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看着田子航,声音很轻,但是却坚定。

    而且,她甚至在心里头写好了一大堆劝解的话准备让她爸同意她去部队的事儿。

    只是,她这里话还没开口呢。

    田子航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那就去呀,去多久,准备什么时侯回来?”

    这样子。

    这表情。

    这语气。

    让陈墨言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还有就是,这一刻,陈墨言觉得自己好像被她爸给看穿了啊。

    她之前所有的打算纠结和疑惑,甚至是顾虑什么的。

    好像,她爸都知道?

    一直默默的看在心里,瞧在眼里。

    不过就是他没说。

    只是由着她自己去想,去决定?

    当真,是这样吗?

    不过陈墨言也不再去想这些,只是笑嘻嘻的过去搂了田子航的手臂,“爸你放心吧,我就在那里待一段时间,嗯,最多二十天吧。一个月内我肯定会回来的。”撒娇般的语气逗的田子航也跟着眼底多了抹笑意。

    他摇摇头,“行了,你这一趟其实本来也是该早点去的。”

    “这次过去也好。”

    “顺便认识下部队里头顾薄轩上下的领导。”

    陈墨言笑咪咪的点头,“爸您想的真周到。”

    “行了,不用你给我戴高帽子。”

    田子航拍了她手一下,“开车过去?能找的到路吗?”

    “没事,我前几天车上不是装了导航吗?”

    虽然不怎么很精准。

    但是也差不了多少的。

    “没事儿就会瞎捣鼓。”

    田子航嘴里头嘟囔了两声,又叮嘱陈墨言,“那路上也小心点,还有,记得多带些这边的特产什么的,别买太贵的,部队上不兴这个。”有点特色的土特产什么的才好,太贵的也没人敢收和吃呀。

    陈墨言一一听着,记在心里头。

    吃过午饭她就出去采购。

    买了大半车箱的东西,多是些帝都的小吃物产。

    晚上和田素还有齐阿姨说了一声。

    第二天一大早,陈墨言直接开着车子就出了帝都。

    等到田素起来还想着和她说几句话呢。

    结果人都不见了。

    “这丫头,瞧着说什么不想,一天天忙活的比几个人都要忙,这会儿一决定要去部队找人,竟然这么的心急。”田素站在院子里头摇摇头,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

    齐阿姨在不远处听了忍不住的笑,“还年轻呢,怎么可能会不想嘛。”

    人家小夫妻感情好好的。

    不过就是因为工作才分开的呀。

    这一说去找,肯定是急的嘛。

    “好了,不管她了,咱们吃早饭喽。”

    田素回头抱了小妞妞起身,笑着朝餐桌走了过去。

    被她们念叨着的陈墨言此刻早就上了高速。

    一路直向北走。

    足足走了大半天,眼看着到了傍晚。

    她没敢再开车。

    找了个县城停了一晚上。

    第二天继续寻着导航,还有昨晚问到的路往前开。

    这一开吧,直接又是大半天。

    然后就转上了一条小路。

    咯咯噔噔的。

    也就是陈墨言的技术还行。

    不然的话,估计女孩子还真的有点不敢开。

    直到下午四点半。

    陈墨言才看到前头一个挂着军区牌子的地方。

    想来,这里就是顾薄轩说的地方了吧?

    她的车子才停下。

    立马迎来两个岗哨的查问,“干什么的,闲人免进。”

    陈墨言也不以为意。

    隆下车窗,一脸的笑,“两位同志,我想找下顾薄轩……”

    “顾团?你是谁?”

    两个岗哨可都警惕了起来。

    上次他们因为放进去了一个记者,惹得顾团发怒把人撵了出来。

    还差点因此事儿而引发了一场波动。

    虽然事后被查清顾团是被那个女记者冤枉的。

    可是,两个小兵却是在心里头把这事儿给牢牢的记住了啊。

    这一看又是个女的来找顾薄轩。

    立马就提起了全身一百二十分的精神。

    另一个更是,“怎么又是个女的来找顾团,上次的事情可不能再重来了……”

    陈墨言此刻已经走下了车子。

    她一脸温和的笑,“我是顾薄轩的妻子,我姓陈,叫陈墨言,如果他在的话,能不能麻烦你们帮我找一下?”

    “啊,你说啥,你你真是顾团的媳妇儿吗?”

