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41章 认出,惊变
    直到坐在属于陈墨言自己的房间内。

    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之前她看到的那个身影,怎么想怎么是周吕呀。

    他为什么会在这?

    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陈墨言的思绪有些偏:

    是周吕?

    不是他?

    他在这里,是公事还是私事?

    要是公事,那么,顾薄轩……

    陈墨言坐在这里越想越觉得心情忐忑,有心想要出去再确定一下。

    之前不过是一晃影,那个身影就不见了。

    又有拍卖行的人跟着。

    再加上周吕的身份特殊。

    她想跟着过去找找,确认一下都不行。

    这会儿没有人跟在自己身边。

    陈墨言就有些忍不住。

    只是她这里身子才站起来,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到漂亮的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孩子朝着她笑的妖娆而妩媚,“请问客人您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我就是想四处看看……”

    “非常抱歉,拍卖马上就开始,而且,本行的规矩是客人不能随意走动的……”

    “当然,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们说,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这个规矩陈墨言倒是理解。

    估计也就是怕有客人会私自窥探别人的隐秘什么的吧?

    最后,陈墨言只能放弃。

    “小姐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按铃,而且,拍卖将在五分钟后开始。”

    这话不说她说陈墨言已经听到了。

    因为拍卖行的主持人的身影已经在房间大屏幕上显示。

    一口流利而地道的英文,神采飞扬。

    随着他的一番讲述,再次重申了本场拍卖的规矩。

    五分钟一到。

    随着他的一锤定音。

    拍卖会正式开始。

    因为是抱着目的前来,陈墨言自然也是暂时压下心头别的想法和念头。

    一门心思的盯起了拍卖会。

    在她的对面贵宾楼。

    周吕一脸的心有余悸,身子极是灵彾的一个侧翻,却是从虚掩的后窗跳了起来。

    “怎么才来?”

    坐在椅子上眉眼肃然的陈墨言穿的是西装。

    与部队军人的肃杀冷冽不同。

    此刻他一身的西装革履,腕上戴着豪表,正单手托揌,眉眼淡淡的看着大墙上的屏幕。

    听到身后的动静。

    他只是挑了下眉,“你迟到了两分钟。”

    周吕两步坐到了顾薄轩和另一个人的身侧。

    端起桌上的茶咕咚咚的喝了两口。

    然后才有些欲言又止的看向顾薄轩,“那个,头……”

    “有话赶紧说。”

    “不然就给我一边待着去,做好准备。”

    周吕在心里头衡量了再衡量,最后,他觉得还是得说啊。

    在心里头叹口气,也不知道这事儿是好还是坏?

    “头,我刚才在外头看到嫂子了。”

    顾薄轩霍的扭头。

    双眸犀利如电,死死盯紧了周吕,“你看清楚了,是言言?不会错?”

    虽然他心里头也清楚,以着周吕的眼力劲儿。

    他能在一年内把所有见过一面之缘的人都给记的清清楚楚。

    更何况是他媳妇?

    只是,顾薄轩还是心存侥幸,“外头人挺多的,你应该是没确定吧?”

    “我应该是没看错。”

    周吕摇摇头,直接道,“而且,我出去的时侯嫂子应该是远远的看到了我,还认了出来,不过她当时好像要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了我两眼就进了房间,对了,我事后看了那个房间,是上中下的上等房,而且还是比较靠前的,头,嫂子怎么会来这里?”

    “你问我我问谁去?”

    顾薄轩也有些心烦气躁了起来。

    言言怎么出现了?

    下一刻,他的眸光一缩,“你刚才说言言好像认出来你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出声?”

    “嗯,我觉得肯定是认出来了的。”

    周吕点点头,有些不安,“头,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按着计划行事。”

    半响,顾薄轩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他就直接摆了手,“行了,你们别的都别想了,这次的事情虽然看着比以前容易太多,很轻松的样子,更是没什么危险,可是为了这么个东西竟然让咱们的人出动,可想而知上面对这东西的看重。”

    “你们两个都给我打好精神。”

    “让外头的人紧紧盯着场内一切的异动,一有不对劲儿马上汇报。”

    顾薄轩一个个的命令简洁有力的传下去。

    周吕本来还心悬陈墨言呢,这会儿一听正事儿,立马收敛思绪,认真起来。

    坐在椅子上的顾薄轩则是再次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

    眉头沉沉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言言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是……

    顾薄轩的脑海里开始脑补,甚至开始了某些的阴谋论。

    没办法,谁让事情关系到陈墨言呢?

    这绝对的就是关心则乱!

    周吕和另外的两个人在一侧嘀嘀咕咕的。

    顾薄轩有点心浮气躁。

    扭头狠狠的瞪了几个人一眼,“作什么呢,一会事情要是出了差子,看我收拾你们几个。”

    “给我用心点。”

    周吕几人忙忙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然后,几人各自使了个眼神,那意思,别惹头啊,头烦着呢。

    至于烦什么?

    呵呵,还用说么。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顾薄轩霍的站了起来:不行,他得过去看一眼。

    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小丫头……

    只是他这里才起身,周吕噌的一下拦在了他的跟前,“头,你不能去!”

