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56章 无语至极
    她一脸自得的笑。

    一双杏眼儿此刻充满了嘲讽,恶意:

    我就是想要拿钱砸你,我就是想气死你。

    你能怎么样?

    正如同她刚才所说的那样,她哥就是想要逗着你玩儿呢。

    想要哄哄你。

    怎么着?

    哦,你生气了,觉得不舒服了?

    没关系呀,你想要多少钱的补偿,我们吴家有的是!

    “燕燕你怎么说话呢,我……”

    被吴妈妈扶起来,站在一边脸色同样难看的吴良鑫正在应付吴妈妈,被他妈妈一声声哭的正头疼呢,耳边就传来吴燕那一番很是羞辱人的话,他怔了下,下意识的就想张嘴反驳:

    自己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下一刻,他的话直接被吴妈妈给拦了下来。

    “妈知道你不是那样不负责任的人,瞧见这么一个有几分姿色的,随便哄哄玩就是了,你家里头可是有对像的,而且你们这马上就要大婚,孩子都要出生了,儿子呀,妈知道你不好意思说出口,你就放心吧,这事儿咱就听你妹妹的,她想要多少钱,咱们吴家有,都给!”

    要是放在以前,吴妈妈怎么可能会说的这样痛快?

    给钱?

    那可就等于在她身上割肉呀。

    可是这次吴良鑫的事情闹的有点大。

    再加上被自家男人昨天要把吴良鑫给赶出吴家的话给吓了一跳。

    还有耳边吴燕一直念念叨叨的话回响着。

    吴妈妈哪怕是再不舍,可也知道这事儿得赶紧的解决掉:

    女儿说的对。

    要是钱真的能把这死丫头打发了。

    她就能让儿子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能让儿子回心转意。

    有了儿子。

    还怕以后没钱吗?

    所以,妈妈说给钱的时侯可是眼也不眨一下的。

    她看着陈墨言撇了撇嘴,“当初那时侯就知道你是个不好的,小小年纪一脸的不正经,勾着这个搭着那个的,没想到竟然让你打上了我们家的主意,小小年纪不学好,也不嫌丢人!行了,你到底要多少钱,赶紧说个数我们给你,然后这事儿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顿了下,她一脸肉疼般的开了口,“你要一百还是二百?你直接说,我……”

    别说陈墨言了,就是站在旁边的林同听了这话都忍不住扑吃笑出声来。

    看着眼前这一大家子,林同觉得自己今天可真是来对了啊。

    大开眼界!

    先是被突然闯进来的吴良鑫给惊了一下。

    这人,怎么就那么厚的脸皮,那么的自以为是?

    他还没见过。

    然后就是他心里头默默吐糟的顾薄轩突然出现。

    可让林同小小的惊了一下。

    甚至在想,以后可千万不能再在心里头默念一个人了啊。

    小心人家下一刻就出现。

    瞧着额头上都被气的青筋直跳的顾薄轩,林同果断的笑出声来。

    这个样子的顾薄轩,挺逗呀。

    果然如同他想的那样,把人给揍了一顿啊。

    嗯,挺好的。

    然后,他被吴家这几口人给再次的震惊住。

    听着她们一个个自以为是的话,林同真的真的好几次没忍住想要出口打断她们。

    钱?

    瞧瞧眼前咱们的小老板,那是缺钱的主儿吗?

    不是吧?

    然后下一刻,听着吴妈妈嘴里头的‘一百还是两百’,林同觉得自己真的憋不住了。

    再憋下去,他会得内伤的。

    扑吃一声笑出来,然后,他眼角余光看到陈墨言没什么好气儿的白他一眼。

    下一刻,林同索性也不再掩饰什么。

    哈哈大笑了起来。

    陈墨言有些无语的扫了他一眼:没良心的,好笑是吧?

    她扭头朝着顾薄轩甜甜的笑了下,上前两步,对着吴妈妈轻轻叹了口气,“原来,在你的心里头,你儿子就值这么几个钱呀,一百,两百,呵呵,吴先生,你妈妈只把你卖了两百块最高价呢,你说,这价格合适吗?”

    “你还想着怎么,两百……”两百已经很多了好不好?

