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47章 让她看清
    “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可是我和西西的孩子,我们挣了钱不给孩子花给谁花?”

    齐炳超心里头暗恼他妈拆台。

    可面上却还得带着笑,一脸不赞成的反驳他妈的话。

    说完之后还不忘看一眼陈墨言,“陈小姐你说这话对吧?”

    陈墨言笑了笑,“是啊,这大人挣钱,本来就是为了自己的后代吗,你看我们西西之前那么拼,辛辛苦苦的赚钱,她娘家又没人,我们这些也不会要她的钱,她那钱不给孩子给谁花啊?”

    “你说是不是啊,齐先生?”

    “对对,就是这个理儿。”

    齐炳超额头上有着一层冷汗渗出来。

    后背上冷啊。

    总是觉得陈墨言这话里有话!

    还有那瞧着他的眼神,看着吧是带了个笑,可那一勾一挑的眉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对方是皮笑肉不笑啊。

    难道是还在生他妈的气?

    想来想去的,齐炳超索性也不再去想,只是朝着他妈看过去,“妈,你帮西西煮的鸡汤呢,还不赶紧拿过来?”

    “在这呢在这呢。”

    赵西婆婆一脸是笑的捧着个大瓷缸走了过来。

    冲着躺在床上的赵西看了一眼,有些嫌弃,“怎么还没醒啊,这得睡多久?”

    换成以前,那可是生了娃就要下地干活的啊。

    哪里有她这样的娇贵?

    “哦,西西才吃了东西睡下,您还是把汤放这,等她一会醒了再喝吧。”

    朱兰扫了眼老太太,懒得再多说什么。

    “放啥放,放这都冷了,我先拿回家,晚上再热呼呼的送过来啊。”

    你拿回去晚上还能送回来吗?

    不过,陈墨言却是看向了齐炳超,“西西和孩子肯定不能马上出院的,今晚你在医院吧?”

    “这是肯定的,照顾自己媳妇和孩子是应该的。”

    赵西婆婆又没忍住,“啥,你一个大男人照顾她?还有这个丫头片子,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照顾她?不行不行,你得回去,你回家去,让赵西……妈在这里就行。”赵西婆婆本来是想说让赵西一个人在这就好的,可是想起自家儿子临来时的话,忍不住把那话咽下去,表示自己在这就好。

    她可舍不得自家宝贝儿子在这鬼地方受罪!

    要床没床。

    喝口热水说不定都没有的地儿。

    再说了,一个大男人怎么照顾刚生产的女人啊。

    晦气!

    “你怎么说,你留下来还是让你妈留下来?”

    陈墨言揉了下眉心,扭头看向了齐炳超。

    这一刻,她想,自己是愿意再往好里头想眼前这个男人一点的吧?

    可惜。

    齐炳超虽然话说的痛快,我留下。

    但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迟疑,还是落到了陈墨言的眼中。

    她笑了笑,对着齐炳超点了下头,“那行,晚上你就留下吧,天也不早了,我们来的着急,外头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处理,你等着西西醒了和她说一声,我们明天再来看她。”说着话陈墨言直接拽着刘素两人走了出去。

    身后。

    赵西婆婆声音很是响亮,“陈小姐你们走了啊,不再多坐会儿?”

    早该走了啊。

    终于走了!

    她们家的家事儿,这死丫头掺合个啥?

    车子启出了医院。

    仍旧是朱兰开车。

    刘素和陈墨言坐在后头。

    她一脸的不解,“言言,之前不是说好的我在医院看着吗,你怎么把我也拽出来了?还有,那母子两个我可是觉得一个都不靠谱的啊,你怎么就把赵西这样一个人丢在医院了?”

    朱兰听到这话也一时没忍住,扭头看了陈墨言一眼。

    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表情,陈墨言扬了扬眉,“她们是西西的婆婆,丈夫,让她们留在医院里头不对吗?”

