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73章 有人想劫胡
    九月十八。

    宜婚嫁,开市,大吉!

    眼神在日历上一次次的划过去。

    陈墨言把身子往椅子后头靠了靠,抿了下唇,心神愈发的不安。

    眼看着今天已经是九月初十。

    随着这婚期越来越近。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惶恐?

    婚纱、场地、喜宴的规格、以及请客的人数等等都准备的妥妥当当。

    如今这场婚礼可以说是万事俱备。

    只欠东风!

    陈墨言这场东风之一,却觉得自己开始慌神了。

    坐在椅子上发了半天的呆。

    陈墨言也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什么。

    最后还是从屋子外头走进来的小花打断了她,“言言姐,你在想什么呢,我和乔艳姐在外头喊你半天呢。”

    “乔艳来了吗?”

    陈墨言一下子站了起来,她起身朝着外头看过去。

    门口,一身大红风衣,眉眼跳脱的女孩子站在那里,正朝着她咧嘴笑呢。

    陈墨言看到她这个样子,别的那些杂七杂八的瞬间给压到了脑后。

    她两步朝着乔艳走了过去,用力的抱住了她。

    “你这个死丫头,不是我几个电话催你,是不是就不准备再来帝都,甚至不准备和我联系了?”

    一边责备一边抬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拧了一下。

    “下次再敢这样,看我还理你。”

    乔艳一脸的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请陈老板饶了我吧?”

    两个女孩子哈哈大笑。

    小花知道她们两个人才见面,肯定是有一腔的话要说,便寻了个理由先离开。

    乔艳在后头忍不住的笑,“这丫头是真的长大了,知道留空间让咱们说话了,以前的时侯我可是记得的,只要我们和她一块出现在你身边,她那个小眼神满满的全都是对我们的控诉,好像我们霸占了她的你。”

    乔艳这话听的陈墨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事后想想。

    小花那段时间对她的依赖和信任是蛮多的。

    摇摇头,她笑了笑,“谁还没个长大的时侯?你还别光说她,就是你吧,不也是长大了吗,这都毕业几年了,你说说你,竟然为了段不成功的感情直接失踪,跑回家猫了起来,你是鸵鸟啊你,你还真的有出息了啊。”

    “真是气死我了。”

    被陈墨言一连串指责的乔艳大气不敢出。

    直到她的语气略缓,她才忍不住嘿嘿笑道,“我这不是出来了吗,之前也不是想不通,就是觉得挺没趣的。”顿了下,她看着陈墨言的语气里头不无羡慕,“是呀,不过就是个男人,可是这世上的男人又不都是你们家顾薄轩,哼,你现在都要结婚了,自然不把别的男人看在眼里头了呀。”

    乔艳嘟着嘴,抱着她的胳膊撒娇,“要不,让你们家顾大哥给我介绍个兵哥哥吧?”

    陈墨言一听这事儿想也不想的就摇头。

    “不行,做媒这事儿呀,你可别找我。”

    陈墨言这话说的是真心的。

    媒人呀,你要是介绍的两个人成了吧,以后人家过的好也就罢了,可要是过的不好……

    这换个讲理的还好。

    要是弄个不讲理的,估计直接就把责任全都推媒人身上了。

    虽然她相信乔艳不是这样子的人。

    但她还是不想掺合在两个人的感情事上。

    当然,如果有真的合适的。

    她也会试着给两人创造相处的机会就是。

    心思电转间,她便已经把这个话题给转开,只是笑着看向乔艳道,“怎么样,我之前和你说的伴娘的事儿,想好了没有?”陈墨言看着乔艳张嘴想说话,她便直接打断她继续开口道,“余下的几个人你都认识呀,除了小花之外,方小满和孙丽她们两个,再加上一个小花……”

    “这么多啊,我就不用了吧?”

    她看着陈墨言有些迟疑,“你不用为了照顾我们都做伴娘的,我不去……”

    “好事成双嘛,你们四个人,顾薄轩估计那边会带来两个,加上我师兄周冬扬和顾薄安,刚好。”

    听着她这么一说,乔艳忍不住好笑起来,“你这婚礼也是可以了,谁家结婚请小叔子当伴朗的呀?”