    吴燕站在她妈身边,直接开了口,“那你说多少,你开个价,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哥,以后再也不缠着我哥,只要你别说的太过份,这钱我们就拿了。”然后,她朝着陈墨言身边的顾薄轩扬了扬下巴,一脸的鄙夷,“看到了吧,她就是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就找了这么个女人?我都替你觉得丢脸。”

    顾薄轩刀子似的眼神在她身上扫过。

    这一刻,吴燕身子本能的一僵:

    随着顾薄轩的眼神扫过去,她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有刀在刺过来似的。

    后背上全是冷汗!

    下意识的咚咚后退了两三步。

    等到她反应过来,不禁有些恼羞成怒:自己竟然因为对方一个眼神就后退了?

    她两步往前走,鼓足了勇气回瞪顾薄轩。

    只是下一刻,顾薄轩森冷一眼朝着她看过来,“我的女人怎么样用不着你来评价,还有,你该庆幸你是个女人,我给你这次机会,下次,别再让我听到你说言言的坏话,不然,一个字儿一巴掌!”

    “你……”

    “别怀疑我的话,你是女人,你只有一次机会。”

    这也就是在帝都。

    是因为言言的私事引起来的。

    顾薄轩不想让自己太过锋芒,不想太强势。

    不然换个地方,换件事儿,吴家这些人,他早就一脚一个把人给踹飞了好不好?

    “我才不和臭男人说话。”

    吴燕被顾薄轩的话给气的狠,不过她想到刚才那一眼。

    终究是没敢多说什么。

    只是悻悻的扭头看向陈墨言,“你要是不开口我们可走了啊,以后记得别缠着我哥。”

    “好啊,即然有人想要当冤大头,我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陈墨言把身子朝着身旁的顾薄轩身上靠了下。

    完全把他当成了依靠。

    然后,她朝着吴燕笑了笑,却是扭头看向了眼神幽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吴良鑫,“吴先生,你妈和你妹妹都急着想让我给你定个价儿,我这个人呢,脑子最笨,可蠢可蠢了的,更不懂这些生意场上的事儿呀,更何况,这价格可是和你有关,不如,吴先生自己给自己开个价儿?”

    “你说出来,我一定就照着你开的和你妈要。”

    “你看这样好不好?”

    “陈墨言,你别太过份!”

    吴良鑫被陈墨言这一番话刺激的,心里头的那股子邪火噌噌的往上窜。

    一双充满阴鸷的双眼死死盯在陈墨言靠着的顾薄轩身上。

    原来,这个男人刚才说的没错。

    他果然是和陈墨言有关系!

    那刚才那一个男人呢?

    他把眼神落到陈墨言另一侧的林同身上,看着样貌普同,身材也不过一米七五的林同,吴良鑫的眼里头渐渐浮起一抹不甘:自己哪点不如这两个男人?他们一个是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关系那么密切,另一个可以和她坐在一块,可以和她谈笑盈盈,神态随意轻松,可是自己呢?

    她对着自己的时侯眼里头永远都是憎恶,是讨厌!

    凭什么?

    他哪一点儿不如他们?

    心口有一股子的恶气,“陈墨言,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为什么这样羞辱我?”

    “你不觉得自己过份吗?”

    “过份吗?这不是你妈,你妹妹刚才说的话吗?”

    陈墨言歪了下头,一脸带笑的看着吴良鑫,眉眼弯弯,“你要是觉得自己被你妈定的一百块钱价格少了,你可以多说呀,没关系,你妈说过了,你们吴家有的是钱,多少都有的。你的身价你自己定,往高里定嘛……”

    “你真的要这样吗?”

    吴良鑫看着陈墨言,眼底带着一抹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难过。

    可惜,他不知道。

    陈墨言也不知道。

    别的人就更是不知道了。

    吴妈妈在一旁瞧着有些站不住,想也不想的对着陈墨言怒骂,“不过是个黄毛丫头,我儿子又没有怎么着你,摸摸你小手都没有吧,更没有睡过你,你这样不要脸的和我们家要钱,你也好意思,你……”

    陈墨言就觉得自己身边的人一动。

    还没等她完全站稳呢。

    顾薄轩已经黑着脸走到吴妈妈身旁,抬手一个大耳刮子甩了过去。

    “再骂。”

    他站在那里没动,看着被他一巴掌甩到地下的吴妈妈,眉眼带着戾气。

    “你们可以继续。”

    他的语气平静,只是这种平静中充满了戾气。

    吴燕看着这一切,倒抽了口气。

    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想起了刚才:要是他也这么打自己一巴掌?

