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43章 真是亲爸
    坐在了飞机上。

    陈墨言看似神色平静,和常人无异。

    可一颗心却是始终高高的提着。

    没有顾薄轩的消息。

    不知道他平安与否,或者回国没有。

    她这颗心哪里能放的下?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眼看着飞机就要起飞。

    陈墨言霍的一下站起了身子。

    她提着自己的行李,顾不得身后有空姐在喊,趁着飞机关舱门前的一瞬间。

    直接就跳了下去。

    扭头朝着那个一脸诧异的机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她用一口流利的英文道了抱歉。

    飞一般的溜出了机场跑道。

    站在侯机场,冷静下来的陈墨言又有些懊恼。

    她怎么一冲动跑下来了?

    不过,即然下了飞机,那就先留几天吧。

    反正家里她已经交待过,更是再三的和齐阿姨叮嘱,让她有一顾薄轩的电话马上给她回过来。

    她也不知道顾薄轩等人还在不在。

    甚至,如果他们还没有出去,会怎么回国?

    走机场正规的途径。

    还是,采用一些比较特殊的方法回国?

    陈墨言一无所知。

    不甘心的在机场附近转了几圈。

    最后,陈墨言朝着机场外头走了出去。

    站在街边,她招手打车,先去个酒店落脚再说。

    只是车子没走一会,陈墨言就觉得不对劲儿起来。

    她咪了下眼,看看外头的路线,再看看前头一脸专注开车的司机。

    眼底闪过一抹紧张。

    不过,陈墨言却是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师傅,这好像不是去市内的路吧?”

    “那边塞车,绕了一下……”

    陈墨言的眼神闪了下,突然开口道,

    “师傅,可以调个头吗,我有东西落在机场了……”

    司机置若罔闻。

    陈墨言的心一沉,顿了下,再次改口,“我要先去这个地方,麻烦你改一下道……”

    “改不了。”

    这话的声音有点闷。

    而且,车速明显加快很多。

    陈墨言这一下哪里还能确定,司机,真的有问题?

    可是为什么?

    自己和昨天的事情没有半点的联系啊。

    当然,要说没有一点关系那也不对。

    顾薄轩可是她家男人。

    但是之前她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啊。

    谁有那么灵敏的消息,隔天就能查到自己?

    车子的速度很快。

    外头的路越来越偏,虽然不知道是去哪。

    但绝对不是往市内开的路。

    陈墨言伸手拉了下车门,纹丝不动。

    想也知道是锁着的。

    她也就是随手试一下,再有,以着现在这车速,就是车门可以开。

    自己敢不敢跳,能不能跳的下去都是未知数!

    这一瞬间的工夫,陈墨言脑海里转了好几十个的念头。

    有些后悔自己手边竟然没有个趁手的刀子啥的。

    嗯,这次要是能安全回家。

    她一定要挑把刀子什么的利器带在身边才行。

    至于身手?

    陈墨言觉得自己还是别想了。

    她虽然是练过几招,可那都是花拳绣腿,花架子。

    对付对付寻常的人还好。

    这种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人?

    她抿了抿唇,突然开口道,“你是谁,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开着车子的司机没想到陈墨言猜出来了还这样的平静。

    他扭头看了眼陈墨言。

    突然冲着她咧嘴一乐,露出一口两排的大白牙,“别担心,只是带你去见一个人。”

    坐在后排的椅子上。

    陈墨言听着他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能不担心吗?

    换成你这样被个陌生的有别的心思的司机一声不吭的拉跑。

    不担心才怪!

    不过,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

    陈墨言也没了辄,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车子又往前行驶了小半个小时。

    东拐西绕的。

    陈墨言觉得自己都要懵了,然后,车子停了下来。

    “请下车。”

    看着被司机打开的车门,陈墨言一脸警惕的坐在那里没动。

    对方有些蹊跷的看着她,“你不想下车吗?”

    我想离开这。

    离开!

    陈墨言心里头腹诽了两下,不过也知道这会儿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她说了不算啊。

    再说了,她坐在这里不下车算怎么回事儿?

    下车,双脚站到了地面上。

    说不定还有机会逃呢。

    这样一想,陈墨言弯腰从车子上跳了下来。

    她转身想去拿行李。

    身后,一声惊喜的声音,“嫂子,你真的没走……”

    这个声音!

    周吕!

    陈墨言几乎是噌的一下扭过了身子,“周吕,你在这里?顾薄轩呢,他在哪?”

    即然周吕在这。

    陈墨言自然是把担心什么的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的眼神在周吕身后左右的看过去。

    不禁蹙了下眉头。

    “你们队长呢,他不在吗?”

    “嫂子,队长在里面呢,嫂子还是先进去说话吧。”

    虽然周吕的声音如常。

    可是陈墨言听着这话还是忍不住心头猛跳了一下。

    她用力的点点头,“好,那就进去说话,你在前头带路吧。”

    “嫂子,进来吧。”

    周吕推开房门,示意陈墨言走进去。

    床上。

    顾薄轩正半靠在那里和一个人说着什么话。

    扭头看到门口的人。

    他不禁一怔。

    迎着阳光,顾薄轩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等到他发现这真的是陈墨言本人时。

    忍不住脸色铁青,“周吕,是谁让你擅作主张?回头我要关你半年的禁闭,不,关一年!”

