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69章 来自婆婆的自豪
    顾薄安去火车站接的人。

    离着出站口老远,顾妈妈就翘着个头朝着外头看啊看的。

    让马婶儿有些好笑,“嫂子你看什么呢,小心脚底下……”话才落地呢,顾妈妈一头撞到了前面出站的一个人身上,好在人家好说话,对着连声道歉的小花点了点头,然后道了句看好老人家便转身走了,顾妈妈这下有点脸红,也不敢再多想了,老老实实的跟着出站人员走了出去。

    一行四人站在火车站的出站口,看着这满满的人流,都有点懵。

    “这么多人啊,这都是来帝都的吗?”

    “果然不愧是天子之城。”

    顾爸爸看着眼前这人来人往的,叫卖声,流动的小摊贩,两边的店铺。

    琳琅满目。

    几乎看的移不开眼。

    “几位是来帝都找工作的还是探亲的呀,要不要车,要住店吗?”

    “我们车子可干净了,又快又稳,想去哪去哪……”

    “我们的店我们的,店铺便宜,才十元钱一晚上……”

    忽呼围上几个人过来。

    对着顾妈妈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话。

    你拥我挤的。

    顾妈妈顾爸爸,还有马婶儿几个人是听的一头雾水。

    心里头紧张的不得了。

    情不自禁的就往后退了好几步。

    “花儿,这这是干啥的?”

    顾妈妈小心的看了眼又想着围过来的几个人,赶紧招呼小花,“你眼神好,赶紧看看有没有你言言姐还有二安哥,要不你喊两声,让他们知道咱们在这也好。”

    “对不起,你们让让,还有,我们不住店也不坐车,有人来接我们呢。”

    小花毕竟是上工作过几年的人了。

    这会儿虽然也是有些紧张,但却还是应付的挺好。

    几个围过来招客的人一听这话都忍不住有些失望,看了几人一眼便转移了目标。

    当然也有那不死心的。

    正围着小花几个人游说呢,小花被他们说的不耐烦,可又不能一走了之。

    正烦的不得了呢。

    她眼尖的看到不远处正四处瞧的顾薄安。

    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二哥,二哥,我们在这里呢,顾薄安……”

    “爸,妈。”

    顾薄安听到这个声音扭头,撒腿跑了过来。

    足足有一米八的个子,让他哪怕是在人群中呢也是鹤立鸡群的感觉,这会儿大长腿迈过来,两手拨开在小花身前的两个想着拉生意的中年妇女,他对着顾爸爸几个人咧嘴一笑,“爸,妈,姑姑,小花。”

    “儿子,你怎么过来了,言言呢,她没来吗?”

    顾妈妈看看儿子身后四周,没人啊。

    难道那丫头没来吗?

    顾薄安咧了嘴笑,“言言姐今天一早就出去工厂了,听说是有什么合同要谈,不过她把车子给了我,爸,妈,姑姑,小花走吧,我带你们回家。”说着话他一脸是笑的站到了几人的身边,一低头看到顾爸爸顾妈妈的白头发,顾薄安不禁恍惚了一下,他爸妈竟然有这么多的白头发了啊?

    “二哥,二安哥,你在想什么呢?”

    “啊,来了,走吧,这边,车子停在这边的……”

    车子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

    顾薄安把几个人带过去,上了车,顾妈妈摸摸这里看看那里的。

    一脸的稀罕模样。

    再抬头看着前头开车的儿子,她不禁喜不自禁,“儿子,这车是你的吗,你平时就开车吗?”

    这活儿也太好了啊。

    坐在那里不动。

    开着车子想去哪就去哪,又快又稳。

    多好?

    顾薄安听了这话哈哈笑起来,“妈你想到哪去了,这车子是言言姐的,是她出去办事开的。”

    “啊,她一个女孩子还开车呀?”

    顾妈妈听了这话张大了嘴,“那得多危险呀?”

