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55章 顾薄轩归来
    陈墨言直到傍晚才回家。

    冬天的帝都,天黑的早,她和刘素两个人开着车子回到家虽然才五点多。

    但天却是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万家灯火。

    顾妈妈在院子里头急的团团转。

    “你说这孩子,怎么还不回来呢?”

    “老顾呀,不会是路上出点啥事儿啥的吧?”

    顾爸爸忍不住摇摇头,“能出什么事情呀,孩子在外头忙着呗,你没看田丫头和亲家公都没有半点着急吗,肯定不会出事的,你就在这里头等着吧。对了,你不是说要去煮晚饭么,菜什么的都准备好了?”

    还是赶紧给这老婆子找点事情做吧。

    不然的话估计她自己都得把自己给折腾坏了。

    “言言肯定就在路上了,你想想晚上吃什么,去收拾下准备下,孩子回来就吃多好?”

    顾妈妈瞪了眼顾爸爸,“你知道个啥啊,你们男人就是心大。”然后她跑到厨房里头转了一圈,回头忍不住啊,站到了田素跟前,“那啥,田家丫头呀,这言言还不回来,要不咱们去找找吧?”

    她倒是想一个人去找来的。

    可是顾妈妈不认识路呀。

    人生地不熟的。

    而且,顾薄安那臭小子也不知道去了哪,到现在也不回来……

    顾妈妈在心里头骂了两句自家小儿子。

    朝着田素一脸的笑,“她这不是和平常不一样嘛,这天儿又那么黑了……”心里头对于陈墨言也多了些许的埋怨,早说了不让她出去别出去,你说不听吧,你出去了你倒是早点回家来啊,这都那么晚了,黑漆漆的。

    肚子里头又带着个孩子。

    这不是找着让她担心吗。

    田素笑了起来,“顾家嫂子,没事的,这里是帝都,大城市和乡下不一样,出去做事晚上加班什么的到处都是,再说了,现在六点都不到呢,言言没回来只是在外头忙,不用去找。”

    顿了下,她想了想又加上一句,“顾家嫂子,言言是大人,她又向来是有主意的,咱们呀,应该多在后头帮着她点,要相信她,可不能给她拖后腿是不是?”

    这个拖后腿,自然指的是顾妈妈。

    也不知道她听的出来没有。

    只是一听田素说不用去找,还说什么这里是大城市,和乡下不一样。

    顾妈妈就觉得这话呀,锥心般的痛。

    这是在说她是小地方来的?

    或者,是在暗示她,这不是她自己的家?

    顾妈妈的脸当时就难看了起来。

    不过,幸运的是,门外响起一阵的脚步声。

    田素也不想和顾妈妈直接闹翻,听到外头好像是陈墨言回来,便笑着看向顾妈妈,“顾家大嫂你看,这不是言言回来了吗,这孩子向来是个有主见的,她不会让咱们跟着担心的。”

    “嗯,言言自然是个好的。”

    哪怕是不好,她也得说好啊。

    更何况,这个儿媳妇,除了她自己某些说不出来的小心思。

    顾妈妈还真的找不到陈墨言半点的不好!

    “咦,你们都在呀,爸,妈……”

    陈墨言笑着依次打了招呼,刘素跟在她的身后眉眼带笑,“田叔,姑姑,顾叔顾婶儿,我跟着言言过来蹭饭吃呢。”

    大家都坐下。

    陈墨言还没说两句话呢,小妞妞自己迈着小短腿扑到了她脚边。

    抱着她的大腿就要往上爬。

    陈墨言也并没有太在意,正想弯腰把她给抱到自己腿上。

    坐在她另一侧的顾妈妈哎哟一声,“你怎么还抱她呀,这可不行,会累到的……”说着话她就想伸手把小妞妞给抱过去,可惜小妞妞不买账呀,直接一扁嘴,哇的把头一扭,双手抱着陈墨言的腿咧嘴大哭起来。

    这哭声让陈墨言的额头一跳一跳的。

    深吸了几口气才把这股子邪火给压下去。

    “妈,不碍事的,我就是坐在这里抱抱她……”

    陈墨言看着顾妈妈说了这么一句话,也不看她的脸色,低头去哄怀里头的小妞妞了。

    小妞妞抽抽泣泣的,好半响才被陈墨言哄的笑起来。

    也不知道陈墨言和她说了些什么,小丫头猛点头,然后自己滑下陈墨言的腿。

    乖乖抱着玩具去玩了。

    一顿饭吃的,气氛极是压抑。

    晚上陈墨言和刘素两人躺在一张床上。

    陈墨言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害得刘素也跟着她披衣坐了起来,“怎么了,睡不着?”

