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40章 你得意什么
    她居高临下,带几分的傲然,“孙成宝,你觉得你很得意吗?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呢,是,你是和我妈待在一起二十年,可是那又如何呢?在我妈的眼里心里,她可有记得你半分吗?她甚至都不知道你孙成宝是谁吧,在她的眼里头,你就是我爸的替代品!”

    “你一个代替别人影子的存在啊。”

    “你有什么好得意,好骄傲的?”

    “我妈和我爸分开那么多年又如何,我爸的心里只有我妈一个,无论生气。我妈她心里头有没有我爸,有没有我这个女儿,你和她生活那么多年,孙成宝,我觉得你自己应该最清楚吧,还用我和你再说一遍吗?”

    “孙成宝,做人我就没见过谁比你更失败的。”

    “当着别人的替代品。”

    “一当几十年,连我这个亲生女儿你都不敢留下,你是嫉妒我爸,恨不得他好,我这个身上流着我爸血的人好吧,可是结果呢,老天爷也没站在你那一边吧?你说说,你有什么好得意,好挑衅的?”

    “要是换成我,孙成宝,我会直接一头撞死的。”

    “不过我知道你不会的,因为你脸皮厚嘛。”

    陈墨言的一番话说的孙成宝眼都红了。

    因为愤怒,他剧烈的喘息着,脸色铁青,“果然不愧是那个人的种,这嘴皮子利落的,能把死人说活吧?你说的不错,可千对万对,你妈还是在我身边待了二十年,你还是在陈家受苦受了那么多年!”他用力挣开一个保安的手,一脸戾气的指向陈墨言,“当初,我就不该心软的留下你!”

    “对啊,谁让,你把我留下来了呢?”

    陈墨言歪了下头,轻轻的笑着,“你放心,我会好好的谢谢你当初手下留情,活命之恩的哦。”

    “和你爸爸说,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就此算了的。”

    知道自己再也讨不了什么好。

    孙成宝气呼呼的拂袖离去。

    陈墨言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了两声,转身回了病房。

    “爸,晚上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瞧着陈墨言笑嘻嘻的样子,田子航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你啊,和他多说什么,他那种人啊,油盐不进的,以后你别再接近他,知道吗?谁知道他那疯子会做出点什么事情来。”提到孙成宝,除了失去理智的暴怒以及恨之余,田子航心里头还有几分忌惮:

    这人的心机怎么能有那么的深呢。

    当初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给自己留下那样一封信?

    他甚至还在信里头若无其事的祝自己早得贵子!

    现在想想,这样的人,真可怕!

    二十多年啊。

    宁愿不要前程,抛开自己之前所有的过往。

    然后,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生活着!

    灯下黑?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想着这些话,田子航是真的恨不得劈手给自己几巴掌!

    当初,他找遍了和子佳有关的各处。

    哪怕一个小村庄都没有放过。

    可是却偏偏漏掉了帝都!

    因为子佳当时根本就不在这里,远离这里千里呢。

    估计,孙成宝胆敢这样改名隐性的留在帝都,扮成一名普通的工人二十余年。

    心里头想的也就是自己这样的想法吧?

    因为他也觉得,子佳出事的地方离着帝都那么远。

    怎么可能会人在帝都?

    砰。

    田子航忍不住,一拳打到了墙壁上。

    雪白的墙顿时有血流下来。

    “爸,你的手破了……”陈墨言不赞成的把田子航按回去,又出去找护士拿了棉签和酒酒,帮着消了毒,洒了些止血药才生气的看向他,“爸你这是做什么,妈现在躺在这里晕迷不醒,你不是还要照顾她吗,要是连你都受伤了或者是身体撑不住受伤生病什么的,你还怎么照顾人啊?”

    “我倒是不介意一个人照顾你们两个哦。”

    “爸没事,我,我就是太生气。”

    顿了下,他眼神充满涩意的对着陈墨言开口道,“我不是生气别的,我是气自己……”

    “如果我早早的想到在帝都里头找人。”

    “结果,会不会就有所不同了呢?”

    对于田子航的这句话,陈墨言抿了抿唇没出声。

    不过顿了下,她还是看向田子航,“爸,有些事情不是咱们人力能为的。而且,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谁能事事满意?咱们,只能是自己尽力就好。”这人谁能提前预知呢,那个时侯谁又能想的到孙成宝会这么的胆大包天?

    她爸还在为着他的失踪、消失而心头郁郁。

    可孙成宝他却是直接把她妈给藏了起来……

    并且胆大包天的就藏在她爸的眼皮子底下?

