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36章 顾薄轩的底线,小聚
    地下的搪瓷缸在脚边滚了几滚。

    最后一杯水都洒到了首长的脚上。

    不过,他已经顾不得这些,抬手抄起手边的一本书照着顾薄轩就砸了过去。

    “你刚才说的什么,再给我说一遍试试?”

    “你个小王八蛋。”

    “翅膀硬了,用这个来要挟老子是吧?”

    首长气的呀。

    口不择言。

    “小混蛋,老子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顾薄轩丝毫不动。

    由着首长在那里几本书砸过来。

    只是语气不改,“我爹在家呢,您不是。还有,我不是要挟您。我以军人的名誉担保,我说的都是真的。当然,前提是您不给我假……”或者,这件事情解决不了。

    不过最后这句话顾薄轩暂时没说出口。

    “滚蛋。”

    “你再给的扯犊子的说一句试试?”

    难得的被顾薄轩气的爆了粗口。

    两个人僵持了好半天。

    最后,首长率先冷静了下来,“行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然后他又一瞪眼,对着顾薄轩哼哼两声,“别和我说什么退伍这骗鬼的话啊,老子不信!”话在这里顿了下,他抬手虚指两下顾薄轩,“别和我耍心眼儿,刚才老子是被你给气晕了,这会儿已经想明白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有话赶紧说。”

    “嗯,有屁就给我出去放。”

    “老子不闻你这臭味儿!”

    顾薄轩嘴角抽了下,眼神平静,“首长,您的风度。”

    “风度你个球,老子都要被你给气死了。”

    “敢拿退伍来要挟老子,下次老子直接让你滚蛋!”

    一句话换来自家首长再次的猛喷。

    直把顾薄轩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顾薄轩苦笑了下,自找的,没办法,只能认了。

    不过,这顿骂也不是白挨的。

    眼看着首长的气儿消了,顾薄轩清了清嗓子,“首长,您让我说的,那我真的说了?”

    “赶紧说。”

    “那啥,那个女记者,您知道吧?”

    坐回椅子上的首长听着就皱了下眉头,“怎么又和她牵扯上了?我说顾薄轩,你可是有家室的人,别给咱们军队丢脸呀,到时侯真的闹起来,你不想回家都得回家,这错误咱可不能犯啊。”

    “您说到哪里去了啊,我怎么可能会看上她?”

    哦,看不上就行。

    不过听说这小子的媳妇是帝都田家的。

    虽然田家军队上没什么人,而且也是今非昔比。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首长在心里头嘀咕了两句,一本正经的看向顾薄轩,“那又是啥事,你小子赶紧说,我还要去开会呢。”说完后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旁边端水喝,结果手伸了两下硬是没摸着!

    顾薄轩站在一边瞧着呢。

    想了想,很是好心的提醒,“首长,您的杯子还在地下呢。”

    “喏,就是那里。”

    他一边说一边生怕对方看不到似的,抬手指了过去。

    首长呵呵两声,然后抄了手边的一本书又砸了过去,“你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我的缸子为什么会在地下,还不是因为你吗?你还站在那里不动,还不赶紧给我倒水洗杯子?不然的话你说什么我今天都不听了。”

    “没空没时间,嗯,没心情!”

    前头两个还好说。

    可最后这没心情三个字儿,算什么鬼?

    顾薄轩默默在心里头吞了下槽。

    不过,还是认命的走过去,捡起水杯先洗了,再倒了杯热水递过去。

    他默默的看着首长,喝呀,烫哭你!

    首长自然瞧出他的小心思,冷哼了两声,把水杯丢到了一边,

    “你只有十分钟时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要是换个别人敢在自己这里大呼小叫的。

    他早把人给赶了出去。

    也就是这个臭小子吧。

    看来,自己对他还是不严格。

    嗯,以后得更严才行。

    心里头暗自作了决定的首长对着顾薄轩时脸上的平静可就舒服多了。

    先让这小子得瑟。

    回头再收拾他!

    不过,听到他的话之后,他忍不住拧了下眉,“你确定,那人不是别的,而是和那个女记者有关?”

    “不可能有别人。”

    “我媳妇可善良了,为人又好,长的又好看,谁看了谁喜欢,怎么可能会有人跟踪她?”

    顾薄轩这一连串的夸奖词儿好像不要钱似的从嘴里头向外蹦。

    听的首长真想问他一句,你要脸么?

    不过,他也只是心里头腹诽了两句,没开口。

    这小子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

    还是别撩他了。

    “首长,我媳妇她姑父是刑警队的队长,你觉得,这么点子小事儿他会弄错吗?”

    首长手里头拿着的笔转了两圈。

    最后,他看向顾薄轩,“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让我把她这个人找过来,和你对质吗?”

    “对质如果她不承认呢?”

    “那就说明不是她呀。”

    顾薄轩哼笑了两声,眼神直接转向了一边儿。

    表情里头的不屑让首长又是一阵阵的火大。

    气了又气的。

    可谁让自己稀罕这小子?

    他憋了口气,直接问,“那你说说,你想要我怎么做?”

    “自然是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啊。”

    “怎么杜绝?”

