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崔明听了她这话,整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全身血液都要窜出来的感觉。

    口干舌燥!

    特别是,孙慧使劲儿朝着他怀里头钻!

    这让他心里头才熄去的那团火噌的一下烧起来。

    而且是瞬间烈焰。

    呼吸加重,崔明低头,看着孙慧的眼神一片火热。

    不过,他还有仅存的理智,“慧慧,我……我有女朋友的……”

    “我知道,崔明哥哥,你别担心,我,我不会要你怎么样的,你要了我,好不好?”

    一边语气幽幽的说,孙慧一边咬着唇,颤着手去解崔明的衣服。

    崔明心头扑通扑通跳的更厉害。

    他的手猛的握住孙慧的手,双眼通红,“慧慧,我,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啊,崔明哥哥,你成全我好不好?”

    孙慧的声音哽咽而让人心疼。

    这一刻,两个人几乎是赤着上身相对!

    崔明再也把持不住,想也不想的对着孙慧的嘴亲了下去……

    眼看着就要到最后一步。

    屋子外头砰的一声响。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风吹落在地下。

    就是这么一下子的动静,崔明整个人哆嗦了一下,瞬间恢复了几分的理智。

    他一狠心,推开紧紧抱着自己的孙慧,抖着手穿好了衣服。

    站在地下,背对着孙慧。

    崔明的声音多了抹漠然,“慧慧,以后你别再去找我了,这里是五百块钱,你拿着,自己找个工作还是怎么的,以后,我以后再来看你……”说着话他几乎是逃般的跑了出去。

    门咣当一声重重的关上。

    孙慧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呜呜大哭。

    为什么?

    难道他就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吗?

    都是那个女人!

    回到家的崔明一身的冷汗,想想刚才的那一幕,他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你怎么敢?

    要是真的和孙慧有点什么……

    以后他怎么面对程玉兰?

    还有,这事儿要是让程玉兰知道了,非得和他掰不行!

    翻来复去没睡意的崔明默默的抽了大半夜的烟。

    最后心里头暗自下了个决定,孙慧,得赶紧把人弄走才行!

    腊月二十五。

    中午。

    陈墨言回来就看到贺子佳坐在椅子上发呆。

    不知道在想什么,连她进来都不曾发现。

    “妈,你在想什么呢,这么专注,我进来你都没听到。”

    贺子佳回过神,伸手拍了下陈墨言,“都结婚的人了,还这么淘气。对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你有没有问顾薄轩,给你婆婆家的礼物送过去了吗,你们啊,一个两个的忙,可别忙的把家里头的事儿都给忘了。”一边说一边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你说说,嫁个军人有什么好?”

    明明才新婚啊。

    不但没有假期,就结婚三天假。

    然后一直到现在。

    这都大半年了,女婿连个人影都没有……

    好像她女儿嫁了个空气似的。

    现下还好,以后万一有了孩子,这家里家外的就自家女儿一个人忙活。

    得多累?

    贺子佳想想都觉得不得劲儿:

    心疼女儿!

    当初她真该不同意这门亲事的啊!

    陈墨言哪里晓得自己不过是随便和她妈打个招呼,她妈那心思立马转了千百个。

    甚至,连想让她悔婚的心思都有了?

    还站在那里傻乐呢,“妈,我给你买了好多吃的,你看看,你喜欢吃哪个,回头咱们再去买。”

    对于贺子佳,陈墨言是真的恨不得供起来。

    手里头大包小包的,吃的喝的玩的,旦凡是她觉得好玩的新鲜的。

    统统买回来!

    贺子佳看着她买回来这么多东西,忍不住摇头,“你啊,也就是顾薄轩不在,你公公婆婆又不在这里,不然看你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不说你才怪呢。以后要是真的回去了,或者他们住到你这了,可不能再这样花钱了啊?”

    当妈的心里头自然是自家女儿最好的。

    花点钱怕什么呀。

    她女儿自己挣的!

    嗯,就是女儿自己挣的不够花,那不是还是她们家子航么?

