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啊,哈哈,好好,那咱们随意,随意啊。”

    马老板对于自己能遇到田子航真的挺开心的。

    当然,他这么坚持的要把人请回来,也不无炫耀的心思。

    瞧瞧他现在,混的不比大城市的你们差!

    其实对于这样人的心思,不管是陈墨言也好,田子航也罢,父女两人都没放在心上。

    她们想的都是别的:

    陈墨言脑子里头浮现的全都是自己中午看到的那道身影。

    至于田子航,他则是想知道自己女儿到底遇到了什么人,或者是事情。

    自打中午回去,她就一直的走神。

    心里头肯定是装着事情的。

    会是什么事儿?

    田子航问不出来,但却一直提着一颗心。

    三个人坐着,也就只有马老板一个人是真正的开心。

    他端着酒杯哈哈大笑,“田大哥,这次回来是故地重游吗,我可是听说了,你们这些城里头的人呀,现在都讲究什么寻旧,你和大侄女也是回来走走,看看的吧?哎我可告诉你呀,这次你可真的是来对了,哈哈,咱们这块的发展呀,今非昔比!”

    双手在半空中划了个半圆。

    马老板一脸的笑,“这次过来,是不是好多地方都找不到了,那就是咱们发展的证明。”

    说到这里,田子航也忍不住的点头,“我之前进城的时侯特意看了看,这县城的外城,简直就是向着外头扩大了好几圈呀,这县城,要比以前大了不少吧?”

    “嗯,大了差不多有一倍。”

    马老板一脸的得意,“这是咱们县城这几年的发展,我可告诉你啊田大哥,经济发展,这才刚开始呢。”

    他在那里头说的眉飞色舞。

    陈墨言听的却是心不在焉。

    好在,席间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朝着马老板笑了笑,“马叔,爸你们说话,我在门口接个电话。”

    “嗯,别走远,就在这门口。”

    陈墨言笑着点头应下,提着大块头走了出去。

    手里头砖块一样的大哥大瞧的马老板眼都直了,“田大哥,大侄女这手里头提着的,那是大哥大?”

    “这可贼贵了吧,贵老鼻子啊。”

    马老板先前虽然对着田子航很客气,但心里头想着着的还是炫耀,显摆。

    在他的眼里头,田子航那是文人!

    文人不值钱呀。

    这几年改革改放,自己可是做生意赚了不小的一笔。

    如今他混的风风光光的。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来自大城市的,他就想着让他们那些人看看。

    自己虽然出身不如他们。

    可是别的,他半点不差,甚至,比他们过的还要好!

    只是这一刻,他想着陈墨言提出去的大块头,满眼的羡慕,“田大哥,这是你买的?”

    “我可用不到这个,也买不起。”顿了下,田子航一脸的笑意,眼神里头满满的都是与有荣焉的骄傲,“还不是那个丫头,那是她自己挣钱买的,用了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她自己的钱自己花。”

    “你是说,那玩意的钱是大侄女自己赚的?”

    “嗯,她开了个什么工厂,还开了两个店,别的我也不知道那么多了……”

    如果说到他自己的事情。

    田子航肯定或者一笑而过,或者是避重就轻。

    可是现在说的是陈墨言。

    依着田子航的心态,那是恨不得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女儿的好!

    这会儿马老板问起来。

    他自然是想也不想的就把陈墨言的好向外倒。

    然后,马老板等到陈墨言终于打电话回来,再看陈墨言时,整个人的眼神都变了。

    “大侄女,你可真是厉害啊,我可是听你爸说了,老板啊?”

    他看着陈墨言,心里头又有点犯酸了。

    应该是这个孩子的身份和地理优势吧。

    要是让他也有这样的出身,也出生在大帝都。

    他做的肯定会比这丫头好!

    陈墨言笑了笑,“马叔你可别听我爸的,他呀,在他的眼里头我这个女儿就是天下第一好,谁都比不上,其实呀,我那都是小打小闹,和马叔你这上档次的大茶楼可比不了。”

    她这话极大的取悦了马老板。

    哈哈一笑,“行,以后马叔抽空了去帝都,到时侯大侄女可别说不认识叔啊。”

    “怎么可能呢,您要是去了,我爸肯定包吃包住,欢迎的很。”

    虽然听出她这话是客气、推脱。

    不过马老板也没放在心上。

    他要是要交,自然交的还是田子航这个大人。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

    八点多。

    总算是散场。

    马老板看着田子航一脸的笑,“老哥,要不要一块去活动活动?”

    “嗯?”田子航扬了扬眉,没猜出他话里头的意思,活动什么?

