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晚上吃过饭,小两口歇下的时侯,顾薄轩才猛的想了起来。

    他一拍自己的脑门儿,“言言,忘了和你说,明天一早不是去医院么,我妈说她反正在家也没啥事,想跟着过去看看,我就答应了她……”说到这里他有些心虚的看了眼陈墨言,看着她坐在床头低头看书,根本没看自己一眼,忍不住心里头就有些许的忐忑,“你要是觉得不好,我明天一早和她说一声让她不跟着去就好了。”

    “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去就去呗。”

    陈墨言把手里头的书合上。

    一脸带笑的摇摇头,“这不马上就要过年了嘛,上次和你说带着人去买些东西什么的你也没去吧,刚好你问下你爸,要不就一块出去,中午在外头吃饭,下午你开车在帝都逛逛,顺便买些该买的东西衣服什么的。”

    农村向来有种说法:

    穷不穷的,过个好年啊。

    顾爸爸顾妈妈打小的生活环境就不好,哪怕是这几年日子过好了。

    可在他们心里头留下的一些观念却是生根发芽的。

    特别是顾妈妈。

    过个团圆年,吃好的喝好的,然后穿上新衣服……

    热热闹闹喜喜庆庆的。

    这才算是过年呀。

    人即然在自己这边,买几套衣服什么的花不了几个钱。

    陈墨言不想让老太太因为这个心里头不得劲儿。

    “还是我家媳妇想的周到,你不说我都把这茬给忘了。”

    顾薄轩穿着睡衣,拉开被子坐到了陈墨言的身侧,看着她一脸的歉意,“这几年多愧了有你。”

    这话他是绝对出自真心。

    顾薄轩是个男人,又是个军人。

    你说你有什么事情或是困难了找他,可以。

    绝对靠的上。

    可你让他天天脑子里头想着什么生日节日送什么礼。

    这马上过年了,给爸妈买什么衣服?

    不可能啊。

    以前没结婚,他一个人在外头,每年春节往家打电话都不能保证!

    可这两年有了陈墨言。

    她这个当儿媳妇的是真的做的很好:

    两老的生日,中秋年节。

    虽然人没回去。

    可哪次不是又是钱又是东西的往家里头寄,送?

    顾薄轩虽然不说,可不代表他心里头没数儿。

    此刻,他看着陈墨言,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怜惜,“我觉得,老天爷对我是最好的。”

    “嗯,我也觉得我,我就是老天爷派下来拯救你的天使。”

    陈墨言自己说完这话都忍不住乐了起来。

    谁知道顾薄却是一本正经的点头,“这话真的很对。”

    “行了啊,别贫了,我困了,赶紧睡。”

    陈墨言把手里头的书合上。

    打了个呵欠,眼底满满的都是倦意,“这孩子难道是困神转世么,我发现我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能睡了。”

    “能睡就好,想睡就睡。”

    顾薄轩伸长手把人拥到怀里,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浅浅一吻。

    “晚安。”我的,天使!

    第二天早上。

    顾薄轩早早起来买好早饭。

    屋子里头,陈墨言还在沉沉的睡着。

    顾薄轩笑了笑,把陈墨言的放在保温杯里,和田子航说了一声,他自己提着早饭去了后头的院子。

    另一边的院子里头。

    顾爸爸正和顾妈妈说话。

    只是脸色有点不好看,“你别老是想起一出就是一出啊,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真的把言言给惹恼了,到时侯难做难为的还不是你儿子?我说你个老婆子,一家人难得都凑在一块过个年,好好的日子你不过,你就非得想着折腾,折腾的大家都跟着你不好过,都不高兴了,你这老婆子自己就高兴了是不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是折腾了?”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啊,不然我和你没完。”

    顾妈妈的语气也有些不好,脸色难看,“这一大早的你还让不让人过了啊,非得说这些难听的话堵我的心,你才高兴是吧?还有,你给我说明白了,什么叫我折腾,什么叫你们都不高兴了我就高兴了,啊?”

    “你今天不把这话给我说清楚,我和你个死老头子没完。”

    “我没啥话说。”

    顾爸爸看了眼顾妈妈,摇摇头走到了一边的门坎处坐了下来。

    一大早的他才不想吵架呢。

    门口,顾薄轩有些诧异,他爸和他妈这一大早的绊什么嘴?

    不过里头没了声音。

    他便抬脚走了进来,“爸,妈,你们还没吃早饭吧,这是早饭……”

    “还是儿子好,还知道帮你妈我送早饭。”

    “不像某些人,一心一意的只想着我的坏,以为我在这个家里头就是个作恶的。”

    顾薄轩讪笑,“妈您说什么呢,对了妈,你是想吃包子还是油条?”