    “行了,我才不信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呢。”

    刘素对着陈墨言翻了个白眼,“赶紧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朱兰在前头开车。

    看着后头刘素和陈墨言两个人笑闹着打成了一团。

    忍不住眼底闪过一抹的羡慕。

    如果说最早那会,她和陈墨言相对还是平等的。

    或者,她仗着学姐的身份,还有那么一丝半丝的占着上风。

    可随着这几年的时间流逝。

    直到现在。

    不管是她也好,还是她们家林同也罢。

    甚至包括赵西小蔡这些人在内。

    估计都会在心里对陈墨言产生几分的敬畏吧?

    这是她们的老板!

    当然,这些不是陈墨言要求的。

    而是她们自己心里头不知不觉的从心底深处涌出来的。

    可是,刘素却是这个例外。

    还有就是,虽然陈墨言对着她们这些人也同样是很亲切。

    从不曾摆老板的架子。

    可是朱兰却总是有一种感觉:陈墨言对刘素,比对她们好!

    不过,这也没什么。

    谁让人家刘素和陈墨言打小就相识?

    这是她们不能比的。

    不过就是这样,朱兰和林同两人都觉得自己很是幸运。

    比起别的同一届的同学。

    她们可是日子过的最好的!

    而且,还在帝都落户,有了房子……

    这一切可都是陈墨言带给她们的!

    后座上。

    陈墨言被刘素挠痒挠的只能投降,“好了好了,你别闹,坐好了我和你说。”

    “哼,看你下次还卖不卖关子。”

    刘素一脸傲娇的扬了下小脸,“朱兰姐,咱们两个就听听她的话,要是她说的不对,再和她算账。”

    “好啊,就罚她请咱们晚上吃大餐。”

    “怎么着,感情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我呢?”

    陈墨言对着两人翻个白眼,摇摇头,“我就是想让赵西自己体验下罢了。”

    “啊,你是想让赵西感受下她们母子的不靠谱?”

    “是啊,让她好好想想,以后何去何从。”

    陈墨言看着刘素微微张起来的小嘴,笑了笑,“她现在还年轻,孩子也还小,如果真的想要后悔还来得及。而且,有咱们在,难道她还养不活一个孩子吗?”

    “这话说的对。”

    “明天我就去和赵西说,让她离婚得了。”

    陈墨言伸手戳了下刘素的脑门,“你可别说,这事儿得让她自己想通。”

    “是啊刘素,这事儿你可不能掺合啊。”

    感情上的事情啊。

    哪里是外人能跟着掺合的?

    更何况赵西现在可是刚有了一个孩子……

    哪怕那对母子不靠谱。

    但他毕竟是赵西孩子的爸爸。

    而且,朱兰相信吧,只要有陈墨言在,只要赵西不傻傻的和陈墨言绝交。

    以着齐炳超一心想着往上爬的野心。

    应该,不至于让赵西母女受太多委屈吧?

    所以,朱兰一时还真的不好去猜测赵西的心思:

    这丫头,是会选择离开还是为了孩子继续?

    她猜不准!

    刘素是一知半解的。

    她看着两个人有些无语,“你们两个人说的话神神秘秘的,让我听的一头雾水。”

    “等你结婚后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朱兰忍不住的笑。

    不过话说到这,她也就多了句嘴,“素素啊,你什么时侯找个男朋友?”

    “咱们这些人里头可就你没找了啊。”

    刘素白了她一眼,“朱兰姐你怎么也八卦起来了啊,赶紧开你车啊。”

    “哟,这是,小丫头害羞了?”

    “我不和你说话了。”

    朱兰哈哈大笑。

    车子把朱兰直接送回了家,陈墨言则带着刘素回了自己家。

    田子航没在家。

    齐阿姨正在按着陈墨言的吩咐收拾东西呢。

    看到她回来,抬头笑了笑,“陈小姐,这些小衣服我都找出来了,有好些还是新的呢,还有之前田小姐知道这事儿后又送过来了不少的小东西,我都挑好了,也洗好了,这些是晒过的,您看看……”

    “不用,齐阿姨做事我可是最放心的。”

    陈墨言一边笑着往里走一边叮嘱着,“等到晒好了,干了你帮我收起来,和我说一声,我送到医院去。”

    “好的,陈小姐。”

    “刘小姐也来了啊,快进屋里头去,外头冷呢。”

    刘素笑嘻嘻的,“齐阿姨好。”

    屋子里头。

    刘素一下子躺到了床上。

    滚了两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我说你们家顾薄轩就这么放心你啊,他就不怕你跑了?”

