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15章 婆媳关系
    就是林同都没有想到,他妈怎么就发这么大的脾气?

    这下不止是朱兰和林妈妈两个人的事儿。

    连带着林同都被迫加入战局。

    没办法,他得劝呀。

    要是真由着他妈那话,林同都不敢保证自己这个家还能不能保的住!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是相信朱兰,一定不会离开自己。

    离开他们两个人这个家的。

    可是现在?

    朱兰的事业发展的可是很好。

    再加上她接触的都是一些时尚圈,或是行走在流行前线的人。

    也就是这些年来林同自己也没有一直闲着。

    他也一直在往前走。

    好歹的算是没有掉队……

    这样他才有信心,觉得自己在朱兰面前是平等的。

    饶是这样,他妈这狠话一出口。

    林同,心里头同样没底儿呀。

    万一自家媳妇骨子里头的死倔彻底的发挥出来……

    真的要和他分开怎么办?

    当然,两头劝的林同被自家亲妈和亲媳妇两边骂的狗血淋头。

    到最后,林妈妈也看出来了,自家儿子这是没站在自己这边儿呀。

    气的要回老家。

    然后,朱兰索性就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

    林同也是直到晚上回家才发现的这事儿。

    儿子和媳妇不见了。

    林妈妈正坐在沙发上一会哭一会骂,最后哭累了骂累了,终于看到林同了。

    “儿子呀,你可得赶紧想办法找到我的大孙子呀。”

    “妈可不能没有他。”

    对于自己的孙子,林妈妈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晒了。

    这几年是真的劳心劳力的照顾。

    朱兰还曾和陈墨言说过,就为了这一点,自己以后也得对婆婆好一些……

    可惜,还没等她对老太太好点呢。

    这打脸的就来了。

    林同也累。

    坐在沙发上,他抹了把脸,“妈,你让我去哪找?朱兰连国外都去过的人,她要是存心躲起来,我能去哪找?”他看着他妈,呵呵笑了两声,语气里头尽是倦怠,“妈,其实就这样也挺好的,你即然那么嫌弃朱兰,那么嫌弃我儿子的妈,何必把那小子当成宝,你看到他不想起他妈吗?”

    “所以,她要走就让她走吧。”

    “再说了,您不是已经打算好了,让我和她离婚的吗?”

    “这样挺好的。”

    林同站起身,看着林妈妈点了点头,“冰箱里头有吃的,您要吃什么自己动手,我累了,回房睡觉了,还有,不用叫我吃饭,我不饿。”然后,他抬脚回了自己的屋子。

    客厅里头。

    林妈妈先是懵了下,然后就恼了。

    气呼呼的去敲门,“林同你给我出来,臭小子你开门……”

    “妈,我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林同的话听的林妈妈一脸的不可置信,“你睡觉?你怎么睡的着,现在是小宝不见了呀,那个女人把小宝给带走了,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的,你妹让她和你离婚还就离对了,现在她果然把我孙子给带走了……”

    “不行,你赶紧去给我把我孙子找回来去。”

    “不然妈和你……”

    没完两字还没说出来呢,门突然被林同自里头打开。

    他的眼神带着怒意,盯着林妈妈,“妈,你刚才说什么?”

    “啊,没啥呀,你赶紧去把我大孙子带回来去,我……”

    “不是这句。”

    林同双眼死死的盯紧他妈,“是之前那句,你刚才说,你妹妹让你和她离婚……”

    “这事儿,和林英有什么关系?”

    林妈妈被自家儿子一脸的厉色给吓到,想也不想的就摇头,

    “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和你妹妹有关系?”

    “肯定是你听错了!”

    “肯定是的。”

    林同哪里会信?

    只是深深的看了眼林妈妈,突然朝着一旁角落小几上的电话走过去。

    他拿起来,熟练的拨了一串电话号码。

    等着人接听的时侯,林妈妈眼底闪过几分的惶乱。

    “那啥,林同你给谁打电话呀,这都那么晚了,有啥事儿明个儿说吧?”

