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51章 算计,心结
    齐炳超的弟媳虽然站在一边没出声,可听到这话却是眼前一亮。

    要是真的能有这六万块钱……

    然后婆婆肯定会暗中再贴补他们的啊。

    他们就可以用这钱去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也不用老是在大伯哥家住了呢。

    虽然婆婆老是说什么这里就当是自己家,可是,这是人家大房的家啊。

    她双眸一亮,也紧紧的看向了齐炳超。

    “超儿啊,你听妈的,让那个女人赶紧回来,然后妈好好的照顾她,咱们把那钱要回来去。”

    赵西婆婆是满脸的肉疼。

    她看着自家大儿子,自以为了解儿子的她一拍大腿,“我知道了,你们在外头的这都说什么要脸面是吧,肯定是不好意思去要钱,这事儿交给妈了啊,妈一会就去把你媳妇接回来,然后再去把钱要回来。”

    “妈你都想什么啊,不可能的事儿。”

    钱都交了出去。

    人都在那里住了好几天了。

    怎么可能反悔?

    再说了,那些钱,他真的没拿一分出来的。

    这钱都是赵西自己拿出来的。

    当时拿这钱出来的时侯他还小小的吃了一惊呢。

    赵西竟然有这么多的私房钱?

    要知道他这么多年来虽然看着在帝都站住了脚根。

    但花销也是多啊。

    再加上时时得往家里头寄钱什么的。

    他手里头都没有这么多钱!

    再想到别的,赵西这些钱可是一点都没告诉她。

    她这是在防着自己吗?

    还好,赵西却也是给他解释了:这钱,是她结婚时陈墨言她们私下给她的。

    她是准备着家里头有什么急事时再往外拿的。

    虽然不知道这话是真假。

    但齐炳超听了却还是觉得高兴的。

    最起码,赵西是想着这个家的,不是吗?

    这会儿眼看着他妈要闹着把钱要回来,还说什么家里头照顾的才好。

    齐炳超就有点心累。

    他看着自家亲妈忍不住皱了眉头,“妈,这些钱没有我的,都是赵西自己的,你哪怕是闹着退了回来,这钱也是要还给她的,不可能给你的。”更不可能借给自己弟弟了,他还不了解他妈和他弟弟吗?

    这说的是借。

    一借不复返呐。

    这些年来,他弟从他手里头拿了多少钱?

    特别是这几年来。

    每次说的都是借吧。

    可哪一回还了?

    再加上他以前往家里头寄的那些钱……

    他妈嘴里头说的是好听,口口声声给他存着,放着。

    以防万一什么的。

    可是到了现在,哪怕是他结婚呢,他妈给了他多少钱?

    不过是这是他亲妈,他不想说罢了。

    此刻,他看着老太太就叹了口气,“这钱花了就花了,妈,你也别想着了,不可能的事儿。”

    他妈打的主意他心里头门清儿。

    不过就是想要让自己的弟弟把这一笔钱拿去花用罢了。

    可是,这事儿可能吗?

    赵西婆婆脸色一沉,眼神里头带着几分的委屈,伤心和难过,“老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怪我吗,我可都是为了你着想,这里可是她的家,怎么就不能回家了?这女人生孩子谁没生过呀,我当初生你们两个的时侯还不是孩子落了地儿就得自己下地干活什么的,娘这不也好好的?”

    “你们看看她,又是剖又是什么要人伺侯的。”

    结果还给她们家生了个赔钱货!

    “你以为娘要把那些钱要回来是想做什么啊,还不是为了你着想?”

    “前些天你不是还说什么缺钱么,怎么着,合着你是怕我和你要钱,哄你娘我的吗?”

