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张了张嘴,正想开口呢。

    顾爸爸瞪了眼顾妈妈,直接就出了声,“胡说什么呢,孩子在家里头陪了你这么些天还不够啊,你要是想她们了,等你伤好了,家里头没事了就去看她们好了。”顿了下,顾爸爸的语气里头多了抹警告,“你个老婆子,你以为言言和你个老太婆一样闲的没事做呀,待在家里头这么多天不知道要耽搁多少正事呢。”

    “言言你就安心的回去吧。”

    “家里头的事情不用担心,我和你妈也帮不了你们什么,在外头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

    顾爸爸又看向顾薄安,“你好好听你嫂子的话,照顾好你嫂子,别惹你哥生气,啊?”

    “爸,我知道。”

    顾薄安看了眼顾爸爸额头两侧的白发,声音有些闷闷的。

    被自家老头训了一顿,顾妈妈不敢再说什么。

    可终究是心情低落了下去。

    晚饭后。

    顾薄安就坐在她身边哄着她,陪着她说笑。

    到最后,顾妈妈也想开了,伸手推了下顾薄安,“行了,不是明天还要赶路吗,赶紧去睡吧,早点睡,好好的休息,明天路上也好有精神,妈没事的。”

    “妈,等你好了,过年的时侯我就回来了。”

    “嗯,妈在家里头等着你。”

    顾妈妈叹了口气,拍拍顾薄安的心,“你妈我现在呀,一是你哥什么时侯能给我个孙子抱啊,二就是你,你说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就不结婚呢,要不,今年过年的时侯咱相相看?”

    “妈也没说定下来,就是相相,试试……”

    “妈你可别。”

    顾薄安听到这事儿就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他想也不想的打断他妈的话,“妈你别弄这些呀,不然的话我就不回来了啊。”

    “你这个臭小子,是想气死你妈是吧?”

    “怎么会呢,妈你以后是要长命百岁,要帮着我和哥哥看孩子,抱孙子的呢。”

    顾薄安的话极大程度的安抚住了顾妈妈。

    她重重的点了下头,“对,妈呀,可不就是等着那一天的么。”不过下一刻,顾妈妈的脸色一变,用手指戳了下顾薄安的额头,“别想着转移话题呀,说,什么时侯结婚?”

    “你不想让妈在家里头给你找,那你也得自己在外头相呀。”

    “不行,这事儿我还是得和言言说说去。”

    “让她帮我看着你点,说不定她还有合适的可以介绍给你呢。”

    顾薄安,“……”

    让顾薄安抓狂的是,顾妈妈竟然真的让他离开,转头喊了陈墨言过来。

    意思只有一个:

    赶紧帮着顾薄安介绍个对像!

    陈墨言扭头看着顾薄安黑青的脸,忍不住有些好笑的点头,“妈你放心吧,回头我就给他找,找到合适的肯定就介绍给他。”

    “那你可得把这事儿记在心上呀。”

    “别忘了。”

    陈墨言再三的点头,保证,绝不会忘的。

    就差没对着自己这个婆婆赌咒发誓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饭是一块吃的。

    顾妈妈没什么精神,眼圈都乌的。

    看来,应该是一夜无眠。

    陈墨言默默的看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离别,总是让人伤感的。

    哪怕是她呢,虽然心里头总是觉得,嗯,这不是她的家,这只是她的公公婆婆,她是为了顾薄轩才待在这里的,可是,这和顾爸爸顾妈相处了大半个月的,猛不丁的就离开,她也觉得有些不是味儿。

    更何况是顾妈妈要和小儿子分开?

    中午出发的时侯,顾妈妈拉着顾薄安的手不放,“路上小心啊,别惹事,也别多事儿……”

    念念叨叨的。

    车轱辘般的话翻过来复过去的说。

    好像永远都说不完似的。

    而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如果没有人打断她,让她自己继续的话。

    顾妈妈估计真的能拉着顾薄安的手说上一天一夜都不会觉得烦!

