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孩子的声音又清又脆。

    带着几分独有的软儒。

    如果放在别的地方,这样小孩子独有的软音肯定会让人觉得可爱,好听。

    可是这会儿,听到顾妈妈的耳中。

    却是让她脸色微微一变。

    尽管她之后就尽量的让自己神色正常。

    只是眼底闪过的惋惜和失望却不是她想藏就藏的起来的。

    “妞妞再仔细看看,是弟弟还是妹妹啊,是弟弟对不对?”

    “妹妹,妞妞喜欢妹妹,要妹妹。”

    小妞妞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从陈墨言身边站直了身子。

    板了小脸对着顾妈妈再次说了一遍。

    这让顾妈妈想再说什么都不行了,心里头那个失望:

    都说一两岁的小娃眼晴是最为明亮的。

    能看清身边所有的一切。

    难道说,言丫头肚子里的真是个孙女吗?

    旁边,顾薄轩不等他妈再次出声已经笑着开了口,“我们妞妞真厉害,还知道妹妹和弟弟啊,来,让姐夫抱抱,看看妞妞长高了没有。”

    他一把拎起小家伙放到了自己的腿上,悄悄的对着顾薄安和小花打了个眼色。

    “妈,我饿了,可以开饭了吧?”

    “是啊舅妈,我都要流口水了啊,你刚才不让我吃,现在可以了吗?”

    “吃吧吃吧,花儿你过来帮我端饭。”

    顾妈妈看看自己的两个儿子,再有就是小花这个外甥女。

    不禁有些垂头丧气。

    再说了,她也不知道说啥好。

    只能在心里头叹了口气,转身回了不远处的灶间。

    身后,陈墨言不轻不重的声音响起来,“妞妞啊,是不是喜欢妹妹?那以后记得要带着妹妹玩啊,好不好?”

    小妞妞坐在顾薄轩怀里猛点头。

    另一侧,田素猛翻白眼,“错辈份了,凭白的给我们妞妞矮一辈儿……”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又不是给你降辈份,妞妞自己乐意。”

    “疼妹妹。”

    陈墨言抬头看向一脸无语无奈的田素,哈哈笑。

    厨房里。

    顾妈妈听着外头的笑声,心头那叫一个不舒服啊。

    针扎似的。

    肚子里头是个女娃啊。

    她怎么还笑的出来?

    最后,还是小花把菜和吃食一样样的端出来。

    顾妈妈哪怕是被小花给劝出来,坐到了椅子上,可是食之无味啊。

    陈墨言等人自然是看到了眼里头。

    但是,陈墨言当没看到。

    至于田素,嘻嘻哈哈的,吃自己的。

    所以说,这一顿饭估计也就陈墨言和田素吃的最好。

    别的人包括方小满在内,都有些许的不得劲儿。

    陈墨言一落筷子,方小满几乎是立马跟着开了口,“我也吃饱了。”

    顾薄安,“……”

    看吧,他就说!

    人家娶媳妇只要过了老丈人丈母娘那一关就好。

    可是他娶媳妇,肯定、绝对、一定还得再多过他亲嫂子那一关。

    而且,这一关说不定比他丈母娘那一关还要难过。

    心里头哀嚎一声。

    顾薄安有些幽怨的看了眼他妈:

    怎么就老是不能让人开心的吃顿饭呢?

    非得让人不痛快……

    大家都不开心,也不知道他妈是不是就开心了。

    哎。

    小孩子的话怎么能当真?

    真不知道他妈那脑子里头都想的啥!

    心里头腹诽两句,顾薄安嘴上还是不敢多说啥的。

    只能跟着方小满起身,“你这就走了吗,我送你回去……”

    他是生怕方小满生气啥的。

    自己请她来家里头吃饭,可是他妈却全把重心放到了自家嫂子身上。

    还来了这么一出……

    也不知道小满心里头会不会有别的想法啥的。

    他就想着跟过去给她解释下。

    谁知道听了他这话,方小满一脸诧异的看向顾薄安,“我跟着言言一块走,你送我做什么?”