    “你就不会说点好的吗?”

    “也是,你能跑哪去啊,估计有个男人在你眼前,你都懒得抬眼皮去多看人家一眼吧?”

    刘素看了眼陈墨言发黑的脸,嘿嘿笑起来。

    你说吧,别看这丫头那么大的一份事业。

    整天忙来忙去的。

    可是谁知道这丫的骨子里头就是个再懒不过的?

    能走到这一步。

    刘素觉得,纯粹是被生活所迫啊。

    想想如果生活一帆风顺,没有陈家那些事儿,没有什么都要靠着自己。

    或者,陈墨言走不到现在这个高度吧?

    刘素自以为自己猜到了事实真相。

    孰不知她想的却也不过就是三分之一的真相罢了。

    余下的那三分之二,陈墨言能走到今天,能有现在这一步。

    那是因为老天爷给她的运气。

    大运气!

    不过这一点,陈墨言却是谁也不会说出口的。

    吃过晚饭。

    陈墨言看向刘素,“走吧,我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去趟医院看看。”

    虽然说着放心齐炳超。

    还说什么让赵西感受下那对母子的不靠谱。

    可是陈墨言哪里能真的放心?

    才生产啊。

    万一被气出个好歹来的……

    刘素却是站了起来,“我不回去了,我和你一块去医院。”

    “言言,刘小姐,要不还是我去吧?”

    齐阿姨看看田子航,再看看陈墨言有些迟疑的开口道,“我白天也没啥事,你们都是要工作的人,休息不好可不行,我去,我在医院看着那位赵小姐,明天早上我就能回来休息了……”

    还没能陈墨言出声呢。

    田子航直接就点了头,“行,那就这样吧,不过你明天早上也不用急着赶回来,我在外头吃就好了。”

    陈墨言想了想,便朝着齐阿姨道,“那就这几天辛苦齐阿姨了。”

    她也好,刘素也好不可能天天陪在赵西身边呀。

    可是齐阿姨却是可以。

    “齐阿姨,这几天就麻烦你帮我照顾下赵西,家里头的饭和别的事儿就先放放。”

    “行,不会我有空回来能做好的。”

    就这样,陈墨言带着刘素和齐阿姨,把车子开进了医院。

    三个人下车。

    直接坐电梯到了妇产科的病房。

    远远的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响,中间还夹杂着孩子嗷嗷的哭闹声。

    陈墨言和刘素两个人加快了步子。

    赵西的病房门是关着的。

    陈墨言和刘素两个人正想着抬手敲门呢。

    就听到里头砰的一声闷响。

    然后,是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这个声音……

    是赵西婆婆。

    齐炳超果然是走了,让他妈留在了这里!

    两女互相看了一眼,陈墨言抬头去敲门。

    不过敲了几下后里头就传来赵西婆婆不耐烦的声音,“敲啊敲,不是才查过房吗,烦死了。”

    就听到咚咚几声脚步响。

    门被人咣当一声自里面打开。

    “这大晚上的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啊,真是的,咦,陈,陈小姐?”

    “陈小姐您怎么又回来了啊?”

    赵西婆婆可没敢忘儿子临走时再三的叮嘱。

    这个陈小姐,一定不能得罪!

    而且,她在的时侯自己一定要表现的好一些,再好一些!

    不过想到这里,赵西婆婆忍不住就有些许的心虚。

    自己之前骂赵西,骂那个死丫头片子的事儿。

    陈小姐没在外头听到吧?