    地下,吴妈妈摔倒在地下,牙磕到了台阶上,不知道是咬到了嘴唇还是牙磕掉。

    反正是流了不少的血。

    吓的吴妈妈嗷嗷直叫,“血,血……”

    然后她眼一翻,晕了过去。

    “妈,妈你怎么样?”

    “妈你醒醒……”

    这下吴燕也好,吴良鑫也好,两个人都朝着吴妈妈赶了过去。

    好在,吴妈妈只是一时惊厥。

    没一会就缓缓的醒了过来。

    她看着吴良鑫,再看看吴燕,眼神一下子落到不远处的那一摊血上。

    嗷的一声叫,“我的脸,我的脸,我毁容了,破相了,你爸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

    眼看着她越喊越大声。

    整个人有崩溃的趋势。

    吴良鑫赶紧开口,“妈,妈你醒醒,你脸上没事儿,是牙,是掉了一颗牙,咱们再去镶回来就是。”

    “我的脸,我的脸毁了,我的脸……”

    “妈你醒醒,妈!”

    眼看着吴妈妈沉浸在自己的恐慌惊惧当中。

    吴燕一咬牙,伸手照着吴妈妈另一边脸打了过去。

    “妈你醒醒,妈,你脸没事儿!”

    说这句没事儿的时侯,吴燕的眼神有些飘。

    是没碰伤流血什么的。

    可是那边被顾薄轩打的,直接就肿了起来。

    五个手指印很是清晰。

    这一边,她自己打的,好像,好像也肿了不少?

    希望她妈事后别发现这一巴掌是她打的啊。

    不过,她也是为了她妈好……

    这么一想的时侯,她就顿时理直气壮了起来。

    用力的摇着吴妈妈,“妈,你的脸好好的呢,没受伤。”

    “怎(真),怎(真)的?妈的脸没丧(伤)?”

    只是吴妈妈这一开口,满嘴的漏风。

    她自己还有点蒙没听出来。

    吴燕和吴良鑫两个人却是听的有些不敢看吴妈妈。

    重重的点点头,“真的,妈你脸没事儿的。”吴良鑫安抚住吴妈妈,回头,他慢慢的站起身子,看向眉眼淡淡的陈墨言,犀利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的怨恨,“陈墨言,你是不是一开始,从来就没有打算接受过我?”

    “甚至,你都没想过把我当成朋友,是不是这样的?”

    陈墨言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笑了笑,“是啊,这话我不是和你说过好些遍了吗?”

    “不过是你自以为是的以为我早晚会有一天改变心思罢了。”

    挑了下眉,陈墨言看着一脸责难,眼神充满控诉的吴良鑫,她自己都觉得好笑极了。

    不提前世诸般种种,这一世,自己答应他什么了?

    哪一回不是自己对着他严词拒绝?

    更是连半点好脸都没有吧?

    可他呢?

    估计是对他自己自信心满满,觉得自己只是女孩子的以进为退?

    说不定他还会想着什么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呢。

    他自己的自以为是,凭什么要来怪自己?

    可真真是好笑!

    “你叫吴良鑫是吧,言言都和你说的那么清楚了,你到底有完没完?”

    顾薄轩的眉头拧的死死的,怒忿了句吴良鑫,还不忘黑着脸瞪一眼林同。

    自己不在,这小子竟然和言言有说有笑!

    还有言言刚才真的说和林同之间没有秘密吗?

    越想心里头怎么就越觉得有点不是味儿。

    嗯,酸?

    对面,陈墨言的话听的吴良鑫脸色惨变。

    他死死的盯着陈墨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抬手,他指着顾薄轩,再指林同,“你能让他当你的未婚夫,一个破当兵的是吧,你能对着他笑,笑的那样轻松自在,耀眼从容,你能说你的事情他什么都知道,你从不瞒着他什么事儿,为什么到了我,你就这样对我?”

    “你当真就没有心吗?”

    “还是说,你觉得这样耍着我玩,把我吴良鑫当成傻子很好玩儿?”

    他脸色铁青,语气全是控诉,指责。

    仿佛,陈墨言就是他的那个负心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