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于他亲爹,田子航可没有半点的嘴下留情,“你这会儿说自己是爷爷,眼里头有孙女了,之前做什么去了,言言二十多了,你这个爷爷在哪?她在为自己学费、生活费到处拼搏,为了一笔奖学金而熬夜苦读时,你这个爷爷又在哪?她被陈家那对母女刁难时,你们又在哪?”

    “你们凭什么以为这样出现了,她就得认你们?”

    “几个笑脸,送点东西,自以为是的关心一下,你们就真的以为自己就是言言的爷爷奶奶了吗?”

    “凭什么?”

    最后这三个字儿,田子航几乎是咬着牙吼出来的。

    当然,从田子航的语气和眼神。

    虽然他对田老太太也有怨,可是,他更多的却是针对田老爷子!

    此刻的田子航没有了在贺子佳面前的温柔痴情。

    更没有了在陈墨言面前的温和宠溺。

    人前的淡漠疏远,清冷疏离什么的。

    统统都在他的暴怒之下见了鬼。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所有的一切都以利益为重吗。”

    “你根本就不配。”

    窗子外头的怒喝,低斥声透过窗缝传入屋子里头。

    陈墨言听着,唇紧紧的抿了起来。

    其实,她爸说的都是他这些年来藏在心底深处的怨责吧?

    有怨……才会有爱呀。

    不在乎你,把你当成了一个陌生人、真正路人的话。

    他怎么可能会在心里头装着那么多的愤怒?

    一路到现在。

    才终于在忍不住的时侯对着田老爷子暴发出来?

    陈墨言在这里头沉思的当。

    外头,田子航极怒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我说过了,言言只有爸妈,没有爷爷奶奶,你们走吧。”

    “你,你个逆子。”

    田老爷子也是气的直喘粗气,抬手指着田子航。

    一脸的怒意,“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讨债的?你是想着我和你妈早点死是不是?”

    说到这里的时侯,田老爷子是真的有瞬间的心灰意冷。

    他为了田家,为了当时的迫不得已。

    可儿子却一家三口分离了二十年!

    如今,儿子更是恨他入骨……

    如今田家是保住了。

    也按着他的筹划一路走到了现在,风光依旧。

    可儿女呢?

    儿女离心,老妻怨他……

    如今,孙女结婚他们老两口都不能出席!

    心情激荡不能自以的田老爷子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闷痛。

    好像有一只大手在用力的纂紧了他的心。

    喘不过气来。

    “是啊,你怎么当初没把我给掐死?”

    “要是早早的在我出生那会就把我给掐死,或者什么都不管,由着我饿死,不是就没有后头这么多的事情,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了嘛,说不定您老还可以再生两个儿子,个个听话优秀,对您尊敬有加呢。”

    再也撑不住,田老爷子一口血喷了出来。

    伸手颤着指向田子航,手却在半空中啉的逞直线落下。

    脸色惨白的仰面栽倒在地下。

    “老头子……”

    “爸……”

    前头一声是田老太太惊惶失措下喊的。

    后头一声则是田子航。

    他更是眼疾手快的把朝后摔倒的田老爷子给一把抱住。

    看着他腊黄、全是岁月刻印、眼窝深陷的脸,田子航心里头是又气又恨。

    气自己。

    也,恨自己……

    陈墨言开着车把人送到了医际。

    直接进的就是抢救室。

    心肌梗塞!

    而且脑部因为情绪太过激烈,有出血嫌疑!

    在得知到田老爷子的身份之后,市人民中心院的院长亲自操刀。

    连着三个小时的抢救。

    总算是病情缓转。

    把老爷子推进特护病房,曹院长一脸的凝重,“病人的情绪起伏太过激烈,这次虽然是突发,但却是头一回发病,还算好,已经成功的制止病变,如果再有下一回,病人的情况将不可想像……”

    “你们都是老爷子的家属,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曹院长也有些生气。

    这些退下来的老干部,老首长,每人都是半年一体检。

    就是最大限度的让他们保重身体。

    他们每一位的逝去都是对国家对人民的损失!

    这些家人倒好,还故意去气,去刺激老人家……

    他看着几个人交待几句,带着人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留下站在原地的田老太太,陈墨言一家。

    田子航站在病房外头,隔着宽大的玻璃穿能看到里头全身插满仪器的田老爷子。

    以往的生龙活虎都不复再见。

    老头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仿佛连呼吸都是时断时续的。

    心里头充满了懊恼,自责:

    要是老头子有点什么事儿?

    “爸,这不能全怪你,有些事情是你们之间消逝不了的……”

    陈墨言本来想说,老爷子应该是这些年来身体留下了暗疾什么的,哪怕今天不发作,不定哪天也得这样抽冷子的来一下,与其那会家里头没人或是不能及时发现啥的,还不如像今天这样,最起码她们及时发现,并且很快的把老爷子送到了医院呀,换个地方,换个时侯,说不定老爷子的病情就得被耽搁!

    “妈,言言,我爸的病怎么样了?”

