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74章 顾薄轩归来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如仪被朱兰这话气的脸都青了,杏眼儿圆睁,一脸的气愤。

    但她和朱兰两个人的口才可不在同个水平线上。

    再说了,周如仪再恃身份,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和人骂街般的争论?

    有失她的风度。

    虽然,她之前的那一番行为落在外人的眼里。

    哪还有什么半点的风度?

    但是,在周如仪的眼里,她是客人,是来买东西的。

    这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和权力。

    是正常的。

    所以这会儿,面对着笑盈盈的朱兰,哪怕她都要被气的肺要爆炸了。

    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还口!

    到最后,她直接捂着肚子看向了吴良鑫,“阿鑫,我肚子疼……”

    “都说不让你出来了,非得出来,瞧瞧你闹腾的,行了,即然人家不卖,那就回家吧。”

    吴良鑫被朱兰那么骂了一通。

    竟然连眼皮没抬一下,只是在最后抬眼,复杂的眼神落在那件婚纱礼服上。

    然后,他转身,平静到漠然的眸光扫向周如仪,“妈还在家里头等着咱们回去吃饭,走吧。”

    “好……”周如仪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她咬了咬牙,转身朝外走。

    朱兰在后头看着两人的背影笑了笑,“两位慢走哦,小心脚底下滑,门坎高,要是真的有个什么万一的,麻烦你们在店外头,不然我们店可担不起周大小姐和周家的牵怒哦……”反正已经得罪了,她不说这些话,不把对方气的要死要活的,巴结讨好着,难道和吴良鑫在一起的周家大小姐就会说她们的好吗?

    肯定不可能的嘛。

    摇摇头,朱兰转身走进了店内。

    严厉的眼神落在店长和店员身上,“今天的事情你们两个都有责任,每人扣一个月的奖金。”

    听到只是每人扣一个月的奖金。

    两个女孩子都暗自松了口气,对着朱兰连声称是。

    朱兰哪里看不出她们的心思?

    挑了下眉,“再有下次,你们两个可以直接走人了。”

    店长和女店员连声摇头又保证的。

    朱兰这才摆了摆手,“行了,赶紧去忙你们的,这段时间都多用点心,等大老板的婚事过了,给你们发奖金。”她这话一说,店里头的其她几个女孩子也都一声哗啦,“谢谢朱总,谢谢大老板。”

    “一听到钱就都乐了,赶紧干活去。”

    “让我发现谁手里头出了错,重罚。”

    一伙女孩子吐吐舌,各自散去。

    朱兰想了想,还是拿起电话给陈墨言打了过去。

    这事儿,牵扯到了吴良鑫,还有周家那边。

    还是得和言言提前说一声的好。

    陈墨言接到朱兰电话的时侯刚回家。

    买了一堆的菜肉鱼什么。

    放在灶间里头占了一半的空地。

    她之前倒是想着在外头吃的,可不管是她妈也好,还是顾妈妈也好。

    两个人都坚持回家自己煮。

    即然这样,陈墨言肯定不会多说什么。

    反正她们也人多,多买几样每人拎一些,就这么走到了家。

    然后,小花等人一块动手,摘菜洗菜。

    贺子佳和顾妈妈还有马婶儿三个人是主厨。

    也不拘怎么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

    陈墨言倒是想进厨房帮忙来的。

    被贺子佳几个人给推了出去:

    贺子佳是心疼女儿,这一早上出去,又是走路又是试衣服买东西的。

    得多累呀?

    顾妈妈虽然也觉得自己煮饭没什么,可她更多的却是想在贺子佳面前表现下自己。

    瞧,以后,她会好好疼你女儿,会是一个好婆婆的!

