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田子航和孙成宝两个人齐齐扑过去。

    陈墨言却是比他们现快一步。

    直接站到了医生的跟前,“医生,里面的病人怎么样?她,她没事吧?”

    “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吧?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

    医生的前一句让田子航和孙成宝两个人惊喜激动。

    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陈墨言却是比他们两个冷静的多,直接道,“到底怎么样,还请医生你直说。”

    “但是病人现在是属于深度昏迷,还有我们发现她的脑子里头有血块压迫着神经,我们试图取出来,可那血块的分布区让我们不敢动……如今病人什么时侯能醒,到底会不会醒过来……”他看着陈墨言直接说出了最真实的结果,然后对着陈墨言建议道,“我的建议是,你们转院吧。”

    “如果有能力,去市里或者是省城去看看。”

    陈墨言的心头猛的一跳。

    她正想问转院的事实,孙成宝已经上前两步拽住了医生的领子,“什么叫深度昏迷,什么叫你们无能无力?你不是医生吗,你为什么不救她,你去救她啊,你这个医生救不了病人你当的什么医生,啊,你个庸医,我要去告你,我要和你们院长投诉你……”

    “这位先生让你冷静点,我是医生不错,但我也是人。”

    是人的能力就有限。

    不可能什么病什么伤都能治的好啊。

    可惜孙成宝几乎都要疯了,拽着医生的领子死命的嚎。

    到最后他甚至想去掐着那个医生的脖子。

    还是一旁跟着过来的两名警察把他给分开,其中一个更是冷声道,“这里可是医院,不是你撒泼甩赖的地方,你给我冷静点,不然你就给我出去。”

    “医,医生,我太太她,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能见她吗?”

    “她的手术还算是成功,但她脑子里头的血块是旧伤,已经把她的脑神经损伤压迫了多年……所以,现在这一旦出现这种变故,她这次手术过后的结果会怎么样,能不能醒过来,是就此一睡不起……”

    “这事儿,谁也料不准。”

    他看着田子航惨白的脸色摇摇头,“抱歉。”

    虽然是同情。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们真的已经尽了力。

    “医生,病人现在的情况,她,她能转院,挪动吗?”

    “我只能说,她就是待在这里也是一样没什么结果……”

    “如果你们小心些或者可以联系一辆救护车的话,那样最好。”

    话说完,医生对着陈墨言几人点了点头,带着两个护士离去。

    留在原地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不知道怎么是好。

    贺子佳还被留在特护病房。

    隔着玻璃窗,田子航看着身上插满管子的贺子佳,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子佳,子佳你快醒过来,我接你回去。”

    “咱们回家。”

    旁边一直阴沉着一张脸的孙成宝猛的走过来,一拳打到了田子航的脸上。

    “子佳是我妻子,她是我的,要带也是我带她回家。”

    “田子航,你没那个资格!”

    砰。

    田子航也是一脚踹了过去,“孙成宝,你TMD的可真是对得起我啊。我当初是怎么对你的,啊,你呢,你TMD的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你明知道子佳是我什么人,她对我有多重要,你竟然把她给带走,你真行啊,我当初就不该救你,怎么就没让你死了呢。”

    “你说她对你重要,你是怎么照顾她的,啊?”

    “你让她过的什么日子?”

    “要不是有我,她现在骨头都化成灰了!”

    孙成宝和田子航两个加起来将近九十岁的男人打的眼都红了,一边打一边怒吼,听了田子航的话,孙成宝更是情绪激动,抬手照着田子航脸上就是两拳,“你这个畜生,你明明知道子佳喜欢的是我,你却背着我和她结婚,这也算了,你还不好好的照顾她,你差点让她死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非得替子佳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不可。”

    “你可真是好笑,子佳和我打小的感情,我们两个结婚还是她提出来的。”

    “她喜欢你?”

    “你TMD的别作梦了,我今天打死你这个觊觎别人妻女的狼心狗肺的东西!”

    陈墨言站在一旁,她紧紧的盯着病房里头的那个女人。

    全身插满了输液管。

    最让陈墨言觉得刺眼的,是她头上的一片白发!

