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64章 有线索了
    直到傍晚。

    冯警官才从周边一个卖红薯的小摊贩嘴里找到了些有用的线索。

    贺子佳好像是朝北方向走了。

    这让田子航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火车站,一定是火车站,他要带着子佳离开这里,不行言言,我得赶紧去,我得把你妈找回来去……”上一次他的一时大意害得子佳和女儿离开他二十余年!

    难道说,这次又要因为他的疏忽让子佳离开他?

    可是!

    他的人生却是再也没有二十年可以等待!

    哪怕是他想,他一百一千个的乐意等。

    可是他的人生还能有第二个二十年么?

    还有子佳……

    她的身体,能等吗?

    想到这些事情,田子航就急的直冒火。

    他看着陈墨言等人,想也不想的拔脚朝外头走。

    “爸,爸你等等……”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把人给拦下,“爸,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这个时侯离开帝都。”

    “最起码,不会坐火车离开帝都的。”

    “为什么?”田子航一脸的疑惑,看向陈墨言。

    旁边的顾薄轩和冯警官本来正在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这会儿听到陈墨言的话也不禁齐齐朝着她望过来。

    事关自己的亲妈。

    陈墨言可不想卖什么关子,直接道,“我妈的身体其实已经是很差的,孙成宝他能瞒过大家把我妈给带走,不管他用了什么办法,可他肯定是了解我妈病情和身体情况的,还有,我们得承认,他是真的很重视我妈……”虽然这样说换来她爸田子航一个怒目,不过陈墨言还是飞快的说了出来,然后她扭头看向冯警官几人。

    “我妈的身体不适宜坐火车。”

    其实,以着她妈的身体,别说是坐火车,就是出这个医院都是不可能的!

    孙成宝怕是心里头明镜似的。

    但他,却压不住心里头的偏执吧?

    叹了口气,她摇摇头,“我觉得,咱们可以在医院附近的民宅什么的仔细寻找,或者,靠近帝都几家医院附近的方位找一下,说不定会有收获……”

    “那个王八蛋!”

    “他这次最好别让我看到,不然……”

    田子航很是用力的吸了几口气。

    不然之后怎么样?

    半响,他只是转身,一拳重重的砸到了旁边的树上。

    虽然冯警官觉得陈墨言的话分析的不错,甚至也可以说是合情合理。

    但却还是把人分成了几个方向。

    查人的,去火车站等几处的。

    最后,田子航看看陈墨言,再看看冯警官几个人,有些难以割舍。

    他要跟着哪一路过去?

    “爸,咱们在几个医院附近找……”

    “一家一家的找。”

    她就不信孙成宝真的肯不管她妈妈的身体,就这样强行带着人离开帝都!

    “行,那咱们走。”

    身后,冯警官看了眼顾薄轩,点点头,“那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

    “好。”

    顾薄轩点了点头,抬脚跟上陈墨言父女两人。

    车子开出去的时侯碰到了急匆匆赶过来的奎子。

    上车后,他看向几个人,“怎么回事儿,你姑姑在家里头急的肚子不舒服,我才把她给安顿好就赶过来,好好的怎么人不见了?”对于自己大舅哥家的事情,他自然是了若指掌的,这会儿一皱眉,身为警察的敏感让他直觉的开了口,“难道,又是上一回那个人?”

    “嗯,应该是他。”

    陈墨言的语气有些沉,她看向奎子,“我姑姑怎么样,这会儿线索都差不多理清了,就等着把人给找出来,有冯警官的人跟着,你还是回去陪我姑姑吧?”之前田素坚持要过来,是她把人给强行留在了家里头。

    虽然人在家里头。

    可也是一会一个电话的打过来。

    想也知道田素那个小爆脾气会气成什么样儿。

    “我和你姑姑说了,让她在家里头歇着,我过来看看。”

    奎子摇摇头,看向前头开车的顾薄轩,“这是要去哪,不去火车站汽车站吗?”