    可如果是公公婆婆就不会这样想了啊。

    人家只会觉得你乱花钱!

    “妈妈说的是,我都记下来啦,妈你看看这个花瓶,漂亮吧?”

    贺子佳喜欢一些清雅,素净的东西。

    而且还带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或是风格。

    她就到处搜罗一些小玩意儿。

    “妈你好好看看啊,要是喜欢以后咱们再买。对了,我爸呢?”

    “他啊,之前和冬扬出去了,说是有个会要参加……”

    “那您中午吃什么?我爸就这样把您一个人丢在家里了啊,妈,我爸带坏了,咱们今晚不理他。”

    对于自家女儿的挑拨离间,贺子佳半点不上当。

    “你爸爸说,中午会回来吃饭的。还会在路上顺便买菜回来呢。”

    贺子佳看了眼不远处的时间,笑了笑,“这都十一了,估计也该要回家了。你想吃什么,要不给你爸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买回来?”陈墨言想想自己在BB机上留下一串的菜名,那情景,好像也挺好玩的?

    正想着点头呢,门口传来周冬扬耍宝般的声音,“小师妹回来了啊,小师妹,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

    “周冬扬,你前天才见的我。”

    “前天吗?我怎么觉得好像隔了好几个春秋似的。”

    周冬扬挠了下额头,一脸的叹气,“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滚!”

    陈墨言直接一脚踹过去,“我可是结过婚的,我爱人是军人,怎么着,你是想自己犯错误,还想把我也给带到沟里头去?要不,我现在打个电话去军区总部那边,和他们说,有个人意图破坏军婚?”

    周冬扬果断的举手投,“我错了。”

    他可担不了这个罪名!降

    再说了,顾薄轩那小子的武力值,忒强啊。

    他可不敢招惹!

    “你妈呢?”田子航把手里头的菜塞给周冬扬,示意他放到厨房去,一边朝屋子里头走一边问,直到走进屋子里头,看到因为听到他们回来正准备走出来的贺子佳才把一颗心放到了实处,他笑着把脖子上的围巾放到一侧的衣帽架上,一边笑道,“别出去,外头太冷了,而且今天没有太阳,阴沉沉的,怕是要落雪。”

    “我穿的厚着呢,不冷的。”

    虽然是这样说,但贺子佳还是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听着外头的动静,她看向田子航,

    “冬扬来了?这么大个人了,你也多说着他点,该找个女朋友了。”

    如果自己的女儿没结婚。

    贺子佳不会说这样的话,周冬扬这个孩子瞧着还是个挺好的。

    而且他那个小心思呀。

    虽然是遮着掩着的。

    可是那眼神只要看到言言,总是不由自主的就随着言言跑了。

    长的也还好。

    最主要的是,这孩子以后肯定是留在帝都的。

    工作什么的都挺不错。

    说起来真是个不错的女婿人选……

    可自家女儿不喜欢呀。

    现在又结了婚。

    田子航或者没想那么多,可贺子佳这个当妈的却是想的细。

    生怕因为周冬扬,会在以后造成陈墨言夫妻两人之间的不和谐。

    田子航却是不理解她这些弯弯绕的想法呀。

    只是有些好笑,“怎么,好好的关心起他来?你有那个心呀,还不如想想咱们今年过年去哪玩。”

    “一个臭小子也值得你替他操心啊。”

    “他的事你不用管。”

    贺子佳有些哭笑不得,“我哪里操心他,我还不是怕……”顿了下,她也懒得再多说了,说了估计田子航也会觉得不以为意,说不定还会说自己是瞎胡想,又会说要是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全都是顾薄轩不相信言言什么的,她还是私下和言言提两句罢了,想到这,贺子佳直接就点头道,“行,那我好好想想,咱们今年春节怎么过。”

    夫妻两人在屋子里头说话的当。

    陈墨言已经开始在煮饭。

    买的菜多是熟食,加工一下就好。

    陈墨言又炒了个醋溜白菜,韭菜炒鸡蛋。

    四个人,五个菜,一个汤。

    一筐白面馒头端上来。

    午饭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过去。

    饭罢,周冬扬坚持去洗了碗,把厨房收拾好,他回头告辞。

    田子航看了他一眼,“你过年要回家吗?”

