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03章 喜欢和合适
    对于孙慧也好,崔明也好。

    还是别的什么人也好。

    陈墨言可都没什么心思再去关注。

    因为她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了林同新提出来的一个想法上。

    而且,新的一年,她心里头始终藏着的那个想法再一次的从心底深处发芽儿,生长。

    ——她想把自己的墨言品牌服装走出国门,走向国际!

    在中国,墨言品牌虽不至于人人皆知。

    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中高端偏上的一流大牌子。

    甚至,刚才这一年的新年春节联欢晚会,中央台几个主持的衣服,全都是墨言品牌赞助!

    再加上陈墨言特意出手拿下了几个春晚上台明星的服装和形象设计。

    还没等年过完呢,朱兰就喜不自禁的打电话来和她道喜。

    生意,好到爆!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是胸有成竹。

    春晚,肯定能带动人气的。

    如今人气是有了,余下的,就是林同和朱兰她们的事儿。

    策划这些,这两三年来陈墨言早就已经是在一点点的放手。

    到现在几乎全部放手!

    闲着无事的陈墨言可不就是瞎折腾起来了吗?

    这段时间正一心一意研究着国外的服装秀场呢,整天闷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头画啊画的,如今田子航的书房已经很少看到他在里头待着超过一个小时,经常都是陈墨言一整天一整天的窝在里头。

    这让贺子佳看了很是叹气。

    “你说说你,这女儿的性子也随了你……”

    “也幸好是个女孩子,这样待在书房里头还能落一个文静的名头,要是换成男孩子,我可是要担心了。”

    田子航听着她的抱怨哈哈笑,“有什么好担心的,咱们的孩子还能错了吗?”

    “就你有道理。”

    贺子佳忍不住笑,“左右我是说不过你。”

    两个人闲话了一番,田子航突然正色起来,“你年前答应我的事情,没忘吧?”

    “啊,什么?”

    贺子佳脸上的疑惑让田子航似笑非笑的看她两眼,“别装糊涂啊,好好想想,回答我。”顿了下,田子航一扬眉,“你年前可是答应我认真考虑,仔细想的,不许敷衍啊。”

    “你这人,到底什么事儿,能不能别卖关子呀。”

    贺子佳被田子航这么猛一丁的一说,还真的有点懵。

    自己答应他什么了吗?

    瞧着那语气,好像很认真的样子……

    她凝眉想了想,还是没有想起来,不禁眉头又皱了几分。

    最近,她的记忆好像是有些差?

    倒是田子航,在一旁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没把这些事儿放在心上,果然如此。那你可听好了啊,我这会儿再说一遍,你答应我和言言,要好好考虑下,过了年咱们去重新拍一套婚纱照的。”

    一听这话,贺子佳可不是立马就想了起来?

    她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我怎么把这事儿忘的一干二净的?不过,那不过是言言随口一说,你还当了真啊?”贺子佳看着因为自己的话而稍微皱起眉头的田子航,有些好笑,“咱们都多大年纪了呀,四五十岁的人了,女儿都结婚嫁人了,还拍什么婚纱照,真真是的,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这有什么好笑的啊,我不管,反正你答应我了的。”

    田子航看着贺子佳挑高了眉,“还有,你要是不答应的话,你自己去给你女儿说啊。”

    提起面前陈墨言,贺子佳顿时就有些心虚起来。

    始终,她还是觉得愧欠这个女儿的。

    连带着,面对她的时侯都觉得不由自主的心软,一软再软。

    简直就是一路的妥协啊。

    这会儿看到田子航拿女儿压自己,她不禁白了他一眼,“我和言言说,你不想拍了。”

    “我想,明明就是你不想拍的……”

    两个人正在嘀咕呢,门口陈墨言笑嘻嘻的走进来,“什么想拍不想拍的,爸,妈,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呀,我知道了,你们是不是在说拍婚纱照的事儿?定好时间了吗,我去给小黄打电话……”

    小黄是陈墨言品牌形象计设室的专用摄影师。

    拍照的技术可是扛扛的。

    让这样的人给田子航和贺子佳拍一次婚纱照。

    那简直就是大材小用呀。

    换成别人不知道有多高呢。

    偏贺子佳还不同意……

    本来,她是不想说什么的,这事儿虽然她也很想,但是总得看当事人的意见吧?

