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56章 小委屈喽
    “妈,您这话说的太对了。”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点头,附和他妈的话。

    这让顾妈妈更加高兴了起来,拉着他的手,泪眼汪汪的,“儿子啊,妈是真的没多想什么,就想着让言丫头多休息休息,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多想……”

    “妈,言言不是那样的人。”

    顾薄轩能说什么?

    把他妈劝了好半天,最后,揉着眉心把他妈给哄笑。

    然后他又和顾爸爸坐着说了会子话。

    眼看着都要下午四点半了。

    他才站起了身子,“妈,我先去那边看看,要是言言还有回来就把她接回来,晚饭你们看看在哪吃,我都听你们的。”

    “应该的应该的,快点过去。”

    顾爸爸一听这话想也不想的就往外头撵儿子,“还有,那边都是长辈,你记得过去的时侯买点东西。”

    “别空着手去,不像话。”

    “好,我会的。”

    顾妈妈瞪了眼顾爸爸,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了顾薄轩,

    “手里头有钱吗,没有的话妈拿给你?”

    顾薄轩失笑,“妈,你儿子怎么可能会没钱啊,有的。”

    有就好。

    顾妈妈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她还能瞧不出自家儿子这心思都跑了?

    想想陪着自己这老两口在这里坐了大半天。

    也够了。

    两家是亲家,还有她儿媳妇和大孙子都在那边呢。

    顾妈妈可没想让两家成仇家。

    走出家门口。

    站在小巷子里头,顾薄轩忍不住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还好,他妈这一关这算是过去了。

    也不知道言言这会儿回家没?

    顾薄轩自然是下车先去的这边。

    倒不是他心里头陈墨言排在第一位什么的。

    主要是,去那边的院子,路过这边啊。

    他总不能过家门而不入吧?

    顾薄轩走进来的时侯,陈墨言正在院子里头收衣服呢。

    抬头,看到门口那道高大的身影。

    她忍不住眨了下眼。

    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或者这两天和顾妈妈之间的气氛低落。

    以至于让她出现了幻觉?

    对面,顾薄轩看着她就那么站在了那里,手还举着呢。

    那傻呼呼的样子,忍不住咧嘴一笑。

    “媳妇,我回来了!”

    啪嗒。

    陈墨言手里头的衣架落到了地下。

    用力的看了他两眼,然后,陈墨言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眼泪嘀嘀嗒嗒的就掉了下来。

    “哎哎,别哭啊,你现在可不能哭……”

    大手一捞把衣服都收好。

    掉在地下的衣架捡起来,顾薄轩一只大手牵着陈墨言的手。

    小两口两人进了屋。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眼泪噼哩啪啦的往下掉。

    一颗颗的。

    好像砸到了顾薄轩的心上。

    烫的他啊,心都跟着疼了起来。

    “媳妇,媳妇你别哭啊,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在你身边的。”

    “媳妇你要是生气,你就打我骂我都行。”

    “啊,要不你打我?”

    这一哭,哭的顾薄轩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疼的他啊,一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好半响。

    看着他一脸讨好,伏低做小的样子,陈墨言忍不住扑吃一笑。

    “行了,你一边去,我这会儿看到你就心烦。”

    “好好好,我走我走。”

    虽然嘴里头说着是走,顾薄轩可是连屁股都没动一下。

    开啥玩笑啊。

    为了这个假期,为了这趟回家,为了能看到自家媳妇。

    他容易吗他?

    这好不容易回了家,看到了自家媳妇。

    怎么可能离开呢?

    要打要骂他都认,但是让他走?

    没门儿!

    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拿了纸巾小心的给陈墨言擦泪,顾薄轩一脸的心疼,“你生气或是哪里有火就冲着我发啊,打也行骂也行的,哭什么呀,这哭的脸都红了,都不漂亮了啊。”

    听到这里陈墨言挑高眉瞪了他一眼,

    “你嫌弃我难看?”

    “好啊顾薄轩,你说,你是不是在外头有别的女人了?”

    “你在部队一年回不了两回家也就算了,是,你是军人,我也不怪你,可是你现在一回来就嫌我难看?顾薄轨你还是不是人啊你,果然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姓顾的,我我算是看透你了。”

    陈墨言本来还好好的呢。

    也不知道怎么的,直接被顾薄轩那最后一句话再次给点炸。

    一通的邪火对着顾薄轩噌噌的烧了过去。

    顾薄轩除了听着,哄着。

    还能做啥?