    马婶儿也是心疼陈墨言的。

    一个劲儿的摆手,“行了,这厨房不大,你别在这里转悠了,你们几个小年轻出去说说话吧。”

    “是啊言言,和你那几个朋友好好的玩吧。”

    这话是顾妈妈说的。

    多和蔼可亲呀。

    陈墨言笑了笑,点头,“行,那我们在外头,缺什么要什么就喊我啊。”

    四五个女孩子在外头唧唧咕咕的说着悄悄话。

    不时有银铃似的笑声传出来。

    贺子佳偶尔抬头看一眼院子里,看着女儿笑嫣如花的脸。

    一颗心充满了暖意、温馨。

    顾薄轩是九月十三回来的。

    十八日结婚。

    十五日傍晚他这个准新郎才回家,出现……

    饶是顾妈妈这个当亲妈的,也不禁有些怪他。

    更是生怕陈墨言还有她的爸妈生气呀。

    当着大家的面儿,她伸手拧了顾薄轩一下,“你看看你这孩子,这都什么时侯了呀,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回来,难道你以为是别人结婚吗?这傻孩子,心就是大。”停了下,顾妈妈看了眼贺子佳几个人,又自己给自家儿子圆场,“那啥,他肯定也是早想回来的,这不是部队上的事儿,忙嘛,哎,你看看这人又瘦了一大圈了。”

    贺子佳陈墨言等人,“……”哪里瘦了,没看到!

    “田叔,婶儿,我来晚了,抱歉。”

    “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顾薄轩一脸郑重的给田子航等人道歉。

    没办法,他是真的没顾上呀。

    总共给了他一周的假。

    还带着来回两天的路上时间。

    他要是来的早了,婚礼第二天一早就得往回赶……

    “行了,今晚好好歇歇,明天看看有什么要忙,要准备的,你们两个好好商量。”

    哪怕是到了现在,田子航对顾薄轩也没啥好脸色。

    语气自然也没好到哪去。

    瞟了眼顾薄轩,摆摆手,直接让他滚蛋。

    倒是贺子佳,对着顾薄轩说了好一番的客气话。

    又帮着田子航说话,“你田叔就这个脾气,你千万别和他一样……”

    这话听的顾薄轩忍不住头皮有些麻。

    他听田子航对他半点不客气的话或是不待见的脸色看习惯了啊。

    这乍一被人这样客气的对待。

    心里头不得劲儿!

    等到他出去,站在院子里头,顾薄轩不禁抬手抹了下脑门上的虚汗。

    不远处,陈墨言扑吃一声笑出声来。

    “我爸又难为你了吗?”

    “没有,田叔很正常,就是婶子,你妈妈她吧,太热情了。”

    顾薄轩一本正经的凑过去,低语,“我受宠若惊。”

    陈墨言扑吃又是一笑。

    狭长的眸眼咪了下,似笑非笑的嗔他一眼,“你呀,得意吧。”

    顾薄轩嘿嘿一笑。

    眼角余光扫了下四周,院子里没人。

    看着眼前眉眼含嗔的人,一时间胆大包天,伸手把人搂到了怀里。

    “丫头,有没有想我?”

    也不等陈墨言说话,他双手用力,紧紧的把陈墨言往自己怀里带了下。

    低头。

    唇已经贴在了陈墨言的耳侧。

    似乎,他的唇不小心碰到了陈墨言的耳垂……

    陈墨言的身子一僵。

    脸火烧一样的红,下意识的就要挣开,“快放手,我妈她们都在家呢。”

    只要往外头一看就能一清二楚好不好?

    多丢脸呀。

    “再过几天你就要嫁给我了,怕什么?”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顾薄轩还是依依不舍的松了手。

    这眼看着没两天就要结婚。

    他可不想再被自家准岳父折腾。

    “行了,你赶紧去梳洗一下,换身衣服,我再送你过去你爸妈他们那边吧。”陈墨言并没有回避没让顾爸顾爸住进这个院子的事情,直接道,“这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乱,我就想着老人家嘛,那边院子离这也不远,又有小花在,也不用担心什么……”

    “嗯,她们住那边挺好的。”

    顿了下,顾薄轩看向陈墨言,一脸的正色,“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哦,对我这么信任么?要是我以后哪天把你爸妈给赶回老家去了呢?”

    “到时侯,你会不会觉得是我这个儿媳妇心狠,不尽人情,不孝顺老人?”