    顾薄安,“……”

    他只能暗自磨了两下牙,扭头看向陈墨言,“嫂子……”

    眼底多了抹祈求:

    可别说他坏话啊。

    他这追媳妇的路就不好走了。

    再要是他嫂子给他拆个台啥的。

    得,这媳妇别娶了啊。

    陈墨言有些失笑,点了下头算是安慰他,“行了,放心吧。”

    “爸,妈,那我们过去那边了啊。”

    陈墨言站起了身子,朝着顾爸爸顾妈妈笑了笑,就准备和方小满朝着外头走。

    不过走了两步她又站住了脚:

    那啥,她好像把顾薄轩给忘了啊。

    有些尴尬的笑了下,陈墨言心虚的看向在她身后不远处的顾薄轩,“你是和爸妈再说会话还是怎么的,我和小满还有姑姑一块走就行……”

    “不用,我这就走。”

    顾薄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被人给忽视了。

    看到陈墨言和他说话。

    他咧嘴一笑,扭头看向了顾爸爸,“爸,我们这就走了,明天我和言言得出去买年货,所以上午就不过来了,晚饭再过来吃,妈你没别的事情了吧?”

    “你妈能有啥事啊,行了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顾爸爸开口赶人。

    倒是顾妈妈,眼神在陈墨言身上看看,再看看顾薄轩的。

    最后估计是不知道说啥好。

    对着顾薄轩摆摆手,“路上小心点,走吧走吧。”

    小妞妞已经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打瞌睡呢。

    被田素抱在怀里一个劲儿的哼哼。

    顾薄轩走过去接了过来,小家伙估计是困的很了,眼皮瞟了下顾薄轩,小身子扭了两下。

    然后往他肩膀上一趴。

    竟然直接就睡了过去。

    看的田素忍不住失笑,“这丫头,估计是真的困傻了。”

    平时虽然也是这个点儿睡觉。

    可是今天中午她没午睡。

    肯定要困的。

    一行人走在路上,不用别人,方小满唧唧喳喳的声音在冬季的夜色里响亮而轻快。

    因为之前知道奎子加班。

    田素也懒得回自己家,直接抱着小妞妞去了她自己的房间。

    方小满则是睡了客房。

    然后,就是小夫妻两个人。

    陈墨言看了眼顾薄轩,扭头去书房走过去。

    “言言你要去哪?”

    难道小丫头真的被他妈给气到了?

    连屋都不想和他一块待了么。

    顾薄轩脸上满满的都是着急,语气也带了几分的小心冀冀,“言言,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我妈她,她是乡下人,就那种想法,可是我真的没有。”

    “孩子是咱们两个的,男女都是咱们的。”

    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他和言言的孩子啊。

    陈墨言有些好笑,眉微微一挑。

    眼底俱是笑意,水波一样的荡漾开来。

    “你那么着急做什么,我又没说你不疼孩子,还有,你妈那里,我不会生气的。”

    生气还不是气自己?

    反正她从来就没有指望过公公婆婆帮着自己做什么。

    而且,婆婆说的话对呢,她听着。

    不对或者是不顺她心。

    那也就听着,不过就是这边听那边直接冒出去罢了。

    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话而让自己生气?

    “你先回屋,我就是和爸说一声,看看他是不是又抽烟了。”

    贺子佳的过世看似已经过去。

    她爸也恢复了以前的平静和状态。

    看着好像是迈过了这个坎。

    但实际上陈墨言心里头清楚,这个坎,迈不过去!

    越是表面上的云淡风轻。

    越代表着田子航心里头的看重,以及压抑。

    他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担心罢。

    顾薄轩心里头暗自松了口气,伸手轻轻抱了下陈墨言。

    “好,我在房间里头等你。”

    陈墨言朝着他笑了笑,点头走进了书房。

    “爸,我进来了哦。”

    陈墨言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她就看到田子航飞快的转过了头。

    声音都有些闷,“回来了就去休息,我这里没事,不用你管。”

    “好啊,我就是来看看爸,和您说一声我要睡觉啦。”

    “爸,记得喝牛奶啊。”

    “记下了,比你妈还罗嗦。”

    陈墨言对着他绊了个鬼脸,一转身,眼底多了抹忧色。

    要是她刚才没看鏎。

    她爸,刚才眼圈是红的?