    “哈哈,妈你又说错了,言言姐开车比我开的还要好呢。”

    好几回他都走错了路。

    转悠了好些回才找到正确的路。

    可言言姐开起车来却是溜的很,而且几乎就没见她走过错道!

    罚款扣分什么的更是没有过。

    “这样啊,呵呵,那丫头,果然是帝都里待久了,越来越能干了。”

    小花听到顾妈妈这话有些忍不住,“舅妈,言言姐打小就很厉害,很能干的好不好?”

    “她初中高中到大学,就没有落下过第二名的好不好?”

    顾妈妈听着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好,舅妈知道你言言姐厉害。”

    听着她这样子说,小花才用力的点了下头。

    马婶儿白了她一眼,“你眼里只有你言言姐了是吧?我们这些人都是玉米渣……”

    “怎么会呢,你是我妈呀,我最喜欢的妈妈哦。”

    马婶儿戳她脑门一下,“就知道嘴甜。”

    下午二点半。

    顾薄安把几个人接到了陈墨言自己买的一栋四合院中。

    几间房都是收拾好的。

    顾薄安领着四个人选了两间相邻的房子。

    里头被褥什么都是全新的。

    看着这些,顾妈妈满意的合不拢嘴,不过嘴上却是又埋怨了起来,“你说这孩子,这么多的东西都是新的,得花多少钱呀,她就是不知道过日子,这些个年轻的孩子呀,哎,真是会花钱……”她一边说一边摇头,只是那嘴角的笑意却是半点不曾落下。

    洗漱好。

    各自换了身衣掌,顾薄安已经买了几个菜,大馒头和米粥回来。

    “爸妈,姑姑小花你们中午先凑合着吃一下,言言姐傍晚才能回来,到时侯咱们去吃好吃的。”

    他这话听的顾妈妈伸手打了他下,“不出去,外头能有啥好吃的?这还不是好吃的么,瞧瞧这有肉有菜的,多好?还有,我刚才看了下,那边不是灶间么,有柴有灶子的,好像还有锅,要吃啥咱们自己动手做就好了。”要是让她说,外头的饭菜哪有自己弄的好吃呀,又贵又少的,才不出去花那个冤枉钱呢。

    顾薄安张了张嘴没出声。

    看着几个人吃了饭,各自回屋去休息。

    顾薄安正想着过去那边的院子给陈墨言打个电话,小花跑了出来。

    “二哥你去哪?”

    “我去给你言言姐打个电话,和她说一声,顺便看看她什么时侯能回来。”

    顾薄安看了她一眼,“你不累不困吗,要不要一起去?”

    “行吗?会不会耽搁言言姐的事儿?”

    “咱们不去她那,是去田叔,哦,就是言言姐的爸妈那个院子。”

    小花本来有些意动的,然后一下子摇了头。

    “那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顾薄安也没多劝,只是看向她,“那我劝你还是回屋去趟会儿,你言言姐晚上可是要带你们出去吃饭的,到时侯你呵欠连天的,多没形像呀?”

    小花瞪了他一眼,“你才呵欠连天呢,我肯定不会的。”不过说归说,她还是在顾薄安走出去之后回屋躺到了床上,没一会就闭上眼,轻轻的睡了过去,倒是躺在她身边的马婶儿,翻过来复过去的折腾半天睡不着。

    没睡意。

    虽然这屋子里头收拾的色色比她家里头都要好。

    可是,这处处透着陌生呀。

    提醒着她是个客人!

    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呀。

    马婶儿躺在床上摇摇头,以后她再也不要出来那么远了!

    ……

    工厂。

    陈墨言忙的脚不沾地。

    吃饭都是在办公室一边开会一边吃的。

    等到中午二点多终于松了口气。

    林同看着她忍不住的笑,“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呀,怎么着,怕见公婆了?”

    “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是没见过。”

    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瞥他一眼,“怎么,我可以把你这表情视做幸灾乐祸吗?”

    “不行,我没有,我真没这想法。”

    哪怕是心里头有呢。

    打死也不能承认呀。

    不然的,这丫头抱复他的唯一方法就是弄一堆的工作和报表给他看!

