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冬扬却是一拍大腿,“去啊,师妹为什么不去,咱们一块去。”

    金童玉女,珠连壁合的。

    还能增进感情。

    多好的事儿啊。

    陈墨言却是笑着摇摇头,“我不参加。”她的志向本来就不在此,更何况如今自己的事情都忙的不行,再加上陈家人,孙慧这些人时不时的出来添个乱,她哪里有时间和心思再去参加什么比赛呀,所以,她看着田子航和周冬扬两个人直接摇头,“我不要去,周冬扬你自己去。”

    “哎,你怎么能不去呢,你要是去参赛,以着你墨言品牌的名义去,到时侯不是一个机会吗?”

    “活广告!”

    为了劝说陈墨言吐口参加这场比赛,周冬扬觉得自己也是拼了。

    脑子飞快的转起来,“师妹你不是一直想着让自己的品牌走向全国,走向国际吗,这不是一个好机会?”

    “师妹,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再仔细好好想想。”

    “这真的是一个机会。”

    不用周冬扬说完,陈墨言已经清楚,这是一个机会。

    刚才的斩钉截铁这会儿已经有了些犹豫。

    她蹙了下眉,“你们让我想想。”

    周冬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田子航给摇摇头制止。

    等到陈墨言走出去,周冬扬有些着急,“老师你怎么不劝劝师妹?这次多好的机会呀。”

    国际性的啊。

    万一得个奖什么的,这含金量可是极高的。

    “让她自己想想吧。”

    田子航看了眼周冬扬,“你要是不想参加也可以,现在就和我说。”

    “不不,老师,我参加,真的,我参加。”

    虽然他很想和小师妹一块参加。

    师妹要是执意不参加。

    他也会很难过。

    可是,周冬扬却是想的很清楚,事业,也是重要的!

    田子航看了他一眼,“行了,那你自己这段时间好好想想,找找灵感什么的,言言的事情你不用再管了。听到没有?”他瞪了眼周冬扬,想了想才又加上一句,“你不是想留在学校吗,这次得个名次,到时侯我给你申请。”

    “啊,谢谢老师。”

    留校也就是意味着能留在帝都。

    甚至,还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这是他当初考进帝都大学就想做到的事情。

    这几年来更是一直不改其心思。

    要是能入愿……

    周冬扬觉得,他会做梦都乐醒的。

    一星期后。

    陈墨言最终做出了决定,参加比赛!

    得知她做出这么个消息之后,周冬扬那个乐,嘴都合不拢。

    “师妹,咱们两个终于能并肩作战了。”

    田子航在一侧斜了他一眼,“那你可是要小心了,你师妹要是得个好名次,而你却晋级赛都进不去……”

    “老师放心吧,绝对不会的。”

    即然要参赛,陈墨言自然是要提前做一些准备的。

    而做这些准备前,陈墨言要做的则是把自己身边的事情全都处理好。

    工厂的事情交给林同。

    两边的店有赵西和小蔡。

    这几个人都是她能放下心的,花了一天时间转了一圈。

    和她们说好了,有拿不准的事情就打电话。

    总之她要是没出现,以后,那就是电话联系吧。

    这其中林同是最无语的。

    他看着陈墨言觉得自己说话的力气都要没了,“到底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呀,我就没见过你这样两手一撒,什么都不管不问的老板!”说句不好听的,他要是把这工厂里头值钱的东西给弄走什么的,估计她都不知道去哪把他和拿走的东西找回来!

    陈墨言看着林同难看的脸色哈哈笑,“别急啊,我这也不是为了咱们大家好嘛。”

    想了想,她对着林同解释道,“本来不想去的,可是想想,这次是国际性质的比赛,要是能得到些名次,说不定咱们墨言的牌子就能打出去一些,国外出不去,国内总会更响一点吧?”

    “这倒是真的。”

    林同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反正你是老板,不管做什么你都有道理。”

    他就从来没有说服过她的时侯!

    陈墨言哈哈笑,“加油,等你有钱了,咱们也自己做老板。”

    看着陈墨言走远的身影。

    林同的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自己当老板?

    他会有这么一天吗?

    回到家第二天。

    陈墨言索性就不再出门,专心看起了关于设计方面的书。

    她得找找灵感呀。

    旁边田子航看着她这样难得的用心,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她看书累的时侯,递杯茶。

    在她看书时间长的时侯,会把她的书给拿开。

    ……

    陈墨言觉得,哎哟,她爸真的是太贴心了啊。

    周冬扬借着和陈墨言共同学习的理由,也时不时的凑过来。

    一待就是一整天。

    开头的时侯田子航还会瞪眼,等到了后来,也只能败在周冬扬的厚脸皮之下。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转眼进入冬季。

    十一月初。

    小北风吹在身上呼呼的响。

    屋子里头烧起了地龙——

    本来是炕的。

    但是陈墨言老是觉得烧炕的话烟薰的,味大。

    说起来这人呀,真的是什么环境下什么习惯,之前在陈家村的时侯,别说地龙了,就是烧个炕她都会高兴的不行,偶尔她多捡了些柴,陈妈妈或是陈爸爸同意她烧坑,那一晚上她觉得自己好像是睡到了天堂里头。

    那叫一个舒服暖心。

    可是现在,特别是住进四合院毕业后的这两年。

    陈墨言觉得自己这身子骨儿呀,也越发的娇贵起来。

    连烧炕的烟味她都不想闻了。

    所以,在和田子航商量过后,她们之前在秋天的时侯早把炕给拆了,几间住的屋子都整了地暖!

    虽然有些浪费。

    但陈墨言却觉得,她现在有条件了呀。

    能好好的生活,为什么不要?

    周冬扬被冻的,跑进田子航的书房,坐在地下不肯起来,出来。

    书房里头也铺了地暖的。

    他看着田子航一脸的不舍,“田叔,你让我在这里打地铺吧?”

    这么暖和的屋子。

    他就是直接睡地板也行啊。

    不像他那个小屋子,冬冷夏暖!

    田子航本来想朝外赶人的,可是到最后,进入十一月中旬后,他抱着田子航的手不撕手了,“老师您要是不让我在这里头住,我,我就不走了,您去哪我跟着您去哪,我跟到您烦,同意为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