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57章 我陪你,奖励员工
    因为顾薄轩的到来。

    顾妈妈和陈墨言这对婆媳之间的关系算是暂时得到了平衡。

    两个院子,顾妈妈和顾爸爸依旧在这边开了火。

    顾薄轩小两口不提。

    顾薄安和今年不打算回家的小花却是一有空就跑到这边来吃饭。

    甚至不加班什么的时侯还会在这边住下。

    反正空房间还有。

    而且有小花和顾薄安这些人分担一些顾妈妈的注意力。

    陈墨言还是很高兴的。

    特别是,顾妈妈这次来可是担负着很大的重任:

    陈墨言肚子里头的孩子就不用说了。

    临来的时侯,马婶儿可是再三的交待了,小花的婚姻大事啊。

    得赶紧的解决啊。

    虽然顾妈妈只是个舅妈做不了什么真正的主。

    但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啥的。

    顾妈妈还是能帮着看看,拿拿主意什么的嘛。

    再来,这不是还有个顾妈妈的亲儿子在么?

    对着两个人那叫一个念叨啊。

    顾薄安本来是想着找个由头躲着,先不过来的。

    反正他爸妈会在这边过年。

    他过个几天再来一回呗。

    可惜,他这想法果断的被顾薄轩给打消掉。

    他要是不来,谁帮他和言言分担自家老妈的注意力?

    为了让他妈别老是把眼光盯在自己两人的身上。

    顾薄轩可谓是使出了全身的招数。

    甚至还暗地里头被小花敲诈了好几个条件。

    最后,心满意足的小花极是满意的只有有空就过来顾妈妈跟前打卡报到。

    甚至如果可以,天天都过来用晚饭。

    这让顾妈妈很是开心。

    这人老了嘛,总是喜欢看到自己的小辈高高兴兴的围在自己身边的。

    顾妈妈这里开心了。

    陈墨言又有顾薄轩陪着,心情自然也是顺畅。

    当然了,要是林同那边染布的事情再能完美解决的话。

    陈墨言觉得今年就可以完美收官了啊。

    她愁眉苦脸的样子自然是落入顾薄轩眼里头。

    “怎么了,工作上的事情还没解决吗?”

    要是换成以往,顾薄轩自然是不会主动过问陈墨言外头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不是他家媳妇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嘛。

    不能太过操劳啊。

    他帮着陈墨言泡了杯枣茶,挑了下眉,“有什么事情就让林同他们自己去想呗,不然就让他去外头找人,你这样坐在这里想啊想的,多劳神?”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怎么着,你也觉得我应该和你妈说的那样,除了吃就是睡,你是养猪呢你?”

    “好好的怎么又提到我妈那去了啊。”

    顾薄轩揉着眉心,心里头实在是有些许的不解:

    明明之前的关系挺好的啊。

    怎么这一怀孕,他妈和自家媳妇之间的关系倒是紧张了起来?

    想不通啊想不通。

    不过想不通顾薄轩也就不再去想。

    他握了陈墨言的手,伸手把她微蹙的眉头一点点的拈开。

    “你可别老是皱眉呀,万一咱们孩子生下来和你一样皱着个眉头,小老头可怎么办?”

    “小老头那也是像你的。”

    “是是是,你是小老太婆,小老头像我。”

    顾薄轩是从善如流:

    天大地大,自家媳妇大!

    饶是这样陈墨言还不放过他呢,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心心念念的就想要个儿子,是个女儿你就不喜欢了是吧,就知道你,重男轻女。”

    她这话说的顾薄轩想哭了。

    默默垂泪啊。

    “媳妇,天地良心啊,我什么时侯说过只想要儿子不要女儿了?”

    “只要是咱们的孩子,不管男女,我都爱。”

    顾薄轩紧紧的握着陈墨言的手,也顾不得别的了,就差真的因为他妈的话或是他妈前几天那些潜意识里头的动作,让这丫头钻了牛角尖儿什么的:人家不是说了么,怀孕的女孩子最容易胡思乱想的了,动不动哭或是折腾什么的,要是真的让自家媳妇认准了这个死理儿,一心觉得自己只想要儿子不喜欢女儿。

    这以后他还有好日子过吗?