    对于她这么个说法,陈墨言半点没有想法。

    并且,她还振振有词,“放着他那么好的身高和颜值不用,岂不是浪费吗?”

    你这么说你自家小叔子,真的好吗?

    乔艳,“……”

    她竟然真的无言以对。

    事实上,陈墨言是真的按着这样子的流程安排的。

    结婚嘛,大家热热闹闹的挺好。

    伴郎伴娘多几个算啥。

    一开始的时侯贺子佳和田素听到她这话的时侯可是不同意来的。

    都是两个或是一个伴郎伴娘的。

    哪里有四个?

    而且,这四啊死的,这可是大婚,听着多不吉利?

    不过陈墨言坚持。

    最后,田子航果断的站在了中间当和事佬。

    当然了,最后是全都依了陈墨言的。

    至于顾爸爸顾妈妈那边,虽然她们是提前来了,在寻了一天中午,两家,不,再加上田素一家,小花和马婶儿,应该说是四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相互认识了之后,贺子佳自然是想和未来亲家好好相处的,毕竟她家女儿是嫁到顾家去的。

    顾妈妈是以后的婆婆。

    她得给女儿掌脸呀。

    所以,便很是诚挚的邀请顾妈妈顾爸爸一块准备婚礼。

    顾爸爸是个老实憨厚的性子。

    向来只是喜欢低着头做事,对于两个儿子他也是宽容的居多。

    可顾妈妈是当妈的呀。

    儿子的婚事,她竟然一点都插不上手!

    这些天她虽然是提前来了,住在了帝都的四合院里头。

    不管是陈墨言也好,还是顾薄安。

    两个人都是有空,或者是尽量抽出空来就陪着顾爸顾妈她们几个人出去转转,说说话什么的。

    顾爸爸和马婶儿还好。

    可顾妈妈却是越来越坐不住呀。

    她儿子的婚事呀。

    这可是一辈子就一回的事儿。

    她这个当妈的,怎么着也得帮着准备准备呀。

    要是都让这女方家里头准备了。

    顾妈妈怎么想怎么觉得吧,好像她儿子成了倒插门的一样。

    晚上的时侯她倒是睡不着拉着顾爸爸念叨这些来的。

    可惜顾爸爸不支持她呀。

    用顾爸爸的话就是,他们的儿子可不是个没主意的。

    不管如何也不会不管他们这老两口的。

    即然这样,那他们还瞎折腾个啥?

    而且,还有句话顾爸爸没和自己老伴说出来:

    这结婚后两个年轻人肯定是不会回老家的。

    他也听出了言丫头的意思,那是绝不会离开帝都的。

    儿子以后的家估计得有很大的机会就安在这里。

    离着人娘家那么近。

    哪怕不是倒插门呢。

    可是和那些个上门女婿啥的有啥区别?

    现在他们两个靠的就是儿子的孝心,还有小两口的感情好。

    以后生了孙子,他们能一年带着孩子回趟家啥的。

    所以,他倒是想劝顾妈妈,别折腾那些有的没的。

    可惜顾妈妈不听呀。

    心里头或多或少的憋着一口气呢。

    等到了贺子佳这一开口,让她跟着帮忙准备啥的。

    可不是正中她下怀?

    顾妈妈是想也不想的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只是等到真的跟着贺子佳和田素两个人忙活起来的时侯。

    顾妈妈没一会就开始傻眼:

    她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晓得,而且,她还不认字!

    两眼一抹黑。

    瞎子似的或站或坐在那里,然后对方说的话她有时侯也听不懂。

    这样一来吧,顾妈妈更加的郁闷了。

    不过三两天就直接撒了手。

    顾爸爸看着她一脸郁闷的回来,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说你,好好的待在这里,想出去转转的时侯就出去转转,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帝都吧,到处走走什么的不是挺好,非得去做那些自己做不来的事情,这会儿自己恼了吧,何苦来的?”