    “不会。”

    顾薄轩抬手帮她把肩上飘落的一片枯叶摘下。

    然后才看向陈墨言,“因为,我相信你,再说了,你就是真的把我爸妈送回老家,你也不会不管他们的,而且,我爸妈他们的性子我知道,他们也不会常住在帝都的,我妈虽然嘴里爱念叨,爱算计了些,但那真的是我们小时侯生活的太苦,穷的原因所致,她的人却是不坏……”

    “这些,你以后慢慢就会发现的。”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我这才说一句,你看看你,回我这么一大堆,又是往我头上戴高帽子,又是什么急急的帮着你妈解释的,还说什么相信我……”她对着顾薄轩轻轻一哼,撇了下嘴,“果然呀,这男人的话要是能信,母猪也能上树了。”

    扑。

    顾薄轩嘴里头才喝进去的茶一口喷了出来。

    还好他转头快。

    不然准准的喷到陈墨言脸上,胸前。

    “你以前从来不说这些话的啊。”

    顾薄轩一脸的疑惑,这丫头,怎么这么糙的话说的越来越溜了?

    倒不是他在意或者是不喜欢听这些。

    他就是觉得,记忆里头的小丫头,应该是不屑说这些的呀。

    “怎么,现在才发现我的真实一面儿?”

    “后悔了?”

    “不,我只是后悔没有早点把你娶回家,没有早点更进一步的认识你!”

    被顾薄轩的手紧紧的握着。

    听着他嘴里头难得的甜言蜜语。

    陈墨言的眉眼里头全都是笑,不过,她还是嗔他一眼,“放开我,还有,你赶紧回去你爸妈那边看看去,不然一会你妈又要念叨了……”知母莫若子,之前顾薄轩对顾妈妈的那两句评价其实还是挺好的。

    人真的不坏。

    但是,估计真的就是过怕了以前的穷日子。

    哪怕是到了现在。

    生活是一天比一天的好。

    顾妈妈也是没能改掉斤斤计较,一分钱恨不得掰开两半来花的算计。

    对于这样子的习惯,陈墨言前后两世都不会苟同。

    但是,她也不会说这是错的。

    节俭是好事儿!

    当然,前提是顾妈妈这个当婆婆的以后不能因为自己的这个习惯进而影响到陈墨言自己的生活。

    或者说,以后,顾妈妈非得要陈墨言这个当儿媳妇的跟着她一块节俭。

    一块把一分钱当成两分,甚至是三分四分的来花。

    这些,她真的做不到。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儿。

    陈墨言并不想去纠结或者是多想这些还远远没影的事儿。

    只是笑着催顾薄轩,“赶紧走,去看看你爸妈他们,回头再说话。”

    免得他妈要在心里头嘀咕自己巴着她儿子啥的。

    “嗯,我这就过去。”

    顾薄轩把一杯茶水喝完,抬头看向陈墨言,“你呢,要不要一起过去?”

    “我送你过去,顺便把小花叫出来说点事儿。”

    顾薄轩也没问她找小花什么事儿,直接站起了身子,“那咱们走吧。”

    两边的院子离的挺近。

    不过就是七八分钟的路。

    两人走的快,五分钟就走到了。

    走进大门。

    顾妈妈正和顾爸爸坐在院子里头说话呢。

    只是那眼神儿呀。

    一个劲儿的朝着门口瞟。

    分明就是在看顾薄轩到底来了没有,怎么还没来?

    等看到顾薄轩出现在门口时。

    她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儿子你回来了,快过来坐,渴了吧,妈给你倒水去……”

    “妈,帮我倒杯白开水就行啊。”

    顾薄轩本想说他不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顾妈妈一边点头一边脚步飞快的朝着屋子里头走,瞬间端着水走了出来。

    “儿子你喝喝看,妈试过了,应该是不冷不烫刚刚好……”

    那语气那神态。

    陈墨言顿时觉得自己再站在这里就是个傻的。

    外人啊。

    她笑了笑,“顾叔,婶儿,顾薄轩你们慢慢聊,我去找小花有点事呀。”

    “啊,行行,你去吧,花儿刚还在说话呢。”