    应该是没听到的。

    这么想着,赵西婆婆脸上就多了几分不自然的心虚。

    她看着陈墨言讪讪笑了两下,“陈,陈小姐是来看西西的吗?”

    “是啊,西西呢,她醒了没有?”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直接拿开赵西婆婆挡在门口的手。

    抬脚走了进去。

    她这一往前走,刘素和齐阿姨自然是跟着的。

    赵西婆婆乍着两只手,要拦不敢拦的。

    屋子里头,赵西正半靠在床上给女儿喂奶呢。

    伤口疼的让她直喘粗气。

    在她的床边地下。

    一个茶水缸子滚落在地,水打湿了一地。

    赵西一直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

    看着她的小嘴用力的吮允着,心里头所有的心酸和复杂都被这个小生命给压了下去。

    她想,为了这个小丫头,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啊。

    只是听到门口陈墨言的声音。

    抬头看到她和刘素走进来。

    还有,走在最后的齐阿姨,以及齐阿姨手里头拎着的几个大袋衣服,小被子什么的。

    赵西莫名的,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言言,素素……”

    委屈。

    如同在外头受了委屈的孩子,总算是看到了亲人。

    能给自己撑腰的亲人啊。

    “哎,你别哭啊,你现在不能哭呢。”

    刘素赶紧跑过去,拿了纸巾给她擦泪,一边轻声的安慰着。

    陈墨言则是哼哼了两声。

    “这会儿知道委屈了?你……”一肚子的话想要说,甚至想要骂她一顿,当初自己明明提醒过她的吧,可是她呢,怎么说怎么做的?可是看着她惨白虚弱的脸,委屈的样子,再有手里抱着哇哇哭的孩子,她只能把一腔怒火压下去,劈手夺过她手上的小娃,“月子里头就抱孩子,不想好过了啊?”

    “哭什么哭,再哭我可是要走了啊。”

    陈墨言一边抱着手里头的小娃哄,一边忍不住瞪了两眼赵西。

    气不过!

    旁边齐阿姨把手里头的东西放在床头,走过来,“陈小姐,孩子这么哭是不是饿了啊?”

    “不是吧,我刚喂了她啊。”

    赵西也止住了哭声,一脸的疑惑,“我刚才看了,也没拉没尿,突然就哭起来了呢。”

    “没事,我看看,应该是抱抱她就哭了。”

    陈墨言正想着起身抱着小娃走两下,哄哄。

    齐阿姨已经笑着接了过去,“赵小姐,并不是你喂过她就不饿的,有时侯母乳少,不够她喝,所以孩子还是会饿的……”她这样一说,陈墨言便站了起来,“我去给她泡点奶粉试试。”

    不过她满屋子看了几眼。

    奶粉呢?

    她看向赵西,“我拿过来的奶粉呢?”怎么没了?

    “奶粉?”

    赵西一头的雾水,明显不知道这回事儿。

    她怔了下,扭头看向站在角落里眼神有些闪烁的自家婆婆,“妈,言言刚才拿过来的奶粉呢,您收起来了吗?”

    “啊啊,那个,我……”

    “阿姨,我们走的时侯我可是特别和您说过的,那是奶粉,孩子饿了就泡给她喝的。”

    刘素可不管什么委婉不委婉的。

    直接打断赵西婆婆的话:

    省得这个老女人再说什么她不知道,她没注意这样的话来气人。

    还别说。

    赵西婆婆可不正是想要这样说吗?

    她就想着,我用说不知道,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啊。

    可是被刘素这么拿话一堵。

    她老脸有些讪笑,“那个,那个,我刚才收拾东西不小心撒地下了……不过西西你别急,我这就去买啊,妈这就去……”心里头却是腹诽着,真是的,瞧着她是个女人,怎么这生个孩子那么多的事儿,这会儿连喂个孩子都不行了啊,想想她们那会儿,还不是什么都行?看看她小儿媳妇,怎么没这么多的事儿?

    身后,赵西闭了下眼晴。

    陈墨言看着她这个样子,轻轻拍了她一下,“别这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