    “我觉得我婆婆再这样下去,我保准得给她闹翻了不可。”

    这也说那也管。

    小心谨慎是肯定的,可是,没必要这样好像她得了癌症一样吧?

    不不,说不定她得了癌症都换不来老太太这种待遇!

    “那你怎么办啊,反正也就年前年后这一两个月,要我说,你不行就忍忍?”

    “我倒是想忍,可是你看这老太太才来几天呀,我都想把人直接送回去了。”

    陈墨言用力的揉了下自己的眉心,忍不住看向田素,“是不是我最近情绪不对,有点小题大作?”

    “要不你还是看看顾薄轩什么时侯回来,让他解决吧。”

    这可是他妈。

    他不出面谁出面?

    陈墨言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谁知道她们家的兵哥哥什么时侯回来啊。

    哎,这男人,你说结婚有什么用啊。

    用的到的时侯人影都不见……

    果然是男人靠不住!

    这个时侯顾妈妈也在和顾爸爸唠叨。

    眼圈都是红的。

    “你说说,我生了儿子,把他们一个个的养大,我指望他们什么,还不是指望他们养老吗,可是现在好了,一个比一个飞的远,这也罢了,人家谁家的儿子娶了媳妇不是在夫家好好过日子的,你看看咱们家,这简直就是入赘了,咱们这当爸妈的来看看儿子儿媳妇,看看自己的孙子,还得被人说成这不是自己的家。”

    想想她就觉得心酸呐。

    “我就是担心儿媳妇,让她在家里头好好的休息,这话没错吧?”

    “可是你看看她早上怎么和我说的,一个女孩子还那么晚的回家……”

    “我就没看到过有这样给人家当媳妇的。”

    顾爸爸本来是想着等她自己念叨完的。

    可看着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眼圈都红了,老夫老妻这么多年,自然是心疼的。

    叹了口气,“那你想怎么办,要不咱们明天就回家去?”

    “还是说,你是想着让他们两个离婚?”

    上一句话顾妈妈还没回呢,这猛不丁的听到这一句。

    忍不住瞪大了眼,“胡说什么呢,这好好的怎么能离婚?”

    更何况这言丫头肚子里头还有她大孙子呢。

    要是真的离了,她去哪抱孙子去?

    “这话可不能让言言听到啊,不然还以为咱们两个当老的不让孩子好好过日子呢。”

    顾爸爸听到自家老伴这话,忍不住给气的乐了。

    “你也好意思说?你瞧瞧你现在这样儿,我倒是觉得是你不想让她们好好过日子。”

    “我哪里有,我怎么了,啊,我不就是想让她好好在家里头养胎,什么事情都没孩子重要啊,把孩子生下来她要做什么再去不一样吗,还有,你看谁家结婚像她这样的,住自己娘家,好像弄的咱们儿子和倒插门儿似的。”正在车上的顾薄轩猛不丁的连打了几个喷嚏。

    谁在念叨他?

    难道,是言言在想他了不成?

    肯定是的。

    对着车外黑漆漆的一片,顾薄轩恨不得肋生双翅。

    嗖的一下飞回家去。

    归心,似箭!

    因为林同那边的事情没解决,第二天陈墨言自然是仍旧要出去的。

    这一去就是半天。

    中午饭都是外头吃的。

    顾妈妈的脸色自然是不好看,不过,田素也好,田子航也好。

    都自动的忽略。

    顾爸爸更是在一旁尽量的打掩饰,给自家老伴解围。

    不然能怎么样?

    再加上顾薄安被他爸派过来在顾妈妈耳边再三的劝说。

    顾妈妈心头的火气才消了那么一两分。

    下午回到他们居住的四合院,顾妈妈就坐在那里默默的抹起了泪。

    她这样费心费力的,都是为了谁?

    还不是为了这个家这个家里头的人吗?

    可是现在看看,这几个没良心的就没一个领情的!

