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42章 林同的计划
    赵腾妈妈的死是自尽。

    虽然不是家破人亡,但也和那个差不了多少。

    男人彻底的离开了她,就在前几天另外找了一个小寡妇……

    自己的儿子虽然还活着。

    但却是个疯的。

    被关在了精神病院。

    生不如死!

    她之前倒是一心想着给赵腾报仇来的。

    结果倒好,陈墨言没有损失什么,她却是被带到了警局……

    而且据这几个警察说,要是她的情况查明,属实,那就是很严重的一个行为。

    最低也得五年的牢。

    赵腾妈妈想来想去,觉得这样的日子简直是没有半点的希望。

    估计是自己直接就钻了牛角尖……

    这样的情况下,就是连奎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人虽然是他带回来的。

    但却是在录过口供后隔天自尽的。

    再说,赵腾妈妈的行为的确够的上是收押。

    在这件事情上,哪怕赵腾妈妈丢了性命,奎子却是一点责任都不用负的。

    他把这个消息在‘电话里头说给陈墨言听。

    最后叹了口气,“言言,这事儿就这样算了,我会通知赵腾爸爸来领人的,你,你就别多想了。”

    “行,谢谢你姑父。”

    电话另一端,奎子为着这一声姑父红了脸。

    “谢啥,咱都是一家人。”

    又和陈墨言说了几句话,奎子便挂电话,“那边有人在叫我了,言言你好好休息啊。”

    “行,你去忙。”

    收了电话,陈墨言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空发呆。

    人啊,这命怎么就这么的脆弱呢?

    前几天赵腾妈妈还一脸愤怒的和她吵架。

    一心想着要她倒霉。

    这转眼的,自己亲手结束了自己的命?

    “咦,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着,坐在那里思考人生吗?”

    刘素出现在门口。

    一身运动服打扮的刘素一身清爽的走进来,头发不知道什么时侯剪成了短的。

    整个人瞧着很是精明干练。

    陈墨言扭头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起来,“怎么,学校里头的事情弄好了?”

    “嗯,毕业证什么的都办好了,就等着去拿了。”

    她坐在陈墨言的身侧有些不满的嘟了下嘴,“我们这一批的也真是挺倒霉的,你说不包分配,没工作也就算了吧,连毕业证都得比你们晚上好几个月才能拿,凭什么啊,真是晦气。”

    陈墨言瞧着她有些好笑,“这有什么好抱怨的?而且,没有工作的不止是你们这一届好吧?”

    要真说心时头不得劲儿的。

    那得是她们这一届呀。

    一点缓冲都没有啊。

    说不包分配就不包分配了,她们这一年不知道有多少大学毕业生哭晕倒在厕所呢。

    “那倒也是,你们这一届也是挺倒霉的。”

    陈墨言,“……”

    瞪了刘素一眼,她不想再和这丫头把谁更惨这个问题比下去,直接道,“怎么样,你想好了吗,是去做什么?”对于刘素的能力,陈墨言从来都不置疑的,她现在考虑的只是一个问题:

    是放刘素自己出去单飞。

    还是让她也在自己这边做点什么?

    出去单飞的话,开头或者会辛苦,会各种的不顺利。

    但以着刘素的能力,以后怕是会一帆风顺,事业有成。

    当然,前提是她得撑下来。

    要是在自己这边……

    目前她手里头的几项东西都有了大致的轮廓。

    照着走就是。

    刘素一起步不会受到太多的阻力。

    但她的以后呢?

    陈墨言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她不能给刘素拿。

    看着刘素,陈墨言把这些心思再次和她讲了一遍,最后她看着刘素叹口气,“你放心,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还有,如果你想出去自己闯的话,我也会支持你的。”莫名的,对于这一世的刘素,陈墨言总是无形中多了那么一两分的容忍!

    “其实,我这次过来是想和你说一件事情的。”

    刘素看了眼陈墨言,小脸上闪过几分迟疑。

    不过最后她还是看着陈墨言直接开了口,“我想去你的设计室那边。”

    “你想去朱兰姐那边?”

