笑,最后,她意味深长的眼神在那个女服务员身上扫过去,落在了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中间,因为听到她的话而扭头,脸色微微有些不快的宋公子身上,仔细的打量了这个姓宋的两眼,陈墨言心里头甚至无语了两下。

    这个姓宋的,不会就是刚才田素说的那位宋公子吧?

    要真的是他的话……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觉得自己只能叹一句:

    这世界,果然是小!

    “你去,和你们这里头能作主的说,那道菜是我们和宋公子一块要的,而且,我们付双倍的饭菜。”

    女服务员下意识的点了下头,正想开口。

    楼梯中间。

    那位宋公子已经是一脸矜持倨傲的笑起来,“还有这两位小姐的饭菜钱,我们一块付了。”

    女服务员一听这话,赶紧扭头朝着陈墨言两女看过去。

    在她的意识当中,这一桌子的菜可不便宜。

    如今能有人主动开口给她们付钱。

    肯定是乐意的很呀。

    可惜,她却是不知道,要是换了别的两个女孩子,说不定还真的就欢天喜地的同意了。

    可现在,她和姓宋的那一伙遇到的却是陈墨言、田素两个啊。

    且不说两个都是不差钱的主儿。

    陈墨言的性子看似平和,说话笑笑的,但实际上却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要是犯我,我绝对和你死磕的那一种,大面上,她会让你得过且过,可要是真的让她看不顺眼?呵呵,你就等着吧。

    至于田素……

    这位大小姐从来就不知道让人这两个字儿是怎么写的!

    让?

    除了她三哥,她们田家的不少年轻一辈都得让着她!

    当然,现在又多一个她得让的人。

    陈墨言。

    可这些都是她们田家的,是她乐意的!

    至于这些不知道哪个旮旯角落里头钻出来的人……

    她凭什么让他们?

    “你们很有钱吗,也是,堂堂宋家出来的大公子,怎么可能会缺钱呢。”

    田素提到宋家两个字儿时,陈墨言眼尖的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怒气。

    看来,就是眼前这个姓宋的了?

    “不过,拿钱压人,仗势欺人,用宋家的权利砸人……”

    田素啧啧两声笑,摇摇头,一脸戏谑的朝着几个年轻的男子看过去,最后,她带着不屑冷嘲的眼神直接射向站在楼梯中间的宋大公子身上,“原来,堂堂宋家的家教就是这样的吗?这样的霸气,这样的霸道,啧啧,看来改天呀,我可得好好的去请教下宋叔宋婶儿了呢。”

    “田素?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

    宋大公子自然是认识田素的。

    更何况这段时是家里头正在热议,是不是要让他和田素联姻。

    所以对于田素这个人他更是比以往多上了几分心思。

    如今在这里看到田素,宋大公子倒是忍不住心里头涌起几分的高兴,“田素你和朋友在这里吃饭吗?抱歉,刚才他们几个没认出你来,你别生气。”话罢,他摆出副颇是公平公正的语气道,“那道菜本来就是你们点的,他们几个也就是开个玩笑,你们几个说是吧?”

    “对对对,我,我们就是和田小姐开个玩笑的。”

    刚才开口的几个男子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他们也没想到,跟着宋公子出来吃饭,原本想着能显摆一下呢。

    结果碰上了田家的人?

    还被他们给招惹、得罪了……

    明明一心想着巴结讨好下宋家的。

    现在,得罪了和宋家齐名的田家……

    他们几个人也不知道心里头是什么想法了,复杂的很。

    陈墨言却是呵呵一笑,低头吃饭不出声。

    反正万事有田素这个当姑姑的在呢。

    在说了,她今天可是存了一肚子的气,这会儿不正是最好的发泄时机吗?

    果然,不等陈墨言的念头转完,田素直接就呵呵冷笑了两声,“宋公子这话说的好大气,好公平啊,我这个小女子听的都忍不住想给你鼓掌呢。”她扭头,朝着那几个年轻的男子撇了下嘴,“感情,刚才你们就是真的和我在开玩笑啊,这个玩笑好好笑哦,开的我都害怕了起来,你们刚才是说什么来的,那菜就是你们的,不然就等着这店关门?好啊,我现在就坐在这里等着,看看你们怎么让这店关门。”

    田素说话的语速又急又快。

    她的双眸因为愤怒生气而多了几分的亮光。

    胸口气息喘的有点急。

    站在楼梯处的宋大公子是属于高处,这样看着田素,忍不住在眼底闪过一抹的异样。

    田家的这个女孩子,生起气来这股子味道太好了!

    深吸了口气,他一步步的走下来,站到了田素的跟前,轻轻的笑,“素素何必和他们一般计较?不过是几句玩笑话罢了,你还想吃什么,今天我来付款。”他的眼神在陈墨言身上扫过,觉得她应该是田素带出来的朋友,是来白吃沾便宜的吧,这样的人宋大公子可是最不屑的。

    所以,他直接连看都没看陈墨言一眼。

    便只顾着和田素说话。

    田素被他吵的烦,直接就冷着脸赶人,“你们不是去吃饭的吗,那么多人杵在这里挡着路,让人家怎么做生意?还有你,赶紧的走啊,别碍着我吃东西。”

    “你吃你的,我看我的,不妨碍。”

    田素,“……”你那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她还能继续吃?

    她黑了脸,直接就站起了身子准备走人。

    谁知道那位宋大公子发什么神经,竟然伸手去拉田素的手,“素素,咱们马上就要是夫妻,你……”

    “谁和你是夫妻,别乱说啊,不然小心我和你没完。”

    田素一下子跳起了脚,就差把手指到宋大公子脸上去喷他。

    ------题外话------

    二更在中午十二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