    对着陈墨言就差赌咒发誓表决心了。

    眼看着陈墨言的语气稍有松缓,顾薄轩果断的转开话题,“你还没说林同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呢。”

    “是染色上的事情。”

    一听顾薄轩提到工作,陈墨言果然收起了之前诸多的小心思,语气跟着凝重起来。

    她把之前自己和刘素还有林同几次做过的试验说了一回。

    最后忍不住叹了口气,“所有的配方工序流程都是一样的,可出来的色泽度就是有差,虽然只是轻微的色差,但是人家对方不接受啊,还有,和我的预期效果也达不到……”所以,她是宁愿把这批原布料毁了,也绝不会让它流入市场的。当然,可以试着去改成别的风格的东西。

    可是陈墨言觉得自己不甘心这样的结果。

    “走,我陪你去看看。”

    “啊?”陈墨言睁大了双眼,就那么怔怔的看向了顾薄轩。

    顾薄轩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啊什么,不是一心想着这事儿吗,事情没解决,你就是在家里头坐着也安不下心来吧?”

    他可是把陈墨言这两天的神色都看到了眼里头。

    这丫头时不时就愁眉苦脸的。

    而且还背着他偷偷打上几个电话啥的。

    这也就是自己无条件的信任这小丫头,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想到哪里去。

    与其让她这样心神不安的在家里头待着。

    还不如他亲自看着她,让她把事情赶紧的解决了。

    当然,如果最后实在解决不了……

    那就要么丢了要么放弃呗。

    纠结。

    向来不是顾薄轩人生字典里头的词儿!

    陈墨言的眼神里头带着满满的诧异,“顾薄轩,你竟然肯让我去外头做事?”

    “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语气?”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略有些夸张的表情,忍不住好笑又好气。

    在她的鼻尖儿轻轻刮了一下。

    他挑挑眉,“我不让你去,你就会乖乖在家里头休息吗?”

    “不会的。”

    陈墨言想了想,轻轻的摇头。

    不过下一刻她又一脸很是认真的看向了顾薄轩,“不过,如果你不同意,我会尽量多在家里头待着的。”

    有些事情她在家里头处理也不是不行。

    顶多让林同他们多往家里头跑几趟。

    再说了,她看了眼顾薄轩,忍不住眼底闪过一抹的狡黠:

    大不了等他走了再继续呗。

    顾薄轩能猜不出她的小心思吗?

    瞪了她一眼,摇摇头,“所以说,我还是趁着能陪你的时侯多陪陪你吧。”

    “走吧,要不要加件衣服?”

    顾薄轩看了眼陈墨言,穿着长羽绒服呢。

    不过想到这是腊月。

    他抬脚朝着一侧的衣柜走过去,“我给你拿件厚毛衣穿上,别吹了风。”

    “嗯,你先带上吧,我冷了穿。”

    即然顾薄轩乐意和她出去走走,转转。

    陈墨言自然不会矫情的说不去啥的。

    再说了,她也的确是挂心着林同那边……

    到书房和田子航说了一声。

    小两口两个人朝着外头走。

    大门口,迎头和要进来的顾爸爸顾妈妈两个人撞到一起。

    陈墨言看着走过来的自家公公婆婆。

    忍不住在心里头哀嚎一声。

    真真是……

    怎么这也能撞上?

    她看向了顾薄轩,对着他扬扬眉:

    示意这是你的爸妈,你搞定。

    顾薄轩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握着她手的大手稍稍用力。

    对着她悄悄的眨了下眼。

    那意思是不怕,有我。

    陈墨言直接把头扭到了一边:

    有什么好炫耀的呀。

    那是你妈,你是她亲儿子。

    肯定不怕啦。

    顾薄轩心头好笑,握着陈墨言的手并没有松开,一脸淡定的对着他爸妈点点头,“爸妈,你们过来了?田叔在家里头呢,我和言言出去走走,会回家来吃饭的,爸妈是要在这边等着我们还是先回那边呀?”