    刘素点了点头,“我想去那边待一段时间,看看我能不能胜任。”

    “行,那就去。”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想了想还是加上几句话,“这边的事情挺繁琐的,到时侯你可得有耐心。”

    “放心吧,我会的。”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选择。

    但陈墨言却还是无条件的支持。

    她却是不知道,就是因为她这次轻易的一个决定。

    事后差点导致刘素一场生死大祸。

    当然,这是后事且不提。

    对于刘素的到来,朱兰心里头还是有些顾虑的。

    晚上回家就和林同念叨,“你说陈墨言是不是想让她好朋友挤我的位子啊?”

    对于现在的生活,朱兰还是挺喜欢的。

    工作起来风风火火的。

    一个月拿到手的钱好几百,甚至有时侯都要小一千了。

    这可是她在老家好几个月才能赚到的啊。

    再加上林同赚的钱。

    这才多久呀,他们两个竟然就存了五千多块钱。

    五千啊。

    她上次打电话给她妈,她妈都怀疑她在说大话:

    朱妈妈以为朱兰想要留在帝都陪着林同,生怕朱妈妈会开口让她回去什么的。

    所以便故意说在这里能赚那么多的钱啥的。

    朱兰听出朱妈妈心里头想的了,不过,她没有多去解释。

    她妈误会就误会吧。

    反正,她心里头有数儿就行。

    这好几百块钱的工资拿习惯了,要是真的被撤个职啥的。

    手里头的钱拿不了那么多。

    朱兰觉得丢脸是一个,钱少了啊,谁心里头舒服?

    白天当着刘素的面儿没多说,还笑呵呵的。

    回头晚上对着林同,她是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都凌晨一两点了。

    她还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烙饼。

    到最后更是睡不着,直接把林同房间的门给砸开。

    “林同你陪我说会儿话呗?”

    林同实在是受不住,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想多了,学妹不是那样的人。”

    “那她是哪样的人?林同,你倒是挺了解人家的啊。”

    隔着昏黄的床头灯,林同用力的挠了两把自己的头发,一脸无奈的对着朱兰翻个白眼,“你得了啊,这话就没意思了,我只是和你说你刚才的话,你是不是真的想今晚不睡觉了啊?”眼看着朱兰如同泄气的皮球似的,他有些好笑又好气,伸手让她坐在自己的床边,“学妹让刘素过去应该是有别的想法,你忘了当初赵西的事情了吗?”

    “赵西的事儿?什么事儿?”

    眼看着朱兰一脸疑惑的样子,林同三言两语把小蔡和赵西两人之间以前那些许的纠葛说了出来,最后他才道,“其实那个时侯学妹把赵西放在那里只是暂时的,但是小蔡不知道呀,所以就鼓动赵西去找学妹……”

    “啊,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言言想要开新店?”

    林同,“……”

    不过这样子的解释好像也能说的通?

    想了想,他点头,“应该是为着这个准备吧?还有,”他一脸很是认真的看向朱兰,“你最近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忙,手忙脚乱的挤不出半点时间来的样子?”他这段时间可是没少听朱兰在他耳朵边上叨叨,说什么累死了烦死了的事儿,他当时听了也只是安抚她两句,如今看来,说不定把刘素放过去,也是为了给兰兰减压?

    不过这事儿林同也只是在心里头想了想。

    没说出来。

    不然的话估计今晚他别睡觉了。

    “你只要想着好好的做事,尽你自己最大努力的做事,这样子的情况下,哪怕你就是真的出点什么差子,学妹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可你要是整天胡思乱想的,就像现在,给我添一个帮手你都东想西想的,兰兰,你觉得你要是老板的话,会喜欢这样整天东想西想,忐忐忑忑,心不定的员工吗?”

    朱兰,“……”

    她不得不承认,林同的话,好有道理啊。

    心里头想通了,舒坦了。

    她抬眼看着林同一头乱遭遭鸡窝样的头发,忍不住嫌弃的扁了下嘴,“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外头西装挺装,头发梳的溜溜的,怎么现在那么邋遢一个人?”瞧着都不想再看第二眼啊有没有?