    贺子佳是她亲妈。

    可也得有个人的想法呀,不想做的事儿怎么能逼着?

    可看着她爸偷偷递过来的眼神。

    再想想前段时间医生的话……

    陈墨言在心里头叹了口气,看向贺子佳,“妈,我都和小黄说好了,他为了这事儿都把二月份好几份的个案给推了呢,您要是再不同意,他会很难过的。”

    “啊,你这孩子,你怎么能……”

    贺子佳有些不赞成的瞪了眼陈墨言,可下一刻她又不自觉的就心虚起来。

    没办法,总是心里头本能的觉得欠这个女儿呀。

    最后,想也知道贺子佳再次妥协。

    等到陈墨言走后,贺子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向田子航,“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给女儿偷偷递过去的眼色啊。”

    “有吗,我怎么没觉得?”

    “哦,你是说我刚才看言言呀,那肯定是看啦,可是真没什么递眼神啊。”

    “我懒得理你。”

    贺子佳起身走到了靠窗的椅子处,坐在那里翻起了一本书。

    院了里。

    陈墨言给朱兰打了个电话,“三月初八吧,到时侯天气也暖和点,你让小黄准备好,我带我爸妈过去。”

    挂了朱兰的电话。

    陈墨言回到书房却是再也没什么心思做别的。

    她知道田子航的心思:

    他是真的怕了。

    生怕贺子佳哪一天就真的如同医生所说的那样没了……

    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着拍一些照片来做点什么。

    可是她妈呢?

    难道她妈心里头没有多想吗?

    陈墨言不敢再去想这些。

    如今时间是一月底。

    二月还是冷的。

    三月,虽然是春峭临寒。

    但万物复苏的气氛下,多少还是暖一些的。

    头一回,陈墨言希望医生的话是错的,更希望,奇迹这个词儿会奇迹般的出现在她妈身上!

    二月初几的时侯收到了顾薄轩的信。

    随着他的信一块寄来的,竟然是一颗子弹做成的项练。

    最后的一行,某人还得意洋洋的问她,好看吗?

    同时还极是隐晦的表达了他以后要多做几颗这种项练。

    作为顾家的传家宝!

    这让陈墨言有些无语的抽了下嘴角。

    传家宝就是这么个东西?

    以后儿子会不会说顾薄轩是个坑儿子的爹?

    不过心里头想归想,她自己还是觉得这东西挺别致的。

    第二天特意寻了条长款的链子。

    两者搭好后当成毛衣链。

    走出去的时侯没想到被不少的人围观,甚至还有几个人问她是在哪买的。

    最后,陈墨言只能说是限量款。

    独此一家。

    等送走了客人,朱兰上下打量着陈墨言,咪起了眼,“这东西你们家老顾真的弄不出来?”

    “你以为是什么呀,这可是子弹壳。”

    “不就是个壳么,要不要那么认真啊?”

    虽然是抱怨,但朱兰也知道事关军队,不能强求。

    不过还是可惜啊。

    想来想去的,她眼前一亮,“你说,咱们做仿的怎么样?”

    “而且不止这一款,再弄些别的款式,到时侯搭配的时侯推销一下……”

    “对对,还有你店子那边……”

    朱兰是越说越觉得可行,她双眸灼灼的看着陈墨言。

    恨不得她立马点头。

    “这天气可是马上就要脱棉衣了,换成毛衣,咱们就照着你这样的搭配赶出几批来,到时侯一下子投放在市场上,虽然不能霸了整个市场,但走在前头什么的还是很占优势的吧?”