    眼看着田子航眼里头的自责越来越浓,她只能安慰着,好半天才把田子航的情绪给安抚住,回头她去买了晚饭,父女两个简单的吃了几口,护士已经在帮着贺子佳换药,挂水,出去的时侯朝着父女两个笑了笑,“你们也别太担心了,病人的情况没什么变化,这样也算是好的……”

    虽然没朝着好的方向转变有些失望。

    但换个方向想想,没有恶化呀。

    也算是好。

    “谢谢您,我妈这里,就多劳您照顾了。”

    “别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护士对于田子航和陈墨言这对父女还是比较有好感的,而且虽然陈墨言她们都没有把贺子佳的事情往外头说,甚至还特意交待了一些人保密,可是这几天被那个孙成宝给闹腾的,多少也知道了一些,对于床上的贺子佳吧,小护士心里头是又觉得羡慕又觉得同情:

    怎么就这么苦的命呢?

    怎么就遇到这么好的丈夫呢。

    换成别的男人,都这么久了,二十多年呀。

    估计早就变心找了别人了吧?

    怎么可能坚持那么久?

    可是瞧瞧人家,不但真的坚持着找了这么久。

    人找回来了,生病住院,事事亲为!

    这么好的男人啊,真好!

    “爸,要不您今天晚上回家,我在这里守着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着田子航的面儿,这个妈,陈墨言试了几次就是叫不出来。

    明明好几次话都滚到了舌头尖儿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堵着她的嘴似的。

    就是喊不出。

    好在田子航如今所有的心神都放到了晕迷不醒的贺子佳身上。

    不然的话,估计又要为着这事儿而担心纠结了。

    “不用,你明天过来的时侯帮我拿两件换洗的衣服就好。”他扭头看了眼床上的贺子佳,嘴角带笑,“我一刻都舍不得离开你妈。”他找了她那么久,那么久,如今终于找到了人,他现在是眨一下眼都害怕!

    “爸,你这样不行啊。会把自己身体给熬坏的……”

    虽然说这是单人病房。

    而且也有陪护人员的小床。

    可是,这和家里头没法比呀。

    而且,瞧着田子航眼底的乌青,以及愈发削瘦的脸庞。

    陈墨言真的很想怀疑,她爸是不是晚上一夜一夜的不睡,然后就那么坐在床边瞧着她妈?

    还真别说,让陈墨言给猜中了大半。

    虽然不是一整夜一整夜,但田子航也几乎是大半夜大半夜的不睡!

    有时侯睡那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噌的一下坐起来。

    第一眼就朝着病床上看过去。

    直到看到那个人,看到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他一颗心才能松口气。

    面对着这样的亲爸妈,陈墨言这个当女儿的能说什么?

    只能点头,“行,那我先回去,明天早饭我给您带过来。”心里头却是下了决定,她爸不肯回家,只能她这里多往医院跑两趟,至于做什么?嗯,送饭啊。不然还能做什么?

    “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点啊。”

    “还有,让你姑姑和你一块住,奎子也过去。”

    虽然心里头全是妻子,但女儿也是不能疏忽的。

    那么大的一个院子。

    陈墨言自己住的话田子航肯定是担心的。

    可他又分身无术……

    “爸你放心吧,姑姑一直和我做伴呢。”说到田素,不得不说,这真的就是亲姑了,自打贺子佳住院之后,田素就一直尽量的陪着她,甚至有空就往医院里头跑,晚上更是,就是连奎子都被她给支使的团团转。

    要是换成别的无关的人。

    谁会这样出钱出力任劳任怨的帮你?

    等陈墨言的车子回到家,田素和奎子果然就在院子里等着她呢。

    看到她把车子停好走过来,田素挑了下眉,“吃饭了没有?”

    “我去了趟医院,和爸一块吃的。”

    “你妈她,怎么样?”田素问这话的时侯有些小心冀冀的,生怕听到什么坏消息。

    陈墨言笑了笑,“没什么好转,但也没恶化。医生说,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嗯,咱们别急,让她慢慢的恢复,肯定能醒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陈墨言笑着点点头,看向田素和奎子两个人,“你们两个吃饭了吗,不会还在等着我没吃什么吧?”知道这两个都不是会煮饭的主,陈墨言便有些认命的起身,“我记得还有些面条,我去给你们煮了吃……”

    “不用了,奎子在外头买的,我给你留了的啊。”

    田素生怕陈墨言挑她理,“你看,我都帮你拿碗扣着呢,生怕冷了啊。不过你吃了,可惜了……”

    “可惜啥,姑父一会不是要去加班么,带着当夜宵吃好了。”

    田素一拍手,“对啊,奎子你一会走的时侯拿着,加班饿了吃点。”

    “好,交给我。”

    哪怕是他不吃,也可以带过去给同事吃的。

    反正只要是田素的话,他就没有说过半个不字。

    眼看着时间接近八点。

    奎子站起了身子,“言言回来了我就放心了,你们两个把门在里面栓紧,我要是回来的话打言言的电话。不然的话谁敲门什么的都别开,知道了吗?”和田子航担心陈墨言这个女儿一样,奎子也一样的担心两个女孩子住在这空荡荡的大院子里头,不过,奎子更加担心田素一些就是。

    “知道啦,警察叔叔。”

    田素把奎子送走,把门在里头栓好,回头看到陈墨言整个人靠在了躺椅上。

    “怎么,累了?要是真的累了就好好休息几天,别强撑。”

    在田素的眼里头,陈墨言这个侄女真的比一般男孩子还要强!

