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00章 好心人不好心
    如果是关系好的人。

    或者,对方是个让她看的顺眼的。

    哪怕别那么时不时翻着白眼看人的人。

    田素觉得自己估计也不会这样气,可是这些二房三房的人?

    她呵呵笑两声,“显摆也显摆了,该给外头看的你们也都给外头看了,人家也知道你们二房三房并没有对大房不尊敬,更知道你们背后的那些人忙,所以让你们来探望我爸我妈,现在,你们可以滚了吗?”

    “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啊,快走吧快走吧。”

    田素摆手。

    朝着外头赶人。

    几个人的表情都不好看,看着田素一个个的眼神里都带了怒意。

    田宝珍更是尖叫起来,“田素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什么时侯轮的到你说话了?”

    “是啊,田素,你可是嫁出去的人,大伯大伯母还没发话呢,你这出嫁的人能代表吗?”

    田素瞅着出声的两个人呵呵笑。

    笑的那两个人心里头都有点发毛,然后她才一声轻咳,“反正,我总比你们这些装模作样的人能作几分主,行了,赶紧走呀,这大过年的可别耽搁我们打扫卫生。”一边说一边扭头喊人,“赶紧去弄几桶水,好好的洗下地,再开个窗通个风什么的,这味道怎么突然有点怪啊,以后这家里可不能随便什么都放进来。”

    “田素你在和宝珍她们几个说什么呢?”

    田老太太从二楼走下来,一脸笑盈盈的,“看你们几个说的挺热闹的,我之前还担心这丫头不会说话,又惹你们生气呢,我刚才给你们大伯喂了药,他才睡下,你们几个都有心了,回去和你们爸妈说,我和你们大伯都知道他们的心意,领他们的情……”

    话说到这里,他们几个还能说什么?

    纷纷起身客气了几句,告辞离去。

    还没等出田家大院的门呢,田宝珍就气呼呼的跺了脚,“大伯母什么意思呀,看着田素骂咱们是吧?”

    “你说她什么意思,人家可是亲母女。”

    “不偏着田素,难道还向着咱们说话吗?”

    “真是的,白痴。”

    二房和三房之间,二房和二房之间,三房和三房之间的人,也不全都是手足情深的。

    这会儿出了田家大宅。

    一没有了陈墨言这些外在的敌人,全都成了所谓的自己人。

    两房的人纷纷原型毕露。

    “你骂谁呢,田老五我告诉你,你再敢说一句给我试试?”

    “骂谁?我怎么知道我骂谁呀,谁蠢谁白痴谁知道呗。”

    “你个死田老五,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家不和爸说……”

    “就指着爸给你撑腰,丢人。”

    “你等着!”

    田宝珍气呼呼的跺了下脚,上了自己的车子。

    她觉得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呀。

    流年不利!

    田家大宅。

    看着堆在桌子上的一堆东西,田素翻了个白眼,“赶紧扔了去,谁知道是不是拿的什么乱七八遭的东西过来应付,想想都不敢吃。”她一边说一边就要丢到一旁的垃圾筐,陈墨言白了她一眼,“你没看字呀,这些可都是最好的补品,就她们几个,你让她们拿假的,买便宜的,估计他们自己都会觉得掉身价的好不好?”

    “哪怕是真的我也不想看。”

    想到他们这些人都烦的不得了,还吃他们送来的东西?

    “又不是给你吃的,你着个什么急?”

    陈墨言忍不住摇摇头,“你啊,人得罪了你,东西可没得罪你,这些东西多好呀,老爷子吃。”

    “是啊,言言说的对,你爸这身子呀,正该补补的。”

    “还有您的,也要吃。”

    送过来的东西可不少。

    二房三房的人估计也是不想在这方面上落人口实。

    不过,陈墨言转而一想又觉得,应该是那两房的人不差钱!