    出声的是一路气喘嘘嘘跑过来的田素。

    手里头还抱着小妞妞呢。

    之前她带着女儿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自然是一心想着让她爸和田子航夫妻解开心结。

    说不定,就能和好了呢?

    哪怕是后头吵架,她也没出来,更没着急啥的。

    她爸就这脾气。

    和她不也是吼么?

    至于三哥,积攒了这么多年的情绪,嗯,让他吼两嗓子发泄下就好了。

    可是后来的发展却是出乎她意料。

    等到老爷子晕过去。

    众人惊呼声中,田子航小心的抱着老爷子朝外跑。

    陈墨言开车去往医院。

    她回头把小妞妞抱起来,追出来的时侯车子已经开了出去。

    虽然知道前头的人都是自家人。

    但是田素也是亲女儿呀,这出事的可是亲爸。

    她再心大能放心吗?

    回头给小妞妞加了件衣服,还没忘在包里头塞两条尿布。

    着急忙慌的给奎子打了个电话,打车直奔医院。

    等到追过来的时侯老爷子已经进了手术室。

    这会儿是出去接奎子的。

    随着田子航的眼神她看到了病床上的田老爷子,“爸这是……手术结束了?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姑姑你别急,手术成功,只是以后老爷子的情绪得控制……”

    “二十四小时内就会醒过来的。”

    听到陈墨言这么一说,虽然心里头还提着一口气。

    但总算是知道自家老头子没有生命危险。

    田素还是长松了口气。

    怀里的小妞妞又闹了起来,陈墨言伸手接过去,轻轻戳她胖呼呼的小脸一下,“妞妞别闹呀,你姥爷生病了呢,咱们不能吵到病人,知道了吗?”说也神奇,刚才在田素怀里头还哭闹不休的小家伙,被陈墨言这么一抱,一说的,竟然咧开了没门牙的嘴,在她怀里吐起泡泡玩。

    本来还觉得陈墨言和个几个月娃娃说这些有什么用的田素一下子闭了眼。

    她这个女儿,估计和言言天生八字合!

    不然的话为什么打从出生后就和陈墨言亲近呀。

    连她这个妈都靠后。

    心酸了那么一下下,田素又把心思放到了眼前的情景上,“医生还说什么了吗,没有别的了吧?”

    “曹院长只是说下次不能再这样,不然的话怕是后果难料。”

    陈墨言看了眼田素,眼神意味深长的:

    以后,可别再和老爷子顶嘴了啊。

    田素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瞪她一眼,张嘴想说什么呢,病房门口再次走进来几个人。

    当先的是一位五十出头的男人。

    一脸的方正,身上带着种多年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气势。

    眼神从陈墨言等人身上扫过。

    最后落在田老太太的身上,“大嫂,大哥呢,我刚才听曹院长说才知道这事儿,大哥这都什么情况了,那么重的病你怎么都不和家里头人说一声?”男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带着三四个年轻的男女走了过来,隔着窗玻璃看了两眼田老爷子,拧着个眉头回头看向田老太太,“大嫂,曹院长说我大哥情绪太激动,是受了刺激?”

    “嗯,我和你大哥意见不合,起了点争执……”

    “恐怕不是大嫂说的这样简单吧?”

    男子犀利的眸光缓缓移动,从陈墨言母女,田素几个人身上,最后落到田子航身上。

    他皱了下眉头,“子航,见了长辈都不出声打招呼吗?”

    “你这些年来的教养都学到哪去了?”

    如果是换作别的时侯,田子航怕是早就斥之以鼻:

    你是谁的长辈呀?

    可是现在,田老爷子生命垂危,虽然抢救了过来,可还没过危险期呢。

    说不定一个不好可就真的人没了。

    他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这些?

    只是敷衍般的抬了下眼皮,朝着对方看了两眼,“二叔……”

    “即然知道我是你二叔,那就说实话,你是不是又和你爸吵架了,把他气成了这样儿?”男子一指病房内静静躺着的田老爷子,语气含着怒意,“你说说你,这么多年来对这个家不理不管,不闻不问的,怎么着,现在老婆孩子找回来了,就想着回家了,觉得这个家能给你带来什么,图你爸的钱财?”

    “这是想要把他给气死吗?”

    “我可告诉你,田子航,你爸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非剥你的皮不可。”

    “老二,这事儿和子航没关系,你别说他。”

    田老太太的脸色有点不对,走过来急忙的打断两人的对话。

    “真的不怪他,是你大哥他一时没想通……”

    “什么没想通,大嫂你就帮着他吧,早晚会把你和大哥都气死。”

    五十出头的男人虽然很是生气,可还是没再说下去,只是对着田老太太道,“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或者有什么为难的事儿,大嫂你尽管开口,给我打电话什么的都行,咱们可是一家人,病着的又是我大哥,大嫂你千万别和我客气啊。”

    “行,嫂子不会的。”

    “子航,他是你爸,你得永远记住这一点。”

    “咱们田家可不能出不孝的人啊。”

    对方说这些话好像是意有所知。

    不过很明显,应该是说给田子航听的。

    不过可惜,田子航始终盯着病房内田老爷子,眼也不错一下。

    眼底闪过一抹怒意,对方看了眼身后的几个年轻人,声音有点沉,“你们几个也过来看看你们大伯吧,哎,这人老了啊,要是再碰上些不顺眼的事儿什么的,说倒下可不就是倒下了吗?”

