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191章 缓和、出了差子
    顾薄轩走后第三天。

    田老爷子出院。

    陈墨言和田子航还有田素送老爷子回家的。

    至于贺子佳……

    主动说帮着田素看小妞妞。

    田子航几个人自然都不会说什么,就是连田老太太都明显没把心思放到贺子佳身上。

    儿子啊。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啊,她的儿子,总算是肯再次迈进这个院子!

    坐在沙发上,看着田子航扶着自家老伴走进卧室。

    田老太太低下头,双手捂脸。

    泪落。

    田老爷子终究是上了年纪,身子又虚弱,这不没折腾一会就睡了下去。

    站在熟悉又陌生,足有二十余年没有踏进来一步的家。

    田子航心里头也是感慨万千。

    默墨的在原地站了下,闭着眼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最后,田子航蓦的睁开了眼,朝着田老太太点了点头,他看向陈墨言,

    “咱们走吧。”

    陈墨言还没出声呢,旁边的田老太太慌张的一下站了起来。

    因为起身太急。

    把放在小茶几上的茶叶罐都带翻在地下。

    茶叶洒了一地。

    她只是一脸紧张,小心冀冀的看向田子航,“那个,子航啊,你看这大中午的了,要不,要不吃了饭再走吧?你也刚好尝尝卢嫂她们的手艺……”停了下,田老太太有些小声的嘟囔了句,“你年轻那会儿,不是最爱吃卢嫂的红烧肉么,这会儿她做的更好吃了的……”

    红烧肉啊。

    是啊,那会,他最爱的是卢嫂的红烧肉。

    可是现在……

    他笑了笑,抬头看向田老太太,“自打子佳出事,我已经不吃红烧肉这些油腻的东西了。”

    听着这话的田老太太忍不住脸色微变。

    “不喜欢了啊,不喜欢了啊,妈,妈还以为你……”

    她看着田子航余下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您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打电话吧。”

    话罢,田子航再没什么可留恋的,看了眼陈墨言,“走吧。”

    “好,姑姑你留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小妞妞那边你不用担心呀。”

    总得留一个下来善后呀。

    她爸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也不行。

    自然只有田素这个当女儿的喽。

    车子在田家老宅门前不远处打了个转,头也不回的驶离。

    开车的当,陈墨言瞅了两眼她爸。

    本以为闭着眼小憩的田子航霍的睁开眼,“怎么,怕我伤心,想劝我?”

    陈墨言嘿嘿笑,“不是,就是看您是不是真的累了,要是睡着的话我把车子开慢点嘛。”

    “小滑头。”

    田子航摇摇头,又把自己的身子靠回椅背上,“好好开车。”

    父女两个人回到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

    贺子佳正哄着小妞妞玩呢,看到她们两个人回来,有些诧异。

    “这么快?没有吃饭就回来了?”

    “嗯,家里头有吃的吗,你还没吃吧,我去煮点面条去……”

    贺子佳赶紧站起身子,“不用,言言你和妞妞玩,我去弄点吃的,马上就好。”

    “行了,你们在这里说话,我去煮饭。”

    陈墨言对着两个人摆了摆手,自己抬脚跑进了厨房里头。

    身后,贺子佳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

    这孩子!

    她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你在这里看会小妞妞,我去厨房里头看看?”

    虽然知道陈墨言不会累到连顿饭都煮不好。

    可是这当妈的心呀。

    就想着自己能多做一点,再多做一点。

    对孩子好一些。

    趁着她能这个能力,还可以的情况下。

    对孩子再好一些,更好一些。

    田子航却是伸手按住了她,“让她去。”顿了下,他笑,“多大的人了呀,都结婚成家了,这也就是顾薄轩不在家,公公婆婆远在千里之外她才这样轻松,不然的话她还有的忙呢,难道那个时侯你还替她去婆家过日子呀,煮个饭,让她煮好了。”

    贺子佳挣了两下没挣动。

    抬头白他一眼,“你这个当爹的可真是心大。”

    “那是,在我心里头,那丫头可没自己媳妇重要。”

    贺子佳看着他呵呵笑两声,然后,就在田子航心头浮起不妙感时,她悠悠的声音响起来,“不知道之前是谁故意为难咱们女婿,一心一意觉得人家抢了你宝贝女儿的?更不知道言言结婚前几天,是谁半夜半夜的睡不着,躲在书房屋子也不回的,啊,那些都是谁呀?”

    这会儿又说什么媳妇比女儿重要了。

    她才不信呢。

    田子航看着她哈哈大笑,“你们两个一样重要,这总行了吧?”

    厨房里头。

    陈墨言听着院子里传来的响亮笑声,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这样的日子呀,真好。

    当然,如果要是再加上顾薄轩……

    因为田老爷子的病,田子航偶尔会过去老宅那边走一趟。

    但是从来不多待。

    看看,站站,连杯茶都不喝就走。

    陈墨言跟着去过一回,后来就懒得跟了。

    半个月后。

    田老爷子的身体基本只余下好好的休养,就是田子航都不怎么在担心的时侯,陈墨言自然也把自己的重心转移到了工作上头来,等到她结婚后头一回出现在工厂,站在林同的跟前时,林同脸上的表情啊,都要哭出声来了。

    “姑奶奶,你可算是出现了。”

    他这些天容易吗他?