    “我吃油条。”

    一边说一边接过顾薄轩手里头的吃食,张嘴咬了口油条。

    那表情,好像是在咬顾爸爸一样。

    看着老两口吃早饭。

    顾薄轩想起陈墨言之前说的话,赶紧开口道,“对了妈,爸,你们今天没事吧,要是没事的话那咱们就都出去,等言言检查完咱们在外头吃中午饭,下午就在外头好好的逛逛,买点东西什么的。”

    “对了,这是言言的意思,她要是不说我都把这事儿给忘了。”

    顾妈妈的嘴唇张了张,还没出声呢。

    顾爸爸直接就摇了头,“买啥买,家里头啥都有呢,我不去。”

    肉食菜啥的之前都买过了的。

    这会儿家里头还堆了好些。

    再买不是浪费吗?

    顾妈妈也是这样想的,她掀了下眉毛,“买啥子东西啊,不是说去检查吗,检查完了就回来呗,还在外头吃饭,花那钱做啥?”反正是眼前是自己的亲儿子,顾妈妈说话也就没了半点的顾虑,“大轩啊,你们可不能这样的花钱呀,这眼看着孩子就要出生,往后头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还有,这一胎可是个女儿了,你们以后还得想法子再要个儿子吧,咱们镇那边二胎可是罚了上万,你们部队上得罚多少,要不咱们找找人,通融下?”

    “妈你说什么呢,不管是男女,我和言言就只要这一个。”

    他是军人。

    怎么可以违反国家政策?

    得带头支持才行啊。

    如今整个国家都在提倡只生一个孩子……

    让他拿钱去买个二胎回来?

    别说部队上绝对不会允许,就是真的能这样干,他也绝不会做的。

    “你个傻小子,你还真的准备只要一个丫头啊?”

    “妈,女儿怎么了,女儿就很好。”

    “而且,我就喜欢女儿。”

    顾薄轩说这话的时侯一脸正色,很是认真,“是儿子是女儿就这一个了,妈你以后也别再催言言,更别和言言念叨着生二胎,因为这事儿在我,是我不要的,我不想犯错误,更不想因为这个离开部队。”

    “你个混小子,你是想气死我是吧你?”

    顾妈妈使劲儿拍了顾薄轩几下。

    不过顾薄轩皮粗肉厚的,他妈又没真舍得使劲儿。

    所以和蚊子叮几口差不多。

    “妈,这孩子还没出生呢你怎么就一心想着是女儿啊,说不定是儿子呢。”

    顾薄轩对着他妈摇摇头,“行了啊,爸,赶紧的收拾下,咱们今天好好的出去转转。”

    陈墨言不说这话他还没想那么多。

    陈墨言一说要带着顾爸顾妈好好的转转,买点东西什么的。

    顾薄轩才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忽略了一件事儿:

    之前结婚,他的假期少,走的急。

    可以说是来去匆忙的。

    所以顾爸顾妈哪怕是来了帝都,可他都没好好的带他们出去转转。

    这次自己难得有了十几天假。

    又是过年。

    应该要带着他们好好转转,走走的。

    “妈,你之前不老是说我不在你们身边嘛,现在我有空了,要带你们出去走走瞧瞧的,你看你又不同意了,真是的,你真不去啊,你要是不去的话那我带我爸走了啊。”

    顾薄轩的话听的顾妈妈抬手又拍了他一下,

    “谁说我不去的啊?”

    “我儿子要带着我出去玩,带我去吃好吃的,我怎么可能不去?”

    “去,这就去。”

    八点半。

    顾薄轩和陈墨言还有顾爸顾妈四个人开车出了门。

    田子航只是在陈墨言出门的时侯叮嘱了几句。

    便摆手让他们离去。

    到了医院,顾妈妈紧紧的跟着陈墨言,生怕她被人撞到。

    那一脸紧张的样子,看的陈墨言有些想笑,

    “妈你不用那么紧张,我真的没事。”

    这才几个月呀。

    肚子都还没显呢,哪里就要那么紧张了。

    她就是觉得吧,自己这个婆婆比她还要紧张和在意!

    当然了,老太太更加在意的是她肚子里头的孩子吧?

    一番检查过后。

    陈墨言和顾薄轩听到医生说一切正常,两个初次当妈妈的人都不觉的松了口气儿。

    拿了瓶钙片,陈墨言一扭头,“咦,妈人呢?”

    怎么不见了?

    顾薄轩笑着看看了她一眼,“妈刚才说要去洗手间,让咱们去楼下等她。”

    “妈认得路吗,要不咱们在那边椅子上等等?”