    不过她刚一进去,她爸就把头扭了过去。

    应该是不想让她看到或是知道。

    所以,陈墨言也故意装做没看到,甚至还在说了两句话之后顺着田子航的意思离开。

    站在院子里头轻轻嘘了两口气。

    陈墨言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有那么几颗廖廖的星子。

    寂寂,清冷。

    小北风刮着,吹在脸上生疼。

    半响后。

    她收回自己的思绪,眼神坚定的朝着那间亮着灯的房间走过去。

    那里,是顾薄轩在等她!

    时间过的很快。

    转眼就到了赵西出月子的时间。

    这一天,也是小年。

    赵西身边没有人,更没有娘家,陈墨言自然是要过去的。

    吃早饭的时侯她看向顾薄轩,“我得过去赵西那边,你呢,是跟着我去还是怎么样?”

    “陪你去。”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就点头,然后他又随口的问着,“你自己去还是她们几个也都去?”

    “刘素不在帝都,朱兰儿子感冒了正粘着她呢,孙丽和方小满两个人在上班,说是明天周末两个人再去看赵西,所以,我一个人去。”陈墨言笑了笑,歪了下头看着顾薄轩,“不过如果你要是陪着我去,那我就不是一个人啦,两个呢。”

    她孩子气的笑看的顾薄轩也跟着咧嘴笑了起来。

    “嗯,我陪你一块去,咱们两个人。”

    他在家。

    自然是不管去哪都得要她们两个的啊。

    两个人也没过去那边和顾妈妈说,直接就开车跑了。

    车子驶出去。

    陈墨言还斜眼睇顾薄轩呢,“今天可是小年,咱们两个就这样跑出去,回头你妈会不会又生气?不过反正我不管,那是你妈,你自己去搞定啊。”陈墨言的语气里头带着太多的幸灾乐祸,看的顾薄轩哭笑不得,“看我挨骂你很高兴是吧?你就不心疼?”

    “高兴,不心疼。”

    顿了下,陈墨言在顾薄轩幽怨至极的眼神中再次肯定的点点头。

    “一点都不心疼。”

    顾薄轩夸张的做了个要哭的姿势。

    逗的陈墨言笑的肚子疼。

    好不容易收了笑,她捂着肚子,“你别再开口了啊,好好开车。”

    不行了,再笑她真的要肚子疼了啊。

    车子在那家月子会所停下。

    顾薄轩先下车,帮着陈墨言打开车门,“你先在那边厅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顺便还帮她理了下大毛的领子和围巾,直到看着陈墨言走进一楼的玻璃门,他才重新钻进车子里头去停好了车子。

    “在几楼?”

    “三楼。”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按下了电梯。

    电梯直接在三楼停下。

    站在赵西的房间门口。

    顾薄轩听着里头静静的,没有什么人的样子。

    他忍不住看向陈墨言,“不是说今天回家吗,怎么没人?”

    “我也不知道啊,难道赵西提前回家了?”

    她们来的不晚啊。

    这才九点半呢。

    陈墨言推开房间门,看着空空的房间有些疑惑。

    “不对,应该没有走,你看这边的东西,还有这被子,应该是才出去没多大会儿……”

    “那咱们出去问问护士。”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个人走出房门口,站在走廊上才一转身。

    就看到不远处抱着个孩子低头哄的赵西。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然后她脚步加快迎了过去,“你这是去哪了,不好好在房间里头休息怎么出去了?”

    “小宝洗了个澡,顺便打了预防针。”

    赵西把小家伙哄的满意了,小嘴极是秀气的打了个呵欠。

    两眼一闭睡了过去。

    她长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把小家伙放到床上。

    然后才走到外头的小厅和陈墨言两个人说话,“你们怎么过来了,今天是小年呢,哪里能乱跑,我不是说了不用来吗?”虽然陈墨言没在她面前说什么,可她还是从小花或是刘素等人嘴里头知晓了顾妈妈过来的事儿,而且,也听说了顾妈妈好像念叨的有点多,更是一心想着抱孙子的心思,她看着陈墨言就忍不住的替她担心。

    万一是个女儿……

    到时侯再像她这样的可如何是好?

