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85章 贺子佳的心愿
    陈墨言觉得吧,这人呀,可真的是……

    怎么就这么的自以为是呢?

    这么几天下来,刘东娟那明晃晃的眼神,视线就差没粘到顾薄轩身上。

    只要是稍和她接触过的人都看的出来这其中有什么事情吧?

    更何况自己这个当事人?

    她不说,她一个字儿没提,更没问。

    难道就真的当她是傻的,什么都不知道,看不出来吗?

    此刻,竟然还一脸义正词严、理直气壮的站在顾薄轩的跟前,说自己不是真心的?

    她眉眼带笑,微微一叹,“刘东娟,真的不是你一个聪明人,别人都是傻子的,你那是什么心思,你真以为你自己藏的好,别人就都看不出来,瞧不到了吗?当着我这个新婚妻子的面儿说什么我不是真心对他,我会妨碍他的前程,那谁能帮他,你吗?”

    “我哪天有空了倒是要去你们部队领导那里问问,是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这样当着别人妻子的面儿说这些所谓的‘我一心为着你好’的好话!”

    陈墨言说到这里也有些气了起来。

    一口气憋着把话说完,她对着顾薄轩哼哼两声,“行了,人家可是一心为你好呢,你自己的烂桃花你自己去搞定,当然,如果你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大不了你回部队去打离婚证明,咱们……”分开两字还没出口呢,顾薄轩的脸唰的一下沉下来,伸手握了她的手,眼底压着熊熊怒火,“胡说什么呢,咱们可是要白头到老的。”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没出声。

    顾薄轩拧着眉头看向刘东娟,“我和我爱人的事情就不用外人来操心了,刘同志慢走。”然后,他握着陈墨言的手,扭头看了眼周吕几个,点了点头,和陈墨言两人肩并着肩的扬长而去。

    身后。

    刘东娟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五颜六色的。

    她咬着唇,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身影,越走越远。

    最终不复再闻。

    泪花在眼眶里头打转转:

    心里头委屈的,不行不行的。

    自己明明是为着顾团好的呀。

    为什么他就不领情?

    还有,那个陈墨言明显就没那么好啊,看看她刚才对着自己那张牙舞爪的样子?

    难道顾团都没看到吗?

    到最后,刘东娟还是不舍得怪顾薄轩。

    哪怕是在心里头埋怨呢。

    所有的罪名自然是都推到了陈墨言的身上。

    肯定,是陈墨言用了什么手段把顾团给哄骗住了的。

    她看着两人走远的方向,眼神里头充满了不甘。

    还是身后周吕略带几分不耐烦的声音强行打断她的心思,“你到底走不走,不走的话我们可是要上车了啊。”对着刘东娟,周吕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看着那么年轻个女孩子,怎么就谎话说的那么溜呢。

    骗自己说什么要来见识下帝都,见识下团长的婚礼啥的。

    啊呸!

    她分明就是想和自家嫂子来抢他们团长的呀。

    他们几个竟然还傻呼呼的信了?

    当然,也怪他们被美色给迷了眼吧……

    部队里头终究还是女孩子少的,能进文工团的,不说什么国色天香,很漂亮。

    最起码也得是能歌善舞,长相周正或是清秀俏丽啥的。

    刘东娟则是那种小家碧玉似的。

    清清秀秀的,站在那里眉眼弯弯的一笑。

    给人的感觉那就是邻家的小妹妹!

    周吕几个虽然不会犯错误,做什么出格的事儿。

    可他们也是二十出头的男孩子呀。

    几个人直到上车后还在头疼这事儿:

    别看顾薄轩刚才走时什么都没说,可是等他回去。

    他们几个肯定得被剥上好几层的皮!

    想到回去后被收拾的情景,几个人再对着刘东娟可就没有了半点的好脸子。

    一路上刘东娟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只是板着个小脸在自己的位子上坐着,眼神幽幽的望着窗外也不知道想的啥。

    但不管怎样,总算,是离开了帝都。

    陈墨言虽然没把刘东娟放在眼里头,但能送走这么个碍眼的。

    还是挺高兴的。

    回家的路上,顾薄轩开车。

    瞅着副驾位上的陈墨言,他几次想要开口说话。

    可惜陈墨言直接不给他出声的机会呀。

    闭着眼,休息。

    等车子开出去一段时间,原本装睡的陈墨言竟然真的沉沉睡了过去。

    顾薄轩的眼神多犀利?