    顾妈妈头也没抬的答了腔。

    让陈墨言看的忍俊不禁,她这个未来准婆婆的性格倒是挺逗的。

    连装一下敷衍的应付她一下都不会了。

    双眼就盯着她儿子啊。

    隔壁的屋子,小花早在听到她们说话就跑了出来,“言言姐,大轩哥。”

    “看看你,多大了还不好好走路,又蹦又跳的。”

    “没点女孩儿样。”

    顾薄轩拧了眉头扫了眼小花,忍不住念叨她两句。

    小花儿才不怕他呢。

    拽着陈墨言的手臂,“大哥你有本事也说言言姐呀,哼,不敢说言言姐,就知道欺负你妹妹我。”

    顾薄轩,“……”他那不是不敢,叫舍不得好不好?

    不过,他看着小花呵呵两声笑,“你要是有你言言姐的一成好,我也不说你。”

    小花,“……”扎心了,老铁老铁的。

    顾薄轩父子几人说话。

    陈墨言则拉着小花去了外头说悄悄话,然后,两个人直接出去了。

    等到她们回来的时侯,已经是吃晚饭的时侯。

    本来,顾妈妈几个人是单独开伙的。

    倒不是田子航和贺子佳等人觉得麻烦,不想让他们过去吃饭。

    主要是吧,陈墨言是怕双方口味不同,顾妈妈她们会吃不习惯田子航两个人略有些清淡的口味。

    在问过顾妈妈和马婶儿两的意见后。

    陈墨言便直接做主给她们在这边的小院单独开了伙。

    买菜什么的,附近就有菜市场。

    或者陈墨言还是谁的,有空了去买菜,都会尽量的多买些。

    每次送过来的菜都被顾妈妈嫌多,嫌贵。

    到最后,陈墨言便也学聪明了,把菜价说的低一些。

    或者和顾妈妈说,这是她爸妈买的。

    她不清楚价格。

    饶是这样,顾妈妈还是忍不住的在背地里对着顾爸爸哎声叹气的。

    这帝都的生活不好过呀。

    哪哪都贵,色色都要花钱。

    这出去一趟你就看吧,那钱好像水一样哗哗的朝着外头跑。

    以后儿子要是真的在这里头生活。

    得多少钱才够呀?

    对于她这种心思,顾爸爸直接笑她没事就爱瞎想,瞎操心。

    她们怎么过那是他们的事儿呀。

    都结婚了,马上要三十,当爹的人了。

    还要她们这两个老家伙给他们着想,或者是出钱养活他们吗?

    他倒是好。

    可惜就是把他们两个老家伙给卖了,也没人要!

    对于这一点呀,不得不说,顾爸爸是个男人,他的心思还是挺宽的:

    儿孙自有儿孙福!

    谁过什么样的生活,谁有什么样的能力。

    你们自己能好能坏的。

    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儿!

    此刻,顾妈妈看着顾薄轩,眼里心里全都是高兴,“儿子,这结了婚你可要好好的过日子,让妈也早点抱个大胖孙子,啊?”说到这里,顾妈妈又猛的想起了一件事儿,她看着顾薄轩直接问道,“你结婚能在家里头待多久呀,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一个月两个月?

    顾薄轩苦笑,“妈,我只有一星期的时间。”

    “这怎么能行,不行不行,你回头和你们领导说说,这可是结婚呀,最起码也得在家里头待一个月吧?”

    顾妈妈看着顾薄轩,一脸的不赞成,“这些年来你过年过节可从来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吧?以前你一个人,我们也不需要你们照顾,妈也就不说了,可是这可是结婚呀,一辈子的大事儿呢,怎么能只给七天的假?”

    要是就在家里头待那么几天就回部队。

    儿媳妇又早早说了不会去随军。

    老是这么分隔两地的住着。

    那她的大胖孙子啥时侯能出生?

    “你一会就去给你们领导好好的讲讲,让他们给你批一个月……”

    “不,半个月的假也行啊。”陈妈妈满脸的着急,最起码得让她大孙子出生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