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08章 思念,暴露
    顾薄轩是中午走的。

    虽然他说不让陈墨言送,但陈墨言还是开车把他送进了火车站。

    而且,买了站台票。

    顾薄轩倒是一个劲儿的催她,“火车马上就要开了,你先回去。”

    陈墨言抿抿唇,“我看着你走,然后我再走。”

    “你赶紧上车吧,你上了车我就走。”

    最后,顾薄轩没办法,只能先提着东西上了火车。

    隔着车窗,看着陈墨言一个人孤身影只的站在那,因为这段时间的原因,整个人瘦了好几圈,更是显的小脸巴掌大,黑眼圈都出来了,而且,应该是怕他担心,就那么一直朝着他微笑……

    不知道怎么的,顾薄轩一冲动,噌的一下从车上跳了下来。

    隔着车和站台的中间,他跳到了她的身边。

    伸手,用力的抱紧了她。

    “我不走了,不走了……”他,舍不得她!

    陈墨言倒是被他这动作给吓了一跳。

    “你不要命了啊,那么宽的站台呢,中间隔着好几米的,就这么跳,多危险?”

    只是下一刻,她就被顾薄轩用力的搂进了怀里。

    然后,她听到他在她耳侧的低声呢喃。

    心头一跳。

    暖暖的,甜甜的。

    眉眼里头的甜如同水一般的溢出来。

    她双手抱住他。

    用力的抱了几下,然后,果断的推开他,“赶紧回去吧,别跳了,从那边跑过去,不然车子要开了。”

    “言言,我刚才说的,是真的,我……”

    “我知道你的心思,部队是你一直的向往,你有如今靠的全都是自己。”

    “顾薄轩,别为了谁就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好不好?”

    陈墨言一脸的认真,“就比如我,我现在这一摊子,你说让我回家相夫教子,这可能吗?”

    “再比如你,让你这个时侯退伍,你说你退下来能去做什么?”

    “是,你可以找到一份工作,甚至我也能帮你安排好些工作,可是,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现在不觉得,以后,日复一日的以后过后,顾薄轩,你会瞧不起自己,你会埋怨我。”

    “等到了那个时侯,咱们两个还能过的下去吗?”

    顾薄轩看着她苦笑,“你永远都是冷静的那一个。”

    他刚才那些话,可不就是一时头脑发热。

    脱口而出吗?

    你真的让他退下来,离开部队?

    他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人!

    想想他都会觉得,自己好像手脚都不是他自己的。

    乘务员已经一迭声的再催。

    陈墨言直接把他推出去,“赶紧回去吧,回到部队给我一个电话。”

    “言言你保重,我到了给你电话。”

    “要照顾好自己啊。”

    “多吃点,瘦了……”

    直到火车呜呜呼啸着远去,远去。

    再也看不到影子。

    独自一人留在站台上的陈墨言耳侧仿佛还回想着顾薄轩一声声的话……

    脚步有些沉重的走出火车站。

    停车场。

    陈墨言打开车门,弯腰正想上车。

    不远处一辆车子冲着她直接就冲了过来。

    把她给吓了一跳。

    身子往后一退。

    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下。

    还好,最后关头她伸手拽住了一侧的柱子。

    赤拉一声极是刺耳的声音响起。

    是因为紧急刹车,车胎和地面摩擦引起的怪异声响。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陈墨言的身旁。

    车窗降下来。

    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呀,抱歉,没吓到你吧?”

    出声的是吴燕!

    大波浪长发,一身的紧身皮裙。

    烈焰红唇,戴着个墨镜。

    活脱脱就是个酒吧女郎!

    陈墨言本来以为对方是有什么原因啥的。

    比如说刹车不灵之类。

    可是这会儿一看是吴燕,她心里头呵呵两声,站直了身子,轻轻拍了两下自己的手,学着吴燕的样子挑了下眉,一脸的笑,“咦,瞧着你这一身酒吧女的打扮,怎么着,吴家,垮了吗?”