    在家里头略坐了会,又去看了回田老爷子。

    陈墨言便起身离去。

    田素生怕她一个人留下来,田老太太要念叨她。

    一看到陈墨言站起来,想也不想的就跟着跑,“妈我还有事,先走了啊,对了,等到大年三十我们一块过来吃饭,饭菜什么的我和言言会弄好的,你不用操心啊。还有,和我爸说一声,别到时侯又和我三哥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的,大过年的闹到医院去可不好了。”

    “你个死丫头说什么话呢,你给我站住。”

    田老太太听到田素的话忍不住想要抽她:

    这么重要的事情,要走了才说?

    而且,听听她那说的什么话?

    大过年的,不说好话。

    找抽!

    直到坐在车子上,田素还是一脸的后怕,“还好我跑的快,不然你奶奶,我妈念叨起来,我可搞不定她。”

    她能和田老爷子对着干。

    甚至拍桌子大吼。

    当然,那是以前。

    自打老爷子上次住院,现在她在老头跟前可是大气不敢出呀。

    老鼠见了猫似的老实。

    生怕真的再刺激到自家老头,让他有个什么好歹的。

    她甚至都在心里头想了,她三哥今年肯答应回老宅过大年三十,也是抱着这样的心理!

    老爷子的身体呀,只能说是活一天,少一天。

    “是直接回家吗?”

    田素看了下外头的天色,又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妞妞,一脸的兴奋,“咱们去逛街吧?”

    “东西不是都买了吗,还有什么少的吗?”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陈墨言还是很痛快的转了方向盘,

    “去哪?”

    “大集上,今天是大集,马上就是大年三十,咱们过去看看。”

    田素说的双眼发亮,一脸的兴奋,“咱们去买烟花去,今年高兴,好好的放一回。”

    以前,对于田素来说过年就是对着田老爷子老两口苦瓜的脸。

    别说什么高兴了。

    就是让人吃顿高兴饭都不行呀。

    所以,她有时侯想想,真的挺不喜欢过年的。

    有什么好期待的?

    可是今年不同呀,大团圆!

    田素光想想就觉得开心:他们一家,总算是能好好的吃一顿团圆饭。

    一定得庆祝!

    陈墨言扫了她一眼,勾了下唇,“亲爱的姑姑,您今年贵庚?”

    “我年年十八,行吗?”

    “行,只要您乐意。”

    两个人绊着嘴,车子很快就拐出主城道,进了位于西郊的大集。

    这可是今年最后一个大集。

    人来人往,叫卖声,哟喝声,讨价还价声。

    孩子们的欢笑声。

    偶尔还夹杂着几声人们的吵架声音。

    陈墨言的车子根本就进不去。

    远远的停下,找了个专门看车的地方,人家停的都是自行车,是板车。

    陈墨言两人停了辆小轿子。

    看车的人也是笑,“姑娘呀,这车一个小时得二元……”

    “行,两元就两元。”

    陈墨言接过看车的大婶递来的竹牌,一式两块,另一块挂在车子的一侧,另一块则是拿好放在了口袋,她回过头和那大婶道了谢,伸手接过一直要她抱的小妞妞,拍拍她肉乎乎的小脸,“小坏蛋,你倒是疼你妈呀,不让她抱。”

    “那是,我女儿不疼我疼谁啊。”

    陈墨言可瞧不过田素这得意样儿,呵呵笑两声,“疼你,你想多了,嫌弃你还差不多。”

    田素觉得,自己这个侄女估计天生就是来克自己的!

    三个人乐呵呵的往前走。

    怀里头小妞妞看什么都表示好奇,伊伊呀呀的在陈墨言怀里头蹦哒。

    看的旁边的田素直叹气,“你说说你,倒是快点长呀,这么丁点肉,人家和你差不多的都比你胖。”

    “你说说她,吃的也不少,咱们也没亏待她,这身上就是没几两肉。”

    “好像这肉都长到我身上来了似的。”

    陈墨言翻个白眼,抱着小妞妞往前走,“咱们不理你那个疯妈妈。”

    虽然说田素是来买烟花的。

    可别的东西只要她瞧上了,觉得好玩或者是新鲜的,便二话不说买了去。

    所以,这一路走过去,等到了卖烟花的摊子时。

    除了陈墨言抱着小妞妞,田素手里头已经提了不少的东西。

    两大箱的烟花买下来。

    田素拎了下,果断的看向卖烟花的,“帮忙送一下呗?我们车子就在集市那头呢。”

