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84章 有人跟踪
    回到家的时侯已经是傍晚。

    北方的秋天,夜色来的早,傍晚五点多已经有点黑的感觉。

    六点,天都黑了下来。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回家,田子航正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前喝茶。

    看到门口走进来的两个人,他心里头轻轻的松了口气。

    “回来了?累了吧,过来喝杯茶。”

    田子航笑着朝陈墨言招手,至于旁边的顾薄轩?

    嗯,只是顺带。

    顾薄轩哪里不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啊。

    不过想娶人家的女儿,他得脸皮厚!

    一脸带笑的帮着田子航续了茶,“田叔,喝茶。”

    “爸,您看看您看看,我买的。”

    陈墨言把放在包里背着死沉死沉的大哥大摆到田子航的眼前,“爸,可以打电话。”

    这会的陈墨言如同一个孩子。

    和自己的爸爸在撒娇、献宝、讨好。

    “爸你看看,好玩吧,以后我在哪都可以给你打电话了,好不好?”

    “好好好,好。”

    田子航一脸的笑意,伸手接过去看了看,自然是点头说好。

    旁边的顾薄轩直接翻了个白眼。

    这还用问吗,只要是这丫头买的,估计就是拿块土疙瘩回来,他也会说好!

    “不过爸,这价格也挺好的啊,你不会嫌我败家吧?”

    陈墨言眨眼,一脸娇俏的笑容看的田子航眼圈温润。

    他深吸了口气,大笑,“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把这个家里头的钱都花了又如何?”

    “钱没了,爸再赚就是。”

    田子航的话听的旁边的顾薄轩更加的无奈起来。

    找了个强有力的岳父。

    钱力,人力。

    自己是处处时时比不过。

    怎么破?

    想想,他也挺心塞的啊。

    转眼顾薄轩在帝都待了半个月。

    陈墨言多数陪着他,有时侯两个人会出去外头逛。

    更多的是陈墨言带他去自己的工厂等地转一圈,顺便和他说起自己以后的计划。

    这个时侯,看着陈墨言双眸灼灼,满眼是亮光的样子。

    顾薄轩就觉得自己看着这样子的陈墨言移不开眼!

    这一天早上,两个人陪着田子航吃过早饭,陈墨言准备带他去店里头转一圈。

    主要是她想去赵西那边看看。

    第二家女装店已经正式营业。

    虽然她挺信任赵西的,不然也不会把她给留下来,并且还让她负责一个店。

    不过,这该有的查账什么的,还是一定要的。

    半个月的时间,顾薄轩的手臂已经拆了绷带,平时不用力什么的。

    远远看着就和个常人无疑。

    但医生却也是说了,如果以后想不落下后遗症,还想继续在部队里头待着。

    两个月之内一定不能用大力。

    不然,这条手臂哪怕是看着如常,但实际上的受力度却是不如的。

    顾薄轩可是早打定了主意,要献身部队一辈子!

    听了这话哪敢大意?

    倒是旁边的陈墨言,瞅着他这个样子眼底带着笑意。

    也只有让医生这样说,他才会重视了吧?

    想到这里,心里头不禁有点酸:自己在他心里头竟然还比不过部队!

    不过转而一想,他在部队待了那么多年,感情深也是正常的。

    把这个心思放下的陈墨言就一心盯着顾薄轩的手臂。

    生怕他落下点伤什么的。

    到时侯自己后悔。

    身侧,顾薄轩忍不住再次挑了下眉,“言言,你在想什么呢?”

    刚才自己喊了她两三声她都没应。

    还有,要不是自己拽住她,都要冲出人行路了。

    不是很危险?

    “啊,我在想你的手臂,回到部队后你可一定得好好的养着,别再受伤啊。”

    “放心吧,我会好好注意的。”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穿过马路,陈墨言在前头领着路。

    只是走了没多久。

    顾薄轩的眉头突然拧了一下,他伸手握住陈墨言的手,“先不去店里。”

    “啊,你有事吗?”