    “那你这话的意思,是我这个当妈的不该管我儿子的婚事了?”

    “我可是他妈!”

    顾妈妈心里头也憋屈呀。

    她倒不是对田家有什么抱怨啥的,就是觉得,哪家儿子结婚不是当妈的张罗?

    可怎么到了她们儿子。

    就成了这当岳父岳母的一手操办呢。

    瞧着人家那个院子热热闹闹,笑声不断的喜庆样儿。

    她这个当妈的眼馋呀。

    小花在一旁翻了个白眼,“舅妈你钻牛角尖了呀,你出去村子四周问问,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羡慕我大轩哥,羡慕你和我舅舅呢,别家可是想求都求不到的事儿好不好?”

    怎么到了她舅妈这里就各种的不得劲儿呢?

    小花想了又想的,最后还是觉得吧。

    嗯,她想不通!

    马婶儿瞪了她一眼,然后才扭头轻声劝着顾妈妈,“嫂子你也别多想,一个地方一个风俗呀,咱们现在这是先在帝都办婚礼,咱们又不是这地儿的人,肯定好多风俗啥的不懂的,插不上手也是应当的,这大轩不是说了么,肯定还回老家补办一回的,等到时侯呀,可不就是嫂子你一个人受累了吗?”

    “到时侯嫂子你想怎么办。”

    小姑子这话说的顾妈妈心里头舒坦了不少。

    她想了想,只能点了点头,“嗯,不过到时侯你可得过去帮我的忙……”

    “行,到时侯嫂子让我做啥我就做啥。”

    顾妈妈心里头的这口气才顺了不少。

    旁边瞧着的顾爸爸已经不知道说啥好了:

    这女人呀,真是的,想啥不好,非得想不开?

    摇摇头,他背着手转到了屋子里头,去折腾陈墨言前几天给他买的小录音机去了。

    陈墨言忙的脚不沾地的儿。

    自然也就没顾得上注意顾妈妈这些小心情。

    这会儿她正被赵西小蔡朱兰几个人拽着试礼服呢。

    婚纱是她亲自设计,然后亲手缝制的。

    贺子佳手工绣的花儿。

    有一套是白色的婚纱,裙摆和领口钉着珍珠。

    一共是三套婚纱。

    纯白色的一套,大红色的旗袍一套,中合改良式的常服一套。

    旗袍上的绣花全都是贺子佳一个人搞定。

    自打知道陈墨言要结婚开始。

    贺子佳就在准备这么一件礼物。

    一针一线的缝。

    一针一线的绣。

    中间不知道拆了多少回,不知道扎了多少回的手。

    陈墨言都好几次劝她,不要弄了,她让别人来。

    可贺子佳只是笑笑,然后低头继续:

    她的女儿呀,以前的那么多年里头是她亏待了这个孩子。

    如今这个孩子马上结婚。

    要嫁给别人。

    她这个当娘的,也只有这么一件礼物能拿的出手了。

    倒是田子航知道贺子佳的心思。

    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让她别再管了,不过,在那以后他却是时时盯着贺子佳。

    提醒她注意休息。

    三套婚纱其实没什么好试的,都是精心量好,按着陈墨言的体形缝制出来的。

    可贺子佳事事担心呀。

    眼看着婚期将近,突然的,她这个当妈的瞧着竟然比陈墨言这个要出嫁的女儿还要焦虑起来。

    陈墨言在发现这件事情之后。

    她也没说什么,能做的就是尽量的配合,事事由着贺子佳。

    看着帮她整理头发的贺子佳,陈墨言的眼圈微红。

    以后,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

    按着医生的话,她妈的生命时日无多。

    可如果忽略掉医生的话,看着眼前笑意盈盈,脸色红润的贺子佳。

    谁能觉得她会是个生命重危的命人?

    这一刻,陈墨言衷心的希望,有奇迹发生!

    “你们几个看看,是不是有点松了?”