    “你们这是要去哪?”

    “天可冷了,我这一路走过来呵口气都是冰的。”

    顾妈妈一脸的紧张,盯着陈墨言上下的看着,“言言呀,要是有什么事情你让大轩去,外头这么冷,又是风又是阴天的,瞧着这天说不定还会落雪,你看……”

    “妈,是我要出去的。”

    “我这两天一直待在家里头,觉得有点闷,所以想要出去走走。”

    陈墨言不等顾薄轩说什么直接把话说了出来。

    然后,她看着顾妈妈瞬间有点难看的脸色笑了笑,“妈不用担心我,我穿的很厚的,而且还拿了衣服,要是冷的话我会穿上的。爸妈,我爸在家里头,你们要进去坐吗?”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也是刚才出去转了一圈,路过这边来看看你。”

    顾爸爸想也不想的帮着自家老伴打圆场。

    又拽了顾妈妈一下,“好了,你这看也看了,言言和大轩不是说了晚会回来吃饭?你还是赶紧回家去看看家里头有什么吃的,言言上次不是说你烙的饼好吃吗,不如你再回去剁点馅弄几个菜肉饼吃啊。”

    “是啊妈,我都有好久没吃你做的肉饼了。”

    顾妈妈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也只能黑着脸点头,“那行,我这就去做。不过你们记得早点回来啊。”

    “妈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言言的。”

    等到上了车子。

    顾薄轩扭头,悄悄看向坐在副驾上咪着眼看似小憩的陈墨言。

    眼里头带了几分歉意,“言言,我知道你没睡着。”

    陈墨言没理他。

    不想说话,不然她一开口肯定又要对着他发火了。

    偏顾薄轩以为陈墨言是被气的不想和他说话。

    瞧着自己和她说话都不理他了。

    更担心了啊。

    忧心重重的,“言言,我妈她真的没坏心,她就是紧张你,她……”

    “我知道,她是担心我肚子里头的孩子。”

    “我也知道她是真的为我好。”

    当然,是怕她感冒生病什么的带累她的孙子。

    陈墨言扬了扬眉,身子坐直,“顾薄轩,你把车子停到一边,咱们两个好好谈谈。”

    “不要。”

    这么正式的、严肃的语气。

    顾薄轩下意识的不想去听陈墨言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脚一踩油车。

    车子开的更加快了起来。

    瞧着他这鸵鸟般的态度,陈墨言忍不住气的乐了起来,“你想什么呢,你怕什么,怕我直接和你说要分手吗,你倒是想的美,我才不会就这样轻易让你一个人去外头逍遥自在,过个两年再迎娶人生白富美呢。”

    “顾薄轩,我只是想和你说,你妈这样下去,不行。”

    “我知道。”

    顾薄轩想了想,索性把车子靠边停下。

    他侧过身子,一脸严肃的看向陈墨言,“我已经想好了,等过了年就送他们回去。”

    顿了下,他又道,“其实开了年他们就是想在这里待都待不下的,家里头还有好几亩的地呢,那可是我爸妈的命根子,他们是不会抛了家里头那些东西不管的。”

    “只是这一个多月就得委屈你了。”

    好在,他这段时间会一直在。

    只要他能站在言言这边,多劝他妈几遍。

    事情应该不会多糟的……

    “其实,我并不是不想让你爸妈常住在这里……”

    陈墨言真心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小气、舍不得给公婆花钱的人。

    顾妈妈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

    可她却也有自己的优点:她不会乱花钱,更不会和她这个当儿媳妇的要钱花!