    “林同,你妹妹这都要睡了……”

    “妈,你是想我明天回老家亲自去问她吗?”

    林妈妈,“……”

    她一脸紧张的看着林同,心里头暗是暗自祈祷。

    千万别来接……

    千万别有人来接电话……

    只是可惜,电话很快就被人给接通,林同倒是说话很客气,请对方帮人叫一下林英。

    只是前后房。

    隔着后窗喊一嗓子的事儿。

    再说了,这附近的人都知道林同有了出息,在帝都赚了大钱买了房子啥的。

    这样的心态下,对方很是很痛快的把林英叫了过来。

    “妈,你怎么回事儿呀,不是都说了你别有什么事情就来问我嘛,我正忙着呢,这次你又有什么事情啊?”林英接了电话上来就是一通的抱怨,不过她说了半天没听到对方的反应,不禁怔了下,然后她试探般的喊了一声,“妈,妈?”

    “朱英,你能耐了啊,嗯?”

    对面,林英脸色一变,眼珠转了下,声音立马就软了下来。

    笑嘻嘻的,“哥怎么是你呀,这个时侯打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妈呢,怎么是你打的?”

    不怪朱英这样问。

    因为很多时侯都是林妈妈打电话,和林英说什么事情的。

    大大小小的。

    林同身为哥哥,又是个男的。

    基本就是有事的时侯才和林英说上一声啥的。

    “你和妈说了些什么,林英,你嫂子没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吧?我告诉你,要是我和你嫂子离婚,你这个妹妹以后也别再叫我哥了。”林同是真的生气了,撩下这么几句狠话,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回过头,他对上林妈妈一脸震惊愤怒的脸。

    林同只是看了眼林妈妈,准备回房。

    林妈妈却是一下子拦住了他,“你竟然为了个女人不认你妹妹?”

    “妈,兰兰没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吧?你在这边几年,兰兰是没有怠慢过你半点吧?我一直以为你心里是真的觉得兰兰很好,现在看来,估计你心里也是瞧不上她的吧?即然这样,那我就如你的愿好了。”

    林同的话听的林妈妈心头猛跳。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不是和林英合计着让我们离婚吗,行,我都听你的。”

    “等我找到朱兰就去签字去。”

    “还有,小宝是我的儿子,我这个当爸的已经做了决定,让他跟着他妈一块生活。”

    林同的话里头没有半点的感情。

    看着林妈妈的眼神更是平静的让林妈妈心头发慌。

    她忍不住的开口解释,“儿子,儿子妈是为了你好,你看看她一个女人家家的,又是出国又是加班忙的,比你还要忙,前些天我还看到有个男人开车送她回来……妈真的没想让你们离婚,真的……”

    “您没想让我们离婚,可现在你儿子却是家要散了。”

    “这下,你和林英应该高兴了吧?”

    林妈妈听的脸都白了,又急又慌,“儿子,儿子,妈真的不是这样想的,妈,妈这不是怕她不好好跟你过吗?所以才想着让她辞职,一个女人在外头那么的折腾,整天接触的全都是男不男女不女的,妈这不是担心吗?”

    林妈妈曾经去过朱兰的工作地几回。

    刚好看到的都是朱兰和几个年轻的男设计师在讨论事情。

    头发是挑染的。

    再加上小年轻,远远看着唇红齿白的。

    当时林妈妈看着那一幕,不知道心里头有多么的震惊……

    所以,才会在朱兰说要出国的时侯强烈反对。

    可惜她没能拧过自己的儿子。

    本来这事儿也算是过去的。

    可惜,林妈妈爱有什么事情都和自己远在老家的女儿念叨几句。

    林英呢,小心眼儿特别的多。

    来过帝都几回,她觉得朱兰这个嫂子小气!

