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14章 事情转机
    身后,顾薄安看着陈墨言的身影,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

    他家嫂子这表情,有点不对呀。

    刚才从医生那里听到了什么?

    不过顾薄安也就是想想,可不会傻呼呼的拦着陈墨言去问。

    这些事情,不是他能过问的!

    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听自家嫂子的话,然后,把自家嫂子保护好!

    不得不说,顾薄安或者脑子不如一些人转的快。

    但是,他很识时务。

    而且极有分寸。

    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这一点,是陈墨言真的很喜欢的。

    病房里头。

    巧珍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半靠在床头上。

    旁边的小凳子上坐着一个五十左右的女人,正对着她指指点点,语气里头满是嫌弃,“你说说你,你能干点什么,让你出去打工吧,你倒是好,把自己肚子给弄大了,你不怕丢人的话我自己还嫌丢人呢,真是的,没见过你这样坑爹的女儿。”

    “行了,你少说两句,娃她也不好受……”

    出声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一脸的无奈。

    站在门口,陈墨言倒是能从他眼里头看出对床上那个女孩子的几分心疼。

    可是也就那么一两分罢了。

    而且,他根本就管不住那个女人。

    相反的,因为他这么一句话,那个女人对着床上的女孩子骂的更凶了。

    什么不要脸,破鞋之类的。

    好像不要钱似的往外骂。

    陈墨言站在病房门口都觉得自己听不下去。

    可是,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却是一脸的木纳,无奈的坐在那里不动。

    至于床上的女孩子?

    除了木然只有木然。

    应该是早就习惯了吧?

    陈墨言摇摇头,轻咳一声开了口,“请问,你们是巧珍的家属吗?”

    病房上的女孩子哪怕听到自己的名字。

    也不过就是眼珠转了两下。

    扫了眼门口的陈墨言便又再次恢复了一脸的麻木。

    倒是那个骂字不停口的女人。

    霍的扭头看向了陈墨言,双眼带着贪婪的在陈墨言身上扫过,“你是谁,谁让你来的?是不是那个男人啊,我可告诉你,别以为我们家里头穷,我们没钱没势力的就好欺负,我们家姑娘可也是黄花大闺女,养了她十八九年的,现在这把肚子给搞大了,一声不吭就以为没事了吧?”

    “他做梦吧。”

    “哎你是怎么说话的,我们林厂他才不会碰你们女儿呢。”

    “你们怎么不瞧瞧你们女儿是啥样,比我朱兰姐可是差多了。”

    林厂怎么可能会看上这么一个人?

    顾薄安这么一开口。

    可算是捅了马蜂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他瞧不上我女儿怎么就把这死丫头的肚子给弄大了?怎么着,现在知道害怕了,看着弄出人命来了,就躲在后头不敢出来了?我呸,什么男人啊,你们什么也不用说,回头去告诉那个姓啥啥的,和他说,这事儿他要是不承认,不出来负这个责,咱们没完。”

    一边说一边还狠狠的朝着地下啐了一口。

    那吐沫星子飞溅。

    看的顾薄安嘴角抽了又抽。

    这女人,比他们村子里头出了名的泼妇还要泼妇!

    陈墨言笑着站在顾薄安的身后,“那我能不能问问你,你想让我们林厂站出来做什么,怎么个负责法?”

    虽然说陈墨言是笑着问的。

    但是说实话,她心里头也是真的很好奇。

    这个老女人想要做什么?

    看了眼床上的女孩子,惨白的脸,嘴唇也是白的。

    双眼佝着。

    一头的短发好几天没有打理了吧?

    油腻的不行。

    而且长的也很是普通……

    她在心里头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这个女人想要林同娶这个女孩子?

    忍不住就有些想笑。

    可真是,敢想!

    而下一刻,陈墨言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那个女人站起了身子,理直气壮的对着她和顾薄安两个人开了口,“负什么责任?你这丫头还年轻,不懂得这些事儿也难怪,你说他一个男人把我家女儿的肚子给弄大了,还能负什么责任呀,肯定是要把我们家女儿娶回家的啊,我们家女儿这肚子里头的可是他的儿子!”

    她说着话一脸的得意,“他要是不同意也行,我们就去告他。”

    “到时侯呀,让他那个什么厂长都当不上!”

    “还得赔我们一大笔的钱。”

    陈墨言听到这里是真的了然:

    这一家子,真的就是想着敲诈的。

    当然了,她不知道床上的女孩子和旁边那个一直没出声的五十多岁男人是怎么想的。

    可是,这个女人绝对是这样想的!

