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20章 不叫老,叫气质
    车子到家。

    顾薄轩给的钱,顾薄安则是下车就往家里头冲,

    “爸,爸,我妈她怎么样了?”

    “你们,你们怎么不说一声,爸好找个车子去接你们呀。”

    顾爸爸正在厨房那边蹲着烧火呢。

    一边煮饭一边哀声叹气的。

    这老婆子的腿要是治不好,就她那脾气,不得气疯了?

    正想着呢,猛不丁的听到外头自家小儿子的声音。

    顾爸爸几乎以为自己是听差了。

    幻听呢。

    摇摇头往灶堂里头塞了把柴火。

    顾爸爸正准备起身看看水烧开了没有。

    就听到院子里头再次传来大儿子沉稳却焦急的声音,“爸,妈呢,你们怎么没去医院?”

    “没事没事,你妈她说听到你们要回来她就高兴,这一高兴说不定伤势就好了……”

    顾爸爸看着站在院子里头的两个儿子。

    以及顾薄轩身旁眉眼清丽的陈墨言。

    两手甩了两下,又在身上的衣角擦了两下才去接陈墨言手里头的东西,“言言这一路上累了吧,这会儿肯定还没吃东西,爸刚好煮开了水,打个玉米糊糊还是煮面条?你想吃啥和爸说。”他又扭头看顾薄轩,“你怎么搞的,还是个男人呢,怎么让言言提这些东西?”

    “言言呀,爸知道你心好,老是让着他,以后可不能这样呀。”

    “有什么沉的累的活儿就让他干。”

    顾薄轩听着这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他是亲的吗?

    屋子里头。

    浓浓的药味儿扑面而来。

    顾薄轩几个人站在顾妈妈的跟前,看到顾妈妈的脸色就忍不住都是脸色一变。

    以前虽然家里头穷。

    但顾爸爸老实,踏实肯吃苦。

    而且还疼自己的媳妇孩子。

    有什么吃的,一定得先让儿子媳妇吃完才轮到他。

    这样的情况下,顾妈妈虽然红薯野菜那些吃的嘴里头发腻。

    但说实在的,还真的没有被饿到什么的。

    脸色比起同村的妇女可是要好上不少。

    这几年更是顺心的很。

    两个儿子虽然很少回家,但却是每月都有寄钱。

    而且陈墨言过年过节也都会另外再寄些吃食,钱物什么的。

    这样的情况下,顾妈妈的脸庞向来就是很圆润的。

    可是这次回来后,顾妈妈的脸庞整个陷下去。

    连眼都是佝的。

    再配上额前的两缕白发……

    陈墨言这个当人儿媳妇的都觉得刺眼。

    更何况是顾薄轩两个亲生儿子?

    顾薄安当时就带着哭腔,“爸,妈怎么,怎么瘦了那么多?”

    “摔了得有小半个月了。”

    “一开始的时侯你妈说你们都在外头忙,不让我告诉你们……”

    其实,这中间也有他的事儿。

    他老是觉得摔伤了嘛,咱们去医院看看就好了。

    儿子媳妇的都是大忙人。

    做大事的人。

    再说了,找他们回来做啥子,几个人又都不是医院?

    可他也没想到,就这样坚持了几天。

    老太婆却是一下子好像丢了精气神儿似的。

    再有一个让顾爸爸害怕,最终把顾薄轩几个人叫过来的还是医生的话。

    县城里头的医生都做不了这种手术呀。

    那得去哪?

    万一市里头也看不过来呢?

    拿不住主意的顾爸爸最终考虑了半个晚上,还是把儿子给叫了回来。

    “爸你怎么能这样,就是我哥不能回来,还有我和嫂子呢。”

    顾薄安在屋子里头没敢说什么。

    生怕吵到顾妈妈睡觉。

    等几个人站到院子里头,他对着顾爸爸可就有些埋怨了起来,

    “哪怕是我嫂子忙一时间不能回来,我却是可以啊。”

    “是啊爸,不管我们在外头怎么的忙,还不都是为了咱们这些家里头的人吗?”