    旁边,齐炳超弟弟也语气有些不快,“哥,我上次和你拿两千你都说没有的……”

    现在竟然一下子就拿了好几万。

    越想这事儿越觉得不舒服啊。

    “哥,我可是你亲弟啊,我只是和你借钱,又不是不还……”

    齐炳超本来在外头的心情挺好的。

    再加上赵西那边吧,虽然是个女儿,可架不住他觉得赵西是个旺他的啊。

    只是回来之后被他妈这么一闹腾。

    这会儿再听自己帮了那么多的弟弟也跟着埋怨自己。

    齐炳超哪里还能忍的下?

    他没办法自己的亲妈,难道连弟弟都说不得了吗?

    心头火起的齐炳超自然就没了什么分寸,冷笑了两声,“你还,你拿什么还?这些年来你从我这里借了多少钱,借了多少回,你哪次不是说借,说要还,可是你还过一回吗?”别说什么还了,就是事后和他说都没说一声!

    他一直觉得吧,自己在外头,在外地。

    不能孝顺老人家。

    弟弟留在了老家,机会相对也少了不少。

    又帮着自己孝敬照顾了爸妈。

    自己多出点钱也没啥。

    反正,都是一家人……

    可是现在看来,或者,不是这样的?

    齐炳超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你以前哪次开口,哥不都是你要一百给你两百,要一千给你一千五,前段时间哥是真的没钱,怎么着,你就这么的记在了心里头,对我这个当哥的不满?”

    齐炳超的弟媳妇可不傻。

    听着这话不对头呀,赶紧站起来打圆场,“大哥你别生气,真的别生气,你弟弟他是个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他怎么可能是这样想的?他这个人就是嘴笨,一句话能噎死好几个人,哥你可是我们的亲哥,可不能因为这事儿真的生他的气啊。”

    “再说了,哥你对我们家的帮助,我们全家都记着呢。”

    弟媳妇说完这些话,扭头狠狠的剜了眼自家男人。

    “你个二楞子,还怔在那做什么,赶紧过来给大哥道歉啊。”

    在她看来,自家这个大伯哥那可是他们家的摇钱树啊。

    只要哭哭穷什么的。

    哪怕真的大的拿不到手,小的也行啊。

    有总比没有强嘛。

    更何况,其实这个大伯哥出手还是挺大方的。

    怎么能真的把人给得罪了?

    齐炳超弟弟被自家媳妇这一瞪,不情不愿的走上前,嗡声嗡气的对着齐炳超开口道,“哥,对不起,我一时冲动说错了话,你别和我一般计较啊,我真不是怪你,我,我就是觉得嫂子这些钱花的有点冤……”

    “军啊,这是你嫂子自己的钱!”

    齐炳超并不是分不出自家弟弟这话的真假:

    说完全不怪他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估计更多的也是觉得赵西这钱花的亏。

    只是这钱不是他们的!

    也不是他的!

    他看着自家亲妈,弟,直接道,“这钱你们就不用掂记了,而且赵西也绝不会按着你们说的回家的……”

    “那怎么能成,这钱要是给你弟了,他就能回家去起一栋房子……”

    “妈,这钱我来想办法。”

    齐炳超之前就在心里头算了一笔账,这次的单子拿下来。

    他应该能赚上一笔。

    “不过你们不能再去赵西那这闹腾,不然的话我可真的不管了。”

    齐炳超自以为说通了他妈。

    刚好又有个电话打了过来,他便和家里头的几个人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出去。

    家里头。

    齐炳超弟弟越想越觉得不得劲儿。

    忍不住看向他妈,“妈,这事儿真的就听大哥的吗?”

    “听啥听,那可是六万块呢,这事儿可不能听你哥的。”

    哪怕退一块回来也行啊。

    至于刚才齐炳超说的什么那些都是赵西的钱……

    赵西婆婆直接的自动忽略。

    她和自己儿子都结婚了。

    她的钱,不就是她儿子的钱,不就是她们家,不就是她的吗?

    倒是旁边的齐炳超的弟媳妇一脸的犹豫。

    “妈,军子,咱们这样做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你们之前不是还说要钱去起屋子吗?有了这钱不是刚好?”

