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37章 离别,有点严重
    是选在一位副团长的家里头。

    这位副团长姓李,和顾薄轩的交情瞧着倒是不错。

    据说是北方人。

    至于他那个太太?

    陈墨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拉着她说了半天的话,瞧着应该是很热情了吧。

    可是陈墨言却总是觉得对方好像瞧不起自己似的。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就是一个晚上,在一起吃顿饭罢了。

    来了几个女的。

    陈墨言听着顾薄轩的介绍,直接都叫嫂子的。

    自然是一个女人一道拿手菜的。

    陈墨言之前还不知道这里头的规矩呀,因为她最小。

    又是头一回来。

    所以直接就给排到了最后。

    陈墨言瞧着还有些食材,想了想就顺手又做了几个。

    没想到她端出来的时侯吧。

    几个妇女瞧着她的眼神一个个的都变了。

    当然,男人们在桌上一边吃一边喝酒,吃的那是香的很。

    有人就嘴快问了一句,“这几道菜挺好吃的呀,是谁煮的?”

    “是我媳妇。”

    顾薄轩可是眼光寸步不离陈墨言的呀。

    刚才炒菜的时侯他都寻了好几个理由过去瞧呢。

    这会儿一看他们说的几道菜,那声音响亮的,自豪啊。

    这是我家媳妇煮的!

    几个人本来就夸陈墨言,说她什么气质好,又漂亮能干的。

    当然,能有这样的夸奖陈墨言可不以为对方是真的这样夸自己。

    多数是瞧着顾薄轩的份上罢了。

    可是几个女人听着却是忍不住的黑了脸。

    一个个再瞧着陈墨言吧,眼神不由自主就多了几分的皮笑肉不笑的。

    其中一个更是看着陈墨言轻轻笑了起来,“顾团长家的果然是心灵手巧呢,我们这些个农村来的呀,一个个的就只会做那么一道菜,没想到顾团长家的果然不愧是大城市出来的,这一手露的可真是好呢。”

    可不是好吗?

    把她们几个都给彻底的压了下去!

    本来嘛,她们几个都是农村出身,虽然男人都是团长吧。

    但她们之前再彼此较劲儿什么的。

    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再说了,她们之间最短的也都相处了一两年的时间。

    这该争的该,该讽的讽。

    可是争来争去就她们这几个人。

    早些时侯虽然也知道顾薄轩娶了媳妇,但是她们可是用心打听了。

    这媳妇可是帝都人。

    大城市里头来的呀。

    肯定是娇滴滴的,那种大家小姐脾气能好吗?

    会做什么?

    没看到顾团长到现在还没带自己媳妇来部队一趟吗?

    为什么?

    肯定是不敢啊。

    基于这样的心理吧,几个女人对着素没蒙面的陈墨言是挺有优越感的。

    可惜,这种心思仅止于陈墨言没露面前。

    这一次陈墨言直接跑到了军队。

    瞧到了陈墨言的人,长相,气度,眉眼里头的笑意。

    谁还会说人家陈墨言不成器?

    再加上今天晚上这酒虽然没说,可几个男人能不知道这是陈墨言带来的吗?

    她带的虽然不是什么顶好的酒。

    可口感却是绝对过的去呀。

    再加上人家炒的菜,的确是比自家婆娘要好吃啊。

    不过说实话,哪怕是不好吃呢,他们可是男人,也得给个面子夸一下好不?

    孰不知就是这样的心态,直接导至几个女人直接在心里头做了个约定。

    不约而同的约定。

    这个约定吧,虽然不至于是抵制陈墨言。

    但是,却也绝对没什么好印象。

    好在吧,陈墨言是真的不会常住部队,更不会在意她们几个人的看法。

    不然的话陈墨言得怄死了。

    饶是这样,在发现自己几句话过后,得到的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敷衍过后。

    陈墨言果断的不了声了。

    她可没那个心思去猜这些人的心理或是啥的。

    这一顿饭男人吃的是尽兴而归。

    至于女人,几个人之间却是彼此暗自较着劲儿。

    当然,对于陈墨言却是共同对外。

    晚上九点半。

    大家都各自散去。

    顾薄轩带着陈墨言回到自己的宿舍。

    两个人简单的洗漱过后。

    相拥着睡下。

    “我发现,好像那几个团长家的太太都不怎么喜欢我呢。”

    “顾薄轩啊,我好像给你丢面子了?”