    “是啊,我真的是。”

    陈墨言笑嘻嘻的,也没把两个小兵一脸震惊的样子放在心上。

    只是好脾气的继续道,“我还认得周吕他们几个呢,我和你们顾团结婚的时侯他们几个都去了的,对了,这是我身份证,你们可以去查对。”陈墨言说着话直接把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

    “嗯,名字倒是对的上。”

    “不过你还是得等会,我们帮你问问啊。”

    哪怕这个人说的是真的。

    他们也不敢再擅自放人进去了!

    “应该的,我这里等会,谢谢两位小同志。”

    被陈墨言这么温声柔语的一道谢,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唰的一下脸红了起来。

    宿舍中。

    顾薄轩正从训练新兵的任务中抽出身来。

    想着自己总算是能再次带队。

    顾薄轩那是全身的精气神都噌噌的往上涨呀。

    冲了个冷水澡,他正靠在床上想着下一步的计划时。

    咣当一声。

    门被人给一下子从外头撞开。

    他霍的一下跳下地,看着来人,眉头紧皱,“周吕,你做什么,回去,重新进来,打报告。”

    “报,报告,嫂子,嫂子来了……”

    周吕也是从外头一路跑过来的。

    跑的气喘嘘嘘的。

    这会儿也顾不得和顾薄轩计较,直接道,“嫂子,小嫂子,她来找你了,在门口呢。”

    顾薄轩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呢。

    听着他没头没尾的话,他更恼了,什么嫂子?

    只是下一刻,他的眼一下子瞪的溜圆。

    双手紧紧拽着周吕的衣领,“言言,是言言来了?”

    “是是是,门口……”

    还没等周吕的话说完呢,他就看到眼前一阵旋风刮了出去。

    再回眼。

    眼前哪里还有自家团长的影子?

    看着空荡荡的宿舍,周吕只能再次摇头,他家嫂子呀,就是他们团长的命!

    军区门口。

    两个小兵看着靠在车门上不急不缓,不骄不躁的陈墨言,不禁心里头对她有几分的另眼相看。

    换成别的女的。

    在这里一等都十几二十份钟了。

    肯定会急的不得了吧。

    可是看看人家,那姿势和神色。

    好像才来似的。

    眉眼里头仍是一片温柔浅笑。

    就没看到过丁点的不悦,或者是沉色。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顾团的媳妇……

    呵呵,他们家顾团可真的是捡到宝贝了啊。

    咦,不对,这女孩子瞧着可年轻了啊。

    可是他们顾团都奔三了吧?

    两个小兵互相看了一眼,立马想到了一个事实:

    他们家顾团,嗯,老牛吃嫩草!

    “言言!”

    老远的,顾薄轩飞跑着的身影出现,声音也跟着飘了过来。

    然后,顾薄轩一下子站定到陈墨言跟前。

    用力的紧紧的抱住了她。

    不顾两个小兵在场。

    顾薄轩直接把人抱起来,在地下连着转了好几圈!

    陈墨言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推他,“你行了啊,悠着点,这里还有外人呢。”

    “哈哈,嫂子你们继续,我们没看到,没看到……”

    “对对,我们没看到……”

    不知道什么时侯,周吕和几个人从里头也跟着跑了出来。

    站在不远处嬉笑着取笑打趣两人。

    陈墨言的脸一下子红了,整个人缩在顾薄轩怀里头不肯出来。

    顾薄轩自然是脸皮厚的。

    再说了,他抱自己媳妇呀,合法的!

    眉一挑,“我数一二三,都给我消失,不然,加操十倍……”他这话还没说完呢,周吕几个立马哗的一下一轰而散,一边跑一边还远远传来周吕的声音,“嫂子,我们头太凶了啊,你可得好好的治治他,帮我们出一口气。”

    “是啊小嫂子,头可凶可凶了,头,晚上你别太用力啊。”

    “哈哈哈……”

    陈墨言听到后来,脸好像火烧一样的红。

    顾薄轩生怕她真的生气。

    赶紧把车门打开,“这几个臭小子,看我回头不收拾他们,你在车上等我,我登记下很快就好。”

    像他们这种级别的,有直系家属自然是可以进去的。

    而且要是真的算起来。

    陈墨言还是有着随军资格的家属呢。

    不过是她不乐意过来罢了。

    看着顾薄轩把车子开进了军区,两个小兵忍不住羡慕了起来。

    “顾团他媳妇生的真好看呀。”

    “可不是,瞧着那脾气也好,温温柔柔的,不像之前来的那些女人……”

    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把双眼朝着天上看。

    还美其名曰是什么女强人。

    两个小兵都忍不住直想笑,那叫女强人吗,那叫没素质,没教养!