    估计是想着从林同身上剥一层皮呢。

    陈墨言摇摇头,眼神不知不觉就冷了起来。

    她的眼神落到了床上的女孩子身上。

    正想张口,顾薄安气的都乐了起来,“你们这也真敢开口说,自己女儿不知道和哪个男人鬼混,有了肚子你们自己当大人的不知道,竟然还敢胡乱诬陷到我们厂长身上,可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他说完这话扭头看向床上仍然低着头不出声的女孩子,声音里头带了几分的怒气,“巧珍你自己说说,你在工厂里头做事,大家对你怎么样?你就是这样报答大家的吗?”

    “我,我……”

    “我什么我,这位小哥,你这是想要逼我女儿去死吗?”

    陈墨言听到这话忍不住呵的一声笑。

    让她女儿表个态,说句话。

    就是在逼她女儿死?

    陈墨言摇摇头,笑了笑,“这件事情你说的和我们林厂说的完全对不上,所以,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处理,把这件事情解决掉,我们一定要听听当事人是怎么说的,巧珍你别害怕,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可以吗?”

    “我,我没啥说的……”

    她飞快的抬头,看了眼陈墨言,然后又飞快的把头低了下去。

    不过只这么一眼。

    陈墨言却是一下子看出了点什么。

    她略一沉思,便笑着起身,“即然是你们都还没想好,那就再好好想想,我后天再过来,这两天的时间你们好好想想,想想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件事情毕竟也不能一直托着,你们说是不是?”

    “想啥想,那个男人他一定得娶我们家珍儿。”

    “不然的话我们就去告他强奸。”

    “对,妈,咱们去告他。”

    病房门口,一个打扮的很是时尚的男孩子走了进来。

    脖子上挂着一串黄金项练。

    一身的痞气。

    手里头夹着烟,吊儿朗当的走进来。

    对方的眼神率先落在陈墨言的身上。

    看着陈墨言,眼底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惊羡,“哟,这妞正点呀。”

    “你说话放尊重点。”

    顾薄安的脸唰的就黑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过去。

    对方应该是也没心惹事儿。

    只是吃的一声笑,回过头把眼神落在病床上的女孩子身上。

    陈墨言站在一侧能清楚的看到,他眼神瞧过去的时侯,那个女孩子的身子猛的一缩!

    而且,才进来的这个男孩子打量病床上的女孩的眼神太过直接!

    赤一裸一裸的。

    好像女孩子在他的面前是被剥光了衣服。

    一丝不挂的。

    这种感觉让陈墨言心里头一跳。

    可下意识的她就摇头否认,不可能呀,这事儿,这两个可是兄妹或是姐弟啥的……

    “妈,叔,今天运气不好输了点钱,你们再给我五百。”

    不等那个男人说话,五十多岁的女人一下子跳了起来。

    抬手在才进来的年轻男孩子后背上拍了一下。

    尖叫,“你又去打麻将,我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那东西不能碰不能碰,你这一天几百几百的输,咱们家哪来那么多的钱让你祸祸?我告诉你,你今天别想再和我拿钱,我没有。”

    “你没有就没有呗,瞎叫个啥?”

    男孩子呵了两声,扭头看向坐在一侧木着个脸的男人,“叔,后爸,给点钱呗?”

    他的语气吊儿朗当的。

    带着几分的调侃,“反正你们这卖女儿卖的挺成功的,马上就能来大笔的钱了吧?叔呀,咱们好歹的也生活了这么些年,你可不能瞧着我什么也没有不是?这钱可得记得分我一点呀。哎,不过叔你还是现在先给我拿五百吧,不不,三百也行的……”

    “哪来的钱,没有。”

    男人一直没出声。

    只是一脸愁苦的坐在那。

    倒是那个女人,伸手把男孩子朝着外头推,“你赶紧的给我出去,别打扰你妹妹休息呀。”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不过你得给我钱呀,妈,二百,二百……”

    最后,那个男孩子还是从女人那里要了三百块钱出去。

    是直接从口袋里头掏出去的。

    气的女人对着他的背影跺着脚的骂。

    只是陈墨言看的清楚,骂归骂,可女人脸上却是满满的宠溺,无奈。

    瞧在这里,陈墨言觉得自己好像也看了出来。

    这男孩子,好像和床上的女孩子不是一个父亲?

    再看这个女人对床上女孩子的态度。

    陈墨言觉得,应该是后妈!

    “行了,你们好好想想,我们先走了了,你好好休息,我们过几天再来。”

    陈墨言把手里头提着的水果放下。

    对着顾薄安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走了出去。

    站在医院走廊上。

    顾薄安一脸的疑惑,“嫂子?”

    “你再去找姑父,让他帮我查下这个家庭的情况,还有,看看刚才那个男孩子的情况。”

    陈墨言低声吩咐了两句,又接着道,“我觉得刚才那个男孩子有点问题。”

    “他能有啥问题,小混混一个。”

    瞧着都想让人一巴掌揍过去。

    竟然敢用那样的眼神看他嫂子?

