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和几位医生、还有一位主任商量,筛选了半天。

    最后几个人选定了一个叫做乔治。安的教授。

    四十岁。

    陈墨言看完他的经历,忍不住扭头看向身边的医生,“你们觉得,他好请吗?”

    “几乎没有这个可能性。”

    陈医生看了眼陈墨言,选择实话实说。

    不过又有些怕打击到陈墨言的积极性,顿了下他才开口道,“不过你不是说了嘛,事在人为。”

    “哪怕事情结果不如意,但最起码的你也尽力了,是不是?”

    陈墨言抿了下唇,笑着点了点头。

    人选确定了。

    可怎么去,谁去?

    父女加上田素甚至奎子几个人商量的时侯,犯了愁:

    田家的地位,嗯,敏感。

    所以,哪怕田子航如今和家里闹翻。

    但他这些年来却是一直居住在帝都的,这乍一去国外?

    有点困难。

    至于陈墨言吧,除了她是田子航的女儿,是田家的孙女儿。

    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呀。

    军队家属!

    虽然只是一个未婚妻……

    可那也是妻呀。

    再加上顾薄轩的身份特殊。

    当天晚上几个人坐在一块商议,你一嘴我一舌的。

    这些情况一出来,陈墨言都忍不住在心里头叹了口气。

    瞧瞧,这高门大户的有什么好?

    去哪里都不能随意出行!

    最后,田子航拍案,“我来想办法!”

    他看着陈墨言,直接道,“这事儿交给我,明天我去找人给你办护照……”

    “要是可以的话,我和言言一块去。”

    出声的是奎子。

    倒不是他不想去什么的,一来田素这双身子,他出去不放心。

    但这都是其次。

    别看田素人在外头,可田老太太却是关心她关心的紧。

    更何况还有田子航呢。

    主要的是,他是警察,这年头,虽然月工资不多,但警察这个身份真的也算是敏感的呀。

    他是怕自己办不下来签证。

    “嗯,我明天先问问。”

    田子航看了眼奎子,转身回了病房。

    他是趁着贺子佳睡着的时侯过来的,而且也是因为事情需要他在场。

    不然他才不肯离开贺子佳半步呢。

    陈墨言看向奎子和田素,“你们两个在外头等我一下,我开车和你们一块回去。”

    “你不用专门送我们,这里离家不远,我们走路就可以的。”

    “我回去拿东西。”

    听她这么一说,奎子和田素两个人才没有继续说什么。

    病房里头。

    陈墨言看着躺在床上沉沉睡着的贺子佳,抿了下唇,“爸,要不你晚上回家,我在这里守着吧?”

    “不用,你回去,我守着你妈就行。”

    陈墨言知道自己在这事儿上劝不动他,便点头道,“那行,我明天早上来的早一些,然后咱们看看怎么和那位教授联系……”父女两个人又说了会子的话,陈墨言看着还没有醒过来的贺子佳,知道自己怕是等不及她妈醒过来了,便和田子航说了一声,自己转身离了病房。

    走了两步路,她又转了个方向到了陈医生的办公室。

    “陈医生,能不能请您帮着想想,有没有什么人能联系的上那位教授什么的?”

    “我晚上帮你联系几个朋友试一下。”

    陈医生想了下才点头,然后他看向陈墨言道,“我不是听说你是清华毕业的吗,我觉得你可以回去医学系那边看看,说不定有些教授能帮的上这个忙……”至于他这里,虽然他是一心想帮这个忙的,但说实在的,他这都毕业那么多年,同学什么的都天南地北的散开也就罢了,他们那个时侯的条件有限,出国的,真没几个。

    “我下午已经给我老师打过电话了,有结果我会和您说的。”

    和陈医生告辞。

    陈墨言脚步有些沉重的走向了停车场。

    远远的,田素冲着她用力的招手,“言言,言言这里呢。”

    “你坐这里,奎子你去开车。”