    倒是他身边的陈墨言,看着马老板那一脸的笑,隐隐的猜出几分他的意思。

    不过,正是因为明白了。

    陈墨言的小脸就紧紧的绷了起来。

    这个马老板,当着她的面儿,约她爸去做坏事儿?

    真是……

    真把她当成三岁小孩子,啥也不知道了啊?

    她呵呵一笑,“马叔,我和我爸还得回住处去,而且我们明天就得回帝都,所以今晚不能回的太晚……”

    “嗯,下次有空再来玩。”

    马老板也不以为意,一脸的笑,“那行,走走,我给你们在茶楼准备了点东西,哎,田大哥你可不能推辞呀,除了咱们当地的一些土地产,还有就是自家的一点茶叶,我这里可是开茶楼的,这茶叶真的就是自家的东西。”

    他一扬手,豪迈而大气,“多的是。”

    到最后,田子航父女两人还是被马老板缠不过,跟着他开车去了茶楼。

    “田大哥,这些都是咱们这里的土特产,不值几个钱,就图个新鲜,这一箱是茶,喝着好喝的话回头我再给你寄一些……”田子航看了眼陈墨言,点点头,“多谢了,有空去帝都,到时去家里头坐坐。”

    “行行,一定去,一定去。”

    马老板这会儿脸上的笑如同绽开了的花朵。

    忙活了一大晚上。

    图的可不就是这么一句话吗?

    帝都啊。

    以后他也能说,自己在帝都是有亲戚,有朋友的人了!

    他的朋友,他的大哥在帝都!

    这么一想的时侯,马老板乐的合不拢嘴,恨不得拉着父女两人再待上几天。

    茶楼不远处。

    陈墨言的车子就停在那里。

    “田大哥,大侄女,有空过来玩啊。”

    “马叔叔再见,您回吧。”

    陈墨言朝着马老板笑了笑,扭头准备去开车门。

    只是一转身,她的脸一下子黑了。

    “爸……”

    田子航也看清了眼前的一幕,拧着眉头看向她,“好像是车胎漏气了……”

    “这车胎不可能无缘无故漏气的。”

    陈墨言说着这话的时侯转头四处看了看,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的。

    倒是站在不远处的马老板,看着他们父女两人的动作有些不对,连忙走了过来,“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咦,这车胎怎么瘪了?漏气了?”

    “不知道,马叔,这附近有修的吗?”

    她这个车子没有备用胎!

    “这都关门了啊,要修也得明天上午了……”马老板弯着腰查看了半响,又帮着父女两人趴在地下检查了半天,最后摇摇头,“应该是漏气,不知道是被划到还是怎么的,田大哥你看,要不咱们今晚就不回去了,我给你们安排住处?”顿了下,他加上一句,“放心,绝对的干净,舒服。”

    听着他这话,陈墨言忍不住的挑了下眉:

    这话她怎么听的,好像那去什么地方然后打保票,放心,绝对干净,好的,不会染上病啥的……

    她黑了下脸:自己的想法果然是太歪了!

    嗯,她可是好女孩子。

    以后可不能老是这样歪曲别人的好心!

    虽然这样想着,陈墨言可不敢相信这个什么马老板。

    刚才还要带着她爸去玩呢。

    她沉思了下,扭头看向田子航,“爸,要不咱们在这边的旅馆住一晚?”

    “嗯,就这样。”

    田子航点点头,看向马老板,“那就劳烦马老板给我们带个路?”

    “哎,我说田大哥,去住啥旅馆啊,咱们茶楼真的就有地方住,真的……”

    虽然碍于田子航父女两人的坚持,马老板只能带着两人去住旅馆。

    可一路上嘴里却是嘟嘟囔囔的。

    听的陈墨言有些好笑,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旅馆离着马老板的茶楼有点距离。

    好在马老板也是有车的。

    虽然只是一辆有些破旧的二手车。

    不过瞧着马老板那样子,应该是挺满足和得意的。

    事实上马老板也真的是这样想的。

    他才四十岁呀。

    房子车子啥都有了,事业有成!

    人生他啥都不缺了!

    没有白活这一回!

    眼看着车子就要开到旅馆,一直咪眼望着外头的陈墨言突然一声尖叫,“停车,停车,赶紧停车……”

    “怎么了怎么了?”

    马老板踩了个紧急刹车。

    车子因为停的太快,还让他也跟着撞了下方向盘。

    副驾上的田子航眉头紧紧的锁起来,“言言?”

    车子还没停稳呢,陈墨言来不及多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窜了下去。

    把田子航的问话都丢到了脑后。

    这让马老板更是一头雾水,“田大哥,大侄女这是……”

    “我下去看看,你要是有事就先走。”

    眼看着田子航打开车门走了出去,马老板伸手拍了下方向盘。

    他走啥啊走。

    他是那样不管朋友的人吗?