    让他被工作压的,家都得半夜回!

    不过转而林同心里突然就有些无所谓了起来。

    主要是,陈墨言这段时间已经在他头上压了不少的工作了好不好?

    想想她马上就要结婚,据她说还要有婚假!

    那么他可以想想在未来一段时间自己的工作量有多重……

    林同想到这里,忍不住再次哀怨的看了眼陈墨言,“小老板,恭喜你啊。”

    “谢谢,不用包红包,好好工作就是你对我最大的祝贺。”

    林同,“……”他突然想辞职了怎么办?

    三点钟。

    顾薄安的电话打了进来。

    是林同接的。

    他递给陈墨言,挑了下眉,压低声,“你小叔子的电话,估计是让你回去见公婆的。”

    “滚。”

    陈墨言笑瞪他一眼,接过电话,“安子?”

    “言言姐,我妈她们都到了,已经安置好了,现在他们在休息呢,我跑出来给你打个电话。”

    听着顾薄安稳重平静的声音,陈墨言再次感慨一声。

    今非昔比呀。

    想想以前的第一回见面,她还拿着树枝抽人呢。

    再有之前那些年。

    就凭着顾薄安满街打架,不干正事的行为。

    谁会想的到他有现在这样的稳重?

    她摇摇头,笑着和顾薄安说了几句,最后告诉他,自己应该会在五点之前到家。

    “好,那我们五点在家等你。”

    顾薄安挂了电话。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略想了下,起身走向外头,“我去车间转一圈,你自己在这里弄吧,回头定版了和我说一声就行。”身后响起林同大叫声,陈墨言哈哈笑着摆摆手,“别气,我这是信任你。”

    林同把手里的资料拍在桌子上:

    他不要这种信任!

    下午四点半。

    陈墨言先回了自己的家。

    贺子佳正在屋子里头和田素两个人忙活呢,小妞妞躺在一边的小推车里。

    乖巧的啃自己的小拳头。

    不时吐出一连串的泡泡。

    这个时侯田素那个当妈的可就嫌弃的要命,“我说女儿呀,你能不能别吐泡泡,真是的,脏死了。”

    “谁家小孩子不是这样的呀,你啊,要是真这样嫌弃小妞妞,就给我带好了。”

    贺子佳觉得自己可喜欢可喜欢小妞妞了。

    那么可爱乖巧的小娃。

    怎么可能不喜欢嘛。

    “嫂子,我倒是想交给你带,可惜我三哥估计得拿刀砍我。”

    就她三哥那一副生怕自家媳妇累到的样子。

    她要是把小妞妞放到三嫂身边。

    她三哥绝对要和她翻脸呀。

    贺子佳听了这话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你三哥那是和你闹着玩呢,我这身子好着呢,他是被吓怕了。”

    “可不是吓怕了嘛,别说三哥,就是我啊,想想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提心吊胆的。”

    “不过三嫂你放心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

    “以后啊,咱们这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

    以后啊,应该是吧?

    贺子佳的神色怔忡了那么一两下,她扭头朝着推车上的小妞妞看了一眼,忍不住有些高兴起来,“咱们妞妞可真的赶上了好时侯,瞧瞧现在外头这日子多好呀,一天一个变化的,等到这丫头长大了呀,肯定会享福的。”

    “嫂子这话说的,咱们现在也在享福呀。”

    “这日子多好?”

    对于田素来说,自打出生落地就没吃过半点的苦!

    可对于贺子佳来言……

    不过那些都是前尘往事。

    没必要再提。

    而且,这眼看着可就是自家女儿大喜的日子。

    她可不能给女儿扫兴呀。

    笑着对田素点点头,“是呀,咱们也是享福呢。”

    她们这里头正说着话呢,门外头陈墨言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妈,姑姑,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还能说啥,还不是你结婚的事儿?”

