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68章 出发,帝都
    等到顾薄轩赶过来的时侯。

    接线员可是一脸的苦色,“顾团,你家里人的电话……”

    顾薄轩挑眉看了接线员一眼,伸手接过了电话。

    然后,下一刻,他一下子理解为什么刚才这小子那脸垮成那样了。

    果断的把电话拿开耳朵,“妈,你别那么大声吼,你好好说话……”

    “啊,好好,妈听到了,大轩啊,妈问你,这车票怎么是四张哟,你不会是被人坑了,买多了吧?”

    顾妈妈在这头一脸的气愤。

    她可是听自己的小儿了说过的,这一张火车票可贵可贵了。

    这一下子多出了两张。

    得多花多少钱呀。

    顾薄轩忍不住想笑,他妈这是在用所有的力气来吼电话吗?

    估计是真的以为离的太远,得用吼的。

    摇摇头也就不再说她,顾薄轩听到她说车票的事儿,赶紧交待道,“不是,妈,你和我爸的,还有两张是小花和姑姑的,是言言说的,让小花和姑姑过来,你和姑姑说,让她尽管来,来回车费什么的不用担心,我会给你们提前买好票的。”

    顾妈妈一听这话,忍不住就低声嘟囔了两声。

    这得多贵呀。

    来回,多出四张票呢,真是的,有钱也不能这样花呀。

    她这话以为是自语,孰不知却都被顾薄轩给听了过去,不过隔着电话他也没说什么。

    反正他已经提前把车票寄了回去。

    等到走的时侯再直接买了,把人送到车站就好了。

    他妈也不是真的舍不得。

    就是念叨几句罢了。

    果然,对面顾妈妈自己念叨了两下便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不过她一下子又反应过来。

    她这点头儿子看不到呀。

    想到这里,顾妈妈赶紧加上一句,“行,我知道了,娘回头就和你姑姑说去。不过这距离着走没几天了,也不知道你姑姑能不能赶的齐呢。”万一自家小姑子有事走不了,这票岂不是白买了吗?想到这里,顾妈妈又忍不住隔着电话埋怨顾薄轩,“你说说你这孩子,这马上就要结婚的人了,怎么做事还这样毛毛躁躁的?”

    “你说你之前买这些也不问问我和你姑姑。”

    “这万一有事去不了,这钱不是白费了吗?”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啊,你得存着点钱,好好过日子呢。”

    顾薄轩被他妈念叨的头疼,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接线员眼底的笑意,他瞪了对方一眼,果断的开口道,“妈,电话费可贵着呢,说正事儿呀,别一会你又心疼。”

    他这话一下子提醒了顾妈妈。

    她哎呀一声,然后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妈刚才都忘了这碴了,行了,妈不和你说了,等我们到了帝都再见啊,儿啊,你到时侯会去接我们吧?”

    “妈,我不在言言肯定会去接你们的。”

    还没等顾妈妈满意的点头,顾薄轩又肯定的加上一句,“再说了,不是还有顾薄安么,这么多人在,肯定不会让你们在火车站找不到路的。”

    “那行,妈就挂了啊。”

    等挂了电话,她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顾建军,“那啥,建军呀,这多少钱?”

    “婶儿,八块七毛六,我给你舍得零头,就八块七……”

    “怎么那么多?”

    顾妈妈被吓了一跳,她瞪圆了双眼看向顾建军,“我说军子,你可别唬你婶儿呀,不过是说几句话,就在这里站了那么一会儿,就八块多钱?哎哟妈呀,这钱也忒好赚了吧,好赚老鼻子了啊……”

    顾建军被她这话说的哭笑不得。

    “婶儿,我真的没算差,不信你回头让大轩哥去算算?”

    “不要不要,我可再也不打了,太贵了。”

    顾妈妈有些肉疼的掏出几张一元的,然后又翻了张五角的,抬头,眼巴巴的瞅着顾建军,“军子,八块五行不?这买东西不都得打个折么,婶儿也没怎么和你讲价啊,你给我抹个二毛的零头呀……”

    顾建军,“……”

    到最后,顾妈妈心不甘不愿的掏出了八块七,自己嘴里头嘟囔着再也不打电话了,然后离开。

    回到家,她坐在那里那个不舍得。

    倒是顾爸爸,听到她这话忍不住笑起来,“你想想,那么远的距离呢,能不费钱吗?”