    “拍卖行规矩,拍卖开始后,任何人不能在这个房间之外的地方走动。”

    “可是……”

    “头,你冷静下。”

    周吕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得劝住顾薄轩。

    不能让他出去。

    要是惊动了这个地方的人,说不定就会引起别的后果……

    “头,你想多了。”

    周吕壮着胆子开口,“嫂子是拿的上贴,而且是这里的金童亲自送进去的,您觉得嫂子会有什么危险?”

    “那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您问我,我打哪知道啊。

    早知道就是这样的结果!

    说和不说,他都得不了好啊。

    要是自己不说,这会儿老大自然是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也不会这样的心浮气躁。

    可是晚会呢?

    如果一会真的局面不可控……

    以着队长对嫂子的重视,万一真出点什么事情。

    事后让他知道自己知情不报。

    剥自己一层皮都是轻的呀。

    想来想去的,周吕抬手在自己脑门上啪的拍了一下。

    “那啥,老大啊,你真的是多想了,嫂子说不定只是过来玩玩。”

    “嗯,我没事了,继续吧。”

    顾薄轩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

    这个地方他来了。

    言言也不是不能来。

    以着她想到什么是什么的性子,再加上她本来是历史系出身。

    出现在这次以中国古玩文物为主的拍卖场。

    想想还真的没什么好奇怪的。

    刚才他不过是被这个消息给惊了一下,再加上关心则乱……

    扭头看了眼周吕,“我没事,按计划执行。”

    “放心吧,都安排好了。”

    “是啊队长,小杨那边也在出手,绝不会出差子的。”

    顾薄轩点点头,双眸盯紧了已然开始开始十几分钟的拍卖大屏幕。

    陈墨言的小房间。

    虽然她心里头拼命的不让自己去想。

    可是刚才周吕一晃而过的身影总是在她脑海里头出现。

    是周吕。

    那么,顾薄轩,也在?

    他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难道,也是为了什么任务?

    一连串的念头闪过来闪过去的,到最后,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头都开始疼了起来。

    不能再想了啊。

    她得想她自己的事情!

    拿着手边的拍卖单,她想要的东西拍到了第十八场次。

    这次的拍卖陈墨言之前进来的时侯就清楚,分成了二十八场次。

    一场一个东西!

    价高者得。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她进来之前并不知道,这场拍卖竟然是针对中国厉害古文物!

    什么商清秦……

    她竟然都在这张清单上看到了那么一两件!

    陈墨言盯着手边的清单看的不错眼珠。

    如果顾薄轩他们是抱着任务来的,那么,为的是人还是东西?

    是人她肯定是猜不出来的。

    如果是东西……

    低着头再把手里头的清单过了遍。

    陈墨言最后也只能抬头苦笑,这东西,她也是猜不透啊。

    摇摇头,她只能强行按下心头的疑惑。

    坐在椅子上咪着眼,盯起了大屏幕。

    时间一点点的滑过去。

    第十五场,第十六场,十七场。

    然后,转眼就到了第十八场。

    小房间内。

    陈墨言的身子霍的坐直,眼眸一咪,射出几道凌厉的视线。

    这东西,她一定要弄到手!

    开场词很是吸引人心:

    中国古代历代皇帝掌控国运的东西啊。

    本来这次打的名号就是古老国家的古文化有关。

    来的人多是对这些感兴趣的。

    主持人又极擅调动人的兴趣和情绪。

    一番激昂的措词下来。

    当场便有人直接按了报价器:

    三百万!

    三百五十万。

    三百八十万……

    陈墨言最先开始的时侯并没有出价。

    她只是看着大屏幕上的报价器飞快的变换着。

    不过是眨眼功夫。

    价格竟然直接飙上了五百万!

    不少人的热情被冷却。

    理智回归后,看着五百万的价格就摇摇头放弃。

    上头还有三个人在持续的出价。

    五百一,五百二,五百四。五百六……

    五百八十万的时侯,有一个人默默的退了出去。

    两个人的价格一路胶着。

    直接就升到了七百万!

    陈墨言看着都皱了下眉头,虽然这七百万她能拿的出来。

    可是七百万买个玉玺?

    眼看着另一个人的涨幅慢慢小下来。

    陈墨言直接报价,“九百万……”

    她的声音虽然被拍卖行作了处理。

    可是,对面一楼顾薄轩却几乎是瞬间就听了出来。

    他的眉头拧了一下。

    言言的目的,是这个?

    旁边,周吕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靠,这是哪路神仙啊,老子过五关斩六将的容易吗,这钱虽然不是我的,可花着也心疼啊,这哪来的败家子儿?九百……”他的九百一十万还没出口,旁边顾薄轩几乎是瞬间抢了过去,“九百一十万。”

    然后,他扭头看了眼周吕,“你刚才说了什么?”

    “啊,没说啥啊,我就说老子过五关斩六将容易吗,这突然跳出来个败家子儿……”

    啪。

    顾薄轩一巴掌拍到了他脑袋上。

    然后,也不理会周吕,扭头,通过半透明的玻璃窗,遥遥看向陈墨言的方向所在。

    言言她,应该听出来了吧?

