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也没有想到事情就这么的巧。

    第二天奎子打电话给她说起这事儿时,她还觉得不可思议。

    赵腾竟然自己就全都招了?

    他搞什么鬼呀。

    不过她想了会没想通也就抛到了脑后。

    几天后和顾薄轩说话,他无意间说漏了嘴,陈墨言再追问了几句,最后算了下时间。

    忍不住有些无语。

    当她把事情说给顾薄轩听时。

    他也是怔了下,然后下一刻,两个人相视一笑。

    “你呀,真是该打。”

    顾薄轩明天就要归队,此刻看着陈墨言笑嫣如花的眉眼,忍不住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竟然瞒着我和田叔,你总要告诉一个人吧?”

    陈墨言嘻嘻笑,“有奎子呢,他可是一心喜欢着姑姑,我去报警,他高兴都来不及呢。”

    “那也是外人啊,下次再敢这样,看我不和田叔说,让他好好教训你。”

    “你才舍不得呢。”

    两个人说了半天的话,眼看着天色将晚,陈墨言帮着他倒了杯茶,“晚上的火车,我去送你。”

    “那么早,你送什么?好好的睡你的觉。”

    凌晨四点半的车。

    这里离着火车站挺远的,再加上检票什么的。

    三点钟就得开始出发。

    才睡下没多久呢,他哪里舍得陈墨言跟着来回奔波?

    陈墨言还想再说什么,顾薄轩却是直接制止她的话,“你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顾薄轩没说的是,陈墨言那是比他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她要是出点什么事情……

    不用别人,他自己都能跟着崩溃掉。

    她好,他才好!

    “也好,那我就不去送你了,到部队给我打个电话吧。”

    陈墨言叮嘱了他几句,眼看着就要五点半,她站起了身子,“我去调馅,咱们晚上包饺子。”

    落地的面条出门的饺子。

    顾薄轩一听这话咧嘴就笑了起来,“好啊,我去帮你。”

    书房门口。

    田叔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看着两人的互动。

    虽然两个人一切都规规矩矩的。

    可落在他的眼里头,却是不管两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满满的含着情意。

    这让他忍不住眼圈有些发涩。

    揉了揉眼,仿佛在眼前浮现出以往的一幕幕:

    也是一男,一女。

    年轻的男女眉眼带笑,脉脉含情的在写字,画画,读书……

    偶尔,两个人一块煮饭。

    虽然都是家常饭,但却因为里头满满的情意而觉得那饭菜是天下最好吃的饭菜。

    思绪被拉远。

    又被陈墨言的笑声给拉回来。

    眨了下眼,田子航看到不远处陈墨言正朝着他笑,“爸,你想吃什么馅的,我帮你调啊。”

    怔了下才反应过来。

    她说的是饺子馅。

    田子航想也不想的开口,“你包的都好吃,你包什么爸吃什么。”

    还要特意去调馅。

    多麻烦?

    哪怕是到了今天呢,田子航还是觉得做饭,特别是自己包饺子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又是和面又是擀面的。

    还得切成圆剂,然后再擀好面皮,最后再包……

    这一道道的工序,多麻烦啊。

    但看着自家女儿兴致勃勃的样子,田子航自然不会说出什么扫兴的话。

    陈墨言去灶间调馅,把之前买的一斤肉放到了面案上。

    拿了菜刀高高举起来,她打算把这肉给剁碎。

    顾薄轩瞪她,“把刀给我。”伸手接过菜刀,在面板上用力的剁了起来。

    旁边陈墨言有些好笑,伸手戳他两下,“能不能好好说话呀,别和个女人似的动不动就生闷气呀。”

    “咦,长眼力了呀,还看出我生气?”

    陈墨言翻了一个白眼,低头做事没理他。

    这让顾薄轩哼哼了两声,“知道我生气,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不知道,我发觉你最近有点玻璃心。”

    动不动就生气?

    顾薄轩,“……”

    “我是生气你,明明我还在的,你看看你,剁肉这么个体力活,竟然看都不看我一下,直接就自己上手了,你把我当成不存在啊?”他可是个大活人啊,当他是透明的?

    想想都生气!

    不过,顾薄轩嘴上说是气陈墨言,心里头却是更多的生自己的气。

    要不是他不在。

    不能经常来看她,陪着她。

    她又哪里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以至于明明自己人还在呢。

    她都不会想到让自己帮忙?

    这是一种习惯。

    可这种习惯,却是因为他自己的严重缺席而造成的!

    陈墨言没想到他竟然想这么多,不由得有些好笑,“不就是剁个肉吗,我之前比这重的活儿也做过呀。”以前在陈家村,天不亮呢就从床上爬起来,喂猪喂鸡煮饭,扫院子洗碗刷锅,回头还得自己跑着去上学,等到农忙时,她除了煮饭送饭收拾家里头这些事情之后,还得时不时的帮着下田做事。

    如今不过是剁个肉罢了。

    怎么就成了重活?

    她看着顾薄轩,笑了笑,“别把我想的太娇贵。还有,你我是打算要结婚的,难道你想着结婚后就从部队退下来吗,不然的话,我现在不做,以后不也照样得习惯这个样子,照样得自己做吗?不然我还包个饺子剁个肉就打个电话把你从部队叫回来,电话里头我说啥,说你回来帮我剁肉馅?”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自己笑了起来,

    “这话要是让你们部队的人听到了,还不得笑话死你我?”

    顾薄轩知道她说的是大实话。

    哪怕以后两人结婚了,他也绝对不可能天天待在家里头陪她的。

    更不可能像那种平常的丈夫一样,日出上班,日落归家。

    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可能!

    所以,哪怕他再不舍得,到时侯,家里头大半的事情还是得落在陈墨言身上的。

    抿了下唇,他半响后才嗡声开了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心疼。”

    “好好好,你心疼,知道你是为我好,赶紧剁,我饿了。”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调馅,包饺子。

    最后包了两盖帘的大饺子。

    陈墨言包好最后一个,顾薄轩已经把火生起来,水烧开。

    饺子下锅,沸水滚了三滚。

    一个个肚子圆鼓鼓的饺子被陈墨言捞出来,装在碗里端出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