    直到周吕出去。

    顾薄轩的脸色还是带着怒意。

    陈墨言坐在他身边,白了他一眼,“行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受伤了,我都不能来看一眼吗?”

    “不是,这里不安全。”

    “而且,我的伤根本就……”

    还没等他说完呢,陈墨言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不重?你的伤要是不重的话,会在这里停下来不走?我看你们不是不想走,是你的伤走不了,不能动吧?”

    陈墨言的话听的顾薄轩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伸手,他想去握陈墨言的手。

    陈墨言却是直接拍开他,“别碰我啊,我问你,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受伤了?”

    以着顾薄轩的身手。

    她可不觉得这种地方能有人伤得了他。

    顾薄轩只是笑了笑,“是一个意外,不过还好,任务已经完成了,倒是你,你怎么会在那个地方?”

    说到这,陈墨言也不禁觉得巧。

    “我前些天不是和赵西她们过来这边办事吗,听说有这场拍卖会,就想起了我师傅,没想到在那里碰到了你们……”陈墨言一边说一边起身察看了顾薄轩身上的伤势,发现真的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严重,嗯,挺多不会要命什么的之后,她多少松了口气,不过看着顾薄轩的眼神还是不善,“说什么会为了我照顾好自己,我看你说的那些都是哄我的鬼话吧?顾薄轩,你行啊,这就学会骗我了啊。”

    “我没有。”

    顾薄轩紧紧握着陈墨言的手,眉眼一片的凝重,“你知道的,我对你说的每一个字儿都是认真的。”

    “至于受伤……”

    “真的就是一场意外,下次不会了。”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你还想着有下次啊?”

    “没有了,绝对没有了。”

    到最后,顾薄轩总算是哄的陈墨言心头火气消了下去。

    当然,也是陈墨言舍不得再生他的气。

    受伤呢。

    这可是自己的男人,还真的不心疼?

    换好药,又强行让顾薄轩睡下。

    陈墨言轻轻的阂上门。

    转身就看到站在不远处一脸忐忑的周吕。

    “嫂子,头没生气了吧?”

    “没事了,到是你,把我叫过来就叫过来呗,用的这个方法,你差点没吓死我。”

    陈墨言想到之前的情景还一脸的心有余悸呢。

    “害得我还以为遇到了坏人。”

    “对不起,嫂子。”

    周吕一脸真诚的赔礼道歉,最后,小心冀冀的看向陈墨言,“嫂子你真的不生我气了吧?”

    “没生你的气。”

    陈墨言摇摇头,虽然被吓了一回,但是能看到顾薄轩,知道他的下落。

    哪怕看到他受伤了心疼。

    但是最起码知道他的下落了。

    心里头还是踏实的。

    不过,陈墨言有些好奇的看向周吕,“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机场的?”

    “那啥,其实是小杨入侵了机场的网络系统,然后,我们发现了您的个人信息……”

    陈墨言,“……”黑客真好!

    “可是我之前都上机了啊,你又是怎么发现的,还有那个司机,怎么那么巧?”

    “这个,那啥,哈哈……”

    周吕连着打了两个哈哈,这才在陈墨言好奇而坚持固执的眼神中说出了答案。

    “这两天风声紧,查的更紧,虽然我们都窝在这里没出去,可几个地方却都派人紧盯着呢。”

    “小杨在机场监控系统无意间发现您竟然没走……”

    “我这不是怕嫂子你出事嘛,就让人把您给带了过来。”

    陈墨言听着周吕的解释,抽了下嘴角。

    她还能说什么?

    “对了,我之前出来的时侯顾薄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受伤了?”

    还是腰腹那里中了子弹……

    之前她看过伤口。

    也就是稍稍偏斜了那么一丁点。

    不然的话,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头在后面断后,有个头回出来做任务的没回过神,差点被枪给掀了脑袋,头为了救他才……”

    陈墨言听着这话也只能是在心里头叹口气。

    说啥说啥。

    她还能说啥?

    “嫂子你别生头的气,那个小子已经后悔死了,恨不得那枪子打在他自己身上……”

    “我没生气。”

    陈墨言朝着周吕勉强挤出了一抹笑。

    顾薄轩自己做的决定。

    他用自己的身体帮着同伴和战友挡了子弹。

    自己怪他什么?

    揉揉眉心,她让周吕去忙自己的,陈墨言则转身回了顾薄轩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顾薄轩还在睡。

    不过,在陈墨言坐下来的瞬间就睁开了眼。

    陈墨言白他一眼,“睡不着就别睡,装睡有意思吗?”

    “什么装睡,我真的睡着了啊。”

    顾薄轩才不肯承认自己装睡呢。

    伸手握了陈墨言的手,“言言,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

    陈墨言蹙了下眉,张了张嘴,点头。

    “好。”

    “不过,你们怎么回去?”

    她不反对自己回国。

    这里毕竟是国外,顾薄轩他们又是才闹了一回。

    查的正紧呢。

    陈墨言只是担心顾薄轩几人,“你呢,你这伤一时半会好不了吧?”