    “这个不好意思啊,俺们可不管送货的。”

    卖烟花的是一对中年夫妻。

    男的管着卖,招揽顾客什么的,女的脸庞黑黝黝的,一笑一边露出半个酒窝,听到田素的话之后,她有些歉意的笑笑,“这集上人多,俺们只有两个人,忙不过来呢,大妹子,要不,你看你把东西放在这,回头让个人来搬?你放心,俺不会少了你们东西的……”

    “我们只有两个人呀,要不,我多给你们几块钱?”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你看俺们这里,真的人挺多的……”

    中年妇女话还没说完呢就被自家男人喊过去结账了。

    站在地下的田素扭扭头,“怎么办?”

    这么两大箱,得二三十斤吧?

    她这一路从东搬到西的,再加上手里头这些东西。

    手脖子会断的呀。

    “你先送回去一箱,回头再来搬一箱。”

    陈墨言看着田素苦瓜着的脸,扬扬眉,“要么,你在这里抱着小妞妞,我去送回去?”

    “不用了,还是我送吧。”

    她可是当姑姑的呀。

    苦力怎么能让侄女做呢。

    回头这事儿让她三哥和妈她们知道了,准得削她!

    她妈的念叨,她三哥轻飘飘却威力十足的眼神。

    田素觉得,她还是宁愿自己累一点,也不想去面对那两人的那两样表情!

    陈墨言自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有些好笑的点头,“行,那你去送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反正,烟花是她要买的。

    虽然,她也想买来的,不过她可没想着来这里买呀。

    即然是她提义的,让她搬回去,正常。

    十五分钟后。

    田素气喘嘘嘘的挤回来,头上都起了层薄汗,“这都要中午了呀,人怎么还那么多,真是好奇怪。”她刚才一路挤过来,差点就被挤跑了好不好?

    “这年头最后一个集,谁都想多逛一会的,估计得一直到傍晚了。”

    抱着这样的心思跑到集市上来。

    人人都想着过来逛逛,买点年货什么的。

    能不挤?

    陈墨言看了眼田素,把小妞妞递给她,“你抱她,我拎东西。”

    田素是真的有点累,就点头道,“那你先拎一会,等到一会我再换你。”说着她伸手去接小妞妞。

    只是很可惜,小家伙把身子一扭。

    整个人扎进陈墨言怀里头。

    双手还死死的搂住了陈墨言的脖子。

    不松手!

    这下把田素给气的呀,这死丫头,真是她亲生的吗?

    只要田素一伸手,小家伙就扭头往陈墨言怀里头扎。

    好像她还觉得是田素在逗她。

    乐的咯咯笑。

    而田素一伸手要强抱,她就咧了嘴要哭……

    最后没办法,田素只能懒得理这个坑娘的女儿,认命的搬着个箱子往前走。

    陈墨言也觉得有些无语。

    这丫头。

    伸手戳戳她的小脸蛋,小妞妞笑嘻嘻的,眉眼清澈通透。

    好不容易挤出了人群,来到了车子上。

    田素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断了。

    回过头看着自家女儿胖乎乎的小脸,她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

    “坏丫头!”

    估计是力道用的大了,小家伙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陈墨言白她一眼,“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我还不想有她这坏丫头呢。”

    实力坑娘好不好?

    后备箱里头买了一堆的东西,陈墨言看到不远处有个卖小孩子玩意儿的,过去给小妞妞买了个小风车,哄着她坐到了田素的怀里头,然后她才坐到了驾驶位上,“没东西买的话咱们可就回家了啊?”

    “嗯,走吧。”

    天不早了,再不走二点都到不了家。

    车子开出来,转了个方向正想走呢,田素突然一声叫,“停下停下,等等。”

    “怎么了?”