    “需要你这个吴家大小姐亲自下海,去那种地方捞金?”

    陈墨言看着吴燕铁青的脸,勾了勾唇,“好歹的咱们也算是有过同学之谊,要不,我帮你介绍份正经点的工作?累是累了点,但怎么着也比你在酒吧这种不正经的地方好多了,咱们这女孩子呀,可不能和男孩子比,得自重啊,不然,要是再玩的过了些,得点这个病那个病的,到时侯呀,你就是想嫁可都没人敢娶呢。”

    陈墨言的话听的吴燕脸色都白了。

    “你骂我是小姐,还咒我们家倒霉,还诅咒我得病。”

    “陈墨言你好狠的心,你怎么那么恶毒?”

    “哦,我这可都是和你学的啊。”陈墨言对于吴燕的话根本没放在心上,只是一脸轻快的笑,“要不是你吴大小姐教了个好徒弟,又在我那里现演现卖了那么一出,我怎么会学的那么好呢?”

    “不过话说,吴大小姐,你那个徒弟现在还好吧?”

    “一段时间没见,我还甚是想念她呢。”

    车子里头,吴燕气的全身都哆嗦起来。

    她的声音带着厉色,“陈墨言,你不要脸,你勾引别的男人,害得我嫂子和我哥不和……”

    “咦,我勾引别的男人,你是看到了还是见到了?”

    陈墨言看着吴燕,一点都不生气,歪了头看着她笑嫣如花,“还是说,我是勾了你男人了,或者,我勾了你爸了?不过这不可能呀,你吴燕虽然老大不小了,可是据我所知,你还没一个男人肯娶你吧?至于你那个爸……”陈墨言摇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年纪大了自己不好好爱护身体,早晚会得马上风的啊。”

    “所以,说来说去的,你嘴里头的别的男人,是谁啊?”

    “能不能介绍下?”

    “我哥!”

    吴燕几乎要发狂,她双眼喷火的看着陈墨言,“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嫂子和我哥吵了好多次,都是因为你,就是你这个狐狸精,你不要脸,和你那个该死的妈一样,你早晚也是个短命的,你……”

    啪。

    陈墨言本来还笑意盈盈的。

    在吴燕最后一句话出口的同时,她眼神一厉。

    上前两步,想也不想的对着从车窗里伸出头的吴燕脸上拍了过去。

    啪啪。

    左右两声响。

    因为陈墨言用的力气挺大的,吴燕懵了的同时,脸庞两侧顿时就红了起来。

    火辣辣的疼!

    她捂着自己的脸,看着陈墨言一脸的震惊,恨意,

    “你竟然敢动手打人,陈墨言,我和你没完……”

    她打开车门就要冲着陈墨言扑过去。

    可惜陈墨言这会儿完全因为吴燕自己作死的骂了贺子佳而动了真怒。

    发飙啊。

    看着她冲过来,眼也不眨的一脚踹了过去。

    吴燕被踹中了肚子。

    一屁股坐在地下,双手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这会儿连骂人都顾不得了。

    疼!

    陈墨言看着她冷笑,“这只是一个教训,下次再敢牵扯到我家人的身上,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骂她陈墨言自己。

    说不定她还会觉得一时无聊陪着你玩玩。

    逗个趣儿啥的。

    可是骂她的家人,还是她刚逝去的妈妈……

    坐在车子上的陈墨言看着外头地下的吴燕,眼里头一片的冷意:

    弄不死你!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

    将近七点的时侯。

    厨房里头竟然难得的有灯光。

    这让陈墨言的脚步蓦的放松下来,又往前走了几步。

    陈墨言下意识的喊,“妈,今天吃什么啊,有什么好吃的,我都快要饿死了。”

    话一出口。

    陈墨言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她妈,已经不在了。

    更重要的是,这会儿厨房里头的,肯定是田子航。

    她爸在做什么啊。

    难道,是在煮饭?