    瞧瞧她底下那一摊子的事情。

    换个别的男人,一般人都做不到她这一步吧?

    瞧着她脸上的倦意。

    田素有些心疼,“你爸估计只顾着你妈那边了,你自己可不能把自己给累坏啊。”说着话她又有些埋怨起来,伸手戳了下陈墨言的额头,“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那么拼做什么,我都和你说了,不用你那么拼,咱们田家的女孩子不缺钱的,你要是不想拿那边的钱,不是还有我,有你爸呢嘛,你偏就这么的倔。”

    哪怕陈墨言直到现在还没有进田家的大门。

    更没有说什么认祖归宗的事儿。

    但她这个田家孙女的身份可是铁一般的事实!

    谁敢说她不是?

    这样的情况下,她哪怕就是真的接受田家的钱财也是应该的。

    更何况她还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田家也该补偿她的。

    可是她却几次推拒,什么都不要!

    这个不要,还包括田子航这个亲爸的钱财……

    想到自家侄女这倔强的性子,田素也有些汗颜。

    自己好像就做不到啊。

    要是让她这样白手起家……她会饿死的吧?

    “言言,哪怕你否认呢,你终究是田家的人,田家的财产理所应当的有你一份。”

    听着她再一次的念叨起这件事情来。

    陈墨言忍不住有些好笑,“姑姑,我说过的,我不要田家的一分钱。”

    拿人手软啊。

    现在她凭着自己的努力赚钱。

    赚多赚少都是她自己的!

    她能自己支配,能自己做主自己的人生。

    很好。

    眼看着田素还想要再说,陈墨言笑着摇摇头,“你想想你自己,你和奎子叔叔的婚事,那边的人答应了吗?还没有吧,不然的话你也不会直接就住在这边,连那边的电话都不接了,你觉得我要是回去田家或者是接受了田家的钱财,你说,我以后的生活还能这样自由自在,事事都能自己作主吗?”

    哪怕是她自己作主。

    到时侯也会闹的几方都不愉快,不痛快吧?

    何必呢?

    “姑姑,有所舍就会有所得,我不拿田家那些钱,所以,田家的好也好坏也好,表面上都和我没什么关系的,他们,也就不能对我以后的人生做出半点的规划,更不能指手画脚,因为,这是我自己的,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独立的人生。”

    “我敢在任何人面前说一句,我没有拿过田家半分钱。”

    “我敢和田家任何一个人说,他们,没资格和立场指责,甚至是插手我的人生。”

    “可是姑姑,你呢,你敢这样说吗?”

    她眉眼淡淡的笑着睇向田素。

    然后,某个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女人就那么不自在的转开了眼。

    讪讪的当了回鸵鸟。

    是啊,她是不敢,更不能!

    所以,她只能用这样躲避的方式来抗拒家里头的那些人。

    其实想想,从小到大,和奎子结婚这事儿应该是她对田家、对爸妈做出的唯一一件反抗的事情吧?

    半响后。

    她扭头,眼神幽幽的看向陈墨言,“要不是知道你真正的经历,我觉得,我会以为你是历尽沧桑的老女人。”瞧瞧那些话说的,事情瞧的各种的透彻,通透,这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说出来的话?

    “姑姑,说不定我活了四五十,比你还要大呢。”

    “嗯,你活了五十多,比你爸都要大,你是老妖怪,现在是返老还童……”

    陈墨言看了眼田素,看着她一脸打趣的翻白眼,忍不住也学着她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这世道,怎么说实话就没人听,没人信了呢?

    奎子是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的。

    陈墨言在院子里头打了套太极拳,收拾好自己打开院门,就看到门口提着早饭一脸傻笑的奎子。

    瞟了他一眼,陈墨言随口问了句,“你在这里站了多久啊,不会是半夜回来的吧?”

    “不是半夜,好像是四点多?然后我想着别吵你们睡觉,就在这附近转悠了几圈……”

    反正他是警察,转两圈就当是巡逻也挺好的。

    陈墨言看着他脸上的笑,心里头为着自家姑姑而庆幸,是真的找对人了啊。

    也不枉她的坚持。

    抿唇笑了笑,她看向院子里头,“姑姑还没起,你去给给送早饭吧,我去医院吃。”

    “那行,路上小心。”

    陈墨言点了点头,开车直奔医院。

    车子在一个街道转方向的时侯,一道身影冲着她的车子冲了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