    瞧瞧他们部队的军人家属?

    这素质,多好啊。

    杠杠的!

    被两个兵哥哥在心里头称赞的陈墨言这会儿直接被顾薄轩给带回了自己的宿舍。

    把门一关。

    顾薄轩直接把人给抱在了怀里头。

    “媳妇,我可想死你了。”

    要不是真的没时间回去。

    他是恨不得天天腻在自家小丫头身边呀。

    顾薄轩觉得,自己应该是生病了的。

    而这个丫头就是他的药!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伸手打在他手背上,“赶紧放开我,我渴了,还有,我得洗个澡,换身衣服。”

    一路开车。

    昨晚虽然说是住在了一个小宾馆。

    可是陈墨言哪里敢自己洗澡呀?

    这会儿看到顾薄轩,心里头松了口气的陈墨言立马就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了起来。

    好像闻哪哪都是臭汗味儿!

    “洗什么洗,我媳妇不洗也是最美的……”

    顾薄轩嘿嘿笑着没放手。

    相反的,还把嘴往陈墨言脸上凑了过去,“来,让我闻闻是不是香的?”

    吧唧在陈墨言脸颊上偷了个香。

    顾薄轩一脸的傻笑,“好香,我媳妇最香了……”

    陈墨言最后还是挣了出去。

    “我要洗澡换衣服啊,你赶紧帮我想办法。”

    身上这衣服都穿两天了啊。

    再不换她都要受不了。

    知道自家小丫头爱干净,而且人都主动送上门了。

    还怕吃不到吗?

    顾薄轩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那一脸傻笑的样子,瞧的陈墨言都有些不想看!

    真是的,蠢死了。

    最后,顾薄轩带着陈墨言去了女兵洗漱区。

    舒服的洗了个热水澡。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陈墨言端着洗脸盆朝一侧的水龙头走过去。

    却被顾薄轩劈手给夺了过去。

    “你做什么,别闹,我洗衣服呢……”

    陈墨言以为顾薄轩又在闹,便去他手里头拿。

    顾薄轩却是笑,“先拿回去,我刚才给你打了点饭,你先去吃饭,我来洗就好。”

    “不用,我自己来……”这里头还有她的内衣裤呢,她有点不习惯。

    顾薄轩一眼瞧出她的心思。

    看着她脸颊上飞起来的那一抹潮红。

    忍不住凑到了她的耳侧,“怎么,看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了,洗下衣服就害羞了?”

    陈墨言抬脚踩在了他的脚背上。

    还孩子气的用力碾了两下。

    不过,最后陈墨言还是被顾薄轩给拽回了宿舍吃东西。

    两菜一汤。

    一荤一素。

    汤也是清淡的丝瓜汤。

    伙食倒是还挺不错的?

    陈墨言的肚子也是真的饿了,这会儿一闻到香味儿。

    五脏庙忍不住都跟着咕噜噜的造起了反。

    “你慢慢吃,我去给你打瓶热水呀。”

    顾薄轩很是体贴的关上了房门,端起衣服走到不远处的水龙头下很是自然的清洗了起来。

    期间当然是遇到不少人。

    一个个都看大熊猫般的看着顾薄轩,“顾团,你你,你竟然给女人洗衣服?”

    “怎么着,顾团,这是哪个女孩子的?”

    顾薄轩一开始还由着他们打量。

    神色平静自得的很。

    自家媳妇的衣服,有什么洗不得的?

    当然,内裤什么的他肯定是藏起来的。

    只能他一个人看呀。

    结果一听这几句不正经的话,他忍不住拧了眉头,“别胡说呀,这是我媳妇,今天过来的,嗯,特意过来看我的。”说这话的时侯顾薄轩脸上的神色那叫一个得意呀,瞧的身旁一众人都忍不住想扑过去朝着他脸上揍几拳!

    最后,还是有人不信的开了口,“顾团你上次只说娶了媳妇,可是一直没把媳妇带过来的,这次不是来了吗,可是刚好呀,给咱们带出来瞧瞧呗?”

    “是啊顾团,见嫂子,见嫂子。”

    顾薄轩笑骂,“好啊,等着的,明天啊,今天让她好好休息一晚,明天的介绍给大家。”

    他的媳妇自然是要名正言顺的。

    虽然他很想把那小丫头藏起来。

    可是,小丫头又不是见不得人……

    顾薄轩脸上的笑让大家都懒得再理他,转身离去。

    单身狗,心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