    最后,还是顾爸爸直接打断了她,“行了,这都几点了你还在这里罗哩罗嗦的,这不是耽搁时间吗,要是误了车怎么办?”顾爸爸直接看向顾薄安和陈墨言,“你妈这里有我呢,你们两个也赶紧的走吧,安子路上警醒着点,多照顾你嫂子……”

    “爸放心吧。”

    “妈,我过年的时侯就回来看您啊。”

    顾薄安也有些不忍看他妈的红眼圈,转了个身大步朝着院子外头走。

    这一路出村。

    自然是遇到不少的村人打招呼。

    七大姑八大姨的。

    陈墨言也不漏怯,纷纷笑着开口,偶尔还夸人家孩子几句。

    直到出了村子。

    顾薄安忍不住朝着陈墨言看了好几眼。

    那古怪的眼神瞧的陈墨言朝着他挑了下眉,“怎么,我脸上长花了吗?”

    “没有,嫂子,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怎么说?”

    “你刚才和村人说话,我还以为你要应付不过来呢。”

    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虽然没什么坏意,可有时侯她们嘴里头说的那些取笑或是打趣的话。

    顾薄安觉得可烦人了。

    他都好些回想掉头黑着脸走人了。

    他家嫂子却能始终应付自如……

    真厉害!

    陈墨言看着他呵呵笑了两声,“以后,你也会的。”

    等到不年轻气胜的时侯。

    等到,心气神儿没有那么高的时侯。

    整个人都平和下来。

    再回头看看某些人某些事,不过,如此。

    两个人买的傍晚六点的火车。

    在站台附近吃了点东西,然后陈墨言又买了点水果,都统统交给了顾薄安。

    进站台的时侯。

    顾薄安扭头看了下自家村子的方向。

    虽然看不到什么。

    可是,神色里头还是有些伤感。

    “行了,别难过了,等过年的时侯再回来就是。”

    “爸和妈都上了年纪,之前爸的头发还没那么白呢……”

    顾薄安唠唠叨叨的。

    也不管这些话和自家嫂子说是不是合适了。

    直到火车开了出去,他还在那里说个不停呢。

    在火车上的时间是很枯燥的。

    吃喝睡。

    醒过来有些精神的时侯就聊会天,几个人凑在一起打会牌……

    就这样时间也就滑了过去。

    隔天下午三点。

    陈墨言和顾薄安两个人站在了帝都火车站的广场上。

    “嫂子,我先送你回家。”

    “嗯,你今天就别回厂子了,在家里头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去报道。”

    “行,我听你的。”

    对于陈墨言的归来。

    最高兴的自然是田子航。

    他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女儿,忍不住的打量着。

    最后眉头拧了一下,怎么黑了,瘦了?

    不过当着顾薄安的面儿,他好歹没说出什么来。

    等到顾薄安去了客房安顿,田子航则没有了那么客气,“怎么瘦了那么多,是不是她们家没让你吃好,还是说什么活儿都让你干了?我就知道让你和那个臭小子回去是错的,他小子一拍屁股回了部队,还不是把你自己给留下来伺侯他爸妈?混小子,下次咱们再也不能回去那地方了。”

    “爸我哪里有瘦呀,我怎么没觉得?”

    “还有,我在那里挺好的,真的没做什么事儿。”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还真的没说假话:

    虽然顾妈妈什么都不能做。

    可是家里头的事情她能沾手的真的没几样儿。

    顾妈妈的事儿顾爸爸亲手承办。

    家里头的一些事,比如打扫什么的都是顾薄安在做。

    她自己则就是煮下饭,洗下自己的衣服什么的。

    至于瘦?

    陈墨言觉得自己真心没感觉出来呀。

    她说的是大实话。

    听在顾爸爸眼里却让他更酸了,女生外向呀。

    “行了,就知道护着那个臭小子。”

    “谁说的,我最护着最掂记着的可是爸爸你呢。”

    陈墨言抱着自家亲爸的手臂好一通的哄,才把田子航心里头的那口气给顺了下去。

    火车上肯定是没睡好的。

    梳洗了一番,换了身衣裳,陈墨言直接倒头就睡。

    一觉醒过来外头已经是黑漆漆一片。

    自己这是睡了多久?

