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轻易的安抚住大家的情绪。

    趁着原地休息几分钟的时间,顾薄轩和周吕两人神色凝重的在另一侧碰头。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你怎么看?”

    最后,是顾薄轩率先开了口,他看着周吕,眼神已经平静了下来。

    “恐怕,和你想的一样。”

    周吕的眉头也紧紧的拧了起来,顿了下,他直接道,“我觉得,咱们队里头有内鬼。”

    他这话一出口,顾薄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半响。

    抬手拍拍周吕的肩,他率先走出去,“走,过去看看。”

    身后,周吕抬脚跟上。

    “团长……”

    “队长……”

    顾薄轩看了众人一眼,也随地而坐,“这次的行动暂时取消,按兵不动,余下的我会再和上面沟通等命令。现在大家没什么问题吧?要是没有,周吕,往上打报告……”

    任务暂时取消。

    大家不管心里头怎么个想法,却是可以先松一会气。

    轮班放哨,站岗。

    余下的原地休息。

    顾薄轩靠在一株树上,抬头望着天空,眸底闪过一抹的沉思。

    问题,出在哪?

    ……

    顾薄轩在任务中遇到麻烦,正沉思不解之际。

    帝都。

    陈墨言这边也遇到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麻烦:

    是关于朱兰这边的。

    一个小明星因为自己在某个红毯上跌了一跤,丢了丑,回头就把朱兰这边给怪上了。

    这也算了。

    只要你开门做生意,肯定会得罪人。

    可是,她竟然回头去找朱兰的麻烦,在朱兰几次好话说尽,甚至承认给她下次的造型优惠价之后,小明星直接动手,摔了店里的东西不说,还打伤了一个助理设计师……

    受伤的是个小姑娘。

    二十出头。

    而且,要朱兰说,那个小明星明显就是故意的呀。

    不然的话为什么直接对着人家女孩子脸就砸了过去?

    朱兰身为总监可不是白当的。

    直接就把人给哄了出去。

    还没等她把这事儿想好怎么善后,如何和陈墨言提起来呢。

    人家小明星直接就开了一场记者招待会。

    内容嘛,自然就是哭诉她们墨言这个品牌店大欺客……

    又说什么觉得她不是大明星,伽位不够云云。

    所以才这样欺负她。

    吧啦吧啦的。

    当着众多记者的面儿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惹人怜惜。

    等到陈墨言知道这事儿时。

    已经是传的满城风雨。

    而朱兰更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那个女人竟然恶人先告状!

    站在陈墨言的跟前,她一脸的内疚,“是我没处理好这事儿……”

    如今那个女人在媒体面前又哭又闹的。

    帝都好几家的媒体都对着她们口诛笔伐。

    而且,连带着生意也下降不少……

    “言言,这事儿你得赶紧想个办法啊,咱们不能不由着她这样再闹下去啊。”

    陈墨言看了眼朱兰,“查一下她的背景和生活经历,包括她的爸妈家人。”生怕朱兰误会了自己的意思,陈墨言加上了一句,“我只是想知道她这个人,可没想做别的,更没想过拿她的家人做什么文章。”

    “言言你想哪去了,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虽然她这几年的手段是用了些。

    可这种对付对方家人的事儿,她还做不出来。

    “这样就好。”

    陈墨言点了点头,轻轻叹了口气,似是说给朱兰听,又似是说给自己听,“做生意用手段是必要的,但是,咱们得保持着本心,不能失去底线。”她这话说的朱兰心头微微一凛,随即她便重重的点了下头,“你放心,不会有这事儿的。只是当下这事儿……”

    “这件事情?不急,先让她闹。”

    陈墨言呵呵一笑,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我倒是要看看她想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

    朱兰脑海中电光石火的一闪,脱口而出,“难道她的目的不是针对咱们?”

    “她一个连三流都在末端的小明星,会针对咱们?”

    “你觉得,如果没有人撑腰,她会有这个胆子吗?”

