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53章 试探,遗憾
    不管陈墨言乐意与否,五天后,顾妈妈和顾爸爸驾到。

    陈墨言能说什么?

    只能让顾薄安去接人,顺便把距此不远的院子让顾薄安自己去收拾出来。

    反正她现在心里头不舒服。

    顾薄轩不在。

    出力的不是他弟弟是谁?

    “你自己去看着办啊,缺钱的话和我说,要买的东西你直接买……”

    顾薄安想也不想的点头,“嫂子你放心吧,我爸妈我会安置好的。”

    要是让他哥知道他没把这事儿揽过来……

    顾薄安不敢想自己的下场!

    眼看着顾薄安去火车站接人,陈墨言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头有些焦躁。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多少是有些牵怒。

    而且这份牵怒来的没道理。

    可是,压不下去啊。

    回过头直接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发泄了一通后,她也懒得理顾薄轩会不会担心着急的。

    咣当一声就挂了电话。

    对面,顾薄轩再次听着电话里头的忙音,只能揉着鼻子苦笑。

    自家小丫头发飙了……

    他爸妈应该不会太不着调吧?

    哎,不能想了,赶紧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了,他得过去看看才行!

    田素忍不住有些好笑,“你别转悠了好不好,不就是你公公婆婆来了吗,你至于担心成这个样儿吗?”

    要她说,相处的好就多见几面。

    不然的话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呗,至于焦虑成这样吗?

    再说了,以着她对自家侄女的了解,这丫头,应该不至于听到个公婆过来,就紧张成这样的啊。

    陈墨言对着她翻个白眼,“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有点心烦。”

    心浮气躁的。

    她自己有时侯想压都压不住……

    陈墨言抿了下唇,看向田素,“我不是紧张我公公婆婆过来,我是怕她们来了后我压不住火,把老太太给得罪了可就不好了。”到时侯她这边火发完了是痛快了,可顾薄轩夹在中间难受啊,还有,影响的是她和老太太老爷子以后的相处,陈墨言有点担心这个。

    田素翻了个白眼,“你得了啊,想那么多做什么?”

    “我看你啊,估计是有了这孩子闲的,胡思乱想的太多了吧?”

    “要不,我陪你出去转转?”

    陈墨言想了想,点点头,“也行,我刚好也去买点东西去。”

    老太太她们人来了,她肯定得准备点东西什么的啊。

    这日子,眼看着就是年关。

    今年这个年肯定是要留在帝都过的……

    如果是平时,陈墨言肯定是不会多想什么,不就是留下来过个年嘛。

    可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怀孕,好像跟着思绪什么的都跳跃了好多久似的。

    再加上这才查出来有孕多久啊。

    家里头三四个人盯着她……

    如今又来了两个。

    这让陈墨言打从心眼里头觉得焦躁,莫名的焦虑。

    田素虽然不能完全理解。

    可她也想起了自己刚有小妞妞那会把奎子拼命折腾、死劲儿作的那股子闹腾。

    看着陈墨言只能劝着,“行了,别多想了,走,姑姑带你花钱买东西去。”

    “那你送我啊,我没钱。”

    看着自家侄女难得任性一回的样子,田素忍不住哈哈大笑,

    “行,想买啥直接说,你姑我有钱。”

    反正她的钱不够,她三哥凑嘛。

    不过这话她没说出来。

    两个人没有开车。

    田子航不放心啊,再三的叮嘱着田素,听的田素最后都不想出门了,“哥,要不你陪着言言出去?”

    真是的,言言那么大一个人啊。

    再说怀孕吧,一个多月二个月都没有,小豆芽呢,至于紧张成这样吗?

    还有她爸妈那里……

    她有小妞妞时她妈都没紧张担心成这样!

    哼,一个个的,都偏心!

    不过田素觉得自己是个可爱乖巧懂事善解人意的人啊。

    她是长辈,不和自家侄女争宠!

    如果她这心思被田老太太听到,准得对着她翻白眼:

    前些天谁还在她耳朵边抱怨自己不疼她,眼里只有孙女的?

