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54章 口角,想他了
    陈墨言的唇抿了一下,重重的点了下头。

    她知道田老太太和她说这话的意思,不过,她虽然把这话听到了耳中。

    但却也不会全都听田老太太的。

    因为两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所处的时代和环境不一样。

    再说了,这人和人的相处吧,真的就是靠着双方的。

    如果你单个人的退让?

    那么到最后,陈墨言觉得吧,自己换回来的肯定是除了退让还是退让!

    就如同赵西那般。

    而相反的,你看看林同和朱兰那一对。

    最开始的时侯林同他妈妈可不也是可着劲儿的闹腾?

    是,一开始朱兰何尝不是想着退一步,再退一步?

    可事实上,她的退让并没有换回来这个家的海阔天空,更没有换来这个家的平和。

    她换来的只是林同妈妈这个当婆婆的再三挑刺儿。

    到最后呢?

    在朱兰开始摆出自己的底线,实在不行就离婚。

    大不了不过之后。

    再加上林同再三的坚持,以及丝毫不妥协的站在自家媳妇一边。

    林妈妈能怎么样?

    难道还真的能看着自家儿子离婚吗。

    现在,一家几口还不是过的挺好?

    婆媳之间虽然是再也回不到以往那种亲密无间,但却也算是和和美美。

    在陈墨言看来,朱兰吃亏就吃亏在一开始的时侯退让。

    如果最开始她就摆出自己的底线。

    林同妈妈不会再三的往前走,一再想着越线吧?

    所以,陈墨言虽然把田老太太的话听到了耳中。

    但心里头却是另有打算的。

    田老太太也只是看着她摇摇头,“我知道你是个心里头有主意的,再加上顾薄轩一心的对着你,奶奶只是把这些话说给你听,当然了,我也不是让你受委屈的,咱们田家的女孩子可不是嫁人受委屈的,只是言言呀,家里头的事情,你得记着一句话,难得糊涂。”

    如果是以前,只有顾薄轩一个人在这边。

    田老太太肯定不会这样说话。

    可是现在眼看着自家孙女就要有孩子。

    这顾家老两口一听说言言有喜就乐不可支的跑了过来。

    以后这孩子出生……

    万一他们存了在这边常住的心思呢?

    顾薄轩是个儿子,言言嫁的是顾家,不可能把坚持不走的两老朝着外头赶吧?

    这要是还如同以往那般的任性。

    如同两个人在一块般那般的随心所欲……

    以后的矛盾多着呢。

    她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孙女,只能先慢慢的给她打个预防针。

    “我知道,您放心吧。”

    陈墨言朝着田老太太笑了笑,身旁田子航已经站了起来。

    看了田老太太老两口一眼。

    转身离去。

    田老爷子坐在那里气的直翘胡子,“这就是他对他老子的态度吗,真是不孝子。”

    “行了吧,比起以前不让你进门可强多了啊。”

    田素站在一侧直接拆自家亲爸的台。

    然后不等老爷子瞪眼开骂,她一指陈墨言,“别骂啊,消消气,您重外孙外孙女的可在那里看着呢,以后她他的要是出世,听到您这声音就害怕,就吓的哭,到时侯有您哭的啊,还有我三哥,知道这么一回事后肯定更不理你了。”

    “你个逆女,给我滚出去。”

    虽然田老爷子气的骂田素,可声音却是不知不觉的放低了好几度。

    看的田老太太和陈墨言两个人在一侧瞧的直乐。

    直到走回两人的屋子里头。

    田老爷子还忍不住皱着个眉头看向田老太太,“那丫头说的是真的?”

    “啊,什么真的?”

    田老太太觉得这话问的有点懵啊。

    没头没尾的。

    “就是素素说的,孩子会听到我声音就害怕,这事儿是真的?”

    田老太太正准备喝茶呢,听到这话差点把水给倒空了。

    她把热水壶放到一侧的地下。

    扭头看向田老爷子,忍不住好笑起来,“你这一晚上的皱着个眉头,就纠结这话了?”

    “你就说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吧?”