    迎着首长肃然的表情,顾薄轩一挑眉,“那我怎么知道,全看首长您喽。”

    他要是知道怎么做还用来这里吗?

    还用得着用退伍、退出大军演1这样的事情来表达自己的决心吗?

    当然,首长也是知道顾薄轩不全是用这话来威胁自己。

    如果自己不能把这件事情处理的满意。

    不能彻底的解决掉这件事情。

    想必,以着这小子的脾气,真的会一怒之下打退伍报告吧?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在前头浴血奋战。

    拼死拼活的为了什么?

    要是后头再有人给拖后腿,甚至是针对自己的家人。

    换成他,也是绝对受不了的吧?

    更何况顾薄轩这也还算是结婚没多久呢。

    这么一想,首长刚才被顾薄轩的话气出来的十分火气就直接消了对半。

    他皱了下眉头,“你媳妇也刚好在,让她给你媳妇道个歉,并且表示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看如何?”

    “以后我杀了人后再和对方说一声对不起,鞠个躬,再对着他的尸体说一声,以后,我再也不会杀你了?”

    “首长您看这样行吗?”

    “你个……”

    首长抬手指着顾薄轩,虚点着他。

    很明显的,他已经被顾薄轩这话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顿了下,他哼笑,“讲人话啊,不然这事儿我还就不管了,你爱怎么滴就怎么滴。”

    顾薄轩直接道,“让她调离这里,还有,吊销她的记者证,通报整个新闻行业。”

    “不过是个小姑娘……”

    “我现在保护的是我媳妇,如果我媳妇被吓到了呢,如果那个男人在盯哨的过程中生了什么坏心思呢,如果我媳妇没那么警惕,没发现对方的人,他们下一步又会做什么?”顾薄轩并没有半点的退让,什么小姑娘,已经超过十八了吧,那就是成年人!即然是成年人,就得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

    更何况,那个女记者明显就是个没脑子的。

    这样的人怎么配当个好记者?

    “这事儿你先回去,让我好好想想。”

    首长对着顾薄轩摆手,有点头疼,“对了,你媳妇什么时侯回去,给你三天假送她回去吧。”

    “三天不够……”

    “那就两天。”

    顾薄轩果断的改口,“那还是三天吧。”

    “赶紧给我滚。”

    顾薄轩在外头还听到自家首长在骂他呢。

    他站在院子里头半响,心里头对着自家首长充满了歉意: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谈话。

    可是没办法。

    杨文家的势力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

    而且,和部队上的某人也是有那么一丝半缕的关系。

    如果只是给杨文一个不痛不痒的教训。

    他不甘心!

    上一次就放过了她一回,不是吗?

    这次竟然惹到了言言的身上。

    家人是他绝不可妥协的底线!

    办公室内。

    首长也是一脸的头疼。

    这小子认真了啊。

    有能力,有性格,可这性格有时侯却是让他最头疼的!

    用力的按了两下眉心,他索性把这事儿带到了会议上:

    不能让他一个人头疼呀。

    得让政委他们一块疼!

    傍晚再出现在陈墨言跟前的顾薄轩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根本看不出那个在首长办公室一脸怒意,一言不合要退伍的男人就是他!

    此刻,对着陈墨言他眼底温柔似是水一般溢出来。

    回头关上门。

    他伸手把顾薄轩给抱在了怀里。

    “媳妇,想我没有?”

    陈墨言伸手推了下他的脸,有些好笑,“中午饭才在一块吃的,想什么想?”

    “可是我一下午时时刻刻都在想你啊。”

    “媳妇你都不想我,太不公平了啊。”

    陈墨言看着他呵呵两声,“幼稚。”

    两个人坐在一起腻歪了半天。

    然后手牵手去吃饭。

    饭罢,在顾薄轩的陪同下,陈墨言在军营里头逛了大半个小时。

    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六点半多。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主动开了口,“什么时侯回去?”

    “啊,大后天。”

    陈墨言正想着怎么和顾薄轩开这个口呢。

    这会儿听他一问。

    也没想着瞒他什么的。

    她想了想,看着顾薄轩道,“其实,我这次过来时本来想着住个十天半月的。”她这话说的顾薄轩双眼一亮,忍不住就要开口留人,陈墨言却是好笑的对着他摇摇头,“可是顾薄轩,你太忙了,你看看我来的这两天你忙成什么样了,我在,你也不能好好的休息,我心疼。”

    “还有,咱们不是说好了今年回你们家过年么,这马上就是冬天了,没多少时间了,我得挤时间呀。”

    说到这里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日子……”

    她好像真的就是给不了顾薄轩平静淡然,细水长流般的那种平稳呀。

    就比如说自己在这里头住了两天多。

    老是想着帝都那边的事情……

    他,会介意吗?

    “你啊,就不能哄哄我?”

    顾薄轩伸手把她用力抱紧,似是想溶进自己骨头里那般。

    “我不怪你,而且,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

    他哪里怪得了言言啊。

    这个家,包括他的爸妈,很多事情都是陈墨言在帮着他操心。

    逢年过节的。

    还有他爸妈的生日礼物什么的。

    自打两个人结婚后可都是言言跟着操心呢。

    以前这些,他可是想都没想过的。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静静相拥了会,陈墨言似是想起了什么,猛不丁的笑了起来,“对了,和你说件高兴的事儿呀。”

    “高兴的事儿?”