    真是找死!

    陈墨言有些好笑,“行了行了,别和他一般计较,你赶紧去办正经事儿。”

    “那我先把嫂子你送回家。”

    顾薄安可不敢让陈墨言一个人走路回去。

    “行,我也刚好回去再歇会。”

    虽然昨晚睡了一觉。

    可好像时差还没有倒回来似的。

    脑子里头还是有点蒙。

    这也就是林同的事情迫不及待,不能再托。

    不然的话她才不那么急呢。

    把陈墨言送到家,顾薄安直接开着车子就走了。

    连停也没停。

    看着车子远走的方向,陈墨言觉得顾薄安好像越来越稳重。

    或者,是该给他换个工作岗位?

    顾薄安是在下午三点钟回过来的。

    陈墨言正好翻检着从国外带回来的东西,看到他过来,直接把一堆的东西丢给了他,“这是给你带的,自己拿着。”然后她把手里头的东西都阂上,抬头看向顾薄安,“怎么样,姑父那边是不是有会么消息了?”

    “嫂子您这眼神真贼呀。”

    “看的可真准。”

    陈墨言伸手拍了他一下,“别卖关子,还有,也不用你给我戴高帽子。”

    “说正事儿。”

    顾薄安嘿嘿笑,“您说的很对,我和姑父亲自出马,在那一家附近问了好些的人,都说那一家是再婚的家庭,那个女人真的是后妈。”说到这里,顾薄安一脸的气愤,“嫂子你不知道,那个女人可狠了,打小对着那个巧珍非打即骂的,连顿饱饭都不让吃,等到现在自己上班,赚的钱更是一分不能少的都交给她。”

    “少一分都得打骂半天。”

    “你说说,她这还有亲爹呢,怎么就不管管?”

    陈墨言看着他一脸气愤的样子忍不住挑了下眉,“那天你自己也看到了,你觉得,那个男人管的住那个女人吗?”肯定是管不住的呀,估计男人一开始瞧着肯定也是心疼,可是时间久了,他能怎么办?

    难道再离婚,再结婚?

    这就是生活的无奈。

    还有,人们为什么说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爹?

    这就是原因!

    慢慢的,男人心里头会向一边歪的。

    当然,也有心里头念着自己儿女的。

    不过很显然,那个叫做巧珍的女孩子没有遇到。

    陈墨言看着顾薄安又问那个男的,“那个年轻的男孩子呢,查出什么来了吗?”

    “查出来了,那就是一个败家子儿。”

    “都二十岁了,吃喝嫖堵,就没他一样不做的……”

    “听说都被派出所给弄进去好几回了。”

    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眼皮跳了一下,“是那个女人带来的吗?”

    “是,听说一开始的时侯那个男的对这个男孩子还很好,后来估计是觉得实在不像话,但是也没把人给赶出去,只是现在这家里头呀,听说是三天一大闹一天一折腾的,热闹的很……”

    他和奎子过去查访的时侯。

    那些邻居可是一个个都把那一家子当成了笑话来说!

    不过,顾薄安还是很疑惑,“嫂子,你问这个做什么呀?”

    他们现在要解决的是林厂长的事情。

    又不是他们家的家事儿。

    陈墨言看着他一脸不解的样子,呵呵笑起来,“你等等,再等两天,看看我的猜测是对还是错。”

    “啊,嫂子你怎么也卖起关子来了?”

    不过顾薄安虽然抱怨。

    可是陈墨言只是笑,没出声,顾薄安自然也不好再问的。

    反正嫂子这段时间说让他跟着她,开车。

    不管有什么事情,他肯定能第一时间知道的。

    ……

    林同家。

    这两天的气氛实在是降到了最低点。

    到不是林同和朱兰两个人出了什么问题。

    两人多年的感情,朱兰对于林同还是很信任的。

    哪怕听了林同的话,朱兰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拧着眉头担心他,“要是对方不改口,那你这事儿能查清吗?”扣在身上这样一个罪名,要真是戴一辈子的话,以后儿子怎么办?

    林同倒是没有多想,“你担心什么呀,言言肯定会有办法的。”

    他这么一说。

    朱兰也稍稍的松了口气。

    两口子心里头对于陈墨言还是挺信任的。

    倒是朱兰的婆婆,林妈妈一下子就炸了。

    对着林兰就是一顿的猛喷,最后,更是直接下了狠话,“要么,你就辞职在家,要不你就和林同离婚!”

    她儿子摊上这么一摊子丢脸的事儿。

    都是这个女人心太大。

    这样的女人,她们林家可要不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