    她看着陈墨言,果断的道,“不用这些材料,白银。”

    “全都是银致的,手工,工艺,全都走中高端。”

    陈墨言看着双眼发亮的朱兰,再想想几年前的朱兰。

    两者差的何止是一个天一个地?

    简直就不是一个人好吗?

    不过,即然朱兰有这个心,她便直接点头道,“这事儿你自己全权负责,不用问我拿主意。”

    “还有,有没有兴趣和我去趟国外?”

    “去国外?”

    这一下子让朱兰张大了嘴,半响没反应过来。

    “我去国外?不行不行,我什么都不懂,话都不会说,我去国外做什么?”

    她看着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摇头拒绝。

    不过,下一刻又涌起了好奇心,“你要去国外吗,去做什么,找灵感?”

    对于这种事儿,朱兰等人已经是见怪不怪。

    反正呀,陈墨言嘴里头最常说的就是找灵感!

    其实说真的,朱兰直到现在也不知道灵感这东西是个啥!

    “嗯,也算是去找找灵感。不过,更重要的是,我想去看一场服装秀。”

    陈墨言笑嘻嘻的看着朱兰,声音里头带了几分的诱惑,“真的不去吗,我觉得这场秀,还有国外的国际舞台什么的,对你的眼界会很有作用哦,你现在好歹也算是咱们国内有名的时尚达人一个了,难道就不想着再往前走走,站在国际舞台什么的?就算是不想,出去看看,了解下国外的资讯也是好的吧?”

    不得不说。

    陈墨言这些话无疑对朱兰有着很大的诱惑力。

    她连眼珠子都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去,还是不去?

    正想着呢,陈墨言悠悠的声音响起来,“我出钱哦,包来回吃住飞机票,等于免费旅游,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下?还有你刚才说的语言不通的事儿,不是还有我吗,再说了,我还准备带个翻译去的。”

    她虽然是英语精通。

    可她肯定不可能时时跟着她们几个的。

    而且,她和朱兰所想的要做的事情不同,有些时侯去的地方自然也是不同的。

    她看着朱兰,笑咪咪的,如同一个诱拐小红帽的狼外婆。

    “还有不是你一个人去,我会把赵西和小蔡两个人都带上的。”

    “啊,这样啊,那我……不行,我得回去和林同商量下。”

    眼看着就要点头,朱兰一下子想起自己现在可是有家有业有娃的人啊。

    这事儿要是说起来肯定是好事儿。

    可是,她得和林同商量呀。

    万一林同不同意?

    她叹了口气,不同意就不去了吧,总不能因为这个让家庭不和。

    陈墨言倒是看出了她的心思。

    不过想想,林同和她都是挺忙的。

    虽然家里头有婆婆帮着照顾孩子,但不见得当婆婆的就乐意看到儿媳妇这么到处跑。

    自己虽然挺想朱兰跟着过去。

    但要是害得人家里头不和……

    她倒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她想了想,看向朱兰,“好好和林同商量下,看看能不能安排的过来,当然,要是实在不行也没关系,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的。”陈墨言这话说的倒不是假的,因为,她在心里头已经做出了朝着国际迈出去的那个决定。

    “嗯,放心吧,我会好好和他商量下的。”

    当天晚上。

    果然如同朱兰所想的那样,林同其实是没什么问题的。

    他甚至很希望朱兰走出去看看。

    开阔一下眼界。

    至于什么别的那些有的没的担心……

    林同觉得那根本不存在。

    他和朱兰走到如今,从无到有,从才毕业的穷大学生走到现在能在帝都立足。

    拥有了这一切。

    两个人彼此间的感情早就彻底的融为了一体。

    绝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代替的。

    这样想着的时侯,他便直接点了头,“你看看要出去多久,我这里做一下安排,而且,你们这是头一批出去的,我想以后肯定还会有,下一次,我觉得我可以出去试试。”他倒不是羡慕朱兰能出国什么的,就如同陈墨言所说的,眼界这个东西,是真的要多看多见,多体悟的。