    “大姐,现在凌晨一点半!”

    “我刚才还在睡觉,我是被你给从好梦中叫醒的,叫醒的!”

    他好心给她解疑了吧?

    这丫头不道谢,不说几句好话也就罢了。

    竟然还嫌弃他没形象?

    林同咪了咪眼,想也不想的伸手故作去打朱兰。

    朱兰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撒腿就想跑来的。

    结果脚底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一滑。

    哎哟一声就要朝着地下摔。

    林同一下子伸了上半身伸手去捞,然后,两个人都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床上。

    朱兰被林同压在身下。

    两人脸贴着脸,唇,碰到了唇……

    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朱兰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她用力的咬了下唇,瞪眼,“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起来?你再不起来,再不起来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林同的声音有些沙哑,双眼盯着朱兰。

    朱兰脸一红,眼神刀子似的剜向林同,“你管我,赶紧给我起来,不然……”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

    林同眼中古怪的光芒闪过,想也不想的,他低头,封住了朱兰的唇。

    “坏,坏蛋……”

    一番缠绵。

    两个人虽然最终没有突破最后的一关。

    但却也是该做的都做了。

    朱兰整个脸红的和杮子似的,张嘴在林同手臂上咬了一口,“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你可是我早早定下来的媳妇,不欺负你欺负谁?”

    林同用力的抱了她一下,然后他抬头,双眼灼灼,语气凝重的开了口,

    “兰兰,咱们结婚吧?”

    朱兰上一刻还在为着两个人刚才的那番缠绵而脸红呢。

    她们还没结婚呢。

    怎么能做那样亲密的事情?

    虽然她来到帝都之后就和林同住在了一起。

    但那真的就是合住。

    两个人一人一间房子的啊。

    顶多就是拉一下小手什么的……

    像今晚这样。

    破天慌的头一回啊。

    朱兰低着头,想想,羞死了啊。

    就在她想着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对林同,要逃跑时。

    林同的话把她吓了一跳,“你说什么,结,结婚?”

    “怎么,你不想和我结婚吗?”

    “我想,可是……”

    她怎么能不想呢。

    打懂事的时侯,她就认识林同。

    那个时侯的林同眼里头是真的没有她。

    一门心思的死读书。

    等到了初中,还好家里头的老人不知道是谁开的口,竟然给她们两个订下了娃娃亲!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侯。

    朱兰可是高兴死了啊。

    好几天晚上没睡好觉。

    然后两个人初中毕业,高中,大学……

    林同的学业向来是最好的。

    她为了追赶林同,为了能和他上同一所大学。

    天知道她高中三年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好在,最后她如愿以偿。

    看着林同在她身边,朱兰就觉得,天大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儿!

    如今,自己总算是听到了林同的求婚……

    朱兰的眼圈都红了,“我,我答应你。不过,不过结婚不是应该爸妈家长他们商量的吗?”

    这傻傻的话听的林同一下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等我忙完这段时间的,到时侯咱们两个一块回家,和家里头人说说去。”

    “那咱们结婚了还回来这里吗?”

    朱兰的心愿里,结婚后自然是在老家安安稳稳的过小日子。

    如今她们两个手里头存了一笔钱。

    虽然不是很大。

    但也绝对不算小。

    足够她们在老家的县城找点事情做什么的。

    可是,她又有些舍不得这里的一切……

    林同却是想也不想的就点头,“自然是回来的,而且我想过了,咱们还可以再攒一些钱,把婚期定在明年,然后看看还差多少钱,再想想办法凑一下,咱们在帝都买个房子,就在帝都结婚!”说这话的时侯林同是一脸的笑意,他双手比划着,“到时侯咱们也是帝都人了啊,咱们也有房子了,兰兰,你高不高兴?”

    朱兰的嘴都张的能放的下鸡蛋。

    “你要在帝都买房子?”

    林同重重的点头,“是啊,以后,咱们就把家安在帝都!”他们的孩子,他们的下一代,也就可以是真正的帝都人了,多好?林同越想越觉得高兴,仿佛美好的前景就在他眼前,朝着他飘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