    明星圈里头不是没有人传她有背景什么的。

    可是一来她没出面承认过,二来也没否认。

    再加上她的生意这两年是蒸蒸日上。

    不少人对她这里还是有两分顾忌的。

    陈墨言要的可不就是这些吗?

    没想到,最先坐不住跳出来的竟然是个没脑子的……

    就是不知道被谁给鼓唆的?

    不过这个背后的人没过两天,陈墨言就知道了。

    吴良鑫。

    竟然是吴良鑫?

    不过,陈墨言看着面前的人,再一次的笑了起来,“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真的不用帮忙。”

    田宝珍。

    田家二房最小的女儿。

    据说,好像比陈墨言还要小那么一岁?

    此刻她站在陈墨言的跟前,一脸的笑,“我说陈墨言,你真的不用帮忙吗?你可别和我客气呀,我爸可是说了,大家都是姓田的,一家人呢,你们大房好歹也是我爸的亲兄弟一脉,我又是你的长辈,这眼看着你被人欺负,也是于心不忍呢。”

    “要不,你就求求我,我这个当长辈的帮帮你?”

    “这按着辈份算起来的话,你也得喊我一声姑姑吧,你求我不算什么呀。”

    陈墨言看了眼田宝珍,想了想,笑起来,“那么,小姑,你要怎么帮我?”

    “这有什么难的呀,你即然喊我姑姑,帮你是自然的。”

    田宝珍因为陈墨言这一声痛快的姑姑是高兴。

    嘴角都翘起来,“不就是一个小明星吗,你等着啊,回头我就去给你摆平。”

    “好啊,我可是等着姑姑马到成功,旗开得胜喽。”

    陈墨言看着田宝珍踩着足有十寸高的高跟鞋扭着身子走人。

    回过头,她的眼神就平静了下来。

    不远处的朱兰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她拧了下眉,“言言,咱们不用她帮忙……”

    “这事儿你给我点时间,我来解决就好。”

    瞧瞧那个女人得意的那张脸。

    真是的,哪里是来帮忙的,分明就是来显摆,炫耀的!

    “不用急,她搞不定的。”

    朱兰听了陈墨言这话忍不住呀了一声,“不会吧?她可是……”

    田家的人啊。

    不过最后这几个字儿她没说出来。

    陈墨言也是田家的人呀。

    不过当然,田家现在也是有区别的:

    陈墨言这个田家大房,老的老,少的少,中间的田子航倒是有才气,名声。

    可不涉政!

    而二房却是不一样呀。

    一来当家的还没退下来,五十岁出头,风头正健呢。

    至于他下头的几个儿子女儿……

    可是个个都有出息的很啊。

    最大的老大老二,年纪轻轻的,也就三十岁左右吧,都当了县长呢。

    这样子的一家子人。

    的确是能撑的起田家一家。

    可也直接的把田家大房的地位给顶了……

    仿佛,他们才是大房一般。

    朱兰怕陈墨言多想,便越过了这个话题,直接道,“你觉得,田宝珍搞不定那个女人?”

    “你等着吧,最迟两天就会有消息了。”

    她又看了眼田宝珍走远的身影,一脸平静的转过了身子,“行了,我得回家了,你也回家吧,你们家儿子怕是又要找娘了。”说到朱兰和林同的那个儿子,别说朱兰,就是陈墨言想想都有点头疼。

    明明才三岁多的年龄。

    就没他不敢的事儿!

    赤祼祼的熊孩子一个呀。

    听到提自己儿子,朱兰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看了下天色,差不多要五点半了。

    冬天,天黑的早。

    这会儿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看着陈墨言点点头,“行,那咱们走吧,我就不送你了啊?”

    “我送你,走吧。”

    拦住要去打车的朱兰,陈墨言笑,“我把你接出来的,怎么着也得把人送回去呀,不然林同一生气,要是给我罢工了可怎么办?”