    顾薄安觉得自己头疼。

    想了又想,他还是决定开溜:

    他妈这一看就是钻了牛角尖儿呀,他搞不定!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侯,打开门。

    看到门外抬手要敲门的人,顾薄安泪眼汪汪,如同看到了自家亲人。

    呃,他也的确是看到了自家亲人。

    “哥,我的亲哥,你可回来了。”

    “哥啊,你要是再不回来,估计咱们家得要出人命了……”

    他妈绝对得抑郁啊。

    顾薄安瞪了他一眼,浓眉一掀,“油腔滑调的,不会好好说话?”

    “我这是说真的!”

    他一连强调了两句,然后也不跑了,扭头朝着屋子里头喊,

    “妈,妈,我哥回来了,妈,我大哥回来了。”

    顾妈妈正坐在椅子上自艾自怨呢。

    听到外头自家小儿子这扯了嗓子拼命的一嚎。

    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老顾,那臭小子说啥,他说谁回来了?”

    “大轩回来了呗,还能有谁?”

    老两口说话的这个空儿,顾薄轩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爸,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来让妈看看,怎么又瘦了?”

    “你们部队是怎么回事呀,好好的人待的越来越瘦,是不是根本就不让你们吃饱饭啊。”

    在顾妈妈心里头吧,人只要是瘦,那肯定就是没吃好!

    顾薄轩也没有反驳什么,直接的转移话题,“妈,这边开伙了吗,我还饿着肚子呢。”

    其实他之前在火车站那边稍稍吃了些东西的。

    不过这会儿得给他妈找点事儿做。

    顾薄轩担心他妈拽着他掉眼泪……

    果然的,顾妈妈一听自家儿子这话,想也不想的点头,“虽然没煮过东西,但锅灶什么都是好的,东西也有,我先去给你煮碗面条,回头咱们晚上吃好的,妈给你烧肉吃。”

    “好,谢谢妈。”

    等到看着顾妈妈去了厨房忙活。

    顾薄安忍不住嘿嘿的笑,“哥,咱妈呀,还是得你来,你不知道我刚才都想偷溜了……”

    “没用。”

    顾薄轩接过顾薄安递来的热水,喝了几口,然后就从顾薄安嘴里头听到了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

    抬头看到顾薄安眼底满满的幸灾乐祸。

    他忍不住一脚踹了过去,“我让你照看着家里,你就是这样照看的啊?”

    “还说什么自己是男子汉,长大了。”

    “我看你这几年光长个没长脑子吧?”

    顾薄安可是不乐意了,“哥,你可别什么都怪我啊,一个是你亲媳妇,一个是你亲妈,我能怎么滴?还有,这些都是你的事儿,你要是再踹我,咱们没兄弟做了啊,哎哎,顾薄轩你又踹我!”

    “你们两个又是怎么了?”

    “多大的人了啊,见面还闹腾。”

    门外头,顾妈妈端着满满一大碗的面条走了进来。

    瞪了眼顾薄安,“是不是你又惹你哥生气?”

    “怎么可能?”

    “妈,你别老是看不起我好不好?”

    顾薄安也不生气,打小就生活在他哥的威压之下。

    习惯了啊。

    顾妈妈白了他一眼,扭头,一脸带笑的看向顾薄轩,“你弟他还小呢,你有话慢慢和他说,别老是吼他。你可是当哥哥的。”然后把面条推给顾薄轩,“赶紧吃,累了吧,吃完先回屋去歇一觉,有什么话等你醒了再说。”

    “好,我都听妈的。”

    热呼呼的面条吃下肚。

    顾薄轩这才觉得自己肚子里头好像有了点热呼气儿。

    他抹了下嘴巴,“妈,我不累的,我陪你们说说话。”

    他妈这明显就是憋了一肚子的话啊。

    自己要是再不听听。

    让他妈好好的发泄一下。

    闷在心里头说不定还真的得出毛病……

    媳妇要疼。

    自家亲妈也不能不要啊。

    顾薄轩在心里头轻轻的嘘了口气,瞧瞧,这当男人有什么好?

    一个两个的,都得顾着,想着。

    哪个疏忽照顾不到了。

    准得后院起火!