    如果顾薄轩听出陈墨言的声音一样。

    顾薄轩的声音一开口,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报价。

    陈墨言却是一下子听出了不对劲儿。

    这声音,熟悉啊?

    心里头之前一直浮起来的那个念头再次的浮起来。

    陈墨言不由的想起之前的猜测:

    难道,周吕他们的目的就是这个?

    她挑了下眉,想了想,最后还是做了个决定:

    放弃。

    师傅和她说的心愿只是想让这东西回归国内。

    并没有说一定是她得到呀。

    如果是顾薄轩他们拿去,那也是去了国内的啊。

    所以,她果断的把报价器给关了。

    足足过了五分钟。

    主持人有些遗憾的开了口,“九百一十万,这可是古代皇帝的宝贝,关乎一国之气运呐,买回去的话可就关乎着一个家族,一个家族啊,九百一十万还没有人?九百一十万一次,九百一十万二次,九百一十万三次……”

    “恭喜这位客人。”

    顾薄轩坐在椅子上挑了下眉,眼底闪过一抹的笑意。

    就是周吕都忍不住朝着他看了过来。

    “头,你好厉害啊,竟然知道对方不会再报价。”

    周吕一边咧嘴心疼刚才转眼花出去的九百万,一边又想起了刚才的话,忍不住拍了下桌子,“要不是那个败家子跳出来吼那么一嗓子,咱们还可以再省二三十万呢,那个败家子儿……”

    啪。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

    最后,冷森森的眼神更是扫向了他,“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嗯?”

    “再说一遍……唔,不说了不说了。”

    他想起来了。

    自己刚才也是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挨了老大的一巴掌。

    这会儿又是。

    周吕又不傻。

    怎么可能会去找打嘛。

    不过,他用力的挠了两把头发,自己刚才这句话哪里得罪这杀神了?

    顾薄轩挑眉看他两眼,“出任务还走神?回头关禁闭半个月。”

    “头,你……我反对,我……”

    “嗯,反对?二十天。”

    周吕都要哭了。

    一脸泪眼汪汪的,“老大,您总得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哪怕是要上断头台呢。

    总得给他一个理由吧?

    “你和我要理由?”

    “对,我坚持。”周吕站直了身子,一脸的愤愤,他不服!

    顾薄轩呵呵笑着看他两眼,挑高了眉,“刚才报价的,是言言。你自己说了什么,罚你还不服吗?”

    服,他服。

    一百二十个的服!

    周吕觉得自己这回是真的想哭都找不到地儿了。

    他竟然骂小嫂子是败家子儿?

    果然是该罚!

    不过,坐在椅子上安静了那么一会儿,周吕忍不住的凑到了顾薄轩的跟前,“头,你确定吗,真是小嫂子?”

    “嗯,是她的声音。”

    顾薄轩伸手把周吕放大的脸给推开,满眼的嫌弃,“别凑那么近,我和你不是很熟。”

    然后,他又看着周吕哼笑两声,“不然的话,你觉得人家为什么二话不说就放弃了报价?”

    “咳,这不是我还奇怪着呢,原来是嫂子啊。”

    “不过头,你和嫂子真厉害,这种声音都能听的出来。”

    周吕这话说的绝对是真心的。

    自家头也就罢了。

    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而且自家队长的耳力灵敏是出了名的。

    可小嫂子却只是个普通人啊。

    竟然,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出了自家头的声音?

    他看向顾薄轩,一脸的羡慕,“头,小嫂子肯定是爱惨你了。”

    也只有这样心里头满满装着自家队长的人。

    才会只听一个变换过的声音都能听出这个人来吧?

    对面,顾薄轩明显被这话给取悦。

    一脸带笑的点头,“那是,言言是最喜欢我的。”

    任务完成。

    顾薄轩等人都松了口气。

    连带着之前发现陈墨言过来,顾薄轩生怕她出事,一直提着一颗心。

    这会儿也不禁着竤的松了口气。

    他看了眼大屏幕上的序列,还有十场。

    眉头皱了下,怎么还有那么久?

    “头,要不,咱们先把东西给送出去?”

    周吕坐在那里想了一会,觉得不放心。

    这东西,好像就是个烫手的萝卜,不管怎么做都不是。

    还是赶紧把它弄出去,交给国内的某些人为妙。

    顾薄轩却是摇摇头,“这会儿走不了,消息肯定传出去了,你可是要知道除了这里,咱们要盯的人可不仅仅是这里,兵分两路想法是好的,可万一被对方给各各击破了怎么办?”

    “不会有你说的这样严重吧?”

    周吕的眼神在大屏幕上扫了两下,忍不住小声嘟囔了起来,

    “不就是个破东西嘛,怎么就值得咱们出动了?”

    顾薄轩听到他这话眉头微拧,“这是任务,别忘了你是什么人!”

    是军人。

    就得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任何违令、或者是抗议的决定都是错的。

    这样,将不配当一名合格的军人!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头,你说……”

    啪。

    整个小房间瞬间漆黑。

    周吕几人脸色微变,想也不想的朝外窜出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