    真睡假睡自是一眼分的出来。

    想到自己这两天晚上的折腾,再看看她这会睡的很沉。

    知道这丫头应该是真的被自己给累惨了。

    心疼的很。

    把放在一侧的外套给她盖在身上,顾薄轩把车子又放慢了些许。

    直到车子停在四合院门口。

    陈墨言还在睡。

    顾薄轩也没有叫她,就那么靠在车椅上,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

    这一刻,她在睡。

    这一刻,他在看。

    这一刻,岁月静好!

    顾薄轩靠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陈墨言,真想时间停止呀。

    可惜……

    车子外头响起敲打车窗的声音。

    原来是奎子抱着小妞妞过来,看到顾薄轩在里头没下车。

    还以为有什么事儿呢。

    “姑父,言言她……”

    “怎么了,到家了吗?”

    陈墨言已经在第一时间清醒了过来。

    她坐直了身子,伸手揉了揉双眼,清醒了一些。

    就发现外头的奎子和小妞妞。

    不禁笑了起来,“妞妞过来,让姐姐抱抱。”

    小妞妞看到陈墨言,也不管是隔着车窗还是啥的,伸着两个小胖手朝着陈墨言怀里头挣。

    她爸倒是被她这动作吓了一跳。

    赶紧双手把她给抱稳,“慢着点,等你姐从车子里头出来呀……”

    小丫头才不理会这些呢,她还以为她爸不让她找人。

    哇的一声咧嘴,露出没牙的两排牙床。

    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地动。

    陈墨言哈哈大笑,“行了,过来吧,我抱。”

    站在地下的陈墨言接过小妞妞,伸手在她胖乎乎的小脸上捏了两下。

    就看到小丫头泪花儿还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呢。

    然后,转头对着陈墨言咧嘴乐了起来。

    笑容没心没肺、傻呼呼的。

    看的旁边站着的她亲爸心里头可不是味了,“这丫头,这变脸比翻书还要快。”他一边说一边摇头,“难怪你姑姑说,以后我们两个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的出去了,这丫头呀,果然是只要有你在眼前,亲爸亲妈都得靠后。”

    陈墨言笑嘻嘻的亲亲小妞妞的脸颊,“妞妞,你爸爸吃醋喽。”

    小丫头以为陈墨言和她玩呢。

    双手舞着,咯咯直乐。

    一行人回到家里头。

    田子航和贺子佳两个人正坐在院子里头看书呢。

    确切的说,是贺子佳在看书。

    田子航则在一旁支了画架,泼墨浑毫。

    陈墨言抱着小妞妞一行人走进来。

    贺子佳朝着她们笑了笑,“回来了,那几个孩子都送走了吗?”

    “送上车了呢,我爸画的什么?”

    陈墨言的话问的贺子佳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眼田子航那边没出声。

    不过这个时侯陈墨言已经不用她回答了。

    站在田子航的跟前,只一眼,陈墨言的心头就是一震。

    她爸画的,是她妈妈!

    低头看书的贺子佳,眉眼温柔,远远的,一缕午后的阳光自葡萄架缝隙投下来。

    让她整个人仿佛沐浴在无尽的阳光中。

    她就那么坐着,一卷书,一杯茶。

    满满的都是温馨和慵懒。

    明明是一副画。

    可陈墨言瞧的却是心酸不已。

    她爸这是用了什么样的心情来画这些的?

    倒是不知情的顾薄轩看着,忍不住出声赞叹,“爸画的太好了,妈好像在画里头活了过来。”

    “是啊,嫂子好像活了过来一样,三哥你画的真好。”

    顿了下,奎子又很是实诚的加上一句,“比我们队里头的技术人员啥的画的好多了。”

    陈墨言,“……”她爸好歹也是专业大师级的呀,和那些人不是一个层次的呀,姑父。

    田子航收了最后一笔,把画板什么的收起来。

    笑呵呵的接过陈墨言怀里的小妞妞,“过来让舅舅抱抱。”

    看着自家女儿在自己大舅哥怀里乐的直扭身子。

    奎子更心塞了。

    这真是他亲女儿么?