    “妈,可是大哥之前说他会想办法的……”

    齐炳超的弟弟翻了个白眼,扭头瞪了眼自家媳妇,“你个女人别掺合这事儿,咱们都听妈的。”

    反正有事儿他妈出头。

    有事啊,他妈顶着!

    屋子里头。

    齐炳超的弟媳妇白了眼自家男人,“你怎么回事儿,这事儿也是能唆使的吗,万一妈真的闹起来,到时侯把大哥给惹恼了怎么办?大哥都说帮着咱们想办法了,妈再闹腾的大哥生气……”

    “他生气能怎么滴,妈可是他亲妈。”

    齐炳超弟弟撇了下嘴,一脸的无所谓,“大不了咱们回老家去好了。”

    “行了,妈出马一定没事的。”

    到时侯他们拿着这些钱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谁还在这里看他们的脸色啊。

    齐炳超弟弟的话听的自家媳妇眉头更加皱的紧了起来。

    嘴唇张了张,她却是把话咽了下去:

    万一,婆婆闹腾了一番拿不到钱,却惹的大哥生气了怎么办?

    可是现在这会儿她就是问出来,自家男人也只会说不可能吧?

    摇摇头,她也不再去想了。

    左右就如同自家男人说的那样,实在不行回老家呗。

    她们还有田有地的。

    饿不死。

    月子会所。

    赵西正和刘素说着话呢。

    陈墨言坐在一边手托着腮也不知道想什么。

    倒是赵西,听说陈墨言有喜的消息,高兴的不得了,“我就说你这几天没过来呢,感情是有了好事呀,言言,恭喜你啊。”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真诚的笑,“没想到你也要当妈妈了。”几年前,她们最初认识的时侯,眼前的人还是个孩子呢。

    那会儿她要一次性的租几年的房子。

    她还以为这孩子是个骗子。

    没想到自己却和这个孩子一路走到了现在……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抿唇一笑,“你啊,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的把自己身体养好,然后把孩子照顾好,别的别多想,等你出了月子再好好盘算才是。”顿了下,她看向赵西,“工作上的事情别担心,只要你想,总会有你一席之地的。”

    “谢谢你,言言。”

    刘素这会儿也笑着开了口,“先别谢,还有件事情你不知道呢,言言之前可是和我说了,你这段时间呀,可都是带薪假,而且,言言一次性给了你半年呢。怎么着,这下是不是更加感激了,好了,这声谢谢可以一并说了。”

    “言言,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赵西的眼圈微微红了起来。

    她想起了自己最初的时侯,那一次,她为了那个男人自杀。

    当时要不是陈墨言出头拉了她一把。

    这个世上怕是再没有赵西这个人了吧?

    直到现在。

    这几年,陈墨言更是成了她路上的指路人一般的存在。

    赵西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她人笨,认准了这么个人就闷头跟着她走。

    然后,这一走就到了现在……

    “好了,你可别哭啊,感动完了的话你再听我说几句……”

    刘素眼珠转了两下,笑嘻嘻的,“我可小声告诉你呀,她可是老板,老板都是很会做生意的,给你这么几个月的带薪假,然后她就能换得你这么一个死心踏地帮着她做事的员工,你自己算算,她怎么都不亏啊。”

    “所以说,她们这些老板呀,是绝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别太感动了,对不对?”

    这话说的陈墨言都忍不住扑吃一笑。

    她瞪了眼刘素,“是啊,我就是奸商,我是坏老板,回头你会有更深体会的。”

    “哎哟,完了,她都听到了。”

    赵西看着她们两个人在这里头耍宝,忍不住扑吃一笑。

    原本脸上的几分郁郁也不禁消了几分。

    刘素长舒了口气,“瞧瞧,这么笑笑多好啊,之前板着个脸,把我们家小闺女都给吓到了好不好?”刘素伸手戳戳睁开眼,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的小娃儿的脸,一脸笑嘻嘻的,“宝贝闺女咱不学你妈呀,跟着干妈学,干妈可聪明长的可漂亮了,以后我们小宝也要越长越漂亮能干好不好?”