    “他敢。”

    朱兰倒是没有和陈墨言客气,坐在了副驾位上,“要不,你给叔叔他们打个电话,在我这边吃了饭再回去?到时侯我让林同去送你……”

    “不用,我放下你就走。”

    陈墨言一边熟悉的打了个方向盘,车子调头朝着朱兰家开过去,一边扭头和朱兰解释道,“这段时间我妈的身体有点不好,我挺担心的,还是多回家陪陪她吧。”上次复查的结果虽然说没什么事儿,但是陈墨言和田子航父女两个心里头总存着那么一股子担忧,生怕医生之前的话哪天就真正实现了。

    朱兰卡在喉咙里头的话就这么的咽了下去。

    车子在夜色中停在朱兰家门口。

    陈墨言对着朱兰摆手,“行了,你赶紧回家吧,我走了。”

    “那行,你路上小心点啊。”

    看着陈墨言的车子一溜烟的驶走,溶入夜色当中。

    朱兰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看着是个老板,风风光光的,可多辛苦呀?

    摇摇头,她推开门走进了自己的家。

    才在院子里头就听到自家小魔头嗷嗷的叫,还夹杂着哭声。

    她头就是一疼。

    “这又是怎么了,林同,你又打他了啊?”

    朱兰也就是随口一问。

    林一晨却是嗷嗷叫着朝她扑过来,抱着她的腿不放,“妈,妈妈救命啊,我爸要打死我了。”

    “妈救命啊。”

    朱兰满脸的无语,伸手拽开自家活宝,看着他还在那里夸张的大叫,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又怎么惹你爸了,说实话,不然我也不管你啊,还让你爸揍你。”

    林一晨才过了四岁的生日。

    幼儿园中班。

    这会儿他妈一问,他不禁就更委屈了,“妈,我就爬了下墙,我爸就打我……”

    “爬墙?你爬的哪里的墙?”

    “幼儿园后门的。”

    林同没等自家儿子说,气哼哼的开了口,“他说他要从墙上看看外头,还鼓动人家别的好几个小朋友和他一块爬,其中一个还摔了下来……”

    朱兰一听这话,立马想也不想的点头,“揍。给我狠狠的揍。”

    然后,一伸手拽住要向外跑的林一晨,按在身前噼哩啪啦的往屁股上一顿拍。

    打的林一晨嗷嗷叫。

    到最后,小家伙哭的惊天动地的,“你们不是我亲妈,你们是后的……”

    林同被他这话给气乐了。

    “对,我们是后爸后妈,所以现在在虐待你。”

    至于朱兰……

    则是手下加重,直接又照着他屁股上拍了几巴掌。

    最后,她看着林一晨,“知不知道错了,啊?”

    “我,我没错……”

    “你还没错?你自己爬墙也就算了,还让别的小朋友和你一块爬,下次还敢不敢了?”

    林一晨一梗脖子,圆溜溜的大眼瞪着他妈,“我没让他们跟着我爬,是他们自己非要跟着的。”

    “那个小胖墩自己不会爬墙,胆子又小,才摔了下去。”

    “不管我的事儿!”

    他这一番有理有据的话听在朱兰和林同耳中自然又是一番怒意。

    朱兰向来是个爆脾气的。

    哪怕这些年在外头有所收敛,但回到家里还是那个一点就着的呀。

    这会儿听着自家儿子的话,直接又是一顿抽。

    最后还是林同看的心疼,把人抢了过去。

    小家伙哭的脸通红,嗓子都哑了,最后在林同怀里哭的睡过去。

    给他擦了脸,脱了衣服放到床上。

    回过头,林同有些埋怨朱兰,“你刚才下手也太重了啊,你看看,屁股都抽紫了……”

    “你现在别和我说话,我生气呢。”

    朱兰瞪了眼林同,示意让他赶紧滚一边去。

    她火大着呢。

    林同摇摇头,起身走向了厨房,“还没吃东西吧,我去热几个馒头炒个白菜。”

    屋子里头只余下朱兰一个人。

    坐在椅子上,她有些坐立不安,好半响,起身进了卧室。

    床上。

    林一晨睡的正香,眼角却有一滴泪挂在那里。

    朱兰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打他,她这个当妈的不心疼吗?