    顾薄轩抱了下陈墨言,低头在她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

    “说什么呢,她们那是嫉妒你。”

    顾薄轩肯定是随口一说。

    但是,陈墨言做为一个女人,自然是比较了解女人心理的。

    然后,她低下头闷笑了起来。

    这傻的。

    竟然一句话成真?

    不过她也懒得和他说什么,只是笑着道,“我就是和你说两声,毕竟吧,我也不住在这里,或者是我的错觉吧,反正以后也没什么打交道的地方。”

    “这话说的是。”

    顾薄轩的手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媳妇,咱们别说话了,啊?”

    “不说话做什么?”

    “睡觉吗?”

    陈墨言点了下头,“好啊,我也有点困了……”

    只是她这里话还没说完呢。

    人直接被顾薄轩一个翻身压到了身下。

    “咱们做点有意义的事儿呀。”

    被堵住嘴的陈墨言想翻白眼,色狼!

    知道陈墨言明天要开车,顾薄轩是强忍着自己折腾了一回就睡了下去。

    半夜的时侯,他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闹的陈墨言都跟着有些恼,“你到底睡不睡啊,不睡的话就出去。”

    “嗯,我出去走走。”

    他要是再待下去,肯定会把这丫头直接给吞吃入肚!

    自己爬起来,披了件衣服出去跑了十圈!

    然后,回头洗了个冷水澡。

    顾薄轩一头躺到床上,长手一伸把人拥到怀里,满足的轻叹一声。

    才算是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

    顾薄轩就爬起来去外头操练。

    等到陈墨言再次被军号响给惊醒,顾薄轩已经端着早饭回来。

    陈墨言洗好脸。

    两个人坐在一块默默的吃早饭。

    饭罢,顾薄轩去洗碗。

    陈墨言则跟在他身后陪着他。

    等到两个人再次回到宿舍,顾薄轩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好了,准备什么时侯走?我去送你。”

    “你送我,回家吗?”

    看着陈墨言眼底闪过的亮光。

    顾薄轩有些为难的摇摇头,“本来,首长是给了我三天假的,可是,早上的时侯接了一个任务,明天就得出发……”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紧张,“言言你别生气呀,要不,要不我让周吕送你回去?”

    “他做事稳,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陈墨言冲着他翻了个白眼,“不用,我自己能回去,让他跟着你出任务吧。”

    周吕是顾薄轩最信重的一个。

    跟在他身边,自己也比较放心的。

    听着她的话,顾薄轩忍不住眼底全是内疚,“都是我不好,我……”

    “好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做什么的,别说这些。”

    陈墨言打断他的自责,笑了笑,“即然你明天要出任务,那我现在就走吧。”

    不等顾薄轩再说什么,她直接道,“这样白天赶路,晚上我也好找个地方休息。”

    “对对,就是这样的。”

    “你路上开车别心急,宁愿开的慢一些,还有,傍晚就停下来……”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在那边收拾东西。

    他自己掩去心头的不舍,对着陈墨言念念叨叨的叮嘱。

    到最后,陈墨言都听的忍不住笑起来,“我知道啦,顾婆婆。”

    “好啊,敢嫌弃我罗嗦。”

    两个人又笑闹了一会,顾薄轩帮着陈墨言拎着皮箱朝外走。

    直到陈墨言要上车。

    他突然伸手纂住了她的手,用力的紧抱了下,“言言,我舍不得你。”

    “顾薄轩,我在家里头等你。”

    “一直等着你。”

    陈墨言看着他,眉眼里头全是凝重,“不管什么时侯,只要你回来,你回头,我就在。”

    “好。”

    两个人依依不舍的在这里话别。

    偶尔有几个军人路过,都朝着他们两人投来善意的带笑眼神。

    其中有个是昨晚吃饭的团长。

    这会儿瞧着忍不住就笑了起来,“顾团,真舍不得的话就让弟妹随军呀,到时侯天天腻在一起。”

    “她有自己的事情,而且,她也不习惯这里。”

    对于这一点,顾薄轩不用问陈墨言便帮着她做了决定。

    言言,是有本事的人。

    她的天地在外头。

    而不是只能因为他而被拘在这一块军区的小天地里头!