    “爸你别担心了,我大伯一定会好起来的。”

    “是啊爸,您刚才不是问过医生了吗,大伯肯定会好的。”

    有两个二十多的女孩子则站到了田老太太的跟前,“伯母您别伤心难过了,我们相信大伯肯定会好的。”

    “好孩子,伯母谢谢你们,还有,我也觉得你们大伯肯定会好的。”

    陈墨言站在旁边把这一幕看在眼里。

    慢慢的,对于眼前这一行人的身份有了个大概的认知:

    田家二房的人。

    田老爷子的亲弟弟,田建!

    官至部级。

    也因为现在还没有退休,而偏偏田老爷子不但是退了下来。

    田家大房目前的情况是后继无人!

    可田家二房却是有的是人。

    田建老爷子今年五十出头,四子三女!

    可谓典型的是多子多孙。

    而且,官场上也是风头正健。

    这样的情形下,田家二房不把田家大房放在眼里也是再正常不过。

    就比如这一刻吧。

    哪怕是田建一路急匆匆的来看生了重病的大哥。

    可你看看他到了病房后说的这些话,那一身的气势作派。

    无一不表明着他在面对自己大哥这一房时的居高临下!

    陈墨言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也心知肚明。

    同时,更加坚定了心里头之前所想的一件事儿:

    和田家这些人,坚决离远点!

    一定得远呀。

    不然,这波人肯定又是一堆大麻烦!

    田建本来是转身要走的。

    他身后的几个年轻男女都准备跟上他的脚步离开病房。

    谁想,田建的脚步却是突然在陈墨言的面前停下。

    打量了她两眼,田建突然开口,“你就是老三的女儿?”

    老三是田子航在田家同代中的排行。

    陈墨言虽然知道这事儿,但她不想和眼前这个人说话呀。

    啊了一声,她对着田建眨眨眼,表示自己有点不明白他说的是啥?

    田建皱了下眉头,正想再说点什么,田老太太赶紧走了过来,“二弟,这是子航的女儿,也是你的侄女。子航排三的事儿她不知道,小孩子不懂事,也不知道咱们家这些事儿……你别怪她。”话罢,田老太太扭头看了眼陈墨言,一脸的慈祥,“这是你叔爷爷,言言,叫人……”

    “叔爷爷……”

    陈墨言就差没捏着鼻子喊人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不算什么尊重的三个字儿出口。

    以着刚才这位田家老二高高在上的作派,还不得立马拂袖离去?

    谁知道他竟然对着陈墨言点了点头,还破天慌的夸了陈墨言几句,最后甚至还开口道,“即然是回家了,就别再想以前的那些事儿,你现在是田家的女孩子,咱们田家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你爷爷现在这个样子,你有什么难处只管来找叔爷爷,能帮的一定帮。”

    陈墨言觉得自己有点无语。

    干嘛和她这么亲热呀?

    他们没那么熟好不好?

    还有,没看到自己很不想和他说话,敷衍的眼神吗?

    不过,这么多人看着呢,对方和颜悦色的对着她伸出了橄榄枝。

    她还不能不接。

    因此,一脸带笑,眉眼弯弯的点头,“谢谢叔爷爷。”

    “乖,叔爷爷这次没带礼物,下次补给你。”

    对于这话,陈墨言已经是不想接话了。

    等到二房的人浩浩荡荡的刚走入电梯。

    不远处,医院的几个领导气喘嘘嘘的跑过来,“王老太太您好,是我们来晚了,不知道老首长生病的事儿……”一边说一边双眼在四处的溜,好像是在找什么人,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瞧着样子应该是最年轻的吧,先就有些忍不住的对着田老太太问了出来,“老太太,不是说王部长过来了吗,怎么没看到他人?”

    田老太太听了这话立马就似笑非笑的呵呵了两声。

    “原来,你们不是来看我们家老田,是来找田部队的呀?”

    “可惜,你们来晚了一步,这不,他刚走呢。”

    田老太太带着几分戏谑的眼神落在那个开口问话的人身上,同时,她还极是好心的建议,“要不,你们现在下楼去追一追,跑的快、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追的上你们的王部长,行了,你们快去追吧,我老婆子可不敢耽搁你们的时间,走吧走吧……”一边说一边摆手,赶几个人走。

    “老太太您别误会,我们就是来看看老首长的。”

    一边说一边还暗自瞪了那个开口问话的人一眼。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是一脸的尴尬,在自家顶头上司的瞪视下。

    只能一脸陪笑的说好话,“是啊老太太,我也是随口一问,您可别多想……”

    等到医院的几人走后。

    田素气呼呼的跺了下脚,“一群马屁精。”

    “怪他们做什么,咱们自己家人都这样,怪得了人家别人轻视你吗?”

    对于这种情形,见多了的田老太太表示见怪不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