    陈墨言扶着顾爸爸坐下,温声软语的劝他一番。

    最后她笑着起身,“你们和爸好好聊聊,我去煮饭去。”

    顾薄轩却是伸手拽住她,“我去。”

    “你不知道我们家的灶怎么烧的,我懂。”

    “是啊言言,让大轩去就好了,他会的。”

    顾爸爸看着自家儿子,总算是挤出这么些天来头一个笑模样,“他呀,皮厚肉也厚的,做这些活计儿正好。”

    哪像自家这个儿媳妇呀。

    虽然不像那种电视上演的大家小姐娇嘀嘀的样儿。

    可站在那里,一身的气势什么的。

    也不像是能下灶烧火的人呀。

    “谢谢爸,爸你喝水。”

    不让陈墨言做事,她可不会真的就搬个小板凳坐下来发呆。

    走到灶间倒了杯白开水。

    她双手捧了端过去,“爸你也别太担心了,妈不会有事的。”顿了下,她笑笑,“这不是县城看不了还有市里么,市里不行咱们就去帝都,帝都那么多的医生,全国最好的人才都在那里呢,怎么可能治不好妈一个小小的手术?”

    “对对,肯定能好的。”

    “言呀,你妈这伤要是好了,我和你妈一辈子感谢你。”

    就凭着陈墨言二话不说跟着回来。

    又是帮着他倒水又是不嫌味的给顾妈妈掖被角。

    还主动提出要把人接去帝都……

    顾爸爸就觉得呀,自家大儿子能娶到这样的媳妇。

    简直就是他们顾家上辈子烧的高香!

    顾妈妈是九点半才醒过来的。

    当然,这个时侯顾薄轩和顾爸爸几个人已经吃完了早饭。

    都坐在门口小声说话呢:

    即怕吵到顾妈妈睡觉,又怕顾妈妈醒后第一时间看不到人……

    床上,顾妈妈睁开眼脑子还有点蒙呢。

    然后她眼一下子瞪的大大的。

    这是,二儿子的声音?

    再一听,还有她大儿子……

    至于另外的陈墨言的声音,直接被顾妈妈给忽略。

    她双手挣扎着要起身,“老顾老顾,是不是大轩他们两个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回来了……”

    “妈。”

    “妈。”

    前头的是顾薄轩。

    后头一声则是跟着他一块走进去的陈墨言。

    至于顾薄安,他跟在两人后头的。

    只是最后出场的他完全被他亲妈给忽略掉:

    顾妈妈拉着陈墨言的手,一脸的笑,“妈昨晚呀做梦就梦到你们回来了,还和我说了好大一通的话,呵呵,没想到这一大早睁眼就能看到你们,言言呀,妈能看到你真高兴。”

    “妈你好好歇着,饿了吧,我去给您煮碗面条。”

    “好好,我可是真的饿了,吃面条。”

    顾妈妈拽着自家大儿子的手,双眼笑的都看不到了,“妈看到你们呀,什么病都好了。”

    “妈你还说呢,那么重的伤怎么不在医院里头待着啊?”

    真是的,非得固执的要回家。

    顾薄安是小儿子,又是亲儿子,也就是最近几年没在顾妈妈身边。

    以前那可是母子两人一直朝夕相处的。

    这会儿说话更是直接,“妈我告诉你呀,等吃过了面咱们就去医院。”

    “趁着我哥和嫂子刚好都回来,看看你这病市里头的医生怎么说,能不能冶,要是不能治的话,那咱们就回帝都去。”虽然是这样说,可顾薄安说到回帝都的时侯却还是扭头看了眼顾薄轩,顾薄轩朝着他点了点头,站起身子,“你和妈说会话,我出去喝碗水。”

    “去吧去吧,你们是刚到家吧,吃东西了没有?”

    “哎哟,忘了让言言多煮几碗面,里头得多加几个荷包蛋才行……”

    “你和你哥两个人打小就爱吃荷包蛋。”

    那个时侯家里头的鸡少。

    鸡蛋更是贵呀。

    也就是顾妈妈看着两个孩子实在馋的很了,才一咬牙打一个蛋什么的。

    这一个蛋大多还是切成两半儿。

    哥俩平分。

    当然,多数都是顾薄轩让给顾薄安这个弟弟。

    余下也就是过年的时侯能吃两个鸡蛋。

    过生日的时侯都没有!

    这会儿听顾妈妈一说,顾薄安想到以前的事儿,再看看眼前顾妈妈削瘦的样子,忍不住红了眼圈,“妈你放心吧,刚才我们都吃过早饭了,是爸给我们煮的,你没醒,我们听爸说你是后半夜才睡稳的也就没叫你……”

    “傻孩子,下次记得到家就叫妈呀。”

    陈墨言端着一碗面走进来。

    “妈,这面不烫,我来喂您吃……”

    顾薄轩直接抢了过去,“我来喂。”回过头,他生怕顾妈妈生气,解释道,“我还没喂过妈妈吃东西呢,这次刚好。”

    “对对,儿子喂。”

    对于顾妈妈来言,虽然说能吃到陈墨言这个儿媳妇亲手喂的东西让她高兴。

    但是!

