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31章 两个世界的人
    “你个逆女,给我滚!”

    田老爷子有些恼羞成怒,抬了下手,好像是拿东西要砸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手动了一下。

    又慢慢的放下去。

    在沙发扶手上顿了下,他一脸的愤怒,“即然觉得这个家不好,那就给我滚。”

    当她乐意回来似的。

    田素撇了下嘴,哼哼两声,“滚就滚。”

    她抬脚朝外头走。

    不过走了两步又停住,她看了眼一脸盛怒的亲爸,把眼神落在旁边神色变幻的田老太太身上,心里头叹了口气,她脸上收敛了几分随意,看着他们两人开口道,“爸,妈,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想和你们说正事的。”

    被她爸莫名其妙的一打差子。

    这话题是一转再转的。

    “你是不是在外头又惹事了?”

    “哦,没惹事,就是我和你们说吧,我昨天结婚了。嗯,对,和奎子。”

    她说完这话之后也不看田老太太两个人,摆摆手。

    转身,走人。

    她身后,是两声怒喝——

    “你给我回来。”

    “田素你给我滚回来,说清楚!”

    说啥清楚。

    她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结婚,她,和奎子。

    还要再说啥?

    走出田家大宅,田素撇了下嘴,头也不回的走人。

    她妈还好,她爸那个脑袋呀。

    想要让他平静的接受这件事情那是不可能的。

    这几天肯定是火山口呀。

    她傻了才回去呢。

    就是有点对不起她妈……

    第二天早上,田素打着呵欠六点半从床上爬了起来。

    没办法,形成植物钟了。

    院子里头只有田子航一个人在。

    扫了她一眼,田子航就转身回了书房。

    连个招呼都不带打的。

    这让田素有些无语,不过她随即就回了自己的屋子,想睡回笼觉。

    可是在床上滚了几回都没睡着。

    她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在院子里头跑圈。

    做拉伸。

    陈墨言提着早饭回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忍不住扑吃笑起来,“姑姑早啊。”一边说一边朝着田素扬扬眉,一脸的戏谑,“看来,这几年的部队真心没白待啊。”一边冲着她扬扬手里头的早饭,“行了吗,是继续还是暂停吃早饭?”

    “当然是暂停啦,你都买了些什么?”

    她大步走过来,伸手就想去拿油条。

    被陈墨言抬手拍了下,“洗手。”

    “你是我妈……”田毒嘟囔了一句,却还是转身去了一旁的洗手台。

    吃过早饭,陈墨言和朱兰约好的去谈事,便先告辞。

    田素觉得无聊,“言言你等着,我和你一块去……”

    “你留下,我有事和你说。”

    田素被田子航的一句话说的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回去。

    眼看着院子里只有兄妹两人。

    田素小心冀冀的看向田子航,“三哥,你有啥事吗?”她最近,没犯错呀。

    “你这婚都结了,以后怎么打算的?”

    “啊,什么打算?”田素一脸的懵,满头雾水。

    她这好好的,还有什么要打算的?

    田子航一看她这表情便忍不住拍了下额头。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感情她这心里头根本就没想过结婚后怎么样这件事情吧?

    看着这个样子的田素,田子航突然觉得,嗯,或者,这丫头选的那个奎子也还行?

    换个别的男人,谁肯这样纵着她,由着她?

    别说别人了,就是自己。

    想想他要是娶这么个没心没肺,又脾气大的媳妇?

    田子航瞬间觉得,哎,前路一片,漆黑。

    他想了想,压下想把田素给拍走的冲动,看向她,“你现在结婚了,成家了,还能和以前那样一个人到处晃?你不要过日子吗,还是说,你准备就这样两个人想起来聚一下,吃个饭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你就没想过以后吗?”

    田子航的话听的田素张了张嘴,然后,哑了。

    她还真的没想过!

    “手里头有多少钱?”

    “啊,我……”田素想了又想的,到最后老老实实的摇头,“不知道。”

    田子航又想打人了。

    他女儿都没这样让他操心过!

    田素看着她哥脸色不大对,赶紧弱弱的开口道,“好像,好像有几万?我一直也看过……”

    对于这一点,田子航倒是相信。

    田素打小就没缺过钱。

    想了想,他看着田素道,“你现在就去找奎子,问问他是怎么想的,你们两个证也领了,这婚宴呢,还有,他同事那里,领导那里,要不要热闹一下什么的,再有就是,你们以后住哪?难道还是一个住宿舍,一个你到处跑的分居两处?”他倒不是嫌弃田素天天跑他这,田素过来多少能和言言做个伴。

    他是当爸的。

    又是个男人。

    有些事情还是不如女孩子和女孩子说的方便。

    可不能这样啊。

    田素张大了嘴,“哥,要不要这么麻烦啊?”

    早知道,她再玩两年再领证?

    心里头叹了口气,她却还是没这个胆子当着田子航的面儿说出来。

    点点头,“行,我一会就去。不过哥,奎子肯定没房子的啊,难道你让我和他一块去住宿舍啊,我才不要呢。”要是真这样的话,那她,那她就和奎子分开住!