    好不容易看着陈墨言的火气小了那么一丁点。

    顾薄轩小心的端过一杯白开水,“嗓子干了吧,咱喝点水再继续?”

    “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陈墨言看着他那一副小心冀冀的样子,忍不住自己又好笑了起来。

    最后,她瞪了眼顾薄轩,“你还是别理我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越来越矫情。”

    这在以前,莫名其妙发脾气什么的。

    或者听到哪句话就想发火。

    想掉泪什么的。

    根本不可能嘛。

    “什么矫情,我媳妇这叫做真性情,我越来越喜欢。”

    “越来越喜欢?”

    陈墨言看着他咪了下眼,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狡黠,

    “那么说来,你不是很喜欢以前的我?”

    是不是刚才的一通绕口令又要来一回?

    顾薄轩有些认命,“媳妇,咱能不抠这些字眼儿吗?”

    陈墨言呵呵两声笑,瞪眼,“你嫌弃我?”

    “我没有,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嫌弃?”

    然后,一个头两个大的顾某人只能认命的垂下了头。

    得,说啥他听着。

    他不出声了,好不好?

    对面,陈墨言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抿了唇,娇俏的笑声在她的唇中溢出来。

    好半响。

    顾薄轩回过神,抬头看着陈墨言满脸的笑意恍然。

    “媳妇,你故意的!”

    “那又怎么样?”

    “你能把我怎么样,嗯,顾团长?”

    顾薄轩再次叹气,他啥也不能做!

    想想他妈。

    再看看眼前的媳妇。

    顾薄轩愈发在心里头坚定了一个念头:

    那就是坚决的,肯定、以及绝对的不能让他妈和自家媳妇常久的住在一起!

    不然的话,倒霉的肯定会是他!

    夹心饼可不好当啊。

    晚饭是在这边院子里头吃的。

    顾薄轩和陈墨言亲自去那边,请的顾爸爸顾妈妈。

    顾妈妈虽然心里头还是有那么几分气儿的。

    不过,顾薄轩的到来却是让她很高兴,再加上陈墨言如今可是有尚方宝剑的。

    肚子里头的孩子啊。

    金贵着呢。

    因此,看到他们小两口一块过来,陈墨言一开口。

    顾妈妈二话不说就跟着他们走了过来。

    晚上,这也算是真正的两家大聚餐了。

    顾薄轩兄弟两个还有奎子都喝了不少。

    最后连田子航都喝了几杯。

    倒是田老爷子,最开始的时侯还是很想喝那么几口的。

    却是被田老太太直接给镇压。

    最后,老爷子只能换了杯果汁,还是加热的那种。

    一顿饭吃下来。

    气氛极好。

    就是连顾妈妈都把之前的那些许芥蒂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饭罢,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说笑。

    九点半的时侯顾薄轩兄弟两人送顾爸顾爸回去。

    陈墨言则把田老爷子老两口安置好。

    回头又给在书房里头的田子航热了杯牛奶送过去。

    走进去,就看到田子航正站在她妈的画像前暗自神伤。

    那一身的廖寂,以及黯然。

    远远的看的陈墨言觉得心里头抽疼不已。

    “爸……”

    “嗯,你怎么不休息?”

    “顾薄轩还没有回来,我热了杯牛奶,爸你趁热喝。”

    陈墨言把牛奶递了过去,大有亲自盯着田子航喝完,不然她不走的架式。

    田子航失笑,“好,爸这就喝。”

    一口饮尽。

    他把杯子放到一边,抬头看向了墙壁上贺子佳的画像。

    眼神里头满是怅然,“子佳,你看咱们的女儿长大了,也要当妈妈了,更会关心人了,你在天上可要一定看着我们啊,等到了时侯我就去找你,到时侯咱们两个再也不分开……”他在这里头念念叨叨的,到最后更是直接把站在一边的陈墨言都给自动忽视。

    陈墨言抿了抿唇,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回到她和顾薄轩居住的房间没多久。

    房门打开。

    顾薄轩带着一身的寒气走了进来。

    他先把自己的外套放到一侧,跺了两下脚,用力的搓着手,“我不是说了你别等我,先睡吗,我不是听爸说你一直容易犯困吗,怎么还不睡?”