    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扛,决定是他,决策是他,定案拍案还是他……

    他光晚上想想都觉得心里头不安好不好?

    万一哪里漏掉了什么,或者是做错什么。

    他赔不起啊。

    倒是朱兰瞧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呵呵嘲笑了他半天。

    到最后他都要跟朱兰翻脸了。

    自己身上扛着多大的担子呀,她还笑话他!

    林同好几次都想冲到田家把陈墨言给拽过来,不过,最后都忍住了。

    此刻,看到陈墨言,他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你要是再不来,我可真的要杀到你们家去找你了。”然后他直接把自己面前的一堆资料推到陈墨言跟前,“赶紧的,这些都是我筛选出来,需要你亲自过目的……”

    还没等他说完呢。

    陈墨言直接把资料再次给他推了过去,“你自己决定。”

    “啊,可是以前这些都是你最后拍板的啊……”

    他看着陈墨言,拧着眉头,“你是咱们的老板,你不管让谁管?”

    “你。”

    “你管。”

    陈墨言连着道了两个你字,听的林同眼皮都跟着跳了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墨言,你可是这厂的老板,你不管谁管啊,我只是个打工的……”

    “可是你拿的是总经理的钱。”

    相较于林同的跳脚,陈墨言则是平静的很。

    她拽了把椅子坐下来,看向一脸着急的林同,挑挑眉,“急什么,我还没急呢,行了,你坐下来,我这会儿刚好有空,咱们先好好聊聊。”陈墨言指了指办公台后头的老板椅,让林同坐下来,然后她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道,“我是这里的老板不假,可是,我这个老板不可能事事都管,每个合同都过问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我自己坐镇这里。”

    “林学长你说呢?”

    林同拧着眉头看了陈墨言半响,忽然他抬手用力的揪了把自己的头发。

    “说吧,你又想折腾什么去?”

    “以前你可从没说过这样的话,对了,你不会是想跟着去部队吧?”

    要真是跟着去部队的话。

    那的确,有些事情只能是他们这些人自己做决定,执行。

    虽然现在这联系方式越来越方便。

    一通电话很是方便。

    但终究是有些……鞭长莫及……

    陈墨言想了想,声音放缓,“我暂时并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可是林同,你作为二个工厂的总经理,你得习惯一个人处理事情,而不是再想着找我做什么决定……我要的是我不在的时侯,当然,我是如说果呀,我一年不在,或者是两年,你还能负责这些正常的运行……”

    “林同,你别想着自己是个打工的,是给我做事。”

    “你把自己放到决策人的位子上,然后,放心大胆的去往前走,去做,去执行……”

    陈墨言的话说的好听。

    可是对面林同却是脸都垮了,“说来说去,你就是想放手,想自己轻松……”

    陈墨言哈哈笑,“你也可以这样想。”

    林同,“……”他不认识这个无良的老板!

    虽然说好完全放手,但陈墨言还是在林同的坚持下,又复核了一批的合同,两个人商量着定了几批的单,只是最后,当说到具体事宜和单子工作内容分配时,陈墨言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的出声发表意见,直接对着林同摆了手,“行了,这事儿你自己拿主意,实在不行的话就开会吧,集思广义。”

    “林同,其实有些事情你只要掌好舵,事情并没有你想像的那样难。”

    陈墨言这话说的意味深长。

    林同暗记在心,回头自己可是好生捉摸了半天才想出点意思来。

    一天转下来。

    陈墨言只转了一半的店。

    等到傍晚回家,她又忙着把自己这一天的感受和所见所闻列出几条重点:

    哪里需要改进,哪里需要添补些什么。

    等等等等。

    直到吃完晚饭好久,她屋子里头的灯光还在亮着。

    贺子佳出来了一趟,远远的瞧着陈墨言屋子里头的灯,回头对着田子航就心疼了起来。

    “你说说,这都要十一点了,那丫头还没有一点的睡意……”

    “真是的,一个女孩子那么拼做什么?”

    “昨天还说什么要再扩大规模,偏你还同意……”

    田子航看着她笑,“咱们女儿心里头可是有主意的很,再说了,顾薄轩不在家,她一个人可不就忙这些吗,难道你让她一个人在家什么都不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吗?我倒是不介意养她一辈子,可是咱们言言她自己介意呀,而且,她和顾薄轩都不是这种人啊。”

    “我不过说一句,你张嘴说我一百句。”

    贺子佳白了他一眼,坐在椅子上叹口气,“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就是心疼那孩子。以前的时侯,没好日子过,所以才那么拼,不然连书都没的念……可是现在完全不用呀,不说她自己的钱,咱们两个的,还有顾薄轩的津贴什么的,养活她十个也不费事儿呀,这丫头偏偏就自己累……”

    “哎,真是不让人省心。”

    “好了,你得相信她啊,咱们言言绝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轻轻的抱了下贺子佳,安慰着她。

    “嗯,行了,我过去看看她睡了没有,把牛奶热一下送过去。”

    身后,田子航摇摇头,说是相信她,放手,可是这转身的作法,还不是把言言当成了个孩子?