    田素已经坐在了后座上,这会儿看到陈墨言过来,把她给拽到了身边,扭头瞪了眼站在车旁的奎子,“怔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开车?没看到言言累成啥样了吗,赶紧的去前头。”

    奎子被她吼了也不在意,只是嘿嘿一笑跑到了前头。

    姑侄两人坐在后座。

    田素一脸的关心,“你没事吧,姑姑瞧着你脸色有点不好……”

    “要不,明天我来替你爸,你好好的在家休息两天吧。”

    前头的奎子听着这话也连连点头,“嗯,让你姑姑来,我早上送她,晚上过来接就好。”

    听到他这话,田素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眉眼里头暖暖的瞅了眼前头开车的奎子,田素扁了扁嘴:

    算他会说话!

    陈墨言在一侧瞧的好笑,不过她摇摇头否了田素夫妻两人的话,“姑姑你现在可不能老跑医院,你就是不在意自己也得小心着肚子里头的呀,我那弟弟或是妹妹的你可得小心着些,而且,明天我打算早点过来医院,让我爸出去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尽快把护照签证办下来……”

    要请人家专家。

    肯定得亲自走这一趟的。

    这才是最大的诚意!

    而且陈墨言想了,只要她过去,不管用什么办法。

    哪怕是坑蒙拐骗啥的。

    也得把人给请过来!

    当然,绑是肯定不可行的。

    田素看着陈墨言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墨言靠在椅背上不知不觉的闭着眼睡了过去,她的身侧,田素看了她一眼,有些心疼的把旁边的小毯子盖她身上,回头又让奎子车开的慢些,稳一些,这样开的车,本来二十几分钟的路足足开了半个多小时。

    车子停下来。

    陈墨言几乎是条件反应的醒了过来。

    “姑姑,到家了吗?”

    “嗯,刚到,正想着叫醒你呢。”

    田素笑了笑,没说车子在外头停了有一会了,和陈墨言一块下车。

    她看了眼奎子,“你出去买点吃的吧,我们两个就不出去了。”

    “行,言言想吃什么?”

    “清淡些的,不要肉。”一来天已经完全黑了,二来陈墨言真的没什么心思去煮饭,朝着奎子笑了笑,她伸手准备去拿钱,被田素一巴掌拍在她后背上,“瞧不起你姑父是不是?他要是连这顿饭的钱都拿不出来,那还不如直接回家别干了。”

    陈墨言,“……”她真没有。

    二十分钟过后。

    陈墨言几个人吃了晚饭,田素自然是不放心留陈墨言一个人在家的。

    直接赶奎子,“我和言言一块住,你回家去吧。”

    “我也在这边睡,我睡客房。”

    他怎么能放心让自家媳妇和侄女两个女人在这里住?

    结果他们两口子被陈墨言一块赶到了田素的房间。

    “姑姑,你和姑父住,我睡相不好,我怕会踹到你肚子……”

    她这话一出来,田素还真的没话可说。

    简单的洗漱好,躺在床上。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沉,估计是这段时间几个地方跑。

    再加上担心贺子佳的病情所致。

    难道要感冒了吗?

    她从床上爬起来,在床头柜的一个格子里寻了几颗感冒药就着水吞下去,然后才继续爬到了床上。

    也不知道顾薄轩在做什么?

    最后这个念头浮起来,落下去。

    不知不觉的,陈墨言眼皮沉下去,最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吃过饭,奎子去上班,陈墨言则早早开着车去了医院。

    她手里头提着两份早饭。

    “爸,妈,早上好,吃饭喽。”

    她晃晃手里头的小米粥,包子和豆浆油条,眉眼弯弯的笑。

    “你这孩子,怎么来那么早,不好好的在家里头多睡会儿。”贺子佳醒了过来,正坐在床头喝水呢,看到门口出现的陈墨言,满脸的心疼,“快过来让妈看看,冷不冷?”