    顾薄安一看这个阵式,想也不想的就溜,“妈,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去忙,等我忙完了就回来啊,爸,哥,等我回来的时侯带瓶好酒,咱们晚上好好的喝点儿,妈我先走了啊。”

    “走吧走吧,忙完了赶紧回来。”

    看到了大儿子。

    小儿子再去忙,顾妈妈也没有了多大的感受。

    再说了,晚会还会回来嘛。

    屋子里头只余下了顾妈妈三人,顾爸爸看了眼顾薄轩,“请假回来的,什么时侯回去?”

    “给了我大半个月的假,年后回。”

    顾妈妈一听这话眼都亮了,“这样好,这样咱们家今年也能团团圆圆的过个年了。”

    虽然说这个年不是在老家过的。

    这让顾妈妈心里头略有些遗憾,可是,一家人才凑到一起。

    这让顾妈妈还是很高兴的。

    不过下一刻她又叹了口气,“要是你弟也能有个对像,结婚,妈这里可就更高兴了。”

    除了大孙子。

    顾妈妈现在担心的可就是顾薄安的婚事!

    当然了,这也是才来几天,她还没有分的出心去唠叨顾薄安。

    不然的话顾妈妈怕是早在顾薄安耳边念叨出茧了。

    想起陈墨言之前和他说过的话。

    顾薄轩眼底多了抹笑意,“妈放心吧,安子现在可不是以前,他小子现在可厉害着呢,肯定会有女孩子喜欢他的,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的,妈您就等着吧。”

    “怎么说,难道你弟处对像了?”

    “女娃子你见过吗,长的好不好看,是哪里人?”

    她双眼发亮的看着顾薄轩,“你弟都和你说了啥?”

    顾妈妈以为小儿子不好意思和自己说。

    虽然顾薄轩这个当大哥的老是黑着脸。

    但打小两兄弟的感情那也是真的好。

    小儿子不和自己说。

    和他大哥说也是正常的。

    “妈,这事儿他怎么可能会先和我说,我只是猜的。”

    顾薄轩这话一出口,顾妈妈就瞪了他一眼,“不靠谱,你自己猜的也和妈说,还保证?”

    “妈,我相信我弟啊,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女孩子喜欢?”

    “这话倒是真的,安子其实人还是挺好的。”

    母子两个都笑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顾爸爸看着这一幕,眼底也跟着闪过一抹笑意。

    “对了,你去那边看了没有,言言回家没?”

    顾薄轩摇头,“没有啊,我下了车直接过来的这边,怎么,言言不在家吗?”

    “可不是不在家,你啊,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听到儿子这样的回话,顾妈妈觉得很满意:

    她倒不是不想儿子过去那边,或者不去看陈墨言什么的。

    那根本不可能。

    但是,儿子能一下车直奔自己这边。

    说明了啥?

    说明了在儿子心里头,她这个妈还是排在第一位的啊。

    顾妈妈很高兴。

    可是想起陈墨言这几天的行为,她又跟着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妈是真的想着你们小两口好的,可是大轩啊,你这会儿即然回来了,回头就好好的劝劝言言,你说一个女人家家的,肚子里头又带着个孩子,还整天在外头跑啊跑的,像什么样儿?妈这两天说了她也不听,大轩呀,妈就想着她安安生生的在家里头待这十个月,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她要是不想带孩子都行,妈来带。”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顶级盛婚:影后,宠入骨》素包子/着

    牧宁,华国皇者家族的后裔,俊美的像个妖孽。

    传闻:这位太子爷不仅沉默寡言还闭门不出,是个社交恐惧症?

    什么鬼?!

    这是一篇豪门贵公子的追妻文。

    这是一篇行走在娱乐圈的甜宠文。

    这也是一个重度颜控,一不小心就招惹上了一个看似无害的某妖孽的故事,当妖孽蜕变,某人想要拍拍身上的尘土潇洒离去?

    呵呵,怎么可能!

    【摄影棚内】

    出了名的深度洁癖大总裁牧宁,看着刚刚拍完打戏的李檬,在众目睽睽之下拍了拍自己修长的双腿:“小檬,来,坐这里。”

    众人闻言脸色遽变,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她抬眸,笑了笑:“你说什么?”

    他一脸认真:“椅子上有灰尘,坐我腿上。”

    李檬“。…。”

    这小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