    反正她不要去挤宿舍。

    田素觉得让她哥骂她也好,别人说她矫情也好。

    她就是不想要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

    ……

    陈墨言和朱兰跑了几家店,最后,一行人忙到中午两点才吃午饭。

    吃饭的时侯,朱兰是一个劲儿的看陈墨言。

    陈墨言知道她想说什么。

    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便朝着她笑了笑,“有什么回去再说。”然后她扭头朝着身侧的一位很是年轻的男孩子笑道,“安丰,你还有什么想要吃的尽量点,别客气,今天我请客。”顿了下,她笑道,“当然,以后你赚了钱,可以选择回请我。”

    安丰桃花眼一挑,笑起来,“你可是老板,请我们这些员工不是正常的吗?”

    “你也好意思说让我回请?”

    朱兰听着这话忍不住想拍桌子:

    你一个娘娘腔,你听不懂人话呀,不知道言言那是客套话?

    陈墨言笑着扫了她一眼,脸上笑意不变,“也对,不过以后想要我这个老板请客,可没那么容易。”

    “那怎么不容易,只要我给你创造了业绩,赚的钱多了,你自然就会奖励我的。”

    “老板,这位朱兰姐姐,你说是不是?”

    “是……”你个大头鬼!

    朱兰在心里头愤愤的腹诽几句,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毕竟,陈墨言是老板!

    她只是一个副手。

    饭罢,陈墨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用工合同,笑嘻嘻的接过去,“安丰你仔细看看,一式三份,一签十年。这是我的条件,当然,你可以不接受,但如果你要是接受了,中间又反悔,那么,咱们到时侯只好是法庭上见。”

    安丰接过合同并没看,却是第一时间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觉得我这时间长吗?”

    “不,我是在想,原来,你也能说出这么严肃的话?”

    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陈墨言这个年轻的过份的老板总是笑笑笑呢。

    桃花眼轻轻勾起来,似笑非笑的。

    再配着他脸上的娃娃脸。

    朱兰是越看这个男人越不顺眼!

    “嗯,以后,你会看到我更多面的。”

    陈墨言笑了笑,没有就这上面再多说什么,只是扬扬眉,示意他看合同,“你仔细看看,哪里不合适的咱们现在就改……”只是还没等她的话说完呢,安丰直接就摇头打断她的话,桃花眼风情无恨的看向她,“不用了,我相信老板姐姐你,还有,可以借笔我用一下吗?”

    “我这里有。”朱兰噌的一下拿起自己的笔,递了过去。

    安丰只是桃花眼一勾,一扫。

    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瞟向了陈墨言,“老板,可以借笔吗?”

    “……那啥,你用朱兰的吧,我忘带了。”

    “好啊,朱兰姐姐,谢谢你的笔。”

    他笑着伸手去拿,朱兰却是直接拍到了他的跟前,“能不能像个正常的男人点?”

    这话听的陈墨言都忍不住咳起来。

    这丫头,还真的什么话都敢说!

    心里头嘀咕两句,她却是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什么。

    只是用眼角余光扫向朱兰两人:

    以后,她是想着把这边的一摊子交给朱兰的。

    当然了,朱兰这性子要还是不改,不懂得收敛的话,她说不定就要改变主意。

    所以,这会儿她就想瞧瞧朱兰和安丰两人的相处。

    对面,安丰似是也没想到朱兰会喷出这么一句话,握着笔的手顿了下,桃花眼一勾,眉眼含情的望过去,“朱兰姐姐是想给我介绍对像吗?要是真的话,那朱兰姐姐记得我不要比我长的高的,我也不要性子娇纵的,还有,最主要的是,她得长的漂亮,嗯,一定要比我漂亮。”

    朱兰听着他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就你长的那么妖孽,再找个比你还要好看的女孩子?”

    她看着安丰摇摇头,故作叹息,“怕是这一辈子你别想娶媳妇了。”

    安丰撇撇嘴,孩子似的脸庞上多出一抹笑意。

    下一刻,他突然扭头看向陈墨言,“老板姐姐,你有对像了吗?”

    “啊?我啊,有。”

    顿了下,陈墨言笑着加上一句,“未婚夫。”

    这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

    签合同却只用了五分钟。

    还带着说了好几句的话。

    眼看着安丰一脸妖娆笑意的和她们告辞离去。

    朱兰实在是忍不住,“言言,你真的决定要用他?就他这样的……”

    后头的话她忍了又忍的才咽下去。

    陈墨言笑着看了她一眼,“朱兰姐,他的化妆功力,还有眼力以及对色彩的运用上,都很有独特老到的眼神,这是咱们现在急需的人才。”至于娘了些,嗯,她觉得还算是能接受的吧?

    长相什么的,不是他们自己的错呀。

    “可是你看看他那个样子,那眼瞟啊瞟的,贼似的全往你身上招呼了。”

    “言言,话说这小子不是对你有什么别的居心吧?”

    陈墨言扑吃一乐,“朱兰姐,你想太多了吧?咱们今天和他也就是才第二次见面!”