    “瞧这手冷的,快过来暖和暖和。”

    贺子佳直接把自己手里的热水杯递到了陈墨言的手里。

    其实,陈墨言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冷的。

    一路开着车。

    下车后她又穿着厚衣服呢。

    可是这世上有一种冷叫做你妈妈觉得你冷!

    她笑着把水杯捧在手里,“谢谢妈。”又催着她们两个人吃早饭。

    “妈你们先吃呀,我去打壶水去。”

    “拿水票了没?”

    陈墨言已经走了出去,声音隔着门传过来,“拿了的,妈。”

    “她都那么大人了,你还操心这个操心那个的,不嫌累呀,让她自己去呗。”

    田子航一边把早饭给贺子佳摆好,一边无奈的摇头,“水票没拿让她自己再回来拿好了呀。”

    “就没见过你这样大心的爹!”

    贺子佳白了田子航一眼,摇摇头,眼底闪过一抹黯然,“我现在还能操心就多操点吧,也不知道还能操多久的心呢,说不定哪天就……”

    “不许胡说八道。”

    “你还要和我白头到老,还要看着咱们的女儿结婚生子,还要帮着她看孩子呢。”

    “就她那样子,能看的了孩子吗?”

    “你就真的放心?”

    田子航的话说的又快又急,竹筒倒豆子似的。

    贺子佳听着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哪里想舍得离开你们呀,不过是……算了,”她笑了笑,转开了话题,“医生有没有说我什么时侯可以动手术?我觉得我现在身体挺好的呀,要是再不动手术,咱们和医生商量下,回家养着,等着好不好?”医院这边放眼全都是白,闻着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她觉得自己有时侯气都喘不过来。

    “再等等,我再和医生商量商量,能尽快做手术咱们就做,不行就回家,好不好?”

    “嗯,那好吧。”

    贺子佳觉得自己不能不讲道理呀。

    虽然她不想在这里头待着,可她要是坚持要回家,难过的肯定还是眼前这个男人!

    她爱他呀。

    怎么舍得他有半点的难过?

    田子航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头轻轻叹了口气。

    还能怎么办?

    八点。

    田子航看向打呵欠的贺子佳,“累了?那你先睡一会儿。”

    “嗯,我一会就醒。”

    贺子佳虽然是这样说,但她也好,田子航也好,两个人都清楚,她这一睡,肯定要两三个小时!

    不过五分钟,贺子佳便睡熟了过去。

    站在病房门口,田子航一脸倦意的看向陈墨言,“爸中午回来,你妈这段时间应该不会醒过来的,你要是累了就在一边的小床上咪一会……”他抬手,帮着陈墨言理了下衣领,看着她发了下呆,半响后才叹了口气,“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吧?肯定是累坏了……”

    这一瞬间。

    田子航心里头突然涌起一种内疚:

    要是当初自己没有把言言认回来,是不是她就没那么多的麻烦事儿了?

    或者,一开始他在确定她的身份之后就该暗中的守护着她。

    可是世间没有如果。

    而且,重来一回,田子航知道,自己还是会第一时间把这个女儿认回来的。

    这是他的孩子!

    似是看出田子航的心思,陈墨言眉眼带笑,“爸,能做您和妈妈的女儿,我很高兴,真的。”

    比起上一辈子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被气死。

    比起陈家村的陈爸爸陈妈妈。

    她觉得,自己有这样的爸妈,是老天爷对她的恩赐。

    麻烦辛苦累算啥。

    只要有人在,只要有情在。

    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

    所有的一切,都值得!

    陈墨言一个人坐在病床前头,看着床上睡的很沉的贺子佳,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她妈的脸色好像是越来越差了?

    这不过进医院两三天的工夫,竟然好像整张脸都透出了虚弱。

    可她们这里却没有想出半点的方法……

    而且,昨天她睡到凌晨多爬起来,直接给那个乔治。安的教授连发了几封邮件。

    语气真挚。

    情真意切。

    并且附上了她妈的病情记录和一些数据。

    早上出来的时侯她特意瞅了两眼,还没有回复……

    也不知道这会儿有回复没?