    “走这边,穿过那个巷子。”

    虽然陈墨言觉得一头雾水,不过顾薄轩的话她还是听的。

    两个人走进一条小巷。

    脚步飞快。

    陈墨言觉得自己几乎是要小跑起来的那种。

    走到巷子中间的时侯,顾薄轩伸手拽着她躲进了一户人家的大门口。

    两个人紧紧贴着人家的大门。

    站着不动。

    陈墨言转头看了眼顾薄轩,扬扬眉。

    几个意思?

    “别出声,有人好像在跟着咱们。”

    顾薄轩贴在陈墨言的耳侧说话,声线压的极低。

    陈墨言听了一惊,下意识的就想翘头朝外看,却被顾薄轩给拦下,

    “别看,听。”

    听?

    陈墨言凝眉一听,可不是有脚步声传过来?

    巷子口。

    一个人自己嘀咕,“人呢,就是进这里了啊,怎么不见了?”

    “哎哟,可别跟丢了吧?”

    他一边说一边有点着急,脚下的步子就快了起来。

    眼看着那人就要朝着她们两个走过来,陈墨言有些着急,扭头想去问顾薄轩怎么办。

    谁知道顾薄轩就在她的脑后呢。

    这一扭头。

    好像她把自己的唇送过去似的。

    贴着顾薄轩的脸庞擦过去。

    顾薄轩的眼一下子热了起来,“言言……”

    “喊什么喊,不许想别的,外头那个人过来了,怎么办?”

    想到自己刚才无意间的动作。

    陈墨言也觉得有些脸红。

    不过她一下子就镇定了起来,她亲自己的未婚夫怎么了?

    再说,又不是有意的!

    倒是顾薄轩,眼看着陈墨言转过了头,若无其事的平静下来。

    他心里头不禁抓肝挠肺般的痒痒了起来。

    好想把小丫头拉过来。

    嗯,继续!

    不过外头那人是真的来了……

    再说他们后头这户人家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家。

    万一人家一开门,把他们逮个正着多尴尬?

    他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更加镇定下来。

    握着陈墨言的手,由着那人走到他们两人的前面。

    然后,他牵着陈墨言,一脸平静的走出去,“你是在找我们吗?”

    “啊,你,你们怎么从后头跑出来了?”

    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孩子。

    也就二十出头吧?

    架着一幅眼镜。

    被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给逮了个正着。

    他站在那里,一脸的讪笑,“那啥,你们说的什么呀,我也是路过的,路过,再见啊——”

    年轻男子想着撒腿就跑。

    却被顾薄轩长腿一迈,伸手拎住了衣领。

    “说吧,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们,还有,谁让你来跟踪我们的,不说实话我就把你送到派出所,说你是抢劫。到时侯让你在里头蹲上个十年八年的。”

    顾薄轩板着个脸,一本正经的话唬的年轻男孩子差点跳起来。

    “我没有,你胡说,我什么时侯抢劫你们了?”

    “就现在呀。”

    陈墨言笑嘻嘻的接了口,看着对方一脸的悠然,“你要是不说,我们就报警哦,说你劫财,劫色。”

    她还对着那人歪头笑了一下。

    年轻的男子被她这一笑吓的,脸都白了,“姑娘,姑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行了,别卖惨,说说你是谁,还有谁让你来的,只要你没说假话,我们自然就会放了你的。”

    这下那个年轻的男子有点犹豫了起来。

    不过最后,他一咬牙,“我要是说了,你们真的不把我送到派出所?”

    “不送,我保证。不过,你要是再不说,这个机会就没了哦。”

    “是,是赵腾……”

    “赵腾?怎么会是他?他要你做什么?”

    陈墨言的眉头拧了一下。

    这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他,他也没说啊,就是说让我盯着你,把你每天走的路线和他,和他说……”

    陈墨言有些恼火,“这人,怎么记吃不记打,难道他还真的想再进去一趟吗?”