    还不争宠。

    啊呸。

    ……

    火车站。

    顾妈妈看着自家小儿子,笑着笑着眼圈就红了。

    “你这孩子,怎么又瘦了啊,是不是吃不好?”

    拉着顾薄安的手,一脸的心疼,“这下好了,我和你爸都来了,妈给你做好吃的,咱们好好的补补。对了,你嫂子没来吧?她怎么样,我大孙子乖不乖?肯定很乖,你哥小时侯就特乖……”

    听的站在旁边的顾薄安父子都忍不住无语了起来。

    “妈,你别这样说啊,万一是个女儿呢?”

    “呸呸,小孩子家别乱说啊,肯定是个儿子的。”

    顾妈妈朝着一侧轻淬了两口,示意童言无忌?然后她也不理会顾薄安父子满脸的无语,一脸兴奋的和顾薄安道,“儿子我告诉你啊,你嫂子这一胎肯定会是个男娃的,因为我来的路上做梦梦到了,是个男娃。”

    “大胖孙子,哈哈哈。”

    顾薄安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妈,梦都是反的,反的!”

    啪。

    顾妈妈伸手在顾薄安脑门上拍了一巴掌。

    “你个混小子,怎么说话呢,啊,非得和你妈我对着干是不是?”

    顾薄安被他妈这一巴掌拍的直咧嘴。

    可是他觉得吧,有些话他不说不行,而且,他现在的坚持就是给他妈打个预防针。

    万一他妈真的一心只想着要孙子。

    时时在他嫂子还有田叔那些人面前念叨孙子孙子的……

    把嫂子和田叔他们惹急了怎么办?

    他嫂子可不像赵西那样能忍,更不像赵西那样身后没有半个娘家人!

    别说自家嫂子自己的战斗力。

    就他家小嫂子身后的这一堆娘家团……

    到时侯真的闹腾起来。

    他能保证,他妈一定、肯定以及绝对只有灰头土脸回乡下的结果!

    自家亲哥不在。

    照顾好双方情绪和平衡两边关系的重任可都是压在他肩膀上啊。

    顾薄安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深吸了口气,他对着顾妈妈正色道,“妈,这生男生女的事儿谁能说的清?而且,嫂子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你老是念叨念叨的让她心里头着急,情绪跟着也焦虑起来,对孩子不好啊,你说是不是?”

    “还有,不管是女儿还是儿子,都是我哥的孩子,是您的孙子孙女儿!”

    身后,顾爸爸猛点头,“对对,小二果然是长大了,这话说的在理儿。”

    一家三口一边往外头走一边说话。

    顾妈妈瞪了父子两人一眼,“感情你们都是好人,就我一个是坏人对吧?我能不知道这个理儿嘛,这不是我就和你们一块说说嘛,我在言言还有亲家公面前不会说这些的,我又不傻。”

    顾爸爸上下看了她一眼没出声:

    这老婆子是不傻,可她那眼神里头的热切,还有话里话外不自觉带出来的对孙子的看重。

    人家只要不是傻子的谁听不出来,看不出来啊?

    不过人都来了,自家老伴又一心只有这个心思。

    他也只能多在一边劝着了。

    还能怎么办?

    车子先开到了空着的四合院。

    因为是之前住过的地方,顾妈妈和顾爸爸倒是熟门熟路的走到了自己居住的房间。

    看着里头都是焕然一新的东西。

    顾妈妈一脸的笑,“这孩子,两个人呢,还帮着我们收拾这些做什么,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的。”不过嘴里头说着,眼角的笑意却是又多了几分,听的旁边的顾薄安忍不住抬起眼看向了屋顶:

    这是他收拾的。

    他弄的!

    不过,他可不敢把这话说出口。

    让他嫂子不开心了,不用他哥出马,他家嫂子身边有的是人收拾他!

    把行李放好,顾薄安笑着开口道,“爸,妈,之前嫂子还有田叔特意交待过的,中午在那边一块吃个团圆饭,我嫂子之前还说亲自去买菜呢,这会儿应该回来了吧?”

    顾妈妈一听这话立马瞪大了眼,“这怎么能行,怎么能让言言去买菜?”然后伸手拍了下顾薄安,“你也真是的,不会去买了菜再接我们吗,行了还怔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过去看看?”

