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72章 结婚前的礼物
    虽然陈墨言直接把大权放给了朱兰。

    而且她做的什么决定,只要不是涉及到原则和底线问题的。

    陈墨言几乎都不会过问。

    可朱兰却也是个聪明的——

    她只是个打工的。

    外头那些人瞧着她挺风光的,开着车子出入。

    进进出出都是朱总朱总的。

    一个个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放到她身上。

    可是只有朱兰自己心里头清楚,她身上的这些,都是眼前这个人给她的!

    要是没有陈墨言。

    她现在估计还在自己那个小县城,苦苦熬日子呢。

    倒不是说那种安于现状的小生活不好。

    可是!

    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打拼,在拥有了这么一份哪怕是帝都,她也能说是生活在中等偏上水平的生活之后。

    怎么可能还回的去那个小县城?

    她现在偶尔回头想想,自己都觉得是无比的庆幸。

    幸好,她当初最终听了林同的话,答应了陈墨言的事情。

    不然的话,她现在的生活将是另一种鲜明的对比吧?

    或者,她最终会因为分居两地而和林同分手,在小县城嫁给另外一个男人。

    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亦或者,她最终和林同结婚了。

    但婚后她们仍是分居两地,隔着千余里的距离。

    最后她们两个的激情在这种距离中被抹平,或者是消去……

    这两种生活不管是哪一种。

    朱兰觉得自己光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所以,自打墨言形象设计室打出名头,做出牌子之后。

    不是没有人盯上朱兰。

    甚至,还有人给她开出比陈墨言这边多一倍的工资。

    可是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对方。

    在朱兰眼里头,陈墨言不止是她的老板,还是她的恩人,引路人!

    所以,不管朱兰做什么事情,她只要是看到陈墨言在。

    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去问她。

    想求得她的赞成,或者说说出她哪里做的不好什么的。

    这一刻也如是。

    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笑,“我可是花了好多的心血在她的身上,这几天她的经纪人好不容易松了口,我瞧着那情形吧,只要咱们再多出几分力,对方肯定会松口的……”她指着电脑上的一张巧笑嫣然,眉眼温柔大方的女子脸庞,眼里脸上全都是满意,“怎么样,最近一年她们可是火的一踏糊涂呀。”

    “要是让她做了咱们的形象代言……”

    “我光想想就觉得激动……”

    大江南北的。

    全都是她们家的广告呀。

    到时侯肯定生意越来越红火……

    陈墨言只是看了眼对方的脸,便笑着摇了摇头,“她不行,换一个吧。”

    “换,换一个?”

    朱兰忍不住一头的雾水,“言言,你不是说要找最当热的明星么,我这可是和对方联系好几个月了的,咱们的条件开出了一波又一波的,你怎么就……”如今对方好不容易松了口,眼前这主儿竟然张嘴说不行?

    “对,她不行。”

    陈墨言眉眼淡淡的再次看了眼电脑上的那张脸庞。

    的确是好看。

    温柔,大方,端庄有度。

    可是又有谁知道这些行为举止都是装出来的呢?

    不过这些她也不在意。

    但她自己的品牌却是绝对不会用这样子的人。

    在朱兰满是疑惑的眼神下,她伸手在朱兰电脑几张照片里头选了一张。

    站起身,她看着屏幕上明眸大眼,精致的如同个花妖的女孩子笑道,“就是她了。”

    “她?可是她明明一点都不红呀……”

    朱兰有点着急,“言言,她现在连二线都达不到的,你这样做不是砸咱们的招牌吗?”

    “不急的,她呀,你等着,早晚会红的。”

    二线呀。

    怎么可能会是二线呢。

    再过不久的将来,她可是大江南北,国内国外活的发紫呢。

    要是不提前签下这么一个人。

    到时侯再想找对方,怕是会更加困难的很。

    所以,在朱兰一脸不解的问陈墨言和对方签几年的合同时。

    陈墨言直接加了两个字儿,“终生!”

    朱兰,“……”

    “我说陈墨言,她不会是你朋友或是亲戚啥的吧?”