    顾薄轩并没有及时问她赵腾是谁。

    只是语气严厉的又问了手里的年轻男子一句,确定他没有说假话之后。

    他看向陈墨言,“这人怎么办?”

    “让他走吧。”

    陈墨言看了眼被吓的脸惨白的男人,摇摇头,“没那个胆子就别做坏人,看看你这吓的。”

    “对对,我是没那个胆子,我,我也就是想着拿几个钱的。”

    “我真没别的心思啊。”

    “你跟着我几天了?”

    听到这话,年轻男子更想哭了,“头一天。”出师不力呀。

    瞧着他那个要哭不哭的样子。

    陈墨言忍不住扑吃笑起来,“行了,以后记得别干这种缺德事儿,赶紧走。”

    “哎哎,我都听姐,听哥的,以后绝对不干了。”

    等到他走后。

    顾薄轩看了眼陈墨言,扬扬眉,“还去店里头?”

    听着这语气平平静静的。

    不过陈墨言却是觉得眼前这人在生气。

    嗯,还是很生气的那种。

    眼珠转了下,她笑着朝顾薄轩点点头,“走吧,我边走边和你说这个赵腾的事儿。”

    听到她主动提起来。

    顾薄轩的心里头也着实的松了口气:

    他不是担心别的。

    这不是他不在帝都,不能时刻在陈墨言身边陪着她?

    万一出点什么危险啥的。

    自己远在千里!

    再万一要是赶上他出任务什么的……

    可真是鞭长莫及!

    这会儿一看有人竟然要跟踪陈墨言。

    这多危险呀?

    他不急才怪!

    两人也没什么急事儿,就一边走一边说,当听完陈墨言的话,顾薄轩有些怒,

    “他还是不是男人?在学校里头就是他的错,后来的事情更是他自己先算计了你,害得你亏钱的,你不过是用他的方法对付了他罢了,让他做牢也是他自己心思不正,没做好事,这关你什么错?”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人渣。”

    “他在哪,我去见见他。”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看他做什么,知道他怎么想的,我心里头有数就好了呗。”

    “什么有数就好,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防的过他?”

    顾薄轩脸有一点黑,他难得的瞪了眼陈墨言,一脸的不赞成。

    看的陈墨言哈哈笑起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是我不好,要不,你不回部队了,留下来给我当保镖?”

    顾薄轩,“……”

    看着他一脸纠结的样子,陈墨言哪里还舍得为难他啊。

    笑了笑开口道,“我回去就让林同找两个人查一下这个赵腾,看看他在哪,然后再说。”

    陈墨言向来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呀。

    奉公守法!

    所以,她不到万一得己的时侯,是绝不会自己私自动手滴。

    有警察叔叔帮忙呀。

    多好?

    因为出了这么一桩事儿,两个人在店里头也没有多坐。

    陈墨言只是和赵西碰了个头儿,在店里头转了一圈,说了几句话刷了个存在感就闪离。

    回去的路上。

    顾薄轩的眉头都是皱着的。

    任凭着陈墨言怎么哄他,虽说不是一语不发吧。

    但也是情绪不高。

    这让陈墨言有些无语,到最后,眼看着两个人就要走到家门口了。

    她索性停了脚。

    “怎么不走了?”

    陈墨言没理他,只是扬扬眉,“你对我有意见?”

    “没有,真没有。”顾薄轩看了眼陈墨言,一头雾水,不解。

    他怎么会对她有意见?

    满满的都是喜欢,是心疼呀。

    意见?

    那是啥东西?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狐疑,再次很是认真的点头,“真没有。”

    “那一路黑着脸,不出声,你想做什么,嫌弃我,觉得后悔了?”