    她才多大年纪呀。

    四十不到吧?

    找不到人的这几年,陈墨言时不时的把两人之前的那几次见面在脑海里回想。

    放电影似的。

    一遍又一遍的放。

    可是这才过去几年呀,她竟然多了一片的白头发?

    记忆里,在帝都的时侯,明明她头发很黑的啊。

    是这几年她们过的不好吗?

    想想也是,东颠西倒的,再加上没有之前的生活条件。

    日子能好过才怪。

    “陈小姐,如果需要,我可以帮着联系下市医生那边的救护车……”

    钱队长不知道什么时侯走了过来。

    他看着陈墨言站在这里半响不出声,忍不住开口道。

    “多谢了,不过,我们不去市医。”

    陈墨言深吸了口气,眼神在不远处打的累了,直喘粗气的两个男人身上扫过,她扭头看向钱队,“我刚才已经联系了帝都的朋友,已经在和机场那边联系……”

    她这话听的钱队长有些晕。

    顾老大这个未婚妻到底什么来头,竟然有调动机场那边的能力!

    不过想想她说的那个田字儿。

    帝都田家。

    他心里头暗自摇摇头,他可真是闲操心了。

    陈墨言已经从病房内的贺子佳身上收回视线,“钱队,这次的事情很是感谢你,这是我的联系地址,如果有机会去帝都一定和我联系。还有,”她朝着钱队笑了笑,一脸真诚的开口道,“等到顾薄轩回来,这边的事情结束,我们再来好好的谢谢您。”

    “我和顾薄轩是战友,我们就是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

    钱队摇摇头,看了眼不远处打的鼻青脸肿的两个人,想了想,扭头看向陈墨言,“他们两个?”

    “不用管,让我爸先发泄一下。”

    至于孙成宝……

    陈墨言的眼里头多了抹戾气,她不会放过他的!

    知道陈墨言心里头有着别的打算,钱队便点了点头,“行,那我回去就写个结案报告,不过,需要什么注意的地方吗?”他问这话的意思就是他要不要把田家写上,或者是避着些什么。

    陈墨言顿了下,眼神幽幽的开了口,“不用,你照直写。”

    田家知道了又如何?

    恼羞成怒?生气愤怒?

    觉得她妈妈丢了田家的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替他们田家着想?

    哪怕她妈真的是田家养育成人,这么多年的夫妻、母女分离。

    她爸妻离子散一般的过了这么多年。

    这些事情,还不够吗?

    她现在就是要告诉田家,要让田家那些人知道。

    她妈妈,找到了,回来了!

    有本事,他们就再撵一回!

    第二天下午。

    田素和奎子两口子已经出现在陈墨言的跟前。

    进医院大楼的路上,田素是一路念个不停。

    “言言,真的找到你妈了,她怎么了,病的很重吗?”田素拉着陈墨言的手再三的问,然后到了病房走廊,田素抬眼看到鼻青脸肿的田子航,她睁大了双眼,“三哥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打的?谁打的,谁这样胆大包天,言言,你爸被人打了啊,你怎么都不说一声的?”

    “啊,不会是你妈打的吧?”

    陈墨言听着这话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不过没出声。

    她妈要是真能把人打成这样。

    她还用得着让她和机场那边的人商量吗?

    奎子很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不禁伸手拽了两下田素,“你别那么大声,三哥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倒是言言,不是说找到你妈了吗,现在还在医院吧,走,带我们过去看看她,顺便咱们商量下转院什么的。”

    “对对,我都忘了三嫂长什么样了呢。”

    二十年几年前她才几岁呢。

    再好的记忆也被岁月给磨灭。

    更何况她懂事的那几年,贺子佳已经不怎么回田家?

    所以,对于贺子佳这个三嫂的记忆,田素最多的就是源自于田子航的坚持。

    陈墨言看了两人一眼,垂下了眸子,“你这次怕是见不到她了。”

    “见不到,怎么可能见不到,不是……”

    “她就在这里面,加护病房。”

    奎子和田素两个人转了个身,然后隔着窗子玻璃看到一身全是输液管的贺子佳。

    “怎,怎么会伤的那么重?”