    老爷子一边说一边黑着脸自己嘟囔了起来,“肯定是那个臭丫头怕我骂她,故意唬我的。”

    “这事儿中不是她故意唬你,我之前还真的在书上看到过几句。”

    田老太太笑着帮田老爷子倒了杯白开水,然后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笑道,“这就是什么所谓的胎教了啊,你不爱看这方面的书,我可是看过不少的,说什么多和孩子说话啊,还有的给孩子念诗啊啥的,这叫什么来的,哎哟,瞧我这脑子,一时间竟然给忘了。”

    拍了下自己的脑门,田老太太想了下才想起来,

    “胎教。”

    “对对,说这叫胎教,你是不知道,现在可流行这个了啊。”

    “啥玩意儿,胎教?”

    田老爷子坐在那里眉头拧成了个十字,一头的雾水,“这是啥玩意儿,对着个肚子里头的孩子说话,念诗,有个狗屁的用啊,闲的没事儿吧?”最后这话老爷子连说了两回,以表示他对这碴的不相信,只是,心时头却是嘀咕了下,看来,以后他得少在言丫头跟前骂人了。

    对,还有发脾气也不行。

    万一这肚子里头的娃儿真的记住他声音。

    出生后听到他声音就哭怎么办?

    就是连田素都不晓得自己随口那么一提的话,竟然还真的让田老爷子的爆脾气改了不少!

    当然,只限于陈墨言和孩子面前。

    因为顾妈妈和顾爸爸在,陈墨言最开始的几天自然是在家里头陪她们的。

    但是她那么多的事情。

    肯定不可能时时在家的,老两口来的第三天中午。

    陈墨言正陪着顾妈妈说话呢,书房里头接到林同的电话,说是有什么事情让她过去一趟。

    这是公事,陈墨言也知道林同即然这样说,那肯定就是他处理不了的事情。

    便拎好自己的包,准备开车去工厂。

    只是她这里才和顾妈妈一提,顾妈妈的脸顿时就变了,

    “言言啊,这怎么能行,你现在可是双身子呀,外头那些事儿咱们就不能放放吗?”

    她看着陈墨言,满脸的忧色。

    虽然没直接说让陈墨言别出去什么的吧。

    可是字字句句都是在拦着她。

    “你说你一个女人家家的,这平时也就算了,又开车又是什么的,有孩子啊,怎么能成?”

    “言言你听妈的,咱们有什么事情让别人,不行你让安子帮你去看看,啊?”

    “妈是过来人,女人呀,最重要的还不是孩子和家吗?”

    陈墨言看着顾妈妈,深吸了口气,“妈,我现在真的没什么不对劲儿的,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还有,我不可能因为这个孩子就放弃外头的事情。”她看着顾妈妈直接道,“我可以少去,或者是尽量以孩子为重,但是那是我的事业,我绝不可能因为这个孩子就放任不管。”

    “而且,妈,我相信我能两方面都能顾好的。”

    “所以,现在,妈,我要出去办事,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咱们再好好谈。”

    “可以吗?”

    虽然用的是问句,但是陈墨言却是直接绕过了顾妈妈,拿了车钥匙走了出去。

    ——刚才电话里头林同的声音挺急的。

    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身后,顾妈妈被陈墨言这几句话气的啊。

    脸都青了。

    扭过头,她看向坐在一侧低头喝茶的自家老头子,忍不住把气都对着顾爸爸撒了过去,“你还喝,就没喝过茶是吧,喝什么喝,我都被气死了。”

    顾爸爸抬头看她一眼,摇摇头,“你啊,孩子有急事你就让她去呗。”

    “她有急事,你还拦着她,你说这不是为难孩子吗?”

    这些年下来顾爸爸也算是看清楚了。

    儿媳妇做的,那可都是大事啊。

    能耽搁吗?

    他看了眼自家老伴,劝着,“你啊,你担心孙子,难道那就不是言言的孩子了吗,她能不心疼吗,再说了,现在这年轻的,不都说什么自由自主的嘛,你还唠唠叨叨的,不嫌弃你嫌弃谁?”

    “你个老东西,你……”

    顾妈妈想直接开骂来的。

    所幸及时想了起来,这不是自己家!