    “有专机,明天晚上会到。”

    顾薄轩看着她满是担忧的眼神,伸手握了她的手,一脸的凝重,“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等这次回去我就回家找你。乖,听话。”

    陈墨言听着他这诱哄的语气。

    忍不住有些好笑,“你把我当成孩子了啊,真是的。”

    她点头,“行,我听你的。”

    两个人在一块静静的渡过了一天。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本来周吕要亲自去送陈墨言的。

    却被陈墨言给拦住,“你不能去,我自己走。”

    这几个人可都是挂了号的。

    万一在外头被人认出来,多危险?

    顾薄轩也看向了周吕,“换个人送言言,找个本地的,不打眼的。”

    眼看着就要分开了。

    陈墨言扭头看着顾薄轩,觉得心里头可舍不得了。

    扭头,用力的抱了他一下。

    再开口,陈墨言的声音里头带着些许的哭腔,“你一定要快点回去找我啊。”

    “好,回去就去找你。”

    知道陈墨言这会儿心慌不安。

    顾薄轩心疼的很,但他又不敢把她继续留下来。

    只能再三的拿话安慰她,哄着。

    还是昨天带陈墨言过来的那个司机。

    陈墨言上车的时侯,他扭头冲着陈墨言咧嘴一笑。

    一脸的络腮胡子看的陈墨言离别的难过和不舍都冲淡了几分。

    车子在机场停下。

    陈墨言抿了抿唇,朝着对方道了谢,提着行李进了机场侯机室。

    直到飞机起飞。

    看着整个飞机隐入云层当中。

    陈墨言把身子向后靠了靠,轻轻的在心里头嘘了口气。

    真的,回去了啊。

    国内一下飞机。

    陈墨言不敢耽搁,直接叫了辆车子回家。

    田子航刚好在家没出去。

    看到陈墨言回来,不动声色的挑了下眉,“回来了?一路上累了吧,先去休息,一会中午饭让齐阿姨去叫你。”心里头却是着实的松了口气,自己的女儿当爹的怎么可能会不了解?

    这丫头在外头出差什么的。

    就从来没有一天好几回电话的往家里头打过!

    而且,这次电话还是再三的回顾薄轩,更是几次叮嘱家里头的人。

    顾薄轩一来电话立马打过去和她说什么的。

    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儿呀。

    田子航能不担心,不提着一颗心吗?

    这会儿看到自家女儿回来。

    他才算是着实的松了口气:

    对于田子航来言,天大的事情都不如亲眼看到陈墨言平安回来!

    陈墨言和她爸说了几句话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她倒在床上没有一丝的睡意。

    翻过来复过去的。

    脑子里头全都是顾薄轩。

    也不知道他说有直升机去接他们的话是不是在骗自己?

    可不管是真的还是骗自己。

    陈墨言心里头门清儿,自己留在那里,只有拖后腿的份儿!

    看了下时间。

    才中午十点多。

    勉强让自己睡了一会儿,脑子里头电影似的放片。

    最后,她揉着眼坐了起来。

    洗了把脸跑出去,才十一点多一点点。

    齐阿姨正在厨房里头忙活着呢。

    田子航在书房里头听到动静。

    看着院子里头的陈墨言皱了下眉头,阂上手里的书走到了门口。

    “言言你过来。”

    “啊,爸,好的,马上来。”

    陈墨言甜甜一笑,转身换了个方向,朝着书房这边走过来。

    心里头却是苦笑了起来:

    早知道瞒不过她爸!

    书房里头。

    陈墨言还没等田子航发问呢,直接就自己开了口,“爸,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在国外遇到了顾薄轩,他们正在执行任务,我有点担心,所以才……”具体的什么事儿她没说,田子航一听涉及到部队,自然也没有再追问。

    而且,就是他问了,言言估计也不知道。

    只是眉头却是紧紧的拧了起来。

    “那个臭小子,执行任务就执行呗,还吓到你……”

    “是不是被他给吓到了?”

    “爸当初就觉得他这个身份不好,你偏不听,现在看看,好了吧?”

    “也就是你妈那会儿,非说什么瞧着他好,会对你好。”

    “真该让她好好的看看,这男人是怎么对她宝贝女儿好的。”

    一年四季的不着家。

    家里家外的事儿不但顾不着,管不了。

    还得让丫头时时为着他提着一口气。

    当初,他真不该同意这门亲事!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田子航越想越心烦啊。

    可是又舍不得怪眼前的陈墨言,只能哼哼两声,“行了,回来就别想了,等他事情完了肯定会给你电话的,还有,他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你要是真的担心,以后这日子还要不要过?”

    顿了下,田子航眉眼凝重的看着陈墨言,“我是你爸,自然是一心只想着你好,虽然你们现在是结了婚,但也不是不能离的。”顿了下,田子航不理会陈墨言一脸诧异惊扼的表情,直接道,“他的身份就是这样的,这事儿不是头一回,也不是最后一次,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真的不能接受,那,那你就和他分开吧。”

    陈墨言,“……”爸,您可真是亲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