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妈妈的脸色僵了下。

    开始说那些话的时侯心里头的确是有些虚的:

    当初,陈墨言可也算是变相的救了自家这个儿子的命。

    也算是她们老顾家的救命恩人!

    她这样想对方不好,好像是不对,是忘恩负义。

    可是顾妈妈心里头转了几转,又猛的伸手拍了下顾薄轩,“你这混小子,我什么时侯说她不好了,我,我这不就是随便问问嘛,再说了,谁家一个女孩子住那么大的院子里头?你看看她,说工作上班的,可这几天几个女孩子没一个出门的,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个正经上班的?”

    顾薄轩听着他妈这些话吧,忍不住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他妈这脑子,什么时侯转的这么快了?

    以前从来都不会想这些事情的啊?

    心头微微一跳,他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陈敏!

    他眼神咪了咪,神色透出几分的凛然,“妈,我明天送你们回家,然后我会从家里头直接回部队。”

    “明天?那么快?你这好不容易来一趟,妈也好久没见你了,要不妈就在这里陪你几天,”她看着顾薄轩微微拧起来的眉,心头有些发毛,赶紧加了一句解释道,“你放心,妈过几天就走,家里头可是一摊子呢,这马上又要过年,还有你爸一个人在家呢,妈哪里能丢的下?”

    “不必,我和您一块回去。”

    顿了下,顾薄轩加了一句,“我刚才回去找队里支书开份材料。”

    “开证明?做啥子?”

    顾妈妈眼一亮,“难道说,是你们要结婚了?”

    “这个好,这个好,妈现在呀,什么心事都没有,就想着你们兄弟两个赶紧结婚成家。”

    顾妈妈伸手抹了下眼角,是真的戳中了心事。

    “妈您想到哪里去了,我就是打一份材料,是关于入党的。”

    “入啥党?哎,行了,娘也不懂这些,不管了。”

    听到顾薄轩说不是结婚要的材料。

    顾妈妈有些心灰意冷,不过顿了下她又着急的催促了起来,“你们到底什么时侯结婚?”

    当初的时侯,顾薄轩和她说,对方还小,得大学毕业。

    这眼看着就毕业一两年了。

    也有二十岁了吧?

    可以结婚了啊。

    顾妈妈看着顾薄轩直接道,“趁着妈刚好在这里,你出去和言言好好的商量商量,把这件事情落定,这样妈等回去也好准备。”顾妈妈板着手指一二三的数着,最后眉头都被她给揉红了,“你看看,这结婚需要准备的东西可多了,妈得提前好久准备,行了,别杵在妈这了,你赶紧去和言言好好的商量商量,最好就定下你们结婚时间。”

    顾薄轩苦笑了下,“妈,现在结婚不是我和她的事儿。”

    “妈知道呀,陈家那边嘛,等你们两个商量好了,妈这次回家就找个人去陈家提亲去……”

    “妈你可别去。”

    顾薄轩听着这话几乎吓出一身的冷汗。

    这也幸好是他妈这会儿嘴快说了出来,不然回去真的这样办了。

    想到陈家那些人要是就这样借着他妈的借口粘过来……

    那丫头估计得恼死自己!

    “为什么不能去,那不是她的家吗?”

    虽然家人的感情不怎么好。

    以前她也是觉得这个孩子挺可怜的。

    可是,事情都过去了啊。

    更何况陈墨言现在过的那么的好,顺心如意的。

    “妈,那不是她的家,陈家,也不再是她的家人!不,陈家从来都不是她的家人!”

    有把自己的家人当成下人丫头那样使唤的吗?

    有谁家大人偏心小的,偏心成那样的?

    她们根本就是没把陈墨言放在眼里,觉得她可有可无的那一种!

    “你这是什么话,这是你说的还是言丫头和你说的?”

    顾妈妈有些生气的瞪了眼顾薄轩,“我可告诉你呀,不准你说这样的话,做人不能忘本,更不能忘了自己的根儿,她本来就是陈家的人,怎么可能就因为家里头爸妈对她不好,因为和姐妹吵了几架就不认那个家,不认这些亲人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丫头妈可不放心你娶。”

    当儿女的,被自己的爸妈骂几句有什么?

    “不是儿子,她不会是真的这样想的吧?”

    “不孝啊,这可是要遭天谴的!”

    她一边说一边猛摇头,“这样的人儿子你可不能娶呀,万一传到部队,影响多不好?到时侯会影响你前程的,大轩你听妈的,咱们——”

    “妈你越说越离谱了。”

    顾薄轩索性不再和他妈说这些了。

    省得他妈最后越听解释越脑补,到最后不知道脑补成什么样了都。

    “言言她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她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反驳。

    虽然他也清楚,这个时侯应该是好好的劝慰他妈。

    慢慢的想办法让她打消这种主意。

    可是,一想到自己答应让她过的顺心,开心的,如今这样误会她的却是自己的亲妈。

    他就心里头噌噌的往上冒邪火。

    好不容易压住火气,他揉了揉眉心,直接道,“事情不是妈你想的那样,你也认识言言好些年了,在妈你的心里头,言言她就是这样一无是处的一个人吗?”

    “妈,当初我晕迷不醒,人家可是衣不解带的照顾我那么多天。”

    “还在我不知道能不能下得了手术台的情况下说要嫁给我……”

    “妈,你觉得这样子的言言,会是你刚才嘴里头说的那样吗?”

    饶是他一直压着火气,说到最后的顾薄轩语气还是冷了不少,他看着顾妈妈摇摇头,“妈,我一直以为你是公正的,可是现在看来,你那份公正也不过是建立在咱们那个家,那几个人罢了。”

    “你这浑小子,妈说一句你顶妈十句。”

    顾妈妈下意识的想要抬手去扯顾薄轩的耳朵。

    可手抬起来才发现,儿子,长大了啊,不是像小时侯那样,她随手就能扯耳朵的了。

    叹了口气,“妈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我知道妈你是为了我们好,但是妈,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能不能让我们两个人解决,下结论?”

    就她妈这样的。

    越帮越忙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