    “分几路,我们几个去查一下医院附近的旅馆宾馆什么的。”

    坐在副驾上的是一位年轻的小警察。

    应该是认识奎子的。

    朝着他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丘队好。”

    “嗯,我三嫂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丘队您客气。”

    因为有着警察在前头带路。

    陈墨言等人一连进了几家的旅馆,还算是很顺利的。

    等到了晚上七点的时侯。

    田子航直接开口把奎子给赶了回去,“你回家去看素素,别让她担心。”

    顿了下,他又加上一句,“照顾好她。”

    “三哥,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媳妇一个人在家。

    还大着肚子。

    奎子还真的不放心!

    不过他出去后没多久又提着几个饭盒走了过来,“三哥,言言,还有大轩和这位小兄弟,先吃东西吧,言言你吃完把碗放车上,明天我带回来就行。”他叮嘱了几人又一翻,又对着那个小警察说了几句什么话,便赶紧打车朝着家里头奔,自家媳妇自家担心呐。

    回到家。

    田素把整个院子里头的灯都打开。

    一片亮光中。

    她正在院子里头急的团团转呢。

    从院子那头走到这头,又从这头走到那头的。

    一脸的焦急。

    看到奎子出现,她一脸的惊喜,“奎子你回来了?是不是人找到了,三嫂她没事吧?”

    奎子顿了下,看着她摇摇头。

    田素一下子脸都变了,指着奎子的手,“人没找到那你回来做什么,你怎么不跟着找啊,你,你这个木头疙瘩,真是气死我了。”她刚才倒是想跳起来的,可后知后觉的想起肚子里头多了个球儿,哪里还敢呀,可又气不过,双手插腰对着奎子一顿猛喷。

    奎子牵着她的手让她进屋。

    给她倒了杯白开水放在手里头暖着,然后才笑了笑,“是三哥让我回来看看你的,都不放心你。”

    “你倒是听我三哥的话。”

    几口水下肚,田素又觉得不对了,她抬头看向奎子,“你刚才说是我三哥和言言她们让你回来的,你说她们都很担心我,那意思是说,你一点都不担心我喽?你说,你说是不是这样的,你个没良心的,我哥哥和侄女都那样的担心我,我可是你媳妇呀,我嫁给你,还给你生孩子,挺着个大肚子我又是医院又是卧床休息的,我在家里头闷了这么些个月呀,哪里都不能去,什么都不能吃的,你竟然一点都不担心我。”

    “呜呜,我讨厌死你了。”

    “姓丘的,我不和你过了,呜呜,我要去找我三哥去……”

    她脸上全是泪。

    看的奎子那叫一个无语呀。

    这人,自打有了孩子之后,那眼泪就像水一样,随时都有!

    刚刚还好好的呢。

    这怎么又转到了他不关心她的上头?

    他哪里不关心她了?

    “素素,素素你听我说,你……”

    “你别拉我呀,我就知道你心里头工作最重要,你那些同事和案子最重要,我和孩子根本就没有一点地位,呜呜,我讨厌你,你别碰我呀……”田素伸手拍开奎子的手,扭头朝外走。

    奎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素素,这就是三哥家,三哥他们都不在家。”

    你能去哪?

    最后一句话他在嘴里头滚了滚,没敢说出来。

    不然自家这个女人怕是又要炸了。

    田素在门口停了下,扭头自己走进了屋子,狠狠的瞪了眼奎子,“我饿了,我要吃面条。”

    “行行,我这就去弄,你等着呀,马上就好。”

    对于奎子来说,能让田素开口吃东西,那就是最好的事儿!

    一碗鸡汤面热呼呼的下肚。

    田素的情绪也缓和了不少,她看向奎子,“三嫂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儿,好好的怎么不见人了?”

    难道,是三嫂自己离开了吗?

    “应该是被人给带走的。”

    奎子摇摇头,语气里头也有些不解,“听医院的门卫说三嫂是自己走的。”

    就是不知道对方是用了什么办法让三嫂自己走了出去。

    田素已经在旁边叫了起来,“不可能。”

    三嫂那么看重她三哥和言言。

    怎么可能会自己走?