    可是不打能行吗?

    这次只是让人家小朋友摔了下来,所幸没受伤。

    他们夫妻顶多上门道个歉,买些礼物什么的也就行了。

    可是下次呢?

    若是再有下次,人家的孩子受了更严重的伤呢。

    断腿,或者是其他的甚至不能治好的伤。

    到时侯她们怎么办?

    朱兰虽然脾气爆,可她却比林同有一个优点:想的透彻。

    她不是生气儿子爬墙。

    她是害怕再有另外的一次,两次,甚至是更多次……

    万一儿子惹下了滔天大祸?

    没有了儿子,她们两口子会崩溃掉的!

    听到外头的动静,朱兰抹了下眼泪走出去,看的站在厅里的林同摇摇头,一脸的无奈,“你说说你,这是何苦来的?”明明心疼的很,却又把孩子往狠里打,就不能轻一点吗?

    “不就是爬个墙吗,又没受伤……”

    “我懒得理你。”

    朱兰翻了个白眼,“饭好了吗,我饿死了。”

    “可以吃了,你没开车回来,是谁送你回来的?”

    朱兰正往嘴里啃馒头呢,听到他这话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林同,“怎么,吃醋了?”

    “醋什么醋,我还酱油呢,我这是真心你。”

    林同说的一本正经。

    朱兰却是刚才阴霾的心情一扫而光,看着他呵呵笑,

    “言言送我回来的。”

    “那你没让她来家里,吃了饭再回去……”

    “我叫了,不过她说田太太身体不怎么好,有些担心……”

    林同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人老了啊,身体就各种的毛病。对了,你妈上次打电话说你爸腿脚不好,现在怎么样?要不行的话咱把人接过来在大医院治治,这里医生好。”

    虽然朱兰爸爸的腿已经好了。

    但是听到林同这放在,朱兰还是很高兴的,“不用了,我妈说最近已经轻多了,等到以后咱们空闲时把他们接来好好的玩几天。”

    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话家常。

    吃罢饭,朱兰去洗碗,林同则在一侧给她打下手。

    日子平常的似流水一般。

    淡然,却是温馨。

    四合院。

    陈墨言陪着田子航贺子佳吃完晚饭,她笑嘻嘻的起身,“今天我去洗碗呀,妈,爸,你们都不用过来呀。”

    不过是几个碗。

    贺子佳倒是觉得自己也能洗的,何必让孩子去做这些?

    不过却被田子航给按了下来,“让她去,那么大的人了,都出嫁了,洗个碗还不行啊?”

    “哎,妈你看看,我爸他现在心里头只有你,把我都当外人了。”

    陈墨言装模做样的叹气。

    看的贺子佳忍不住笑起来,“淘气,不想去就放在那,我去洗……”说着话,她已经拍开田子航的手,和陈墨言一块收拾起桌面来,旁边田子航只能无奈的也起身帮忙,然后,陈墨言去洗碗,田子航两人在厅里头说话。

    顺便在洗澡间里头放热水。

    等到一切收拾好,陈墨言回过头来的时侯,田子航和贺子佳两个人已经说到了孩子的事儿。

    陈墨言一开始还懵呢,什么孩子?

    等到听了两嗓子才知道,她们在谈她和顾薄轩以后的孩子。

    不禁让她有些无语,“爸,妈,这事儿还没影呢,你们谈论的那么欢快……”

    害的她都以为自己真的怀孕似的。

    贺子佳笑,“这有什么害羞的,你们才结婚,以后肯定会要孩子的啊,等以后我给你们看……”说到这里她突然皱了下眉头,田子航心头一跳,“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贺子佳一个字出口,眼前猛的一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