    那样,对她可是最大的不公平。

    这话听的那个团长忍不住直咂舌,更是哈哈笑,“早前就听说顾团疼媳妇,现在瞧着呀,果然是疼啊。”不过,要是他娶了这么好的一个媳妇,也得当成宝一样的哄着啊。

    这样想着的时侯。

    再看顾薄轩,这位团长心里头有的只是浓浓的羡慕。

    瞧瞧,这人比人,果然是气死人啊。

    同样都是团长。

    看看人家这媳妇,好看就不说了,多知书达理啊。

    再回头瞧瞧自家那一个母老虎……

    这位团长忍不住心里头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还是不想了。

    去操练!

    顾薄轩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几个团长心里头羡慕的那个对像。

    就因为自家媳妇!

    不过他就是知道了肯定也只有一个得意的表情。

    这是自家媳妇!

    他就是骄傲!

    谁有意见?

    有本事站出来,嗯,单挑!

    送走了陈墨言。

    直到车子远远的离开军区,看不到影子。

    站在门口的顾薄轩心里头好像空了一大块。

    如同一颗心被陈墨言给带走了似的。

    他站在原地发呆了半响。

    最后猛的转身回了军区。

    正想着回宿舍,就听到有人喊他,“顾团,首长请你过去。”

    “啊,好的,我知道了。”

    顾薄轩提起了精神,一脸正色的走到首长办公室。

    “首长,顾薄轩报道。”

    “进来。”

    首长一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说话。”

    “是,首长。”

    喝了口茶,首长对着顾薄轩这会也有些心虚:

    毕竟自己可是才给了假。

    这马上又取消……

    不过,他也是工作需要。

    这么一想,首长立马就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了起来。

    “怎么,媳妇走了?”

    “嗯,刚送走,首长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回去准备了。”

    顾薄轩低着头,虽然理解首长的做法。

    但是,心里头,不得劲儿呀。

    首长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行了行了,别摆出这么个样子给我看,不就是假期吗,等你这次任务回来,我给你放一个月好不好?”

    顾薄轩幽幽的接下去,“这话您都说了好几十遍了。”

    每次出任务前都会是这么一句。

    回来就放你们一个大假啊。

    可问题是这个大假,它根本就不存在!

    被顾薄轩拆穿的首长脸皮有些挂不住。

    瞪了他一眼,“胡说,我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你之前没给你假吗?”

    不过这一句话过后,不等顾薄轩再说什么。

    首长直接自己保证般的开了口,“这次是真的,真的给你放假。”

    “你之前不是说还没带你媳妇回过老家嘛,这次让你们回去。”

    顾薄轩这才正眼看了过去,“真的?”

    “当然是真的,比珍珠还真。”

    首长看着顾薄轩开了口,立马点头,不过下一刻自己又加上了一句,“你们这次回来,就是没有一个月肯定也是半个月的,真的,我保证。”

    好嘛,这上一刻还一个月。

    下一刻立马变成半个月了。

    顾薄轩心里头翻个白眼,径自站了起来,“首长您记得这话就好,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回去了啊?”

    “坐坐坐,我还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顾薄轩听话的坐下去。

    没出声。

    首长坐在那里想了想,在心里头组织了下词汇。

    然后看着顾薄轩开口道,“那个,我也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啊,那个关于女记者的事情,对于吊销她新闻记者证,并且全新闻界通报的事情,咱们能不能再商量下?”他一看顾薄轩的眉头皱起来,赶紧开口道,“你放心,他们也不是说什么都不做,肯定会处罚的,就是这个吊销证件,再通报……”

    首长顿了下,声音放低了几分,“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会不会有点严重了啊?”

    严重?

    她写那篇文章的时侯怎么没想到后果?

    去找人盯着他媳妇的时侯怎么没想到严重?

    顾薄轩的眼底闪过一抹的厉色。

    脸色却是平静了下来,“首长,我之前说的事情,问过她了吗,她承认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