    七上八下的。

    直到,中午十一点半田子航回来的时侯,贺子佳还没有醒。

    父女两人相对,眉眼都是沉沉的。

    “你妈,中间没醒?”

    陈墨言咬了下唇,摇摇头没出声。

    “爸,你那边呢,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理想。”

    田子航摇摇头,看了眼病床上的贺子佳,语气有些沉,“倒不是办不了,只是时间上……”

    陈墨言听了这话也不禁眉头皱了起来。

    她之前一直想着先在国内发展,暂时不走国际。

    就是走国际,也不用她这个老板急着打头阵。

    再加上顾薄轩的军人身份……

    所以这护照什么的她也就没急着办。

    可没想到这还就被拦了下来。

    深吸了口气,她看向田子航,“爸,先吃饭吧,我去打饭,你看看把妈叫醒吧。”

    睡的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能叫醒的就叫!

    “嗯,帮你妈买点小米粥什么的。”

    等到陈墨言十几分钟后提着午饭过来,贺子佳已经一脸焉焉的坐了起来。

    直到看到陈墨言才勉强露出一个笑模样。

    “言言,你爸怎么又让你去买饭呀,下次你让他自己去。”

    “妈,其实是我自己想去呀,我觉得我买的东西好吃,妈肯定能多吃一些哦。”

    “这倒是,你爸买的东西可难吃了,他老是说,熟了能吃就行了。”

    被母女两人说的田子航只是坐在一侧眉眼含笑的收拾东西。

    听到最后一句话忍不住扭了下头,“这话是多久了呀,你怎么还记得?”

    “我怎么不记得呀,你说过的每句话我都记得的。”

    贺子佳对着田子航瞟了一眼,“倒是你,把我说的话都给忘了吧,明知道我最讨厌住医院,非得把我送过来,还不让我回家?”虽然已经接受了在医院住着的事实,但贺子佳心里头怨怨念呀。

    这会儿不禁当着女儿的面儿抱怨起来。

    “言言呀,你爸这人可讨厌了,以后可不能嫁他这样的。”

    “不过还好,我之前瞧着顾家那小子好像挺好的,不和你爸一个性子……”

    本来不准备出声的田子航听到这里忍不住了。

    “我怎么了,顾家那小子有什么好,我怎么瞧着怎么都不好!”

    “连棋都不会下,笨死了。”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你当初学下棋的时侯还不是被人一天天的虐过来虐过去的?”

    贺子佳想也不想的揭老底儿。

    陈墨言坐在一侧吃饭,听着自家爸妈两人在那里你来我往的互揭。

    她觉得挺乐呵的。

    好在,田子航很快反应了过来,不禁瞪了眼陈墨言,“你这丫头,敢情你在这里听戏呢?”

    “啊,有戏吗,有吗有吗有吗?在哪里?”

    陈墨言果断的装傻。

    那一脸无辜可爱扮乖巧的样子实在是盟极了。

    下午,在陈墨言和田子航两人的插科打浑下,贺子佳好不容易多撑了半个小时。

    饶是这样,也不过是两点半多就再次撑不住睡了下去。

    陈墨言看了眼病床上的贺子佳,有些怕担心吵到她。

    “妈,要不,咱们出去说话吧?”

    “不用,你妈她呀,只要一睡下,是谁的话也听不到的。”

    田子航摇摇头,语气里头夹杂着浓浓的落寞和难过。

    陈墨言点了点头正想说话,放在一角的包里,传出一阵阵的电话铃声。

    她赶紧跑过去,翻出电话想也不想的按了接听键。

    里头的声音是林同的。

    “学妹,有回信了,对方回信了……”

    还没等他说完呢,陈墨言撒腿朝外头跑,“爸我回家一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