    头一个喜欢的不是妈更不是爸,而是自己的表姐。

    这第二喜欢的,不是妈不是爸的,是舅舅?

    奎子这个当亲爹的觉得,他这女儿难道是给大舅哥家养的?

    陈墨言好笑的扫了眼奎子,摇摇头,走到了贺子佳的身旁,“妈我帮你拿。”接过她手里头的书,她另一只手扶着贺子佳向屋子里头走,一边走还不忘回头喊,“顾薄轩,我和妈说会话呀,你自己有事就去忙,还有,妈和姑姑那边你看看还缺什么,要是你有空就去买了回来,不然就只好晚会再出去……”

    “不用,我自己去买就好。”

    小丫头这两天晚上可是累的很。

    白天也是忙的脚不沾地的。

    这刚和他从火车站回来,还被那个刘东娟给气了一回。

    还是让她在家好好歇着吧。

    东西他去买就行。

    即然顾薄轩这样说,陈墨言也就没有再多说啥,笑嘻嘻扶着贺子佳走进了屋子。

    坐在椅子上,贺子佳接过陈墨言递来的花茶,挑了下眉,

    “有事赶紧正经的说,你这样把你妈我弄的心里头怪没底的。”

    陈墨言笑,“妈,我不过就是扶了你一下,给你端杯水,你怎么就心里头没底了?”

    贺子佳也跟着笑了起来。

    然后,她自己心里头轻轻的叹了口气:

    可不是没底么?

    虽然表面上瞧着,她们这对母女亲亲热热的,母女情深。

    好像之前那么多年的分别没有造成半点的隔阂。

    可是贺子佳不知道陈墨言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但是,她心里头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的。

    看着陈墨言,她就觉得自己充满了歉疚。

    她觉得是她这个当妈的没有保护好她……

    她觉得,她受了那么多年的苦,都是因为她这个当妈的没有和……

    所以,哪怕她表现的再温婉,再亲热,再正常。

    可是,她的心底深处是藏着歉疚,藏着自责的。

    面对着陈墨言,她更多的是小心冀冀。

    生怕自己哪一句话就说错,或者是惹得陈墨言不开心。

    就比如之前孙慧那件事情一样。

    她当时是真的没多想。

    可是陈墨言当时也什么都没说,晚上直接就没回来!

    换成是自己手底下长大的孩子。

    心里头有什么不舒服,有什么不得劲儿或是不满的。

    怕是早就当场发作或者是直接找她说了吧?

    所以说,贺子佳觉得,不止自己心里头隔着东西。

    估计陈墨言这个女儿也有吧?

    可是,她又知道这些怪不了谁……

    这一刻,看着陈墨言,贺子佳的心里头有一种无力感。

    老天爷的错?

    上辈子,她做错了什么,所以,才这样的惩罚她吧?

    摇摇头,把心里头那些乱七八遭的想法抛开。

    贺子佳看向陈墨言,“不会是想要和顾薄轩去部队,怕你爸不同意吧?要真是这样的话……”

    “妈你想多了。”

    顾薄轩的部队她肯定是早晚要去的。

    但不是现在。

    她现在想和贺子佳商量的是别的事情……

    想了想,陈墨言直接开口道,“妈,我是想明天顾薄轩就要回部队了,所以,我想着明天中午让姑姑去请老太太,在外头吃顿饭。”她看着贺子佳有些微微怔忡的表情,心头微紧,赶紧加上一句,“算了,妈你当我胡思乱想的,这事儿你当我没说。”

    虽然田老太太这几年待她是真的挺好。

    而且也从来没有对她提过要求:

    比如说认祖归宗什么的。

    她更是连一声奶奶都不曾喊过。

    她结婚,对方更是不一声不响的送过来了田家的传家之宝。

    老太太这是在变相的告诉她,贺子佳是田家的儿媳,同时,也是在间接的和她认错。

    到了现在,田老太太应该是后悔当年阻拦她们在一起的事吧?