    能去一趟国际舞台。

    看看人家的秀场和设计什么的。

    挺好的。

    夫妻两人说好了,可是轮到林妈妈那里,还真的如同陈墨言所想的那样。

    不同意。

    她皱着个眉头,看向夫妻两人,“这事儿我不同意。”

    “妈,兰兰这是正事儿……”

    “什么正事歪事的我不懂,我也不知道这些,我只是知道你们两口子已经很好了,瞧瞧咱们县城那边,谁不羡慕你们现在的成绩?这做人啊,咱们得知足。”顿了下,林妈妈一脸的认真,“林同,兰子啊,咱们这做人啊,得知足,钱啊,就没个赚够的时侯!”

    “够吃够喝,不缺钱,能生活的好好的,就行了呗。”

    这是林妈妈的想法。

    她觉得自己的儿子,特别是林兰这个儿媳妇啊。

    太拼了!

    一个女人家家的,不在家里头看孩子照顾男人也就算了。

    儿子一个人在帝都这里赚钱是挺难的。

    有儿媳妇帮着挣钱养家也好。

    可是出国去?

    这女人家家的,跑那么远做什么?

    她看着林同和朱兰直接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事儿我不同意。”

    然后,老太太也不看她们夫妻两人,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客厅里。

    夫妻两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

    林同和朱兰的难处并没有影响到陈墨言半点。

    此刻她正和赵西在外头吃晚饭呢。

    赵西的身旁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二十五六吧,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眉眼里就透着稳定。

    似乎是感觉到陈墨言看着他的眼神。

    他抬起头,朝着陈墨言平静的点了下头,起身,“西西,我去下洗手间,你和陈小姐先聊着。”

    “好啊,那你去,我们刚好说说话。”

    赵西眉梢眼底全都是笑意。

    看样子,应该是很满意这个男子的。

    陈墨言笑了笑,私心里头是真的挺为赵西高兴的:

    初识时,她因为救自己的未婚夫宁愿卖房。

    可是事后未婚夫却是卷款跑了……

    虽然事后赵西在她的陪同下报了警,只是直到现在那个渣男还没有找到。

    这事儿也就成了一桩悬案。

    和那个案子一块悬着的,还有就是赵西的一颗心!

    这么几年过去。

    她和顾薄轩结了婚,小蔡和朱兰更是孩子都有了。

    甚至连方小满和孙丽两个都开始处对像。

    已经在谈婚论嫁。

    可是唯有赵西……

    如今看到她难得喜欢一个人。

    陈墨言挺高兴的,看到那个男子走远,她对着赵西挑挑眉,

    “决定了吗,就是他?”

    “嗯,我觉得他挺好的,对我也很好。”

    面对着陈墨言,赵西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尽管有些许的羞涩。

    还是抿着唇把两人之间的一些小事儿说了些,最后,她轻轻叹了口气,“我也老大不小了,再耽搁下去的话可真的就要奔三了,难得碰到这么一个人,对我也挺好,性子什么的也还好,就这样吧。”

    “赵西,我以为你是喜欢他的……”

    “我是喜欢啊,不过是没有你和顾薄轩那样的感情罢了。再说了,”赵西对着陈墨言眨眨眼,一脸的打趣,“你和顾薄轩两个人的感情,不说别人,就说咱们这些认识的,有一个算一个,谁能比的过?”除了朱兰两人是大学相恋,又是早就相识,算是情投意合,包括小蔡,还有如今正在相处着的孙丽几个。

    哪个不是觉得合适?

    她看着陈墨言轻轻的笑,“其实,有时侯你不觉得合适这个词儿,在婚姻里头比什么喜欢更有用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