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38章 好巧,言言
    对于顾薄轩来言,陈墨言和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前程……

    是,很重要。

    可是,如果身边没有至亲的人,没有他想要为之走一辈子的那个人。

    再好的前程,有什么用?

    对于这一点,顾薄轩向来分的清。

    这一刻,顾薄轩看着向来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首长,他的神色肃然、凝重。

    “如果是别的事情,您怎么处理我自然是听您的。”

    “可是这件事情……”

    顿了下,他看向首长,“请您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换成了您,您会怎么做?”

    “而且,我的要求一点不过份吧?”

    哪怕是再愤怒呢,他也只是照着法律许可的规定说的吧?

    对此,顾薄轩半点没有觉得他是狮子大开口。

    所以。

    他挑高了眉,看着面前的首长神色平静,“我明天就去出任务,这件事情我希望在我下次回来之前能处理好。还有,麻烦首长您转告那个女记者或者是她的家人,这次,她只是找人去调查了我媳妇,并没有发生别的什么事情,所以,我只是要求组织按着规定来处理……”

    “臭小子,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顾薄轩,首长听的是心都跳了一下。

    瞪大了双眼,差点把手边的搪瓷缸再照着顾薄轩砸过去。

    “混小子,你再敢给我说一句试试?”

    “首长您放心吧,为了那些不值得的人,我还不至于自己葬送了我自己的一辈子。”

    “当然,如果对方觉得这此的事情受不住,想着再去找我家人的麻烦……”

    顾薄轩呵呵笑了两声,眼底闪过一抹的戾气。

    首长气的啊。

    只能对着顾薄轩瞪眼,“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眼看着顾薄轩行了个军礼。

    转身极是利落的离去。

    首长自己坐在椅子上气的干瞪眼。

    想着顾薄轩的态度,再想想之前他接到的不是命令的命令……

    他能怎么办?

    最后,首长用力的拍了下桌子:

    老子谁的话也不听了。

    一个个的谁再敢来多嘴,老子,老子毙了他!

    顾薄轩并没有多想。

    回头直接去了集合处,把该说的该准备的事情一并准备着。

    重新检查装备。

    一应事情准备好。

    他看着大家一摆手,“老规矩,走,好好吃一顿,规定时间,出发。”

    一群人轰然而散。

    顾薄轩则是叫住周吕,“把你嫂子带来的那箱酒搬过来,还有那些罐头,一人一罐。”

    “是,老大。”

    前头跑着的人听到这话更兴奋了。

    嗷嗷叫着朝着食堂小跑着冲过去。

    顾薄轩走在最后。

    抬头看了眼陈墨言远去的方向,心里头默默的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言言,到哪了?

    被掂记着的陈墨言这会儿正开着车子进了一座小县城呢。

    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可是前头却是没有了县城,有几个小镇好像也离着这里几十里地呢。

    她又没有急事。

    为什么要赶那么紧呀。

    县城内选了个宾馆。

    陈墨言把车子停好,便直接要了个单人房,烧了热水先洗了个澡。

    这一路的风尘。

    身上太难受!

    虽然只是简单的洗了下,可陈墨言还是觉得全身上下好像活了过来。

    宾馆内是没有饭食的。

    陈墨言也没有打算在宾馆里头吃饭。

    和前台的招待员说了一声,她拿好了房卡和贴身的东西就慢悠悠的出了宾馆。

    六点多七点不到。

    华灯初上。

    正是用晚饭或是外头上班的人归家的时侯。

    整个县城灯火辉煌。

    街道上人来人往。

    陈墨言只是随意的在街道上走着,并没有想着去什么大酒楼什么的。

    一路寻着。

    竟然真的让她摸到了夜市几条街。

    陈墨言看到那些烧烤、麻辣烫、臭豆腐鱼丸等一路的吃食。

    还没吃呢,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一路走一路吃。

    三条街走完。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要吃撑了。

    最后,看了下时间,才八点多,陈墨言又在外头逛了逛。

    看着哪个小摊上有什么稀罕的小玩意儿买了一堆。

    回去谁喜欢就拿去呗。

    省得她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姑姑又说她不带礼物回去。

    九点半回的宾馆。

    陈墨言直接就回了房间,把门锁门栓都上好。

    睡前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陈墨言果断的上床,睡觉。

    只是上床后滚了半天,没有顾薄轩在身边,陈墨言竟然,睡不着了?