    “车祸,旧伤。”陈墨言简单的把情形说了一遍,然后看向田素,“你那边怎么样,商量好了吗?”

    “嗯,腾出来了一处地方,不过是今天晚上一点半的飞机。”

    田素看着陈墨言脸上有些许的歉意,“别的时间段都不行,我已经尽力了,言言……”

    “晚上更好,这样安静。”

    白天客流量多。

    机场那边不好安排也是正常的。

    心里头叹了口气,她看向一直呆怔怔望着里面贺子佳的田子航,“爸,今晚回帝都,可以吧?”

    “嗯,回去。”

    帝都的医术、医疗设备是全国最好的。

    这里的人治不好子佳不代表别人不可以,帝都的医生不可以。

    他看着里面昏迷不醒,一动不动的人,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

    子佳,你放心,我一定能救醒你的!

    都说好了,奎子便点了点头,“那行,我出去安排一下,我一会就回来。”最后这句话他是和田素说的,田素看也没看他一眼,一脸嫌弃的摆手,“走走走,赶紧走。”

    奎子也不以为意,只是看向陈墨言,“我先去一趟机场那边办个手续,然后再回来,帝都那边的医院也联系好了,一会打个电话就行,倒是这边的出院手续,一会要怎么做你和你姑姑说,让她去办。”

    “你好罗嗦啊,行了赶紧的走,我知道怎么做的。”

    真是的,这可是她亲哥,她亲侄女亲嫂子。

    她会不知道怎么做吗?

    赶紧的,走。

    “不行,你们不能带她回帝都,她是我妻子,我绝不会让你们把她给带走的。”

    坐在那里半天没出声,滴水未进的孙成宝这会儿有了动静。

    他恶狠狠的跑过来,看着几个人,“子佳是我的妻子,你们要是把她给带走,你们就是强抢,我要去告你们。我去告你们田家的人强抢民妻,不顾法律,以权压人,我要告到帝都去,到时侯,我看你们田家怎么自处。”

    “这人是谁啊,言言,他胡说八道什么?”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开口,“哦,他就是个疯子,不用管他,按咱们刚才商量的办。”她示意奎子离开,然后扭头朝着孙成宝呵呵两声冷笑,“不让我们把人带走?你凭什么不肯,你算老几?你是她的什么人?别和我说什么你喜欢她,你爱她,口口声声的喜欢、爱,然后让她和自己的丈夫、女儿分离二十多年,让她一直生活在迷蒙茫然自责当中,用一个西贝货随时随地的哄着她,骗着她。”

    “这就是你嘴里所谓的爱她,喜欢她?”

    “趁人之虚。”

    “宁愿她死在这里,也不肯让我们带着她回帝都去找更好的医生,去有着更好医疗设备的医院冶疗。”

    “这就是你嘴里所谓的爱、喜欢?”

    她说这话的时侯眼角挑起来,神色倨傲到了极点。

    话罢,她对着孙成宝呵呵两声笑,“孙成宝,如果这就是你的爱,那么,我只能说,你的爱,你的喜欢可真是残忍,可怕!你这种爱,谁敢要,谁想要?孙成宝,你就是一个疯子,混账,王八蛋。”

    “不,说你是王八蛋都侮辱了王八。”

    “你就是一个渣。”

    “男人堆里头的碎渣!”

    陈墨言也是一直憋着一股子火,这会儿听着孙成宝口口声声的喜欢,再也忍不住火气窜出来。

    这么一通发泄过后。

    她心里头虽然还有戾气,但却明显的松快不少。

    眼看着孙成宝脸色铁青的站在那,她重重一哼,“无话可说了吧?没事,你先等着,等人没事了,咱们再好好的算这笔账!”新仇旧恨的,她一定会和他一笔一笔,一点一点的算!

    旁边的田子航已经懒得再多看孙成宝一眼。

    他所有的心神都放到了贺子佳的身上。

    倒是田素,最早的时侯没弄清楚事实真相,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心里头自己脑补了个大概。

    好啊,原来,这个男人把她三嫂藏了那么多年?