    不然,怎么就给一个小明星开出这么优厚的价格?

    这哪里是请形象代言呀。

    分明就是给对方送去了一个大案子,一条财路好不好?

    相比于朱兰的不情愿。

    陈墨言却只是笑着摆了摆手,“就按我的说,问问对方经纪人,要是她们开的条件差不多,就直接签。”

    朱兰,“……”行,您是老板听您的。

    哪怕心里头再不情愿,可朱兰对于陈墨言的话执行力还是极大的。

    这边陈墨言坐着在看店里头的一些报表。

    她已经直接打电话和对方的经纪人联系了起来。

    如同朱兰所想的那般,当听到朱兰说要签终生时,对方经纪人直接就有点懵。

    隔着电话,小心冀冀的又问询了一句,“请问,你们真是墨言形象设计吗?”

    “我是总监朱兰,如假包换。”

    对方被朱兰这话噎了一下。

    然后很痛快的就同意了签约,只是,这终生是什么鬼?

    她小心的又问一句,“要不,我们回头商量下?”

    “也行,那我等你们答案。”

    朱兰并没有过多的劝。

    在她的心思里头,对方只是一个连二线都算不上的演员。

    自己这个品牌如今好歹也是全国有名的。

    如今更是持续朝着国际发展……

    把单给对方。

    可是自己这边吃亏好不好?

    “言言,你真的签终生呀?我觉得对方应该不会答应的……”

    “无妨,不行就三十年。”

    “反正,最终不能低于二十年。”

    朱兰,“……”太执着了,没法劝了。

    最后,朱兰以三十年的期限和对方签了合同。

    当然,墨言品牌付出的也不少。

    不过相比起请其她的当红演员,这报酬还算是少的。

    虽然对人选的影响力有所不满意。

    但人即然签了下来,她也不会再想什么,只是一心一意的合作。

    几年后。

    朱兰是不止一次的庆幸陈墨言这次的选择。

    短短几年,对方的身价直接飚升到了几十上百倍!

    而她当时认可的那个女演员呢。

    是,虽然一直的红。

    可却始终是那种不温不火的红……

    而和墨言品牌签代言合同的女艺人呢,几年后再接这类的活动。

    价格可是比墨言品牌高了好几十倍的代价!

    两相比较。

    朱兰是真的不能不佩服陈墨言的眼光。

    这丫头,能掐会算的。

    简真是,神了啊!

    她哪里知道,陈墨言哪里是能掐会算呀。

    她纯粹是有着前世的记忆。

    知道一些情况好不好?

    解决了朱兰这边的事儿,又和她说了些后续的一些运作,陈墨言便直接把事情全部丢给她,一身轻松的走出了店门,看着她哼着歌离开,朱兰羡慕的直磨牙,啥时侯她也能痛痛快快的放个大假?

    话说,她上次放长假还是生孩子时侯的三个月呢好不好?

    想想有点亏呀。

    嗯,不行,回头她得等陈墨言这个老板结完婚要求休假去。

    她也要带着她家林同和小林同出去玩!

    陈墨言哪里晓得自己这一趟虽然是解决了不少的事情,可却也刺激的手下大将想要造反?

    高高兴兴的陈墨言往家里头赶。

    半路上。

    一辆车子停在她身边。

    “小姐,老太太在车上呢。”

    出声的是司机。

    田家的司机都是出自部队,哪怕是声音平静。

    可身上的气势却不是那么容易收敛的。

    这会儿他降下车窗,朝着陈墨言咧嘴笑了一下。

    不过瞧在陈墨言眼里头却觉得难看极了。

    她叹口气,朝着对方看过去,“你以后还是别笑了,板着脸时侯挺好看的。”

    “好的,小姐。”

    后座的车窗降下来。

    田老太太笑着朝她招手,“言言,上车说话。”

    “哦,好的呀。”

    贺子佳找了回来。

    虽然说因为种种的原因吧,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可是这其中的原因太多。

    真的要全怪田老爷子田老太太吧。

    对她们也有些不公平。

    所以,陈墨言对着田老太太其实也是挺纠结的。

    坐在车上。

    她看着田老太太,“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语气客气,却疏远。

    看的田老太太心里头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过还好,现在,言言总算是肯开口和她们说话了。

    这也算是一个进步吧?