    “我爸我妈会来这边的,说是和几个老朋友见见面。”

    田子航听了这话点了点头,“那行,等你爸妈过来,另外约个时间坐坐。”

    当初,他之所以起了想把周冬扬介绍给陈墨言的心思。

    除了周冬扬能力不错,是他带在身边的徒弟之外。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周冬扬是他一个老朋友的儿子!

    腊月二十六。

    陈墨言被田素一大早拽出去买年货。

    两个人开着车,拖着个小妞妞,在外头逛了大半天,大大小小买了半车多的东西。

    吃食衣服礼品首饰。

    吃过早饭出去,然后一直到傍晚五点才进家门。

    田素一进四合院直接就把小妞妞丢给了田子航,“哥,你帮我抱着她啊,我可是要累死了。”瘫坐在椅子上她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咕咚咚的一连喝了好几杯水,看的旁边的贺子佳直摇头,“你们两个呀,不会明天去买吗,就非得这一天逛下来啊,真是的,找罪受。”

    “嫂子,我逛的时侯一点感觉都没有呀。”

    田素一脸的无辜,不过下一刻她直接把罪名推到了小妞妞身上,“我是抱着她的,肯定是因为这样才累的。”

    小妞妞还不会说话。

    只是看到她妈朝着她指过来,以为是和她玩呢。

    在田子航怀里小身子扭来扭去,咯咯直乐。

    陈墨言也觉得累,不过还好,没田素那么夸张,这会儿听到田素的话,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姑姑,小妞妞好像我抱着的并不比你少吧?”而且,她们还带了一个小推车,时不时的就推一段路呢。

    所以,明明是她自己走的累。

    欺负人家小妞妞不会说话是吧?

    田素朝着陈墨言翻了个白眼,坏丫头,就知道拆她的台!

    晚饭直接在这边吃的。

    吃完之后田素抱着小妞妞宣布,“奎子今晚加班,我不回去了。”

    “你以后每个月出饭钱啊。”

    田素一下子不乐意了,瞪大了眼,“哥,你还是我亲哥吗?我不过是吃几顿饭啊,你竟然还收钱……”一边作势呜呜的哭,“嫂子,你看看我哥,我真怀疑我不是他亲妹妹,难道我是捡来的吗?”

    “呜呜,嫂子你可得给我作主啊。”

    陈墨言朝着她呵呵两声,“姑姑你当初怎么没去报演员呢,这翻脸和翻书似的,真好看。”

    “陈墨言你给我等着。”

    眼看着两个人你瞪我我瞪你的。

    小妞妞还以为她们两个在玩什么,从田素怀里头挥着小手,努力朝着陈墨言够过去。

    她要陈墨言抱!

    但是因为田素没松手,小妞妞一下子急了。

    也不知道她那巴掌大的小脑袋瓜是怎么想的,小手一挥。

    吧唧刚好打到了田素的脸上!

    被打的亲娘田素想把自家熊孩子塞回肚子里头重造!

    第二天中午。

    贺子佳把陈墨言叫进屋子,“你把我上次买的那条围巾,还有那套中山装给你爷爷奶奶送过去,你前些天不是买了好些补品么,再选一些带过去,还有,问问他们大年三十晚上有没有空,要是有空的话咱们过去那边一块吃个饭……言言,这些年来,他们也不容易。”

    陈墨言抿了抿唇,想说谁容易?

    不过想了想,她妈还真的就是这个性子。

    而且她和田家老爷子老太太的纠缠太深,打小就在一起的情份。

    而且老太太老爷子在之前对她都是很好的。

    贺子佳心里头放不下也是正常。

    就比如她。

    前世不是好些事情心里头明镜似的。

    可真的做起来,还是谁也放不下,到头来只有一路委屈自己么?

    想到这,她便点点头,不过下一刻她看向贺子佳,“我爸那里,知道这事儿吗?”