    悻悻的瞪了眼顾爸爸,她气呼呼的坐了回去,“行,你们都是好人,就我一个是坏人。”

    气死她了。

    工厂。

    林同也是一脸的焦急,“我也是没办法了,你看看这一批货,出来的布颜色全都不对……”他看着陈墨言,手里头拿着两块布料,一块是最早的样版,一块则是才浸染出来的布匹,眉头打着死结,“我试过好几回了,什么都是一模一样的,流程工序时间半点没变,可出来的色泽度就是有差。”

    虽然只是稍微。

    但是以他们现在的名声和牌子。

    这种档次的错绝对不可能出的啊。

    流出去,那就是信誉问题!

    陈墨言盯着林同手里头的两块布料,眉头挑了一下,“让我去看看。”

    当初的样版陈墨言是全程跟着下来的。

    这会儿她说要看流程,自然是熟门熟路的很。

    林同知道她是想从过程中发现问题。

    只是,他看着陈墨言的肚子有些迟疑,“那里头的染料挺多,而且味道也挺大,你这……”

    “没事的,我可以。”

    “不行,你不能进,我过去。”

    刘素不知道从哪也跟了过来,她直接拦住了陈墨言,“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懂这些,我这几年也跟着学了不少,而且之前这个单子我也跟过的,让我先进去看看,实在不行你再过来。”然后她也不看陈墨言答应与否,直接拽了林同朝着车间里头走。

    林同看了眼刘素,摇摇头,“也只有你能拦的住她了。”

    刘素翻了个白眼,“你们啊,都太让着她了。”

    对此,林同表示无辜:

    这可是老板啊。

    自己的衣食父母呢。

    能不让着吗?

    车间里头的味道很大,刺鼻。

    刘素看着里头几个工人忙来忙去的身影,戴着口罩呢。

    还呛的很。

    她就有些庆幸自己刚才来的及时,拦下了那丫头。

    不然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

    真的出点什么事情,多后悔?

    “你们把这几道工序从头到尾再做一遍。”

    刘素指挥着几个工人,她自己也在一侧打着下手。

    然后,一半个小时后。

    布匹哄干。

    看着手里头出来的结果,刘素的眉头忍不住皱的死死的。

    是一横一样的。

    工序什么的都没差。

    可是为什么出来的颜色啥的就是有差?

    她又把四周的设备仔细看了一遍,最后,和林同以及几个在场的工人研究了半响。

    还是没有得出什么结论。

    陈墨言还在车间外头的办公室等着她们尼。

    看到她们几个人出来,陈墨言直接看向了刘素,“没结果?”

    “没有,我刚才仔细研究过,什么都是一样的,可就是结果不对……”

    即然刘素都这样说。

    陈墨言自然是相信她的,只是,她想了想,看向林同,“有没有换过配方?”

    “没有啊,一直都是这个配方的。”

    “而且原材料都是我亲自在一个地方买的。”

    对于这些事情,林同向来是不敢大意的。

    就怕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

    这也是陈墨言向来看重他的原因之一。

    最后,陈墨言想的头疼,索性便摆摆手,“先停一下,让我想想,素素你和我回家吗?”

    “嗯,刚好没事,我送你回去。”

    路上,刘素开车。

    陈墨言坐在副驾上,忍不住把之前和自家老太太的口角说了起来。

    揉着眉头,“估计老太太给气坏了。”

    “你啊,这性子,就不能委婉一点吗?”

    刘素忍不住白她一眼,“这会儿又后悔了?”

    “我不是后悔,就是觉得,这婆婆和媳妇呀,果然天生就是各种的不对头。”

    看着陈墨言在那里感慨,刘素忍不住扑吃一声笑。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她一直觉得陈墨言是什么事情都是万能的呢。

    陈墨言被她这笑的翻了个白眼,“我怎么不会有今天呀,我又不是万能的。”

    再说了,就是真的是万能的。

    也有会被人嫌弃的那天嘛。

    刘素看了她一眼,笑,“行了,别多想了,你现在肚子里头可是有个宝贝疙瘩呢,老太太怎么舍得让你多想啊,不过你这样也好,省得以后做什么事情老太太指手画脚的……”

    陈墨言顿了下,点点头。

    心里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顾薄轩什么时侯回来?

    想他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