    车子调了个方向,他在后头跟上了田子航。

    降下车窗,他朝着田子航喊,“田大哥上车,上车我带着你过去追——”

    田子航没理他。

    脚步加快,眼神不离前头一路快走,到最后甚至是跑起来的陈墨言。

    “言言,言言你怎么了?”

    陈墨言走在前头不远处,打量着四周。

    手脚都在发软。

    她刚才,刚才竟然看到了孙慧妈妈?

    不不,应该说是她亲妈。

    虽然那道身影只是一闪而过,但是陈墨言却是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看错的。

    那就是她!

    肯定是她。

    那么照着这样说来,下午她看到的,一定是孙慧爸爸。

    也就是那个把她妈带着消失两三年的男人!

    他在这里。

    所以,她妈妈也在这里!

    可怎么一下子又不见了?

    陈墨言瞪大了眼,努力的看着四周人群:

    夜市上人流不少,人来人往的,笑声不断。

    乱遭遭的一片。

    陈墨言想到自己的亲妈有可能就在这人群中……

    她忍不住手脚发软。

    “言言,言言你怎么了?”

    “爸,我,我刚才看到了……”她闭了下眼,再开口,眼神里头满是坚定,“爸,我刚才在人群里头看到了妈妈的身影,是妈妈,就是妈妈,一定是她。”她不敢一下子说出孙慧爸爸的事情。

    如果她猜的不错,爸爸应该和那个人是认识的吧?

    若两个人真的是认识的。

    那么对方肯定也会让识她妈妈的呀。

    毕竟他爸也说了,那会他和自己的妹妹几乎是形影不离。

    可明明认识,却还是把自己的妈妈禁锢在身边那么多年……

    是的,禁锢。

    陈墨言觉得这样子的行为已经是禁锢人身自由。

    是绝对违法的!

    如果她爸知道这些,知道自己找了这么多年的妻子,竟然就在他的朋友身边……

    他,得有多难过?

    等等,朋友……

    都姓孙……

    陈墨言想起上午田子航说的那个孙成宝的事情。

    两个人是好朋友……

    那个孙成宝天才聪颖,为人自傲……

    那个孙成宝事后一消失那么多年。

    直到现在也没有他的消息。

    如果,如果这个人就是孙慧爸爸……

    陈墨言的脑海里几个线索连成了一条线,脸色惨白而愤怒。

    她盯着四处来往的人影,觉得自己口干舌燥。

    会,是她想的这样吗?

    孙成立?孙慧爸爸?

    一个人?

    “言言,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是看到你妈了,她她怎么会在这?你一定是看错了吧?”

    田子航比陈墨言更激动。

    他先是狂喜的四处望,可所看之处不是人就是小摊。

    不然就是空荡荡的街铺。

    哪里有什么子佳?

    他转头去看陈墨言,使劲儿的摇晃着她,“言言你说话,你妈在哪,她在哪?”

    “她……爸,你相信我,我刚才是真的看到她了。”

    陈墨言回过神,扭头看着田子航,一脸的凝重,“具体的事情等咱们回去再说,现在,咱们得找人把妈妈找回来。”即然确定了人在这里,人就在这座县城,想到自己之前猜到的那个可能,陈墨言的心头慢慢的涌起几分的戾气:这一次,她一定要把人给找到,找出来。

    哪怕是,挖地三尺!

    “怎么了,田大哥你们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远远的看着她们父女的样子,马老板把车子停下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要帮忙吗?”

    “马叔,我们要找个人,是一个女的,嗯,这么高,这么瘦,当然,如果是一个男的也可以,差不多一米七五的身高,有些胖,最主要的是,他的右眼角有一颗痣……”

    “你说他的右眼角有一颗痣?”

    田子航的声音下意识的有点颤。

    不过,他扭头看着陈墨言的时侯还是保持着理智的,“咱们找你妈,为什么要找他?”

    “言言,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田子航一脸凝重的看向陈墨言,“言言,别瞒着爸。”

    “爸,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侯,我保证,不管咱们这回找不找的到人,我回去一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还是说,爸你要在这里和我追究这些,放弃找妈妈的最好时机?”

    田子航咬了下牙,“找人。”

    陈墨言往前追了一会,扭头看到他爸在和几个人面前问话。

    手还比划着。

    一脸的焦急,萧瑟,失落和小心冀冀,期待……

    想到这些田子航脸上统统出现过的表情。

    陈墨言一咬牙,直接按出一个号码,“喂,是钱队吗,对,我是陈墨言,是顾薄轩的未婚妻,我想请你帮个忙……”这一刻,她如同一个赌徒,使出了所有的底牌,只图一博。

    不远处的巷子暗影里。

    一个男人死死的拽着一个女人,用力捂着她的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