    “不想浪费钱你就别和儿子说话啊。”

    “哎,这钱可真好赚。”

    感情顾妈妈到现在还掂记着人家电话几分钟就赚小十块钱呢。

    听说顾薄轩买的四张票里有两张是小花和她妈妈的。

    顾爸爸倒是没说什么。

    毕竟要去的是他亲妹妹。

    顾妈妈也知道这一点,更何况车票也买了,她再念叨可就是做坏人了。

    下午三点半。

    顾妈妈出现在了陈家村。

    两个村子离的近,顾家大房和马婶儿家的关系又还不错。

    下头的几个孩子感情也好。

    两家也是常来常往的。

    顾妈妈熟门熟路的进了马家,马婶儿正在扫院子呢。

    看到自家嫂子过来,赶紧放下了手里头的扫帚,“嫂子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我哥呢?”

    “你哥在家呢,我过来是和你说几句话的。”

    “啊,嫂子你说。”

    马婶儿也知道自家侄子马上就要结婚。

    心里头也高兴呀。

    便以为顾妈妈过来是想让她帮着准备些什么东西啥的。

    便笑着道,“我这几天刚好没事,不管是做什么都行的,只要嫂子你开口。”

    “开啥口,这事儿不是这几天,刚才我给大轩打了电话,他呀,想着你们呢,一下子寄过来四张车票,就想着让你和小花也过去,到时侯咱们大家一块在帝都好好的热闹热闹。”顾妈妈也不是个傻的,儿子都把事儿给做了出来,她要是再不把话说的漂亮些,这钱不是白花了吗?

    她得让小姑子承她们家这个情呀。

    “我这次过来是怕你到时侯走不开,车票是五天后的,你瞧瞧这家里头还有什么事情要提前弄的,先赶紧安排一下,再给小花打个电话,让那孩子先几天假吧,到时侯帝都那边也有二安接咱们,啥也不用担心的……”

    “嫂子这怎么能行,不行不行,俺不去。”

    马婶儿的头摇的波浪鼓一样。

    “孩子挣几个钱不容易,你看看咱们大轩每次回来又黑又瘦的,还有上次言言,那丫头也是瘦的不成样,这外头那么辛苦,咱们可不能再给孩子添祸祸,俺不去。”马婶儿一个劲儿的摇头,不去。

    到最后顾妈妈好不容易才说动了她。

    还再三的告诉她,要是她不去那车票可就是白买了,钱也退不回来的。

    就是真的浪费了啊。

    这才让马婶儿吐了口,不过她还是有些犹豫,“嫂子,俺得和俺家当家的商量下。”

    她这一辈子就没出过这个县城。

    这一下子跑到帝都去……

    想想都觉得心里头没底,腿发慌呀。

    顾妈妈点点头,“那你和老马商量下,我先回去了,家里头一堆的事情等着呢。”

    小姑子要是跟着去的话。

    她们家里头就得再找另外的人看着些。

    这个人选可不好找呀。

    她得赶紧回去和当家的好好商量下才行。

    等送走了顾妈妈,马婶儿坐在院子里头就发起了呆。

    直到马叔回来都没回过神。

    倒是让马叔吓了一跳,还以为家里头出什么事儿了呢。

    这一问,知道她竟然是因为去帝都而出神。

    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马婶儿白了他一眼,“你笑啥笑,俺不就是没想通嘛,你说要不要去?”

    “去啊,怎么不去,去。”

    马叔想也不想的就点了头,“你和小花一块去,都去,家里头有我呢。”

    “要是你也能跟着一起去就好了。”

    马叔却是摇摇头,“我可走不了,这家里头一摊子交给谁?”

    他这一说马婶儿倒也点了头。

    可不是么。

    田里家里一堆的事情呢。

    哪可能家里两口子都不着家?

    想到这里,她看向马叔,“那,俺就去这一趟?”

    “去,没想到我媳妇有朝一日也能去天子脚下走一圈,呵呵,了不起。”

    马婶儿白了他一眼,“我这还不是沾我侄子的光?有本事你也让你侄子请你去……”

    “你这话怕是不全对。”

    马叔看她一眼,笑了笑,“这中间,肯定有言丫头的功劳。”

    “你想想,小花这些年可是一直和言丫头通着信的,上次言言回来,她们两个可还是很亲热的,这次又是难得的一个机会,她肯定会想着让小花过去的,你刚好又是大轩的亲姑姑……”

    “你想想是不是这样的一个理儿?”