    没事的时侯赵西就想这些,不过担心过后她就会笑自己想的太多。

    不说言言自己背后的那些人。

    就是顾薄轩,怕是也绝不会由着他妈这样闹腾言言和自己的亲生女儿吧?

    再来,言言可不是自己。

    她那么有本事,要是婆婆真的这样闹腾,嫌弃。

    说不定到时侯谁悚谁呢。

    想来想去的,赵西只能是自己苦笑了:

    是她没有言言那个本事!

    “没事,我就是过来看看,顺便把你送回家。”

    陈墨言笑着安慰了赵西几句,看了看屋子四周,“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账结清了吗?”

    “我刚才已经请护士长帮我去打清单了,应该很快就好。”

    赵西笑了笑,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充满了感激,“别的我也没什么东西,都是这边会所的,就几件衣裳和小宝,到时侯抱着就行。”顿了下,她眸子轻轻垂了一下,“我之前本来想着齐炳超要是没空过来我就请会所的人帮我打辆车的,不过现在即然你们来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客气什么,你是言言的朋友,有什么事情只管和她说。”

    赵西对着顾薄轩一脸的凝重,“谢谢顾先生。”

    扑,顾先生三个字听的陈墨言扑吃一笑。

    这称呼……

    听着好正式的感觉啊。

    顾薄轩被陈墨言赶去外头结算,办理离开的手续。

    赵西看着陈墨言笑,“怎么样,你家顾先生回来了,是不是很高兴?”

    “是啊,比他不在的感觉是好那么一点点。”

    最起码的,有这个男人在。

    她不用去绞尽脑汁的想法子应付自家婆婆啊。

    不过这些事情陈墨言不想和别人多讲。

    只是看了眼赵西,眼底多了抹狐疑,“齐炳超不知道你今天回家吗?”

    “他他昨天出差了,说是去邻市,应该今天会回来的,就是晚一点儿。”

    对于赵西支支唔唔的话,陈墨言并没有多问,

    “齐家的人呢,都不在家?”

    赵西坐在床边上轻轻拍了两下有些不安份的小宝,苦笑了下,

    “我那婆婆能指望吗?”

    “与其让她来接我,还不如我自己打个车回去省心呢。”

    陈墨言的眉头几欲拧成个十字。

    不过,这是赵西的家事,正如同她自己的家事不想多说给别人。

    赵西应该也不想别人多提吧?

    心里头叹了口气,她对着赵西点点头,“我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情只管给我电话。”顿了下,陈墨言的眼神在赵西养了五十天不胖反瘦的脸庞上滑过,终是没忍住开口加了一句,“哪怕齐家容不下你,只要有我在,也不会让你们母女两个流落街头的。”

    “……好。”

    赵西低下头,大颗的眼泪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落了下来。

    砸到她的手背上。

    烫的生疼。

    好在,她们收拾好,临出房门的时侯齐炳超一头是汗的赶了过来。

    看到走在前头拎着东西的顾薄轩。

    他怔了下。

    眼神落到了顾薄轩后头的陈墨言,还有抱着孩子的赵西身上。

    “西西等急了吧,抱歉,路上塞车。”

    他伸手就要去接赵西怀里头的孩子,却被赵西淡笑着制止,“你在外头吹了一路的冷风,尽是寒气,还是我抱着他吧。”说着话她淡笑着对齐炳超开了口,“手续都办好了,即然你赶过来了,那就让言言回去吧。”她扭头,朝着陈墨言笑,“别不放心,我让齐炳超带我回去就行,今天也算是过年,你们赶紧回家去。”

    齐炳超面色微变,勉强笑了笑,“这都要十一点了,怎么能回去呢,陈小姐,还有这位先生,谢谢你们能来帮我们家西西,我工作忙这段时间也多愧了陈小姐,我妈前些天还一直念叨着说要谢谢陈小姐,这次即然赶上了,那就一块回家去,大家一起坐下来吃个饭……”

    陈墨言抿了抿唇,轻轻一笑开了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