    躺在床上滚了两滚。

    最后,她忍不住纂着被子霍的坐了起来。

    靠在床头,她把床头灯轻轻的拧开。

    昏黄的灯光下。

    陈墨言轻轻的嘘了口气:

    习惯这个东西,真真是可怕呀。

    以前,她在家里头的时侯也没有这种感觉。

    身边没有顾薄轩,总是觉得空荡荡的,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似的。

    而且还是心里头少的那种。

    可是她这不过是去了部队几天呀。

    乍一离开,这当晚就不习惯了?

    胡思乱想的,足足都快一点了才勉强的睡了过去。

    早上七点。

    陈墨言顶着两个熊猫眼从床上爬了起来。

    简单的洗漱好。

    她打开房门走出来,然后到楼下一看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之前在房间没留心。

    外头竟然下雨了?

    而且,下的还不小!

    瓢泼似的雨哗啦啦的从天上往下洒……

    看到陈墨言出来,有一名服务员很是客气的走过来,“这位小姐,外头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了,我们这边有给客人提供的免费早餐,您要是用的话请到后边餐厅过去就好。”

    “行,麻烦你带下路。”

    哪怕是没下雨呢,陈墨言想的也就是随便对付上一口就开车出发。

    这会儿落雨。

    她更是懒得去外头找什么吃的了。

    宾馆里头有的话,更好!

    早饭的花样倒是挺多的。

    陈墨言选了碗小米粥,两个菜包一根油条,拿了碟咸菜。

    不过十分钟左右就把早饭给吃完。

    陈墨言起身朝着外头走。

    想看看雨小或是停没有呢。

    她站在宾馆门口朝着外头看,眉头拧了起来。

    这雨不但没小,好像还越来越大了?

    另一边应该也是被雨隔在这里的中年妇女,朝着陈墨言看了一眼,笑道,“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停不下的,今天估计都不能走了,小姑娘你也是外地的吗?一个人出门呀。”

    “嗯,我回家。”

    陈墨言朝着对方看了一眼,微微的点了下头就把眼神转开:

    她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

    不远处雨中有一辆车子缓缓接近。

    在宾馆门口停下来后。

    两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大一小朝着宾馆门口冲了过来。

    陈墨言后退了几步让开了路。

    这个时侯她都想着回去楼上自己房间了。

    不过,还没来得及转身呢。

    就看到前头跑进来的年轻女人一边抖着湿透的头发,一边嘴里头骂骂咧咧的。

    后头的小孩子也是一身的湿。

    估计是被那么大的雨给弄蒙了,又没有大人带着。

    迈门坎的时侯脚下的小靴子一滑。

    整个小身子朝着门坎里头扑通一声摔了进来。

    结实的摔在地下。

    是个女孩子。

    头发裙子全是水,趴在地下疼的哇哇哭。

    偏前头的女人只顾着拿纸巾擦自己身上的水,竟然是看也不看地下的女孩子一眼。

    这也罢了。

    年轻的女人估计是心烦,头也不扭的冲着地下的孩子骂,“哭什么哭,笨死了,不就是一个门坎嘛,都迈不过来,你是怎么吃的啊,真是蠢死了。”

    “呜呜,妈妈,疼……”

    “你给我起来,我这会儿没空理你啊,赶紧的起来。”

    “瞧瞧你那衣服,才穿多久,还能要吗?”

    小孩子手脚并用的坐起来。

    估计是真的疼了。

    坐在地下瘪着嘴,一抽一抽的哭。

    陈墨言的眉头拧了一下,这女人,怎么照顾孩子的?