    她哥赚那么多,多给她买些化妆品衣服什么的怎么了?

    可是朱兰却没有。

    自然是时不时的在她妈面前给朱兰上眼药儿。

    当然,林妈妈是真心没想让儿子离婚的。

    她就是想把朱兰逼回家里来。

    好好的带孩子,帮着儿子把这个家收拾好。

    然后再给她生个孙子孙女的。

    多好?

    可惜,她的算盘打的好,林同朱兰两口子不配合。

    林同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客厅里,林妈妈一下子瘫坐到了沙发上。

    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儿子离婚?

    林妈妈这里纠结万千,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是不是逼的太紧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朱兰带着儿子却是过的潇洒极了。

    她是和刘素一块出来的。

    本来,这事儿不用她亲自过来的。

    刘素一个人都能搞的定。

    可她待在家里头实在是憋气呀,烦躁的不得了。

    刘素知道之后,直接就提了个建议:

    出去走走。

    至于不放心儿子?

    那好办呀,带着呗。

    朱兰本身也不是个挨骂不还骂的人。

    脾气向来是有些小爆的,这会儿不过就是因为林妈妈的长辈身份罢了。

    一经刘素提议。

    想来想去的,可不就心动了吗?

    我惹不起,我躲的起吧?

    哪怕暂时出去散散心呢也好呀。

    就这样,她给林同打了个电话带着儿子就跑了。

    然后,在外头果然玩的开心。

    只是她这里开心了,陈墨言却是被林同给磨的耳朵都要起茧。

    “学妹,老板,言言,我求你了,赶紧和我说朱兰的下落吧,要是再找不到她们娘俩儿,我这就要疯了。”

    林同坐在陈墨言的对面,一脸的苦笑。

    这都过去五天了呀。

    他是半点消息都找不到。

    虽然知道朱兰肯定不会带着儿子做什么傻事。

    可这么些天看不到自家媳妇和儿子。

    他想啊。

    再加上朱兰是赌气走出去的……

    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的耍赖样儿,“你今天要是不告诉我她们的下落,我明天就不上班了,还有,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我就跟着你,跟到你说出她们两个的下落来不可。”

    陈墨言好气又好笑,“林同,你好歹也是一厂之长,如今更是管着好几个厂吧,能不能别这样和个孩子似的耍赖皮?”真是的,这会儿知道着急了,之前做什么去了?

    不过想想他们家的情况。

    这事儿,还真的不能怪林同什么。

    最起码的,从头到尾他都是站在朱兰这一边儿的。

    “学妹,就当是你看在学长这么些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告诉她们母子两个的下落吧?”

    对上陈墨言,林同并不觉得自己示弱什么的就丢人了。

    打从毕业到现在,这丫头虽然比自己小,又是他的学妹。

    可看看她这几年来干的事儿?

    哪一样是她他们这个年龄该干的?

    这丫头的实力和实力,还有能力,就是连几十岁的男人都得甘拜下风!

    他都给人家打了这么多年的工,当了这么些年的手下。

    这会儿服个软示个弱有啥?

    只要能找到媳妇儿子,怎么都能行!

    看着他这个样子,陈墨言也知道今天是敷衍不过去了。

    想想,朱兰这事儿也的确是要解决。

    不然到最后肯定辛苦和头疼的只能是她一个人。

    这样一想,她便把手里头的笔停下来,抬头看向林同,“你这么急着把人找回来,你妈那边说通了吗?”

    “没有……”

    提到他妈,林同的语气有些弱。

    特别是想到他妹妹竟然还掺合到了这其中……

    对着陈墨言这个夫妻两人的顶头上司,林同忍不住就有点心虚,“我已经正在和我妈沟通,她一定能想的通的,学妹你放心,我只要找到兰兰,一定不会再让她受委屈……”他抬头对上陈墨言的双眼,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是你也知道,这老人家嘛,有些思想是真的有些固执,挺难转变的。”

    “更何况那是我妈?”