    而且,听着言言这话的意思,这个王八蛋竟然还是三哥的朋友?

    靠。

    真不是东西啊。

    这会儿竟然还有脸开口说不让她们带人?

    撸了下袖子,她上前对着孙成宝就是一顿喷,孙成宝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性子,这会儿情绪又激动,刚才被陈墨言骂的那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再一看田素,一想到当初那些田家人是怎么对贺子佳的?这会儿这些姓田的又在他眼前颐指气使,拽着他的鼻子骂……

    孙成宝是一股邪火从脚底下冒出来。

    双眼赤红的他抬手朝着田素一巴掌打了过去。

    他今天就要这些姓田的好看!

    “哎,你这人怎么打……”

    不远处被钱队留下来的一个小警察打水回来就看到孙成宝打人。

    还是打女人啊。

    不禁放下水壶就跑过来,想拦着。

    只是还没等他的话喊完呢。

    他就看到田素就那么轻轻一抬手,然后握着孙成宝的手臂一拧。

    耳侧一声痛到极致的惨叫声响起来。

    孙成宝的手臂被田素那一只手给毫不费力的拧断!

    小警察甚至听到咔嚓两声轻响。

    是骨头断开的声音?

    他有些风中零乱。

    这到底哪个是女孩子?

    还是说,现在这女孩子,一个个的都这么厉害吗?

    陈墨言只是站在一侧冷眼看着。

    直到孙成宝动手。

    她甚至还默默后退两步,给田素留下了足够活动的空间!

    果然,就看到田素想也不想的上前,对着孙成宝那叫一个拳打脚踢。

    动作雷厉风行,干脆利落的。

    看的小警察都觉得肉疼。

    这女人,练过吧?

    这身手,估计也就是他们钱队能比的了。

    奎子是下午五点回来的。

    他看着陈墨言,把一张通行证递给她,“这是你妈的,咱们几个到了机场再补票就行。”

    “谢谢你,姑父。”

    陈墨言平时都是奎子叔叔、警察叔叔的喊惯了。

    这会儿乍一改口,姑父两个字听的奎子还唰的一下红了脸。

    他偷偷的瞧了眼田素,发现她没什么反应后,便心里头一松的对着陈墨言点了点头。

    不过他平复了下情绪又觉得自己刚才竟然什么话都没说。

    是不是有些不符他姑父的身份?

    这样想来,他又赶紧开口加上两句,“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放心,你妈肯定会没事的。”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她妈妈受了那么多的苦,如今总算是一家三口能团圆。

    怎么能就这样舍得和她们阴阳相隔呢。

    晚上九点半。

    陈墨言办好了出院手续,又和几个医生请教了一些路上需要注意的事顶,最后田素也不知道怎么说的,竟然还请动了一位医生跟着他们一路回帝都,十一点,陈墨言一行人离开了医院,直奔机场。

    车子尾气处。

    是孙成宝铁青的脸,满是阴鸷、毒蛇一样的双眼。

    凌晨一点。

    一架飞机栽着陈墨言等一行人升空,起飞……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末世枭宠之军少宠入骨》

    笔名:墨重华

    简介:末世里沉浮十年,依旧看不到希望的小市民顾北,重生了。

    你以为重生了,就要大杀四方,崛起末世,虐渣踩贱?

    别闹了!

    一想到末世里,那白日能将人热成人干的永昼,以及晚上可以将人冻成僵块的永夜,顾北就想再去死一死。

    碎片,剪子,唐刀,长枪,但凡能死的,她都溜达了一圈,只是……

    顾北:你特么有病是吧?我死碍着你什么事了,你次次破坏?

    陆清韵:老婆,别闹了,你死了,长夜漫漫,独留让为夫可怎么办?

    顾北看着一长溜排队投怀送抱的女人,嘴角抽了抽。

    最后,求死不得的顾北,只能致力于叫别人去死。

    再然后,顾北发现,末世里,似乎有了新的活法!

    活着,似乎不再是一件折磨的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