    “我昨晚和他说了,他没出声。”

    顿了下,贺子佳笑道,“我就当他是默认了。”

    陈墨言,“妈您这法子好。”不出声就是默认,嗯,没毛病!

    当天中午。

    陈墨言拽着田素去了田家老宅那边。

    没想到遇到上了二房三房的人也在。

    好像也是给田老爷子和田老太太送过节礼的。

    田宝珍竟然也在。

    本来还一脸倨傲的田宝珍,在看到陈墨言的身影时,下意识的就想躲开。

    陈墨言哪里能如她的愿?

    眼眉一挑,她一脸惊喜的对着田宝珍开了口,“这位,宝珍姑姑是吧,我这些天找你找的好苦,宝珍姑姑你联系方式能给我一个吗,还有,上次的事情你帮我搞定了吗,我这边可是提心吊胆的,一直等着宝珍姑姑的消息呢,不过我想呀,就如同宝珍姑姑你所说的那样,有你出马,肯定是什么事情都能搞定的吧?”

    “是吧宝珍姑姑?”

    陈墨言的话听的田家二房三房的一头雾水。

    有和田宝珍关系好的便都朝着她看了过去,“宝珍,什么事情呀,你答应了她什么事儿?”

    在二房三房的人眼里,陈墨言从来都不是他们田家的人!

    他们田家的人可都是根正苗红的帝都人。

    怎么可能像陈墨言一样,在外头生活那么些年,回头说是田家人就是吗?

    谁知道她的身份有没有假?

    再说了,就算她的身份是真的,她一个在外头生活那么多年的人。

    自然比不过她们这些打小在帝都长大,生在田家长在田家的人呀。

    特别是二房的几个人。

    对着陈墨言是更加的不愤。

    因为之前田家二房的田建可是对着陈墨言赞不绝口。

    事后更是亲自交待秘书给陈墨言选了份见面礼。

    据说,还是很贵重的那种。

    二房的人看着陈墨言可就有些不顺眼了起来。

    人多,本来就竟争的多。

    一个个的都想得到田建这个大家长的认同,看重。

    这样得到的资源也多呀。

    如今,这突然的窜出来一个大房的人。

    还是在外头生活二十余年,身份说不清楚的人。

    难道自家老爷子是看重了她?

    这岂不是要把二房的资源倾斜出去一部分?

    他们肯定不会答应的!

    不得不说,二房的人脑补的很是让人无语。

    基于这样的心理,二房的人上下可都是把陈墨言当成了假想敌!

    陈墨言这是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估计也只会送他们几个大白眼。

    什么人啊。

    想那么多,不累?

    这会儿一看田宝珍和陈墨言竟然搭上了腔,听着陈墨言那意思,好像宝珍还答应要帮她什么忙似的,二房在场的几个人心思可就飞快的转了起来,其中一个索性直接问,“宝珍,你答应了言言什么事儿,你可是长辈,这答应的事儿可就得实现呀,不然可是丢了咱们二房的脸呢。”

    “五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侯丢咱们二房的脸了?”

    “还有,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田宝珍一边气呼呼的瞪了眼自家哥哥,一边眼神不善的看向陈墨言,“不就是一个小明星的事儿吗,我不是说了让你等着消息,你那么急做什么,再说了,你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啊,我早就派人递过了话去,她肯定是怕了的,你没看她这些天就没半点动静吗,真是蠢死了。”

    最后一句是说给陈墨言听的。

    当然,指的也是她。

    陈墨言眉毛扬了一下就想出声,却不妨田素比她更快一步,“田宝珍你那是什么态度,注意着点呀,言言可是我们大房的人,还轮不到你这个二房的人给她脸色看。还有,这里是我家,你爱待就待,不爱待就赶紧的滚。”

    “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

    得瑟什么啊,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似的。

    “田素,你让谁滚,你再给我说一遍。”

    “再说一百遍都行,这里是我家,你看不起我们家的人你就给我滚。”

    田素可不是田老爷子,更不是田老太太。

    叫她让着这些田家二房三房的人?

    ------题外话------

    调整更新时间。我尽量…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