    陈墨言站在门口,看着系着围裙,挥舞着锅铲动作生疏而僵硬炒菜的田子航。

    忍不住眼圈通红。

    田子航把一盘藕片装盘,又洗好锅子,放在火上加热后才扭头看向门口的陈墨言,“顾薄轩回去了?饿了是吧,你去洗洗手,马上就可以吃了。”田子航朝着她露出一抹有些苍白的笑,却是绝口不提刚才陈墨言喊错人的事儿,事实上,就是他自己何尝不是觉得这个家里头时时处处都是贺子佳的身影?

    之前,他在厨房里头煮饭。

    转来转去的。

    总是觉得贺子佳就跟在他的身边随着他转悠。

    并且还偶尔嘲笑的说他几句。

    这让田子航心酸的同时,更加用心的做菜……

    母女两人吃过饭。

    陈墨言要去收拾,却被田子航给抢了过去,“你坐在这里歇着,我去洗。”

    “坐这,我去洗就好。”

    陈墨言看着她爸的背影,总是觉得哪里有些蹊跷。

    等到田子航收拾好,转出来。

    陈墨言已经泡好了茶。

    当然都是花茶。

    推给田子航一杯,“爸你也尝尝吧,这是妈最爱喝的。”

    这些天陈墨言也发现、确定。

    那就是不管什么事情吧,只要一提到她妈。

    田子航那是绝对二话不说直接就去做!

    这一回也不例外。

    一听陈墨言说这话,他想也不想的咕咚咚的咽了好几口。

    带着淡淡清甜的花香入喉,入腹。

    陈墨言看着田子航把满满一杯茶都喝下去,然后抬头看向陈墨言,“还有吗?”

    她默默的给田子航续满。

    然后拦住他道,“爸,我想和你说件事儿……”

    “啊,什么事儿?”

    “就是我那个屋子,之前不是说想要重新装一下嘛,还有那边,咱们之前说要隔个书房什么的,再把后头的几间也铺上地暖,这工程肯定小不了,动静也蛮大的,到时侯工程队一入驻,这事儿那事的,人也多的很,我想来想去的,要不,咱们两个还是先搬到后头那个小点的院子去住?”

    “我算了下施工的时间,用不了太久,一个月左右吧。”

    “爸,你觉得呢?”

    “不搬,我不搬。”

    不出陈墨言意外的,田子航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拒绝。

    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陈墨言心里头叹了口气,但还是不死心的想劝来着。

    只是田子航却是直接对着她摆了摆手,“行了,你这丫头心里想的什么,打的什么小算盘我都门清儿,这招,是顾小子给你出的吧?是不是不放心我继续住在这,怕我睹物思人,继续伤心伤身?”

    “爸……”

    陈墨言干笑,话都让您说完了,她还能说啥?

    田子航看着她叹了口气,“我就住在这,哪里也不搬。”

    顿了下,他又对着陈墨言加上一句,“后半辈子都住这,哪也不搬。”

    “可是爸,真的是施工挺乱的,我怕他们吵到您……”

    “要真是乱到那种程度,我白天出去,晚上回来就行。”

    陈墨言,“……”

    “行了,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外就是想让我换个地方,换个心情吧?可是言言呀,你不知道,爸现在呀,只有在这里才能安心,才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还没有和你妈分开!”