    可不能累到了她宝贝孙子啊。

    顾妈妈看也不看顾薄安,转身就朝着另一个院子走过去。

    身后,又一个觉得自己是捡来的娃新鲜出炉……

    顾薄安一家三口走进四合院。

    田子航正和小妞妞玩呢。

    远远的,小丫头银铃似的笑声响彻院子上空……

    顾薄安进来,看到这一幕习以为常,“田叔,嫂子,我爸妈接到了……”

    小妞妞看到顾薄安也没害怕。

    不过被顾薄安身后的顾妈妈顾爸爸稍稍吓了一下。

    陌生人嘛。

    躲在田子航的后头,抱着他的腿,小脑袋偏时不时的朝着外头瞅一下。

    咕噜噜的大眼灵动的转着。

    尽显小丫头的好奇心。

    顾薄安看着忍不住就一脸的笑,“妞妞过来,叔叔带你去玩……”

    “不,爸爸说,不让男生抱,沾便宜……”

    虽然她也不懂爸爸这话说的是啥。

    可是爸爸的话,要听。

    顾薄安,“……”受到暴击一万点。

    “亲家公,在和孩子玩呢,言言呢,还有休息吗?”

    “没有,她出去买东西了。”田子航再怎么不爱说话,对上顾薄轩的亲爸妈,自然也极尽礼仪,招呼着两人坐下,又看向顾薄安,“你去泡茶,茶在那边的橱柜里头,水得去厨房里头烧……”

    三个人落坐。

    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尴尬的说一些没半点营养的话。

    好在,顾薄安很快端着泡好的茶走了回来。

    然后就是陈墨言和田素两个人。

    手里头拎着大包小包一路说笑着回家。

    还没等屋子里头的几个人说话呢,顾妈妈在看到陈墨言的瞬间噌一下就窜了出去。

    “哎哟言言,你这怎么可以啊,你肚子里头还有一个呢,可不能拎东西啊。”

    万一伤了她宝贝孙子怎么办?

    她伸手就要去接陈墨言手里头的几个袋子。

    陈墨言笑了笑,把东西顺势放到顾妈妈手里头,“妈,就是几件衣服,给你和爸买的,一点都不重。重的我姑姑提着呢。妈你们一路上辛苦了吧,我和姑姑刚才在外头买了点菜,你和爸等一下,中午饭马上就好。”

    “啥,你去做饭?不行不行,你怎么能煮饭呢。”

    “你好好歇着,妈去就成。”

    对于自家婆婆的热情,陈墨言是早有准备。

    再加上之前在外头散了大半天的心,又花钱买了不少的东西。

    这会儿心情轻快不少的陈墨言就笑了起来,“你和爸今天才来呢,这次就好好休息,我去煮饭,等到以后就让妈您来煮……妈不用担心,我就随便打下下手,我姑姑掌厨的。”

    “对啊,嫂子你放心吧,言言不会累着的。”

    一旁顾爸爸也看向了顾妈妈,“你别这么紧张,言言自己会注意的。”

    听着这话,陈墨言觉得不枉自己刚才给顾爸爸多买了两件衣服!

    她公公就是比婆婆会说话!

    田素掌厨,炒了三个肉菜,两个青菜,一道丝瓜汤。

    然后再有她们之前在外头带回来的卤肉,烤鸭。

    大家坐在一块简单的吃完。

    期间,顾妈妈一个劲儿的帮着陈墨言夹菜。

    直到把她面前的碗都要堆成山了。

    最后陈墨言果断推辞,“妈,你别再给我夹了,我吃不下了。”

    “啊,你怎么就吃那么一点儿?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呀,一个人养两个人呢,得多吃点……”

    顾妈妈吧啦吧啦的劝着陈墨言。

    可惜陈墨言却是不为所动。

    甚至搬出医生的话来驳她,“妈你放心吧,我问过医生的,她说不用特意吃太多,少吃多餐,只要营养均衡,不要让自己饿肚子就行。”顿了下,她轻轻笑着看向顾妈妈,“医生可是说了,要是天天这样大吃大喝的,孩子太大也不全是好事呢。”

    “啊,这是哪来的医生啊,怎么孩子大还不是好事儿?”