    她下意识的就想弯腰去把地下的小姑娘给拉起来。

    其实,孩子估计也就是三四岁吧?

    真的还很小。

    怎么能这样呢?

    不过,刚才和她说话的那个中年女人比她更快了一步。

    她一边把小女孩子从地下拉起来。

    拿了帕子给她擦头发和脸上的水,一边很是不满的看向那个年轻的女人,“你这当妈的是怎么回事呀,这心也是真够可以的啊,瞧瞧孩子都淋成什么样了,这摔的,哎哟,腿都出血了,你竟然理都不理,还骂她?”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

    “真是的,孩子才多大点儿呀,那么大的雨,你本来就该抱着她的……”

    中年妇女估计也是个嘴快的。

    一边念叨一边已经在帮着小女孩擦她腿上的血迹。

    谁知道那个年轻的女孩子却是一下子炸了起来。

    劈手把小女孩从中年妇女手里夺过去,横眉竖眼的,“你是什么东西呀,这是我的孩子,我想怎么管就怎么管,我想怎么骂就怎么骂,碍你什么事啊,别咸吃萝卜淡操心啊,狗拿耗子!”说着话她转身,伸手在小女孩脸上拧了一下,“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个死丫头再给我哭一句试试?”

    “和你那个爹一样没良心的玩意儿。”

    “你说我养你有什么用?”

    “哇,妈妈别打我,我不敢了,妈妈疼……”

    中年妇女气死了,“我说你这女人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不是你孩子啊,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是虐待儿童,是犯法的,你……”

    “你什么你,这是我女儿,从我肚子里头爬出来的。”

    “我要打要骂她就得受着。”

    “用得着你个外人管吗?”

    “你滚开。”

    眼看着两个人就直接对着小女孩子拉扯了起来。

    陈墨言却是咪了下眼,果断的后退好几大步!

    她认出这个女人是谁了。

    周如仪!

    那么,这个小女孩儿,是她和吴良鑫的女儿?

    在心里头暗自感叹果然是前生冤家的陈墨言一脸的无语。

    怎么在这么个小县城都能遇见?

    周如仪母女都在。

    那么,刚才去停车的,应该是吴良鑫了?

    这样一想,她就有点不想再待下去。

    这会儿周如仪只顾着和那个中年女人吵架,还没有发现自己。

    一会吴良鑫过来看到她。

    再加上晚会周如仪肯定会反应过来的呀。

    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只是,就在陈墨言这样想的时侯,念头还没转完呢。

    中年女人和周如仪也不知道是谁先松的手。

    小女孩儿竟然被她们两个给摔开。

    冲着陈墨言这边就跌跌撞撞的扑过来。

    如果她不扶……

    估计小丫头又得摔到地下或者是撞到什么东西……

    陈墨言的脚步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她是不想看到吴良鑫。

    更不想和周如仪有半点,半根头发丝般的牵扯。

    可是。

    让她看着这个小丫头再摔一回?

    眉头紧紧的拧起来。

    陈墨言还是果断的伸手,直接把小丫头给拉住。

    只是一接触小女孩儿的手。

    陈墨言忍不住就是一惊,好热……

    然后她本能的抬手摸了下小女孩儿的额头。

    滚烫!

    再看仍旧和那个中年女人拉扯怒骂的周如仪。

    陈墨言觉得,自己是真心的不敢想像那个周家的大小姐,竟然变成了这般的泼妇模样?

    或者,这才是周如仪真正的面目?

    可是不管哪一个才是真的周如仪,眼前这个孩子。

    正如她刚才所说的那样,是她肚子里头掉下来的肉呀。

    她怎么能把孩子无视到这样?

    “阿姨,你好漂亮,你是仙女么?”

    小丫头抬头看着她。

    不知道怎么的冲着她虚弱一笑,然后闭着眼晕在了她怀里。

    陈墨言,“……”

    她除了接着,接着,接着,还能做什么?