    马婶儿听着这话还真的觉得没什么好反驳的!

    只有几天的时间。

    马婶儿肯定是把家里头能安置的能弄的都收好放好整理好。

    又到镇上扯了几块布自己作衣裳。

    她是给自己做的,小花早就自己买衣服,不穿她做的了。

    马叔还笑她,这下怎么那么大方,舍得了?

    马婶儿白他一眼,继续低头在缝纫机上走线,一条裤子很快就出来了。

    试了一下大小刚合适。

    她才扭头对着马叔笑道,“这可是言言和阿轩大喜的日子,我这当姑的总不能给孩子丢脸吧?”

    没能力穿什么好的。

    可总要有件新衣裳,然后干干净净的。

    “对,你呀,就该这样想,老是这舍不得那舍不得的,有啥好舍不得的?”

    马叔适时的劝着自家媳妇。

    ——以前是没这个条件,吃饱穿暖都勉强,有块新布都一心只想着哄孩子开开心。

    哪里想的到自己?

    现在不同呀。

    这几年日子是越来越好,哪怕他们依旧是农村下田呢。

    每年的盈余也是一年比一年好。

    扯块花做件衣裳,下顿馆子吃顿肉饺子什么的。

    可是绰绰有余!

    可偏偏的婶儿过苦日子怕了,生怕有朝一日回到以前。

    东西放在家里头这边藏那边掖的。

    就怕日子一下子回到以前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侯。

    可是她也不看看,这日子是越过越好呀。

    怎么可能会回到以前?

    马婶儿这会心情高兴,也不和他说道,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行,我以后都听你的。”裤子放到一边,又低头把裁好的上衣放在一边开始走线,马婶儿的手巧,不过一个小时衣服就好了,她直起身,忍不住轻手捶了两下自己的后背,“这真是老了啊,就这么一会腰就有点受不住了。”

    想她年轻的时侯,给两个孩子做衣裳。

    在这里一坐就是大半天。

    可是啥事也没有的。

    马叔给她端过来一杯水,笑,“你以为你还年轻那会呀,女儿都多大了?咱们要是再不老,那可就成妖怪喽。”真是的,大儿子都结婚了,马上要抱孙子的人,怎么可能还年轻?

    不服老都不行啊。

    马婶儿笑着点了下头,正想说话呢,院子里传来小花的叫声。

    “妈,妈,爸,有什么吃的么,我饿死了。”

    马婶儿把衣服收起来,走到门口,伸手戳了下小花的额头,“多大了啊,一进家门就找吃的,你还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呀,真是的,就光长年龄和个子,不长脑子。”虽然嘴里头抱怨着,嘟囔着,可马婶儿还是抬脚去了灶间,手脚麻利的给小花煮了碗面,“行了,你先对付着吃,等到晚上妈给你贴锅巴吃。”

    “谢谢妈。”

    小花眼儿弯起来,一笑脸颊的右边露出一个小酒窝。

    晚上吃过饭。

    一家三口坐在一块说话。

    小花眼里头全是激动,“妈,咱们真的要去帝都么,去参加言言姐和大轩哥的婚礼?”

    “真的吗,你没骗我吧?”

    小花一脸的狐疑,对着她妈咪了下眼。

    她妈不会是用这话把她给骗回家,让她相亲什么的吧?

    之前接到电话她只顾着高兴了。

    没多想。

    这一路上想起来了,不禁就开始犯起了嘀咕。

    她妈之前明明不同意她去的。

    马婶好笑又好气,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你呀,就安心吧,是你大轩哥买的票,都寄回来了,明天你在家里头收拾收拾,后天咱们就出发啊。”

    “哦,妈妈我最喜欢你了。”

    被小花猛不丁抱住的马婶儿脸有点红。

    手脚僵了下,怔了下才伸手推了下小花,“和个孩子似的,给我起开。”

    小花却是咧着嘴直乐——

    她要去帝都喽!

    八月二十号上午九点半。

    小花一行人出现在市火车站,随着一声长鸣。

    火车载着几人呼啸着直奔帝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