    她爬起来,披了件衣服走出去,院子里头,田子航,田素一行人,还有顾薄安正在说话呢,看到陈墨言走出来,田素一脸的笑,“我就说这丫头快醒了,看看果然吧,饿了吧,我去端饭,咱们马上就吃啊。”

    “姑姑我来帮你。”

    顾薄安也去帮忙。

    奎子怀里头的小妞妞则是想也不想的朝着陈墨言扑过去。

    “抱,姐,抱……”

    陈墨言伸手把小家伙抱起来,脸颊贴着她的小脸蛋蹭了两下。

    小妞妞觉得痒,咯咯乐了起来。

    姐妹两个人就在那里嬉闹起来。

    旁边的田素瞧的是真心的羡慕,“你说说,咱们这个女儿,怎么就和言言那么亲近呢。”

    害的好像不是她亲生的。

    而是言言的亲闺女似的。

    奎子则一脸的憨笑,“这有啥,她们姐妹两个亲近还不好啊,言言是有出息的,这丫头以后能有言言十分之一的本事咱们两个就不用发愁喽。”

    “这倒也是。”

    田素本来就是个心大的,这会儿被奎子一劝。

    更是恨不得把小妞妞直接塞到陈墨言手里,让她帮着代养!

    因为知道陈墨言回来,晚饭很是丰盛。

    且多数都是陈墨言爱吃的。

    陈墨言直接就吃撑了。

    饭后扶着肚子在院子里头走了好几个大圈!

    田素瞧着忍不住的笑,“瞧你那没出息的劲儿,吃那么多做什么?”

    陈墨言白她一眼,“我那不是不想浪费吗,浪费粮食可耻知道吗?”

    “行,那你继续转圈吧,我去睡了啊。”

    田素摆摆手,抱着自家睡着的女儿果断回了屋子。

    小妞妞不睡她抱不回来呀。

    一离开陈墨言就嗷嗷叫,好像有人要杀她似的。

    第二天吃过早饭,顾薄安便回了工厂。

    陈墨言则没有急着出去。

    先是在家里头陪着田子航说了半天的话,然后中午和田素小妞妞出去买菜。

    自己亲手煮了午饭。

    其乐融融的吃了顿饭,田子航等人都去午休。

    陈墨言自己则进了书房。

    打了几个电话出去,说了不少的事情,也了解了些情况。

    最后她心里头大概有了数儿。

    便直接坐下盘起账来。

    在家里头陪着田子航闲了两天,田子航就开始赶人,“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不用老是陪着我,我还没老到要让你陪着。”真是的,这丫头在身边规矩可多了,什么时侯吃饭什么时侯休息,什么时侯起床什么时侯午休,甚至一天什么时侯喝水,喝几杯她都盯的紧紧的。

    再被这丫头几天盯下去。

    田子航觉得自己估计得疯了。

    “你放心,爸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说的那些我都记在心上,真的……”

    不等陈墨言再说什么,田子航直接就作了保证。

    那表情,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陈墨言好笑又好气,“爸,我也是为了你的身体好……”田子航的身体瞧着还好,那也不过是因为才四十出头罢了,前些年他一直东奔西跑的,又是常年的郁结在心,身子已经很是亏损,也就是一直强撑着罢了,再加上之前贺子佳的去世,失而复得,再失……

    别看他现在瞧着好好的。

    和大家说话什么的也是偶尔会笑上一笑。

    可是陈墨言却是心里头清楚的很,她爸这身子,虚!

    她是真的怕田子航再早早的走了……

    “爸,我想你帮我看孩子呢。”

    田子航深深的看了眼陈墨言,叹了口气,点点头,“好,爸听你的。”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让他留恋的。

    那也就是眼前这个女儿了吧?

    虽然知道顾薄轩对她很好,百依百顺的。

    可是以后呢?

    他呀,还是能活多久就活多久。

    尽量的多盯着那个臭小子一些吧。

    再有,终究是还有爸妈在世呢。

    虽然自己嘴里头说着不认什么的,他家那个老头子也是对着他横眉怒目的,可是要是自己这会儿没了。

    估计自家老头子也撑不了多久吧?

    他妈就更不用想了……

    想到这里,田子航只能苦笑了下。

    抬头看了眼天空,仿佛看到贺子佳轻轻柔柔的笑,

    子佳,你看,我现在想去找你都不行呢。

    不过子佳你别着急,你再等等,很快的啊,咱们总是能团聚的。

    这一刻,陈墨言看着她爸的表情暗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