    低头看着怀里小丫头烧的通红的脸。

    还有身上湿渌渌的衣服。

    她的眉头拧的紧紧的,抬头冲着周如仪怒喝,“周如仪,你不要你女儿了是吧,她都烧成什么样儿了啊,你还有心思和别人吵架?”

    这么冷不丁的一嗓子。

    让正在怒骂的周如仪明显的怔了一下。

    然后,她一抬头。

    总算是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陈墨言。

    她一怔。

    然后,接着就是勃然大怒,“陈墨言怎么是你,你想要做什么,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你这个女人还有没有人性啊,我们家老吴不要你,你就是心里头嫉妒有气也不能对着个孩子出吧?”

    “女儿,我可怜的女儿……”

    陈墨言看了眼对着自己猛喷的周如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个女人,戏精上身了吧?

    旁边,那个中年女人也忍不住听的嘴角直抽抽。

    最后,她更是忍不住仗义直言,“你这女人,可真会是颠倒黑白啊,你女儿明明就是发烧,自己晕过去的,你之前对孩子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孩子又是淋雨又是摔的,不生病才怪呢,人家小姑娘好心提醒你,你怪人家做什么?”

    “是啊是啊,这女人好不讲理。”

    有别的留在这里的客人也忍不住对着周如仪指责。

    更是把周如仪气的全身都哆嗦。

    “陈墨言你好不要脸,让这么多的人欺负我是吧?”

    “你是瞧着我们家良鑫不在,我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好欺负是吧?”

    陈墨言上下打量她两眼,突然一脸正色的开了口,“周如仪,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儿。”

    “不用你说,我自己知道,我们家老吴是不会再和你有什么牵扯的,他……”

    “哦,我知道,因为是我不要他的。”

    “就他那能和你勾搭到一起的眼光,我怎么可能看的上他?”

    陈墨言对着暴跳如雷的周如仪摇摇头,笑了笑,“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你走光了。”

    她这不说还好。

    一说吧,在场几个人的眼神都忍不住的往周如仪身上瞟。

    如今虽然是深秋。

    但这两天的天气很是躁热。

    周如仪身上穿的还是长袖的连衣裙。

    刚才在外头被雨淋了那么一阵儿,这会儿整件衣服全都贴到了身上。

    配着她大波浪的披肩长发。

    湿溚溚的往地下落着水。

    整个人的样子吧,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惨不忍睹!

    下一刻,周如仪嗷的一声尖叫,朝着陈墨言就要扑过来。

    门口一身湿的吴良鑫黑着脸出现。

    “周如仪你又要闹什么,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好啊,你也护着她。”

    “吴良鑫,你个没良心的,你是不是娶了我心里头还是掂记着的是她?有本事你和我离婚啊,咱们回家就离,我给你腾地方,有本事你去把人家娶回来啊,可惜,你不敢吧?”周如仪如同个疯子似的,恶狠狠的瞪着吴良鑫,“别以为你心里头想的什么我不知道,当初就是想着把我娶回来,然后你好在外头养着她吧?”

    “不过可惜了,人家瞧不上你!”

    “你个没用的男人,你……”

    啪。

    吴良鑫一巴掌甩了过去,眼神森森,“你给我闭嘴。”

    “吴良鑫你敢打我,你……”

    “你什么你,你以为,现在还是你们周家的好时侯吗?”

    吴良鑫的语气里头充满了讥讽。

    看着周如仪的眼神里满是憎恶,“你如果好好的,我给你吴太太的位子,不然,回头你就给我滚。”他看着周如仪冷笑了两声,“你瞧瞧你,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三分不像人七分不像鬼的,我瞧着简直是倒尽了胃口!”

    早知道周家这么快倒台。

    当初,他就不该妥协,娶了这个蠢女人回家。

    视线隔着发怔的周如仪,落在陈墨言身上。

    吴良鑫的眼神充满了复杂,“好巧,言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