    顾妈妈表示自己不能理解这话。

    顾爸爸却是直接开口拦下顾妈妈,“行了,言言都问过医生了,肯定比你知道的靠谱,你就别操心那么多了,之前不是说给言言还有亲家公带了特产吗,你还说晚上亲自煮给言言和亲家公亲家老太太老爷子吃呢,一会是不是去拿到这边来?”时刻帮着自家老伴转移话题,收拾善后的顾爸爸表示心塞,累。

    顾妈妈啊了一声,一拍脑门笑起来,“你不说我还忘了呢,言言呀,妈给你带了不少的酸菜,咱们晚上做酸菜鱼啊,对了言言,你吃辣吗?”最后一句问话的时侯,虽然顾妈妈小心冀冀的掩藏着,可在场的几个人却都是忍不住的看出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期冀。

    田子航还没有反应过来。

    田素因为生过小妞妞,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酸儿辣女。

    言言的婆婆这是在试探吗?

    她张了张嘴正想出声,陈墨言却是笑嘻嘻的点了头,“吃啊,妈晚上要煮酸菜鱼吗,好呀,我这段时间一直觉得吃的太清淡,想吃这些味道有点重的呢,对了,辣的酸的我都喜欢吃,妈,你记得多放点辣椒和酸菜啊,辣椒最好是找那种小朝天椒,不辣的话味道没那么正宗呢。”

    顾妈妈张了张嘴,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好,妈晚上一定给你煮。”

    直到回到老两口居住的院子。

    顾妈妈还没回过神儿。

    “老顾啊,你说这酸儿辣女啊,这又酸又辣的吃法是怎么算啊?”

    顾爸爸听着她一路的念叨,这会儿耳朵都直接免疫了。

    最后拗不过顾妈妈,叹了口气,“你问我我问谁去啊,还有,你可再试探了啊,到时侯就知道了呗。”

    其实在顾爸爸看来吧,自家儿媳妇估计也不是真的那么又想吃酸又想吃辣的。

    不过是小丫头瞧出了自家老伴的心思。

    这么直接给她隐晦的提了个醒罢了。

    可惜,他家老伴没反应过来!

    顾爸爸摇摇头,看着在一旁忙碌个不停的老伴,想了想还是暗中决定:

    过了年就得回老家去!

    晚上顾妈妈煮的酸菜鱼。

    果然是又辣又酸,别说陈墨言,就是田素吃的也是满嘴留油。

    对着顾妈妈大赞不已。

    再加上田素会说话,几句话把顾妈妈哄的眉开眼笑的。

    小花和顾薄安也一个劲儿的说笑话。

    一大家子坐在一起总算是吃了个气氛欢快的晚饭。

    晚上八点多才吃完。

    顾薄安送顾爸爸顾妈妈回去那边的院子。

    至于田老太太田老爷子则是住在了这边,老太太看着顾薄安一家三口走后,笑着摇摇头看向了陈墨言,“你婆婆虽然一心想着孙子,但好在还知道照顾着你的感受,你也别放在心上,这老人啊,嘴里头说着什么男女平等,但哪个不是想着孙子多一些?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思想和传统,没办法改的。”

    “再说了,哪怕是现在呢,口口声声嘴里头说着什么男女平等的那些小年轻,难道真的就是男女都一样对待了吗,说不定他们眼里头呀,儿子女儿的区别看的更重要。”

    “而且,这一家人过日子呀,难得糊涂。”

    田老太太语重心长的劝着陈墨言。

    同时,扭头看到自己坐在那里低眉垂眼不知道想着什么的儿子,心里头就是一痛。

    如果以前,她就懂得这样的道理,没有由着那些事情发生。

    儿子的这一辈子,会不会又是另一种的情景?

    想到这么多年来母子两人之间的行同陌路。

    哪怕如今因为陈墨言的出现而关系有所和缓。

    可是,之前那些过去的日子呢?

    老太太的眼圈一红,看着儿子鬓角的几许白发,差点落下泪来。

    遗憾,一辈子吧?

    ------题外话------

    要去带妞上舞蹈课,晚上那一更十点半前…我闪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