    不过田子航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说子佳是。

    在对待言言这事上,他自己岂不也是这样的?

    哪怕儿女再大,都成家了又如何?在父母的眼里头,永远都是孩子!

    ……

    千里之外。

    一处极是隐密的大山中。

    顾薄轩一身迷彩,和几个人正藏在几棵大树后头。

    他们的双眼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几个人。

    那些人正在交易……

    身侧,周吕的眼神发亮,打了个手势,动手?

    顾薄轩双眸灼灼的看着前方,半响后,他直接把手按下去:

    再等等!

    周吕虽然心里头觉得有些奇怪,人都在交易了,还等?

    不过军令如山。

    几个人都紧紧的抿着唇,双眼紧盯不远处的一伙人。

    时间一滴滴的过去。

    眼看着那些人有些骚动,有一伙人竟然朝着转了身朝后走。

    好像,是要撤走?

    周吕有点急,他赶紧去看顾薄轩,还不动?

    还没等顾薄轩说话呢,身旁就听到啪的一声,枪响!

    这一下,顿时就捅了马蜂窝。

    那边的人先是一怔,反应过来后直接就抄了家伙……

    几乎在那声枪响起的同时。

    顾薄轩心头一沉,却是抬手跟着一枪,“动手,留几个活口!”

    “靠!”

    周吕也是心里头气的直骂娘。

    是哪个王八蛋小兔崽子擦枪走火,惊了敌人?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侯。

    得完成任务要紧!

    只是顾薄轩等人万万没想到,他们冲出去没一会,对方的火力竟然瞬间猛了起来。

    周吕和顾薄轩两人边打边寻找机会。

    “头,中计了……”

    周吕的话也是顾薄轩心里头所想的事。

    他甚至想的比周吕还要多:

    谁泄露的消息?

    心里头飞快的转着念头,他看了眼周吕,“先冲出去,突围。”

    半个小时后。

    顾薄轩等人突围成功。

    清点人数后,周吕的脸色难看,“去了二个……”

    “重伤三个……”

    顾薄轩闭了下眼,再睁开,眸子恢复了以往的犀利和清明果断,“你把这事儿记好,原地休整,我和上面联系一下。”顾薄轩看了眼跟着他出来的二十几个人,一个个都受了不同程底的伤,如今坐在地下不是义愤填膺就是一脸恨意,甚至还有些受了打击,脸色灰败的,顾薄轩的眉头拧了一下,霍的站了起来。

    “怎么着,就这么一丁点的打击,怕了?”

    “你们还是军人吗,平时是怎么训练的,军人的要求是什么,啊?”

    “这么一点困难都吓怕,吓倒你们的话,你们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军人?”

    “还不如赶紧给我滚回家抱媳妇带孩子去!”

    顾薄轩的话犀利而不留情面,直戳众人的心底最深处。

    其中一个人突然梗了下脖子开了口,“头,我们从来没有害怕,我们也不怕死,可是,这次的事情对方明显有反应,好像是知道咱们这一回的行动似的,就等在那里,等着咱们往人家口袋里头钻……”

    “头,你不觉得这事儿很奇怪吗?”

    “是啊头,咱们之前的那一声枪响,应该就是有人故意通风报信吧?”

    最后,一个人突然恨恨的站了起来,一拳打到了身侧的树上,

    “咱们在这里生死相搏,那些人却在背后放冷箭,头,老子不服。”

    “是啊,这事儿不查出来,不给那几个死去的人一个交待,谁都不会心服的。”

    顾薄轩的眼神冰冷,他看着最先开口的那个人,最后,把眼神落在开口的几个人身上,突然冷笑了两声,“好啊,查,你们说说让我查谁?谁开的枪,你们现在告诉我,我立马蹦了他,怎么样?”

    “不是我……”

    “我没有……”

    “咦,不对,好像是杨小三开的枪?”

    其中一个的声音有些迟疑,然后还往不远处的几个人中间看了一眼。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人给推了一把,不小心碰到的……”

    很是瘦小,眼珠子咕噜噜转动的杨小三听到上头那些话急的眼都红了起来。

    “头,你得相信我,我怎么可能会出卖大家?”

    杨小三着急的不得了,最后恨恨的看向那个开口说话的人,“姓吴的你别血口喷人,虽然刚才是我的枪走火,可是我是被人给推了一下手滑的……”他一边说一边都急的要跳起来,“头,周队,你们可得相信我呀,我怎么可能会出卖大家?”

    “我和你们相处了这么些年,他们两个没了我也很难过啊。”

    “我都恨不得立马就杀了那些人,给他们报仇……”

    一旁,吴树撇了两下嘴,“谁会说自己是坏人?头,那一枪是他打的,他肯定有问题。”

    “你别血口喷人。”

    眼看着两人当场就要闹翻,顾薄轩眼神一厉,“闭嘴,立正,向后转,俯卧撑五百个,马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