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父女两人相对而坐。

    陈墨言顺着田子航的眼神看过去,笑了笑,“爸爸在看星星吗?”

    “嗯,你妈爱看。”

    田子航这一句话就那么很顺口的说了出来,然后,他自己都怔了下。

    过了一会儿。

    陈墨言正在想着难得她爸开这个口,她要不要再继续问几句。

    说不定能得到答案时。

    田子航已经扭头看向了她,“其实,你妈妈小时侯的日子过的也不好,她也是个孤儿。”

    “我妈她,是个孤儿吗?”

    虽然从田老太太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情,可陈墨言从田子航的话里头再听一遍。

    还是觉得心情有些沉重。

    她妈妈,小时侯的日子想来也不怎么好过吧?

    虽然田家收养了她。

    可怎么也不如在自己亲爸妈身边生活的好啊。

    她抿了抿唇,“爸,我妈她,她是什么样的人?”

    “她啊,有点内向,不怎么爱和陌生人说话,但是她很聪明,学什么一教就会。”

    “而且,她很温柔很温柔。”

    “她很喜欢你。”

    说到这里的田子航明显是想起了什么,笑了笑,眼神里头多了抹怅然。

    “当初有你的时侯,我们的生活很艰苦,你妈生怕你营养不够,恨不得什么都吃到自己肚子里头……”

    听着这话,陈墨言有些许的心酸。

    可怜天下父母心!

    她上前,伸手抱了抱田子航,低声在他的耳侧道,“爸,我觉得咱们一定能把妈妈找回来的。”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当初他坚持自己的妻儿还活在世上。

    执意寻找。

    那么多人,那么些年,一直有人在劝他,让他别那么执着。

    才刚出世或者是即将出世的孩子。

    一个马上要生孩子的女人。

    怎么可能会好好的?

    再说了,她们都觉得子佳要是活着,又带着他的孩子。

    怎么可能不回来帝都找他呢。

    但他却觉得那些人说的不对:他的子佳,说不定是在外头迷了路呢。

    说不定,她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正等着他去接她回家呢。

    这样的想法支撑着田子航,支撑着他一路走到现在!

    如今,他寻来了女儿。

    他觉得,自己和女儿一定也能重新找到妻子的。

    陈墨言笑了笑,只是心里头却是有些沉甸甸的。

    孙慧爸爸,你到底藏到哪了?

    黑暗中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陈墨言想起了一个人,孙慧。

    她在孙家待了那么多年,应该知道些孙家的底细吧?

    看来,她明天是要走一趟监狱探个监什么的了。

    第二天早上。

    孙丽除了手腕上的伤口还缠着药布,脸色有些虚弱之外。

    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异常。

    方小满和她一块走出来,朝着田子航打招呼,“田叔早。”

    “你们两个就好好在这里住着,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别客气。”

    田子航作为主人,叮嘱了几句便把周冬扬喊进了书房谈事情,院子里头,方小满吐了下舌头,“言言,我怎么觉得你爸越来越有气势了啊,那脸一板,瞧着可吓人了。”

    陈墨言哈哈笑,“他以前也是这样的,是你自己想多了吧?”

    “好了,不说这个,你想吃什么?”

    “我去买,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

    方小满朝外头跑去。

    陈墨言只好摇摇头,“你去就去,没人和你抢,别跑,路滑。”

    这几天的温度又降。

    几乎要零下了。

    滴水成冰。

    稍一不小心可就是滑倒,摔倒的下场。

    孙丽和陈墨言两个人坐下来,“言言,我一会想回公司一趟。”

    “你还没好利落呢,过去做什么?”

    陈墨言瞪了她一眼,“先好好的养着,等完全好了咱们再一块去。”

    “不用,我和小满一块过去。”

    顿了下,孙丽加上一句,“辞职。”

    “这眼看就要到年了,我怕我们两个去的晚了,财务那边工资都结不上。”

    她也好方小满也好,两个人手里头都没几个钱了。

    住在陈墨言这里已经是不好意思。

    难道她还真的要让人家包吃吗?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能行吗,要不我和你们一块去——”

    “不用不用,不就是辞个职吗,又不是去打架的。”

    孙丽忍不住笑了一下,为着有陈墨言这样的朋友而高兴、庆幸。

    “那行,你们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陈墨言翻出纸笔,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下来,递给孙丽,“有事就打啊。”

    “好,我知道了,管家婆。”

    “好啊,嫌弃我罗嗦是不是?”

    两个人笑成了一团。

    吃过早饭。

    孙丽和方小满两个人去了之前工作的地方辞职。

    陈墨言则和田子航道,“爸,我去一趟林同那边,他找我有点事儿——”

    “外头冷,多穿件衣裳,别冻到了。”

    “知道了爸,我中午要是回不来的话你自己煮个面条也行,不能不吃饭的爸。”

    “知道了知道了。”

    听着田子航的语气,陈墨言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成了罗哩罗嗦的那一类人?

    不行,这个习惯不好,以后得改!

    陈墨言并没有自己一个人去。

    她一口气跑到了奎子的派出所。

    所里的人都已经认识了她,有那性子爽朗外向的还和她打招呼,

    “言言来了啊,来找奎子吗?”

    “是啊,警察叔叔好。”

    陈墨言也豁出去了,厚着脸皮卖萌呀。

    办公室内。

    有人笑着喊,“奎子,咱侄女来找你了,你快出去呀,可不能让人孩子冻到了。”

    奎子,“……”

    “警察叔叔好,警察叔叔你冷吗,我帮你带了巧克力。”

    陈墨言眨巴着大眼,继续卖萌。

    看的奎子眼角都抽了起来,“停,好好说话,有事说事,不然我不理你了啊。”

    这丫头,越来越淘!

    忍不住摇摇头,不愧是田素的侄女!

    “奎子叔叔,我想去一趟监狱,探个人,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手续,还有,我一个人不敢去在——”

    陈墨言眨巴着大眼,可怜兮兮的,“奎子叔叔,你陪我一块去好不好?”

    “去哪个监狱,看那个陈老太太吗?”

    奎子觉得吧,能让陈墨言主动去探监的,怕是也只有陈老太太了吧。

    陈墨言却是笑了笑,摇头,“不,我去找孙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