    陈墨言问了两遍没得到什么答案,心里头也有些恼。

    她是真的想和顾薄轩过一辈子。

    可要是眼前这个男人不能接受她现在这种生活方式。

    哪怕他嘴上不说,会在心里头觉得自己赚的钱不如她这个女的……

    陈墨言的眼神就有些淡,“要真是这样的话……”

    “胡说什么呢,什么后悔不后悔的,我不是早说过了,绝不会后悔的。”

    顾薄轩被陈墨言的话吓了一跳。

    可随后他也有些生气,眉头紧紧拧起来,“我是在生气,但不是生你的。”

    “我是生我自己的气。”

    “你在这里,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帮不上忙,我,我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这个样子的他,哪里能给言言幸福?

    “你行了啊,一个大男人,矫情起来了是吧?”

    陈墨言听他这话,再想想刚才关于赵腾的事儿,不禁就有些恍然,“你是觉得我没让你去找那个赵腾,反倒是让别人去查赵腾的底细,觉得自己没帮上我忙而生气了?”看他有些点头,陈墨言有些好笑,“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呀,林同是我工厂那边的人,也是我的学长,他比我早一年毕业,在帝都待的时间挺长了,更何况,他还是和赵腾一个宿舍的,我也是因为他才和赵腾结的怨,所以,让他去找赵腾也算是合适。”

    虽然陈墨言解释的很清楚。

    但顾薄轩还是心时头觉得闷的不行。

    可两个人的距离……

    他与帝都的距离……

    这样一想,心情沉重!

    回到家,顾薄轩虽然面色正常,可却还是没能逃过田子航的眼。

    亲爹自然是偏着女儿的。

    回头就把顾薄轩拎到了书房,“怎么了,你们两个出去,闹别扭了?”

    虽然是问,但田子航的语气却是有几分掩不住的好奇。

    自家女儿心里眼里可都是这个臭小子。

    好在顾薄轩也是全心全意的对着言言,事事让着言言。

    他这个当爹的在一旁冷眼瞧着。

    说是百依百顺也不外如是。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会起争执,会吵架?

    他看着顾薄轩,眼眸就有些冷,“你别告诉我你让言言受委屈了,当初你怎么答应我的,可还记得?”

    “要是你忘了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回去好好想想。”

    这还没结婚呢。

    就敢欺负他家言言。

    要是以后结婚了,不得动手了?

    不得不说田子航的脑补功力,这一会儿功夫直接在脑海里头发展为结婚,动手,家庭暴力。

    对面,顾薄轩有些苦笑,“田叔,我怎么会欺负她?不过……”

    顿了下,他看向田子航,“今天我们两个人出去,有个人在跟踪言言……”

    “谁,什么人,你不会让那个人就这样走了吧?”

    “当时言言在,她说要让人走的啊。”

    顾薄轩看着田子航带着怒气的眼神,觉得自己有些冤枉。

    言言都发话了啊。

    他自然要听的嘛。

    不过,他看着田子航笑道,“我问了他的地址,而且还查了他的身份证……”

    “知道地址?拿过来。”

    他倒是想看看是谁敢暗中算计他的女儿!

    顾薄轩拿笔把地址写出来,然后才开口道,“我听着言言的话,好像,这事儿是一个叫做赵腾的人做的。”

    “赵腾?”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印象……

    田子航皱着眉头细想,顾薄轩却是已经把从陈墨言那里听到的话转述了一遍。

    最后,他看向田子航道,“这人,怕是把自己现在的状况都归到了言言身上,所以想着和她算账呢。”说这话的时侯,顾薄轩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刀子般的锋锐,他直接道,“言言说是找林同去让人查一下那个赵腾,可是我觉得没什么必要,直接收拾怕了就是。”

    身为军人。

    顾薄轩可以遵记守法,规规矩矩。

    但是,他却绝对不是那种迂腐之辈!

    不然那么多回的出任务,那么多的临场应变,临机应变。

    他脑子真的转的慢的话。

    还能活到现在?

    书桌后头。

    田子航眼神玩味的看向他,“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题外话------

    连着两更,这是第一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