    “对联,我看到那边的对联好看,你等我一下啊。”

    陈墨言扫了一眼,是有几家卖对联的。

    花花绿绿挺好看的。

    想到这几年都是她爸自己写的,她便笑道,“那你多买几副,每家贴一下。”

    “行,你等着啊。”

    田素点了点头,因为陈墨言在驾驶位上,她就直接抱着小妞妞下了车子。

    对联是印花的那种。

    还有专门贴在大门上的那种宽的,印着金粉。

    各种的福字,小金鱼图案的。

    很是漂亮。

    田素按着三家的院子选了三副大的,又挑了三十个福字,几副小对联,然后她换着手换了下小妞妞,“老板,这些多少钱呀,这都马上大过年了的,你再不卖可就只能是剩下了,我又买的多,你可得给我便宜些呀。”

    近朱着赤。

    和陈墨言接触这么几年,再加上结婚,有了小妞妞。

    早就不是那个之前一心只想着玩的田素。

    最起码的,知道省钱,知道买东西讲价了啊。

    到最后,硬是讲下了好几块钱,一堆的对联、福字以着十五块钱成交。

    田素觉得挺便宜的呀。

    她给了对方二十块钱,不过却在对方找钱时拦下,“等下,给我看看那几张年画呀,对对,就是那几张画着风景的。”书房那边的墙壁空荡荡的,要不买几张画贴一下,田素示意摊主展开给她看,怀里头的小妞妞估计是觉得下头花花绿绿的,一个劲儿的扭着身子要下去,田素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下。

    “别闹,妈妈买东西呢。”

    小妞妞不听她的,还是闹着要往地下去。

    身侧,不知道什么时侯挤过来一个中年妇女,朝着她咧了咧嘴,一脸憨厚的笑,“还是个娃呢,大妹子你打她做什么,小娃儿最喜欢热闹的,哎哟大妹子你这娃可真好看,来,娃儿让婶儿抱抱,咱们让你妈妈好买东西。”

    说着话她伸出了手,脸上还带着亲切的笑,“我不是坏人,就是看你买那么多东西抱着个娃不方便……”

    田素是什么人呀。

    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孩子被个陌生人给抱着?

    只是很客气的对着那人笑了笑,“不用,我自己能行的,谢谢大嫂。”

    说完这话还特意把小妞妞把怀里头带了一下。

    这个时侯摊主已经展开了好几副画,一一给田素介绍着,恨不得让她多买几张。

    还别说,田素还真的看中了几张。

    经过又一番的讨价,田素又用十块钱买了四块画。

    很大一副的那种。

    画和对联摊主都给她绑好,田素一只手抱着小妞妞呢,一只手正想去接画。

    那个中年妇女却是很亲热的帮着她拿过来,“一个人抱着个娃是挺不容易的呀,还买那么多东西,大妹子瞧着就是个能干的,呵呵,谁娶了你可是有福气喽,不过大妹子呀,你们家这娃是怎么养的呀,这长的可真是好看,和这画里头的娃娃一样。”

    对于别人夸自己的孩子,每个当妈的都会高兴的。

    田素也不例外。

    本来刚才还有些觉得这个女人多事儿呢,这会儿田素却又有些高兴,嘴里头却是谦虚的笑道,“哪里有您说的那样好,还不就是一个孩子?再说了,这孩子可不能夸,会夸坏的。”说着话田素朝着对方道了谢,接过她手里头的画便要转身朝着不远处的车子走过去。

    谁知道她这身子才一转。

    斜对面一个人冲过来,劈手夺了她怀里的小妞妞就跑。

    田素吓的魂都飞了,“妞妞,你还我妞妞。”她想也不想的撒腿就要去追。

    身后,那个中年妇女一脸的惊惶,“哎哟这是怎么回事,青天白日的啊,这怎么还有抢孩子的,大妹子你别怕啊,大妹子咱们得赶紧去追……”说是去追,可她却双手死死的拽住田素,让她不能动。

    田素一脚照着她踹了过去,“松手!”

    “哎哟,我好心帮你,你这还打人了,没天理了啊,大家都来评评理……”

    哗啦一声,围过来好几个人。

    对着田素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