    顾薄轩挑了下眉,抱着她没松手,却是沉吟着开了口,“难道,你是想和我说,顾薄安那小子找到女朋友了?”

    “咦,你这心思转的就是快。”

    陈墨言并没有否认,她轻笑了两声才开口道,“其实说是女朋友也不完全是。就是吧,他和一个女孩子看对了眼,不过好像他有那种心思,人家女孩子的心思还没那么明白,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事儿到最后能不能成。所以,你爸妈那边我可是一个字儿都不敢说。”

    “这么谨慎?难道是那个女孩子不好?”

    “怎么可能会不好,就是那个女孩子太好了,所以我才觉得这事儿,最后的结果不好说。”

    “嗯,太好了,有多好,难道比你还要好?”

    在他的眼里头,自家小丫头可是天下最好的。

    就不可能会再有比他家丫头好的女孩子!

    陈墨言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不过心里头却是甜蜜的很。

    谁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夸呢?

    她低头笑了两下,然后才对着顾薄轩开口道,“女孩子你也认识的,方小满。”

    “方小满?那个笨丫头?”

    陈墨言,“……”

    “人家哪里笨了啊,就是说话快了些,有时侯没多想就说了出来好不好?”

    “要是真笨的话,人家是怎么考上清华的?”

    不提清华还好。

    这一提,顾薄轩的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她可是清华大学的,顾薄安才初中没毕业,这两个人能行吗?不行,你回头就去和顾薄安说,让他小子把这份心思给我消了,找个差不多的女孩子,踏踏实实的结婚过日子。”

    “你就说是我说的,让他别老是想着那些花花肠子啊。”

    “什么叫花花肠子啊。”

    “我说顾薄轩,你到底会不会用词儿?”

    “有你这样说自己亲弟弟的吗?”

    陈墨言不乐意了。

    她瞪了顾薄轩两眼,直接道,“要是照着你这么说,那咱们两个也不合适了?你对我也不是真心,咱们两也不能踏踏实实过日子了?你说,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顾薄轩听了这话心里头那叫一个后悔。

    他刚才说的一时嘴快。

    怎么就忘了自家媳妇也是清华毕业的?

    赶紧哄啊。

    一脸陪笑的说好话,好不容易把陈墨言的气儿给消了。

    最后,他还是觉得不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怕她们两个这会儿觉得都好,可是以后女孩子会不会觉得后悔什么的,毕竟安子他的学历是个硬伤,而且,他也没什么特殊的本事……”

    他还不是怕自己弟弟受伤吗?

    “我知道,你想的这些我也想过了。”

    陈墨言回手抱着顾薄轩,把脑袋在他怀里头拱了两下,“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到现在什么都没敢说了,就怕自己的话在她们两个人当中起到什么影响他们决定的话,不过,要是他们两个真的选择在一起,我肯定会把这些话都和小满说清楚的。我知道,顾薄安是你弟弟,也是我弟弟,可是小满也不是外人。”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顾薄轩,我有责任提醒她,慎重选择终身大事。”

    “嗯,行,这事儿你来办,我放心。”

    顾薄轩的下巴放在陈墨言的头发上。

    来回的磨裟着。

    眼底全是笑意,温柔,“爸妈那里还是瞒着,要是真的问起来的话你也推说不知道。”

    “除非那个臭小子主动和家里或是你开口。”

    “否则不管他。”

    顾薄轩的话听的陈墨言眉开眼笑,“我就是这样想的。”

    敢拐她最好的朋友?

    真以为是自己小叔子她就一路开绿灯么。

    别说门,窗户都没有呀。

    七点四十多。

    听着外头有稀稀落落的脚步声。

    陈墨言看着把水杯放下朝外头看的顾薄轩,挑了下眉,“有事吗?”

    “没有,我是想着什么时侯带你去首长和几个战友家里头坐坐。”

    顾薄轩笑着回过头,对着眼底有些疑惑的陈墨言解释道,“周吕他们几个就不提了,我说的是两个副团,他们都是带家属过来的,你以前不在部队也没来,这回来了,咱们自然就过去拜访下。”

    “好啊,不过,我需要买什么礼物吗,要不明天我去外头买些东西?”

    “买什么东西呀,你不是带了不少的土特产吗,分一些过去就行。”

    要说带的东西,陈墨言这次是真的带的不少。

    分成了好几份儿。

    周吕等人拿了几份吃的什么罐头腌菜点心之类的去分。

    还留了不少烟酒,以及干菜之类的。

    当然不可能是直接拎着就送烟送酒。

    两个人一商量,第二天傍晚,顾薄轩直接把陈墨言带来的一箱酒搬到了其中一个副团家。

    和几个副团等人一说。

    女人做饭,炒菜。

    男人,嗯,侃大山,抽烟,喝酒!

    这也算是他们整个团给陈墨言这个新晋的团长太太接风。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