    只是希望,她闭眼的有生之年能听到这丫头喊一声奶奶啊。

    摇摇头,敛去心里头的诸般心思,田老太太笑着把手里头巴掌大的方盒递给陈墨言,“奶奶听说你马上就要结婚了,就你爸那死倔的性子,奶奶肯定是不能亲眼看到的,这是奶奶给你准备的礼物……”

    “是奶奶的一点心意,拿着吧。”

    “我不能要的,我……”

    田老太太却是头一回在陈墨言跟前沉了脸,“你这孩子,奶奶送给孙女的结婚礼物有什么不能要的?再说了,你没听过有一句话叫长者赐,不可辞吗?拿着。”顿了下,她又叹了口气,“你要是真的担心你爸那边的话,他要是因为这个生你的气,你就让他来找我,让他和我理论理论。”

    老太太的语气里头有几分的负气。

    更多的却是怅然,是叹气。

    “我是他的妈,哪怕他再不认呢,这孙女结婚,他不让我去也就算了。”

    “难道我老婆子送个礼物都不行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些东西我都有,真的……”

    “你有是你有的,这些是我给你的。”

    田老太太看着陈墨言,轻轻的拍拍她的手,眉眼里头全是慈祥,“拿着吧,说不定呀,这是奶奶最后一次送你礼物了呢,以后呀,要是哪一天我这一身老骨头熬不住了,就是你想让奶奶送都不成了。”

    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的抽了下嘴角。

    为了送自己东西。

    老太太估计在家里头想了又想,不知道想出了多少计要用在她身上了吧?

    最后,车子在距离陈墨言家四合院几分钟路程的时侯停下。

    田老太太看着她摆摆手,“行了,你下去吧,我不去讨人嫌了。”

    “丫头呀,要记得好好的,好好的过日子。”

    “嗯,我知道的,您,您保重……”

    田老太太看着她笑了笑,“我有什么好保重的,这把老骨头呀,能撑一天就是一天,只要能活着,我就还是想活着的,我努力的活到你生孩子的那一天,到时侯呀,你抱着她来看我这个曾外婆,好不好?”

    “……好。”

    陈墨言的嘴张了张,这个好字,最终还是哑着声音说了出来。

    然后,等到田老太太的车子拐出去。

    她就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自己估计是上了老太太的苦肉计了。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

    她不怕田老太太和她耍横用强什么的。

    她怕的,是田老太太那么大年纪的一个人,对着她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呀。

    站在原地连叹了几声。

    她摇摇头,算了,反正自己也就答应了那么一件事儿。

    再说了,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侯有娃呢。

    老太太且等着吧。

    回到家,她妈在厨房里头忙活着蒸包子。

    田子航倒是在家。

    看了她一眼,“回来了,怎么走回来的,你的车呢?”然后他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爸忘了,你把车给二安他们用了,那你这几天不是天天挤公交吗,累不累?要不我去林同那边把车子开过来,爸当你的专职司机?”

    “不要,你还是在家里头专心陪我妈吧。”

    陈墨言笑嘻嘻的摇摇头。

    否了田子航的话。

    想了想,她把手里头的盒子递到了田子航的跟前。

    “爸,这是,这是……送的……”

    “刚才路上碰到了她和司机,说是,说是给我的新婚礼物……”

    虽然她没有说是谁。

    但田子航只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他妈的东西。

    他拧了下眉,看着那盒子半响没出声。

    倒是陈墨言在一侧看着,还以为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爸,你要是觉得不妥当的话,那我明天还回去就好了。”

    她看着田子航直接道,“其实,我本来是没打算要的,不过她很坚持……”

    “即然是给你的,那你就收着吧。”

    田子航最终看了一眼,竟然起身朝着屋子里头走过去。

    等到了好久。

    陈墨言才知道,这里头的镯子,是田家他们大房一脉的长媳象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