    “所以说,这件事情奇怪就奇怪在这了。”

    田素听着奎子的话也是眉头紧皱。

    人家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可她三哥和三嫂这一对,为什么就这么的命运多劫呢?

    一桩又一桩的。

    这老天爷,还有没有完呀?

    九点半。

    田素的双眼撑不住,直打架。

    到最后还是没忍住跑回屋子里睡了过去。

    奎子给陈墨言打了个电话,知道事情没什么进展,又和带队的冯警官联系了一会,说了些他自己的看法便也回房睡了下去,看着身侧睡容安祥的田素,他忍不住心头涌起一股的圆满:

    幸好,他这一辈子遇到了素素。

    也幸好,素素最终接受了他……

    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想起自己的大舅哥,奎子不禁在心里头涌起满满的同情。

    想想要是田子航和贺子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和田素两个人身上。

    失而复得。

    再失去。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还能有田子航这样的理智!

    幸好,他和素素是幸运的!

    抱着这个样子的念头,奎子一夜好梦。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醒过来。

    身侧,田素抱着他的一支手臂睡的正香。

    他舍不得挪开。

    生怕会把田素给惊醒,直到,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眼看着上班时间要到了。

    他不能不起来。

    才小心冀冀的,一点点的挪开田素的手。

    好像是发现抱着的人没了,田素忍不住不满的哼哼两声。

    奎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手臂朝着田素手里头递了过去……

    结果田素却是一个翻身,然后抱了枕头再次睡过去。

    手臂落空的奎子忍不住傻乐了起来。

    洗漱好,换好衣服,奎子去外头买了田素最爱吃的包子小米粥,又担心她想吃油条豆浆,便也买了一份,回家给她温到锅子里头,然后在她床头留了个纸条,这才关好大门,急急忙忙的去赶公交上班去。

    当然,上班第一件事情自然是和陈墨言打电话联系的。

    陈墨言接到电话的时侯正在和一名警察在一家私人医院附近转悠。

    找了大半个晚上,帝都内的医院她们也转了不少家。

    可贺子佳和孙成宝的线索半点都没有。

    眼看着一天过去。

    别说是田子航,就是陈墨言都要急的嘴上长泡了。

    她妈要是好好的还好……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越晚找出一天,情况越难处理呀。

    说句不好听的话,她妈那身子现在就是瓷的。

    别说碰了,就是捧在手里动一下说不得就要碎了的好不好?

    孙成宝他也真是……

    上次是她爸最终心软,给他留了一条活路。

    早知道这样,当初她就应该把他给留在帝都,留在眼皮子底下好好的看着!

    ——我弄不死你,我盯死你!

    当然,她也是有想这么做。

    可惜却被孙成宝给瞒天过海,偷着出了帝都不知所踪。

    事后知道这事儿,她当时是主张要去找人的。

    不管怎样,陈墨言始终觉得孙成宝这人,心机太深。

    不得不防!

    只有知道他在哪,知道他在做什么。

    自己才放心。

    不过人派出去了几天没得到什么线索。

    然后被田子航一劝。

    她想想也觉得有道理:都这种地步了,孙成宝应该不会再挺而走险了吧?

    可惜,她竟然还是小看了他!

    心头戾气闪过,陈墨言就接到了奎子的电话,和他简单说了几句这边的情况,她挂了电话之后正想往不远处的一家小旅馆走,突然走在前头的小警察腰上带着的联络器响了起来,他接起来看了两眼,猛的看向陈墨言,“陈小姐,我同事那边有线索了,咱们过去看看。”

    陈墨言也是心头大喜。

    想也不想的跟着他朝着另一个方向跑过去。

    另一侧。

    顾薄轩和田子航也各从一个方向跑过来。

    几个人碰头。

    田子航一脸的惊喜,“言言,刚才冯,冯队说,说那边有线索了,有你妈妈的线索了。”

    “嗯,我们也接到消息了,咱们过去看看。”

    几个人深吸了口气,转身小跑着往前走。

    特别是田子航,更是恨不得肋生双翅一下子飞到冯队几人的身边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