    小娃儿理她不理她,自己挥着小手舞了两下打个呵欠又睡了过去。

    陈墨言坐在一侧看的忍不住好笑,“没见过你这样自恋的,看,小宝都不想瞧睡着了。”

    她们在这里头逗嘴。

    赵西抿了唇,浅浅的笑……

    第二天。

    陈墨言没有去看刘素,让顾薄安开着车子去了医院检查。

    一开始的时侯顾薄安还以为陈墨言哪里不舒服。

    紧张的不得了,“嫂子你哪里不对劲儿呀,有没有给我哥打电话?”

    他嫂子不舒服啊。

    他要是不告诉他哥,他哥知道了不会抽他的皮打他的腿?

    陈墨言翻了白眼没好意思说。

    可是顾薄安一个劲儿的问啊。

    问的田素都烦了,使劲儿瞪他一眼,“问什么问,你再问你侄子侄女都要烦你了。”

    侄子侄女?

    他哪来的侄子侄女?

    然后,慢半拍反应过来的顾薄安手里头的方向盘嘎吱一声。

    差点把车子撞出去。

    一头冷汗的把车停下,他瞪大了眼,一脸惊恐的看向陈墨言,“嫂子,嫂子你没事吧,没吓到吧?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顾薄安这会儿都要哭了,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带着惊恐,欲哭无泪:

    他差点撞车。

    车上坐着他嫂子,他嫂子怀孕了,那是他未出世的侄子侄女……

    他竟然差点让她们出车祸!

    他哥知道这事儿,怕是不止会剥他的皮,估计得抽死他!

    “你还问,你个笨蛋,你……”

    田素刚才护着陈墨言,额头撞到了前头椅背上。

    虽然没青没紫的。

    但这会儿却是火辣辣的疼啊。

    再一看傻子一样的顾薄安,忍不住气的啊,对着他一通骂。

    “姑姑你别生气,对不起对不起……”

    “我,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嘛。”

    顾薄安的声音有点小,他正一心担心着自家嫂子呢,姑姑这么神来一句。

    他被吓到很正常的好不好?

    “你差点害得你嫂子撞到,差点伤到你侄子侄女,你还有理了啊。”

    “顾薄安,你想死是吧?”

    “你故意的是吧?”

    前头顾薄安这次是真的哭了,“姑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打死他都不敢故意啊。

    “好了,姑姑你故意吓他做什么?”

    陈墨言有些头疼的制止田素,扭头安慰着顾薄安,“都和你说过多少回了,开车的时侯别毛躁,那么大的人了怎么就老是稳不住?就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让你担事儿?”

    “嫂子,我错了。”

    “行了快开车吧,以后记得,不管什么事情先稳着,别急别激动。”

    “是是是……”

    顾薄安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这会儿他嫂子说啥是啥啊。

    哪怕陈墨言说地球是方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他肯定也是二话不说直接点头!

    医院停好车。

    下车的时侯,顾薄安打开车门,看着陈墨言的眼神那叫一个小心冀冀。

    好像多看两眼都能把人给看没似的。

    还是田素伸手拍了他一眼,“一边去,别挡着路,还有,你哥不在你就是代他跑腿的,赶紧去挂号交钱去……”

    “去去去,我这就去。”

    顾薄安一拉溜的跑走,不过转而他又跑了回来。

    “姑,我去哪个科挂号啊?”

    田素翻了个白眼,伸手把他划拉到一边,“那你跟在后头吧,一会去交钱。”

    就这样,顾薄安心甘情愿代替他哥当了一天的打杂工。

    回到家。

    田子航一脸的紧张,“怎么样,都没事吧?”

    “爸都和你说了别担心,没事的,一切都好。”

    “都好就好,那就好。”

    “不过,那怎么你老是睡啊,好像一天天睡不够似的?”

    犯困,想睡觉。

    永远都是田子航心头的一个心结。

    死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