    自家宝贝大儿子亲手喂的吃食。

    自然是更让她高兴呀。

    看着面前的几个人,顾妈妈好像伤势完全好了似的。

    在顾薄轩亲手的喂食下。

    更是吃了大半碗的面条!

    这让顾爸爸站在门口眼圈都红了一下:

    早知道,他真的该让孩子们回来的!

    说不定自家老婆子心情一好,不用受这种罪了呢?

    吃过早饭。

    顾妈妈还要拉着顾薄轩几个人的手说话。

    直接被顾薄轩给拒绝,“咱们先去医院。”他扭头不看顾妈妈张嘴想要反驳的话,对着顾爸爸直接道,“爸,你们上次是怎么去的?找的村子里头的车吗?”

    “是啊,可是村队的三轮车这两天不在家……”

    陈墨言果断的开口,“那顾薄轩你背着妈,咱们去镇上看看有没有打车的。”

    早知道刚才就该让那个司机在这里等会她们了。

    “这怎么能行啊,妈可是很重的,会累到你的……”

    “妈,你现在轻的很,估计九十斤都没有了。”

    这也是他和大哥进来之后瞧着顾妈妈脸色大变的原因。

    是真的瘦啊。

    “妈这几天这不是疼的嘛,不过看到你们好像又不疼了,等过几天我多吃点东西,肯定就会胖起来的……”顾妈妈是看到儿子万事足,这会儿竟然看着陈墨言开起了玩笑,“那叫啥的方小满的吧,那丫头不是天天还嚷着减肥么,妈这不用特意减了……”

    “妈你和那个疯丫头比什么,哥我背着妈,爸你去收下东西。”

    顾薄轩呵呵看他两眼。

    挑了下眉:

    那意思,有我这个亲哥在,什么时侯轮的到你背?

    顾薄安一下子怂了,默默的起身,“爸,我和你去收拾东西。”

    等几个人赶到镇上的时侯。

    去市里头的车子果然已经走了。

    余下的一班则是在下午一点。

    几个人一商量,顾薄安就准备去找车子呢。

    没想到他这里才一转身,一辆车子停在他们几人身边。

    司机笑呵呵的开口,“怎么着,小兄弟这是又要回去吗,刚好呀,我回市里稍带着你们?”

    顾薄安看了那个司机一眼。

    笑了。

    是刚才的那一个。

    “哥,嫂子?”

    他本来是想看看他们没漏下什么东西吧。

    那个司机还以为他们是不想做他的车子,赶紧扬声喊道,“俺这是顺风车,你们去市里头只要五十块,可没再便宜的了啊……”

    “行,五十就五十,咱们走吧。”

    直到坐上车。

    顾妈妈疼的哼哼唧唧的还一脸的肉疼,“五十可贵了啊,贼贵,这几个孩子可是坐你车回来的,要不你再给便宜点呀,三十好了……”

    司机被顾妈妈这一刀砍的。

    半天不知道说啥好。

    三十块。

    他油费和过桥费都不够!

    倒是坐在前头的顾薄安看了眼司机,扭头,“妈,你别老是念叨呀,司机开车是要专心的,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你这样老是说会让他分心的。”

    “对对对,那妈不说了。”

    司机一脸的感激,“小兄弟你真好,也孝顺,这是送你妈去医院吧?”

    “嗯,老人嘛,摔了一跤……”

    “呵呵,老太太有福呀,这跌了一下,三个儿女都回来了。”

    “不像那些时下没良心的小年轻,一个个的说什么忙忙忙,怕是连自家住哪都要忘了。”

    老太太一开始听着还很开心的。

    这谁不爱听别人夸自家孩子呀?

    可是下一刻老太太就不乐意了,一瞪眼,“你说啥子呢,什么叫三个儿女,你那眼神怎么瞧的呀,这个是我大儿子,这个是我大儿媳妇,儿媳妇,之前才结了婚的。还有啊,我这儿媳妇可是帝都人,本事可大,可厉害了啊。真是的,不知道你那怎么瞧的,眼神忒不好了。”

    被顾妈妈一顿喷的司机偷眼看了眼顾薄轩和陈墨言。

    满脸的尴尬。

    不过下一刻他就小声嘟囔了句,“原来是夫妻呀,这也差的大了点吧,我怎么瞧着他们两个就没半点的夫妻像……”

    他自以为小声念叨。

    可偏巧顾薄轩耳力敏捷的很呀,一下子听了个清楚。

    满脸黑线,“我这不叫老,叫有气质,气质!”

    最后两个字儿,他咬牙说出来的。

    ------题外话------

    我发烧码字。亲们来点鼓励呗。明天我好了再发红包呀。烧一天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