    “这事儿,我只能是慢慢来……”

    陈墨言并没有觉得林同说的有错。

    只是,“你想着慢慢来,慢慢说服、改变你妈的心思,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妈会不会给你这个机会?还有,她要是等朱兰回来之后再闹腾呢,再给你们两条路,两个选择?到时侯你要怎么办,是选择让朱兰辞职还是选择离婚?或者,朱兰再来一回离家出走,你再这么着急忙慌的找上一回?”

    “我……”

    林同用力的挠了把头发,最后把期望的眼神望向了陈墨言。

    他一脸的期待,“要不,你帮我出个主意吧?”

    “你这人向来是歪主意一个比一个多……”

    陈墨言几乎被他这话给气乐了。

    “你这话的意思,我一肚子坏水?嗯,看来,以后我这个坏老板是得名副其实一些,得多想法子看看怎么多剥削你们一些才对。”

    “可别啊,学妹,我刚才说错话了。”

    “你真的当我没说。”

    要是这话传出去。

    以后再有加班什么啊出现,方小满她们几个丫头还不得骂死他?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你想让我出主意?那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你妈送回去。”

    “可是我妈在这里待的好好的……”

    而且帮他们看大了孩子。

    他就这样把老人送回去的话,心里头内疚不说。

    他妈得多伤心?

    陈墨言看着他的沉默,呵呵两声笑,“做不到是吧?做不到的话就从根源上解决。”

    从根源上解决?

    林同的双眼一亮,可随即又黯然。

    “我妈这一回的想法很是固执,我和她都说了不知道有多少的道理,她就是不发声……”

    “那你就回去问问你妈,是要一个家庭和睦,儿孙在怀呢,还是想要当一个孤家寡人,被儿子怨,被孙子嫌弃的人,还有,和你妈摆事实,告诉她,你们家离了朱兰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差,让你妈亲自体会。”

    顿了下,陈墨言一脸正色的看向林同,“其实,当妈的永远都拧不过儿女,所以,你妈的心结,归根到底也只能是你这个当儿子的去解。至于朱兰那里,”她笑了笑,几天了,总算是给了林同一个定心丸,“她们母子两个你就放心吧,只要你把家里头的事情解决,再过个几天我保证还你两个完好的妻子儿子。”

    “当然,如果她们回来之前你还没能说服你妈,让她改变主意什么的。”

    “到时侯朱兰回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我可真的是不打保票哦。”

    也就是念在三人相识多年。

    不然她才懒得管自己手下人的家事呢。

    等到林同垂头丧气的离开。

    陈墨言想了想,按了一串号码打了出去,接听之后,她没啥好气的哼哼两声,“你倒是玩的开心了,我在这里帮你应付你男人,你不知道那丫的现在变的可贼了,竟然说只要我不告诉他你的下落,他就不上班,天天跟着我,盯着我……我说朱兰,你到底什么时侯能回来?”

    朱兰出去自然是要和陈墨言说一声的。

    对于朱兰家里头的事情,陈墨言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之前和林同说那么多已经是她的极限。

    这会儿只是把自己和林同的谈话,还有林同的焦急一一转述给朱兰。

    然后她便再也不过问:

    好坏的,都是朱兰自己的事儿!

    电话彼端。

    朱兰沉默了下,半响后才开口,“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抱歉呀,你放心,我再过几天就回。”

    有些事情一味的躲也不是办法。

    这几天她看着是在玩,但脑子里头却是一直在转。

    如今,是想的再清楚无比。

    陈墨言笑了笑,“你想清楚就好,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挂了电话,陈墨言坐在椅子上再次庆幸起自己离婆家远。

    不然,这婆媳关系,怕是也要在她身上上演吧?

    孰不知,千里之外的顾家村。

    顾妈妈正拽着顾爸爸发牢骚。

    说的,竟然是同样一件事儿:女人出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