    贺子佳回头看了眼自己女儿,看着她明媚如花的笑脸,心里头有些怅然。

    就这么的,女儿就要嫁人了啊。

    成了别人家的媳妇……

    不过,这是女孩子一定要走的路。

    她不舍也得舍!

    这么一想,贺子佳便敛去自己脸上的笑意,对着陈墨言招招手,“你过来看看,这是我和你姑姑给你做的几床被子,还有褥子,全是大红的,妈瞧着全是红不好看,又在被角绣了两朵花儿,你瞧瞧喜不喜欢?”

    “妈,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手艺呀。”

    “这花儿绣的真好看。”

    栩栩如生呢。

    陈墨言摸了摸,越看越高兴,“妈,你这手艺回头教教我吧?”

    她觉得自己要是学会了。

    在哪件衣服上绣几花啥的,很好看呀。

    “行,只要你喜欢,妈教你。”

    母女两人说了几句话,贺子佳猛不丁的想起了一件事儿,“对了,你怎么回来那么早,不是说顾薄轩他妈妈他们要过来吗,怎么着,二安还没把人给接到吗?”

    “接回来了,我安置在了姑姑附近的那个院子。”

    陈墨言笑着开口道,“这边倒是有空房,不过过段时间肯定会乱的很,她们休息不好。”

    “这倒也是。”

    前两天的时侯在田子航的支持下,她们两人都搬到了第三进的院子里头。

    说是过段时间办喜事会吵闹。

    贺子佳想了想,倒也真的是这个理儿,所以这会儿女儿把顾家爸妈安排在那边的院子,她觉得也挺好的。

    反正离这边也不远……

    “你爸今晚不在,不然的话咱们两家人一块吃个饭。”

    贺子佳说着这些话的时侯眼底有些担忧,“言言,顾爸顾妈不会觉得咱们怠慢她们吧?”

    哪怕知道顾爸顾妈是农村来的。

    贺子佳也从不曾有过半点小看她们的意思。

    更何况,在她的心里头,女儿是要嫁进人家顾家的。

    自己多对顾薄轩他爸妈好一些。

    说不定顾爸顾妈这当公婆的会瞧在自己这些善意和心思上。

    回头多对她女儿好一些?

    要知道这当公公婆婆的为难儿媳妇,可是常有的事儿呀。

    “妈你放心吧,不会有这事儿的。”

    安抚了贺子佳几句,知道奎子今晚加班,陈墨言直接笑着让田素留下来吃饭,要是太晚的话还能在这边歇着,田素笑着看她一眼,“你这哪里是心疼你姑姑我呀,分明就是觉得你妈妈没人陪,把我抓了壮丁留下来。”

    陈墨言嘻嘻笑,“姑姑你真聪明。”

    “赶紧滚,去看看你未来公婆吧,别让人挑咱们老田家的理儿。”

    说一千道一万的。

    贺子佳也好,田素也好,可都是为着陈墨言担着诸多的心呢。

    陈墨言和两个人说了一声,回屋换了身衣裳便走路过去了那边的院子。

    她推门走进去的时侯,小花正在院子里头转呢。

    听到门口有脚步声。

    看到是陈墨言,她嗷的一下子扑了过来,“言言姐,你可想死我了。”

    用力的抱了下小花。

    陈墨言看着她的眉眼忍不住的笑,“长高了呀,也变漂亮了,成大姑娘了。”

    “我再好看也没言言姐好看!”

    “那是,在我们小花眼里头呀,你言言姐我是最好看的,是不是?”

    “就是就是。”

    她们两个人嘻嘻笑,不远处几个大人看的直摇头。

    就是顾妈妈都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真是的,都要结婚的人了,还和个孩子似的。

    转眼她又叹了口气,这样子的性子,能照顾的好自家儿子吗?

    可转而她又把这心思抛到了脑后。

    不然怎么办?

    自家儿子就认准了人家,到如今婚期都定了下来……

    难道她还能把这事儿给拆散?

    不过想到自己来帝都前那些邻居羡慕眼红的表情,顾妈妈又顿时挺直了腰板。

    她这个儿媳妇,能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