    “在这个院子里头呀,我就觉得处处都是你妈的身影。”

    “她哪里离开我了呀,她就在我身边嘛。”

    “可要是离了这里,我会看不到你妈,我会心慌的。”

    “而且,你妈她找不到我,一个人在这里也出不去,她会更害怕的。”

    这次,陈墨言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薄轩到了部队,连着给陈墨言打了几个电话。

    就怕她不会照顾好自己。

    当问到两人什么时侯搬家时,听到陈墨言叹着气说不搬了。

    顾薄轩便一下子明白了自家岳父不肯搬。

    想了想,他只能在电话另一端劝陈墨言,“你也别太担心,爸这样,你得让他慢慢恢复,这不是有你嘛,你多陪陪他,尽量别让他一个人待着,多给他找点事儿做,这人啊,一忙起来肯定就没那么多空闲想心思了。”

    “爸又是个专注的人,如果一件事情他真的入了心,他只会比别人更专心的。”

    “也只能是这样了。”

    陈墨言看了眼时间,这电话已经打了有二十多分钟。

    她都听到对面接线员连着催了好几回了。

    真舍不得挂。

    最后,她一狠心,“你自己在部队好好保重,别挂着这边,老家那里我也会时常打电话过去的,对了,还有一件事儿,你不是把津贴卡什么的都给我了吗,我就寻思着咱们现在结了婚,也该孝敬爸妈了,就每个月往你家打了二百块钱,不多,就是个心意,你要是觉得少……”

    “不少不少,就这些挺好的。”

    他现在一个月满打满算下来能有多少?

    每个月往老家打两百,差不多四分之一了!

    而且,这些钱只是寻常他们打回去的,等到了家里头老人有事,或者是过年过节的。

    肯定还得给钱。

    他可不能平时打脸充胖子,以后真有事的时侯却拿不出一点钱来呀。

    虽然说自家小丫头有钱。

    可那是小丫头的!

    “家里头啥都有,菜什么的都是自家种的,二百块钱够他们零花就行。”而且是每个月,再加上顾薄安那臭小子也会时不时往家里头打钱,他爸他妈这会儿还种着地,一年到头多少能换点钱……

    现在真的不用多打的。

    顾薄轩叮嘱着陈墨言,“就这些很好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觉得钱不够再和我说,我来想办法。”

    “好,我一定和你说。”

    得了这话,顾薄轩心里头有种被信任和被依赖的感觉滋生。

    下一刻,他又猛的想起了一件事儿,“对了,还有顾薄安那个臭小子,前几次妈回回打来电话,让我问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这次过去都给忘了,你可是长嫂如母,有空帮我套套他的话,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年龄不小了。

    不管是在哪里,该有个准备或者是结婚了的。

    顾薄轩的话听的陈墨言有些无语,“你这意思,让我当回红娘吗?”

    “你要是觉得有靠谱的,介绍介绍也可以啊。”

    顾薄轩低低的笑,“长嫂如母嘛,他敢不听你的,我回头打断他的腿。”

    最后,陈墨言磨不过他。

    只能应下来,“这事儿我记在了心里,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失望啊。”

    “我相信我媳妇。”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然后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这是电话。

    对方是看不到的。

    两个人又磨唧了一会,直到对方又有人来催顾薄轩。

    陈墨言才依依不舍的挂掉电话。

    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她把额头抵在书桌上。

    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闭上眼,贺子佳温柔带笑的面庞出现在她的眼前……

    妈,你怎么就走了呢?

    这个问题,孙慧也正坐在那个小房间里头对着空荡荡的空气问着。

    你说说,这个女人怎么就死了呢?

    自己都没从她身上得到半点好处呢啊,她就这样走了?

    简直是岂有此理!

    越想越气。

    想到自己之前那么多的计划,全都因为贺子佳这一离开而不能实行。

    她就气。

    这个女人,果然就是个没福气的!

    短命的!

    在她们家二十多年疯疯癫癫的没事。

    这眼看着就要享福了啊。

    大好的日子就在眼前。

    她竟然就死了?

    死的好!

    简直就是活该!

    孙慧眼底一片的阴霾,一会咬牙切齿一会脸现狰狞的。

    门外,震天的砸门声响起来。

    伴随着的,是一声声的怒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狐狸精,你给我出来,出来,我非撒了你的嘴不可。”

    ------题外话------

    我想发红包的。可是我手机号码是以前的,不能验证。明天继续找客服改手机号。等弄好了一定发个大红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