    捏着陈墨言的腰身处,贺子佳的眉头拧了起来。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陈墨言,“难道你这几天瘦了吗?这可不行呀,你得好好休息……”

    “妈,我没瘦,真没瘦啊。”

    陈墨言赶紧开口,转了个身扬扬手臂什么的,“你看看,没瘦嘛。”

    最后,她果断的开口,“那是你的错觉。”

    贺子佳又瞧了两眼,倒也真的没瞧出陈墨言哪里瘦了。

    但她还是不放心的直接道,“这几天你别出门了,好好的在家里头休息,养足了精神做个漂亮的新娘子。”她可不想自己女儿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顶着个黑眼圈啥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事后想想,多遗憾呀?

    对于这一点,赵西朱兰几个自然是齐齐赞成。

    小花甚至直接开口道,“婶子你把这事交给我,我一定帮你好好的监督言言姐。”

    “行,还是我们小花懂事儿。”

    陈墨言听着她们一来一回的,她妈就这样直接把她给卖了。

    真的好吗好吗好吗?

    陈墨言试过几次婚纱,接下来就是伴娘的礼服。

    小花、乔艳、方小满和孙丽四个女孩子穿着各自的礼服,齐齐站在镜子前头。

    差一点闪花了室内几人的眼。

    “还差一个刘素姐,要是她也在就好了。”

    “你刘素姐应该会在婚礼前赶回来,不过伴娘她应该是赶不及了的。”

    本来刘素是要留在这里参加婚礼的。

    可是前些天国外的一场明星秀,人家特意邀了墨言形象品牌的人。

    陈墨言做为新娘子肯定是不能出席的。

    朱兰也不是最合适的人选。

    刘素最后是主动请缨。

    但这样一来,她要是想赶在陈墨言婚礼前赶回来。

    怕是有点困难。

    对于小花的惋惜,陈墨言倒是没什么在意,“你刘素姐又不是外人,她要是能赶回来最好,不行的话咱们就等她回来后再好好的请她一顿,咱们这些人一块请她,到时侯也是一样的热闹呀。”

    “嗯,言言姐说的对。”

    小花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别的。

    几个人试过了礼服,就连田素和贺子佳都试了两身的衣裳。

    还有田素怀里头抱着的小妞妞。

    陈墨言特意给她弄了身大红色的唐装。

    小妞妞唇红齿白,胖嘟嘟的。

    手臂胖胖的。

    全都是藕节。

    套上一身小唐装,整个人可精神可精神了。

    瞧着就像是年画里头走出来的胖娃娃!

    这是顾妈妈的话。

    事后她回头就和顾爸爸唠叨上了起来,“瞧瞧人家那个女娃,要是咱们大轩以后的孩子就生了个女儿,长的这么好看这么精致的话,好像也挺好的……”

    “嗯,是挺好看的。”

    对于这个话题,顾爸爸没有多说什么。

    倒不是他不想说。

    主要是他知道,自家老伴这会儿也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

    你看看等到了以后,要是孩子真的出生是个女娃。

    偏依着他们大儿子的情况,这肯定是只能生一胎的。

    到时侯呀,自家这个老婆子不知道心里头多恼闷呢。

    再一个就是吧,顾爸爸觉得这婚还没结呢。

    就想孩子的事儿?

    太远了。

    ……

    在陈墨言等人走出店门不远。

    店员迎来一对很是年轻的客人。

    男的俊俏女的亮丽。

    不过女的却是挺着个四五月的肚子。

    微显。

    店员很是诧异的走到在选婚纱的这对年轻男女面前,“两位客人想要选什么,我们这里是一条龙式的服务,个人形象设计,服装搭配都在服务的范围之内。”

    女孩子甜美的笑容和招待并没有让那个年轻的男子展颜。

    倒是他身边的女孩子,一脸惊喜的看看这款瞧瞧那款,最后,她的眼神停在陈墨言刚才试过的,店员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白色手工缝制婚纱上头,她的声音很是惊喜,双眼都冒着光,“这件,阿鑫你看这件怎么样?”

    “挺好呀,只要你喜欢就行。”

    “我喜欢。”

    女孩子直接道,“我就要这件。”

    店员也是个女孩子,她一脸的歉意,“抱歉,这件礼服我们不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