    “前几天估计睡的太多了,这两天倒是不怎么困了。”

    陈墨言笑了笑,把手里头的一杯热白开递给他,“爸妈他们都歇下了,顾薄安没回去吧?”

    “没有,他在客房住下了。”

    其实自打顾爸爸顾妈妈两个人来到之后,顾薄安就一直住在那边的。

    别说顾薄轩不放心。

    只有两个老人住在那个院子里头,就是陈墨言也不放心啊。

    顾薄安是亲儿子。

    陪着两老刚刚好。

    两个人躺在被窝里头,顾薄轩把人轻轻抱在怀里。

    动作轻柔而小心。

    如同呵护天下稀世的珍宝。

    他的手轻轻落在陈墨言平坦的小腹上,“这里有咱们的孩子,言言,生命好神奇啊。”

    之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侯他高兴的不得了。

    他以为他的激动都用完了。

    可是直到这一刻,抱着自家媳妇,大手轻轻抚着陈墨言的小腹。

    虽然现在感受不到任何的胎动或者是什么的。

    可是,只要一想到这里头孕育的是他和言言两个人的孩子。

    是他们两人的爱情结晶。

    再过不久的将来,这个世上就会有一个像他或者是像言言的小娃儿。

    顾薄轩就觉得心情激荡难安!

    “言言,谢谢你。”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一个家。

    谢谢你,肯成全我的爱情。

    谢谢你,给我的这个孩子。

    ……

    他觉得,自己哪怕是把天下所有的感谢都说尽。

    都不足以描术他此刻的感激感动之情!

    这是,他的小丫头。

    不久后,还会有他的孩子。

    一个属于他、言言、还有他们两个孩子的家……

    顾薄轩觉得,这天底下,大抵再没有比这件事情更加让他觉得美妙,美好的事情!

    低头,他一脸虔诚的一个吻落在陈墨言的额头。

    “你是老天爷派下来,赐给我的。”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越说越邪乎了啊,再说下去我就不是人,成神了。”

    “哈哈,你就是我的神。”

    顾薄轩把人往怀里头紧紧的抱了一下。

    不过,他不敢用力。

    小心冀冀的,生怕碰到陈墨言肚子里头的孩子……

    这一夜,夫妻两人相拥着说了半夜的悄悄话。

    到最后,陈墨言一脸安静的在顾薄轩怀里头睡了过去。

    脸庞安详,甜美。

    顾薄轩低下头,看着怀里头安静睡着的人儿,眼底满满的全都是温情。

    第二天早上。

    顾薄轩七点半睁开眼,天光大亮。

    他扭头,就看到身旁陈墨言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的手脚。

    忍不住失声笑起来。

    这丫头,这睡姿啊,可真的是有点惨不忍睹。

    摇摇头把陈墨言的手脚轻轻放下。

    他又帮着她掖了掖被角,然后,他几乎把自己在部队特训时的全部功夫拿出来。

    小心冀冀的起床,下地。

    生怕把陈墨言给惊醒。

    打开门走出去,在院子里头做了套早操,热了热身。

    洗脸刷牙。

    然后,顾薄轩熟门熟路的出去买早饭。

    这一买自然是两边的。

    先把吃的送回去。

    然后他又提着东西回到这边来。

    顾薄轩想起他妈看着他手里头拎着的另几分早饭时的眼神。

    一边走一边想笑。

    他妈这是心里头想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吧?

    估计,还有些顾忌言言肚子里头的孩子,生怕说了被她听到会生气。

    不过这样的事儿他觉得他妈多看几次,习惯了就好了吧?

    他还要在这里头住半个月呢。

    他爸妈也要在这边过年。

    顾薄轩可不想自己做什么事情都小心冀冀的。

    特别是,他又没做啥犯法的事儿。

    疼媳妇也得背着人?

    这根本不可能的嘛。

    至于他妈?

    他是当儿子的,肯定要孝,也要顺。

    只是有些事情嘛,他也不可能是事事都依着他妈!

    打定了主意的顾薄轩脚步愈发的轻松。

    回到这边院子里头,就看到陈墨言正站在院子里头朝着外头瞧呢。

    看到门口的他,一身大红羽绒服的陈墨言眼前一亮。

    “我一早看不到你,还以为你又回部队了呢。”

    听到这话,顾薄轩心头微疼。

    “不回去了,陪着你过了年再回。”

    他把陈墨言的手握住,两个人的身影靠在一起。

    紧紧的,相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