    上一次还是一个月前。

    陈墨言想挖他。

    可是安丰拒绝了。

    虽然不知道这次安丰为什么会自己主动找上她。

    但是陈墨言在查过他的底细,最后也没有惹什么大事之后。

    便直接同意了要人。

    “可是他长的那样儿,那眼神一瞟一瞟的,总觉得不得劲儿……”

    “还有那张脸,明明都二十了啊,还和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似的,还张口朱兰姐姐,闭口老板姐姐的,他也好意思叫的出来。”还有那声音,那眼神儿动作,瞧着比女孩子还要娇嗲,听的让人骨头都麻了似的。

    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呀。

    看着就觉得眼疼好不好?

    陈墨言忍不住哈哈笑,“你啊,就当是见识一下,你要是真的坚持下来,我敢保证,以后呀,你见到的人各形各色的会更多,到时侯你就只是会心一笑,然后什么都不会再说了。”顿了下,她看着朱兰,“我用他是因为他的工作能力,还有就是他本人并没有什么原则和品德上的大错。”

    “至于他的长相?”

    “在我眼里,长相,远远不如人品和能力重要。”

    她想了想,扭头看了眼朱兰,脸色凝重,“现在你是上司,是老板,有些个人喜好,要懂得压着。”

    朱兰想了想,点点头,“好,我尽量。”

    不怕她会想会改。

    就怕她听不进去。

    看到朱兰这个样子,陈墨言也笑了起来,“嗯,你心里头有数就好,等以后人再多点,正式的上了轨道,你下面再添个助理,你要是实在不想,这些对外的事情可以让别人做,你帮我看好大方向就行了。”

    现在她要做的是弄出一个稚形。

    虽然工作能力很重要。

    但没有自己信任的人,不放心。

    知道朱兰和林同两个人正在换房子,陈墨言便很是干脆的给朱兰放了两天假,“你先回去吧,等把房子的事情弄好了再回来上班,还有,林同那边工作忙,你多担待着点呀。”说起来她是真的觉得自己遇到林同捡了宝,那丫的工作起来好像不要命似的,自己这个老板瞧在眼里都想劝他回家休息!

    但好在和他工作成正比的,是工厂的生意和效率。

    蒸蒸日上。

    再有一点就是林同的工资。

    刚来的时侯她给他定的是实习工资一百,转正后直接翻了一倍。

    可是这么长时间来,林同的工资已经翻了足足六倍!

    这还不带年底奖金什么的。

    朱兰的工资虽然不如林同,但也有小二百块了。

    再说,陈墨言还是那句话,这只是暂时的,以后用能力说话。

    虽然忙碌了些,但是工资可观。

    而且陈墨言这个老板好说话,有什么事情能照顾的基本照顾。

    朱兰很满足。

    她笑着点了点头,“你放心吧,他要是不尽力,我回家都抽他。”还想着趁这两年多挣些钱,然后,他们回家结婚什么的呢,笑着和陈墨言道了谢,她让陈墨言在一站的公交站台前停下,“昨天我一个朋友和我说了有房子,我过去看看,小老板再见。”

    “路上小心,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看着她走远,

    陈墨言笑了笑,开了车子离开。

    回到家,她车子还没停稳呢,就被从屋子里头跑出来的田素给拽住。

    “言言你可回来了,走走,咱们出去。”

    陈墨言才不惯她这个毛病呢。

    轻轻挣开她的手,翻了个白眼,“姑姑,我在外头跑了一天,嗓子渴的都要冒烟了,你让我先喝口水好不好?还有,出去做什么,去哪你总得说说吧,话说,你要是逛街的话可别找我,找你男人去。”

    “谁说我去逛街呀,我是要去办正事的。”

    陈墨言看着她哼哼两声,“姑,你可真是我亲姑,这天儿都几点了,马上要六点了好不好,你去办正事儿?”

    这个时侯哪里有什么正事可办?

    除了去吃吃吃,喝喝喝。

    骗她也不找个正当点的理由。

    陈墨言咕咚咚喝了两杯水,然后看向眉头紧皱的田素,扬扬眉,“想起什么了,这么急着去买?”

    “啊,哦,去买房。”

    扑。

    陈墨言直接把喝到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

    她瞪圆了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买什么房?哦,你和警察叔叔的婚房吗?”

    这倒是要买。

    不过,她一脸的狐疑,“这房子应该是男方买的吧,你这样直接跑过去买,和警察叔叔商量了没有?还有,他出多少钱?”虽然现在帝都的房价和多年后相比那是便宜的不能再便宜,可是现在所有的物价什么的也都便宜呀,人挣的少啊,就比如奎子的警察,一个月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小一百块?

    不是陈墨言小瞧奎子。

    实在是,反正这房子吧,到哪会儿都不是寻常人说买就买的。

    田素先是挑着眉头听陈墨言的话,然后,她的眉头直接拧成了十字,“有这么麻烦吗?我下午去了趟银行,看了下我的钱,还有五万多呢,这钱,应该够买套房的吧?”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坦然,“我买房,和他有什么关系?”

    陈墨言,“……”好吧,她和这个姑姑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人。

    ------题外话------

    咳咳,本来想两万的。结果上午出去找了半天的房子,耽搁了,我尽量写啊。不够的明天补。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