    或者会在心里头想想自己赚的那么多的钱都花在那里。

    可是她绝不会跑到自己跟前来要钱。

    或者是,算计自己的钱。

    这是老太太的优点。

    只是,陈墨言揉了揉眉心,在心里头组织了下词句,“我最近估计情绪也有些不稳定,常常听不得别人多说我什么,你妈的话让我听了心情烦躁……如果她能少管我那么一点,少盯着我点……”

    “我真的不介意他们常住在这里的。”

    她只是个儿媳妇。

    还有顾薄安在这里呢。

    顾爸爸顾妈妈说到底吧,不是那种真的蛮不讲理的人。

    陈墨言也不用担心她们留在这里会可着自己一个人压榨什么的。

    “我知道,这事儿都怪我。”

    “是我一时嘴快和我妈说了,我应该事先问问你的……”

    陈墨言听着他这话忍不住又有些想笑,“你不说这事儿又能瞒多久?你妈知道了还不是照样要过来?”

    “还好你爸没和你妈站一块。”

    不然的话她这日子怕是得更加的难过。

    “乖,不想了,啊?”

    顾薄轩轻轻的抱了下陈墨言,在她额头上落下浅浅一个吻。

    “现在不合适,过了年我就买票让我爸妈回老家。”

    对此,陈墨言还能说什么?

    只能抿着唇点了下头,“那你好好和你妈说。”别到时侯让老太太以为她在背后赶她们。

    不过想想,要是两个老的没有开口要走。

    顾薄轩却突然走过去说我买了车票,这就送你们回去……

    人家是亲母子。

    到时侯要怨的,顾妈妈肯定是全归到她这个儿媳妇外人身上啊。

    心里头叹了口气:

    嫁人后的日子怎么就这么的不让人省心?

    林同没想到顾薄轩和陈墨言能过来。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出来了?”

    林同皱了下眉头,看向顾薄轩,“你也依着她。”

    “没事,我开车过来的,穿的也厚,不冷。”

    顾薄轩能说啥?

    总不能说他瞧不过自家媳妇在家愁眉苦脸的。

    他心疼?

    陈墨言由着他们两个男人寒暄,自己则趁势看了些文件。

    该签字的签好字。

    回过头,她看向林同,“那事儿解决没有?”

    林同一拍脑门,“解决了,你瞧我今天忙的,都忘了和你打个电话……”

    “你就是为了这事儿特意跑过来的吧?”

    “都怪我。”

    林同脸上全都是歉意。

    “这么冷的天害的你跑这么一趟,都是我的错。”

    陈墨言并没有想别的,只是有些好奇,“问题出在哪了,怎么解决的?”

    “是一个女孩子。”

    “不过我瞧着对方呀,应该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碰巧了。”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怎么回事儿?”

    “是水。”

    林同看着陈墨言也没多卖关子,直接道,“咱们之前用的水和现在用的水质不同,这中间有什么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派人去送检了……”顿了下,他看向陈墨言,“如果结果出来真的不同,学妹,咱们看来得找人打几口井了……”

    陈墨言听了这些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这么几天一直忧心重重的。

    她们好几个人都为着这事儿茶饭不思,坐卧不安的。

    竟然只是水质的问题?

    对了,之前用的是井水……

    “现在用的是自来水是吧?”

    她看向林同,想了想问道,“什么时侯能出结果?”

    “最迟后天。”

    “不过,我想明天这个时侯应该就会有结果出来了。”

    陈墨言点了点头,即然这事儿解决了,她便也不再多问,只是让林同记得好生善后,三个人说了会子话,眼看着到了十二点,林同看向两人,“一起去吃个午饭?”

    “不用了,我们回去吃。”

    陈墨言可还记得之前出来时顾薄轩还有顾爸爸说的话呢。

    即然说了回去吃。

    那就回去吃。

    起身离开的时侯,她突然想起什么,停住了脚步,“如果结果出来,真的是水质的问题,发通告表扬那个女员工,看看她有没有能力,如果可以岗位换一下,还有,年终奖之外,这个女员工表扬嘉奖,奖金一千块。”她要告诉大家的人,工厂不止有罚,事情做好了做对了,就有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