    陈墨言向来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前世除了对吴家,对陈爸爸和陈敏,她哪怕是在外头呢,秉持的也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到了这一世,虽然是因为上一世的诸般原由,让她的心境比前世更加的沉稳,处事豁达的同时,也相对的理智和冷静下来,手段更是有,可是对着几年如一日对她好的人,陈墨言哪怕没想去改变自己和田老太太之间的关系。

    但是,心里头总是软了那么两分的。

    不过她话一出口,对上贺子佳的眼突然就有些后悔了起来。

    已所不欲。

    勿施于人。

    她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哪怕这几年贺子佳回归。

    可对于当初的事情,几个当事人都是守口如瓶。

    也不过就是田老太太最初和她说了几句。

    可具体的却是一个字儿都没提。

    她妈当初肯定是遭受了很多的苦难吧?

    田老太太是待她好。

    可是,自己有什么资格帮着贺子佳做出什么决定?

    想到这时,她一脸正色的看向贺子佳,“妈,是我错了,你别把我刚才的浑话放在心上……”

    她之前就想着田老太太时日无多。

    哪怕自己不认她。

    可带着顾薄轩和她一块吃顿饭啥的。

    能让老太太高兴一回是一回……

    可一来她忽略了她亲妈贺子佳的心里感受,二来,她哪怕是真的吃饭呢,可以带着顾薄轩自己去呀。

    非脑抽的和她妈说这些堵心的话?

    田老太太年岁大,说不定哪天就去了。

    她妈何尝不是?

    陈墨言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当的真是太失败。

    对面,贺子佳看着她这样着急的样子,却是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傻丫头。”

    把手里的水杯放在一侧,贺子佳看着她,一脸的温柔,“其实,当初的事情我早就想通了,不怪谁了,真的。”她看着陈墨言满脸的疑惑,不解,甚至是讶异,贺子佳笑了笑,眼底尽是唏嘘,“都是当妈的呀,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女好?当初那样的情形下,你爷爷奶奶她们,没做错。”

    陈墨言抿了抿唇,看着贺子佳没出声。

    “其实,妈上次和你说的话,是真心这样想的。”

    贺子佳眼神里头全是慈爱,“妈一直觉得,有你这个女儿是老天爷给妈妈最好最珍贵的礼物,可是妈也觉得对不起你,没有能给你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陪着你,等到我和你爸百年后,这世上只有你一个……”

    “还好,现在有小顾在。”

    “你爸为什么处处刁难着小顾,可最终却还是同意了你们的婚事?”

    “为什么?”陈墨言双眼瞪的大大的,看着贺子佳的眼眸滴溜溜的转,灵动而娇俏。

    贺子佳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你爸呀,他打从心眼里头知道,顾薄轩肯定是会疼你,能容忍你包容你的那一个。”

    陈墨言,“……”

    “妈,我还以为是你那会在背后说服的我爸呢。”

    敢情,她爸表面上对着顾薄轩满满的全都是嫌弃,是看不上。

    实则心里头这么的看重他呀?

    啧啧,幸好这话顾薄轩没听到,不然的话估计乐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都是当妈的,所以,我能理解当初老太太的那些所为,再说了,”她看向陈墨言,笑了笑,“如果不是老太太,这个世上说不定都没有我这么一个人了,我怎么可能会恨、或者是怪这么一个人?”

    最后,贺子佳笑了笑,一脸柔和的看向陈墨言,“你亲自去,明天中午,也不用去外头了,就请老太太老爷子来家里头吃饭吧。”都这么多年了,所有的当事人都被折腾了这么多年,人生还有多少时日?

    有些事情,是该解一解了。

    ------题外话------

    友文《蜜汁深情:我的跟班小子》作者君辉丹阳

    她,哪只眼睛看到我被欺负了,能欺负我的人那,我看这一辈子是不会出现的!

    真是说话不经大脑,眼神不好,脑子也不好使!

    好,我就在这好好着看,她怎么处理,由她再一次引发的特殊情况!

    “你这个臭宋贝,你有病吗,你自己没头发吗,你下次要是再敢拽我头发,看我不把你变光头。”

    “宋贝,从这个学校走出去后,我一定会离你远远的!我发誓!

    我就是要开启霸道模式,我要霸道地宠她,我要霸道的呵护她,我要霸道地守护她!

    但如果你们想来凑热闹,我绝对会霸道地对待你们的,任何残酷无情的手段,我都会用上的!

    我就是一生只恋一个人,谁让她是我的唯一,明摆着告诉你们,她就是让我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