    “也行。”

    顾薄轩接过她手里头的药,随着陈墨言坐到了另一头的椅子上。

    “一会你想好给爸妈买什么了吗?”

    “你说都买啥就买啥。”

    对于这些事情,顾薄轩觉得哪有那么多的说法呀。

    不是买过年穿的衣裳,用的东西吗。

    那就直接去卖衣服的地方买呗。

    至于吃食啥的,去外头百货铺子买就好。

    “那就去百货大楼吧,看看都有什么,要是有合适的我给我们家老太太她们也买点。”

    她嘴里头说的老太太自然是指田老太太两个人。

    “嗯,行,还有咱爸那里,姑姑那边,你看到合适的,一块买。”

    省得他家小丫头还得出来第二回。

    肚子里头装着一个小的呢。

    这走走停停的,想想都累!

    她们两个在这里头说着话,顾爸爸则在下头车子附近说是自己走走。

    对于顾爸爸,陈墨言和顾薄轩还是比较信任的。

    叮嘱了他别走的太远,也就由着他了。

    可是这会儿两个人坐在这里等了顾妈妈足足有十分钟。

    竟然还没有人?

    顾薄轩的眉头微微皱了下,怎么还没有过来?

    “妈是不是走错路了?”

    “我去看看。”

    顾薄轩说着话已经站起了身子,准备转身。

    “你怎么去看,妈去的可是女厕所,难道你要去?”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站起了身子,拦下顾薄轩,“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就行。”

    她抬脚准备过去另一角的洗手间去看看。

    身后顾薄轩自然是跟着她,“我和你一起去。”

    只是他们两个人这脚步还没有迈呢。

    就听到不远处的诊室传来一阵阵的嘈杂声。

    有几个人低声的议论中。

    夹杂着一道有些愤怒甚至变了点腕的声音,“你这医生怎么这样呀,我不就是想问你句话嘛,你瞧瞧你那是什么态度呀,我也没白问你的,我给钱了的呀,你……”

    是她婆婆!

    陈墨言都听了出来,顾薄轩自然是更加听出这出口说话的人。

    他亲妈!

    虽然心里头着急,可他却还顾着陈墨言,“你跟在我后头,有什么事情别碰到你。”

    “嗯,我会的。”

    陈墨言一边走一边点了下头:

    这个孩子可以说是她前后两世才有的。

    她怎么可能不在意?

    不管是谁,不管出什么事情,她绝不会拿孩子逞强的。

    诊室门口。

    顾妈妈一脸的怒意,正在对着里头的一位女医生指责着,“你可是医生呀,你怎么能说不知道呢,我又没说嗢的,你这人太不讲道理了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的医生……”吧啦吧啦的,说的那个中年女医生脸都白了。

    “这位,老太太,请问您是谁的家属,外头有人在吗,麻烦把这位老太太带走可以吗?”

    医生是真的忍着怒意没开口骂人。

    就差被人指着鼻子骂了。

    还能忍下来。

    陈墨言站在门外看着,觉得这位医生的素质挺好。

    “妈,你怎么在这,你这是做什么呢?”

    顾薄轩走过来,看着顾妈妈满头的雾水,不解。

    之前,他妈可是说要去厕所的!

    他刚还担心老太太走错了路……

    怎么跑到这里和医生吵起架来了?

    陈墨言也有点好奇,“妈,您想问医生什么啊?”

    “啊,没啥没啥,妈就是想问问医生你和孩子的事儿,没事儿的,咱们赶紧走吧。”

    顾妈妈看到自己的儿子媳妇,脸色微变。

    那种急切的心态让陈墨言咪了下眼,她婆婆这表情,有点心虚的感觉啊。

    “大轩,言言啊,妈有点头晕,咱们赶紧走吧。”

    顾妈妈心里头急的很,生怕陈墨言再追问下去。

    儿子要是听到了怕是会和她生气……

    只是她这里话音儿还没落呢。

    医诊室的女医生不咸不淡的声音响了起来,“这老太太是你们家的家属啊,这位,陈小姐是吧,她是你婆婆?”看到陈墨言点头,女医生从嗓子眼里头轻轻呵了两声,摇摇头,“知道你们家老太太是过来做什么的吗,她给了我五十块钱,非得问我你肚子里头的孩子是男还是女不成……”

    “我说现在还不知道,而且我们医生就是知道了也绝不可能说的。”

    这可是违反医院规定的事儿。

    上次都有个女医生收了家属的红包,说出了婴儿性别。

    结果被人给检举丢了工作。

    她可不想为了这五十块钱丢了自己的铁饭碗。

    只是她没想到,顾妈妈坚持和她歪缠,一再的打听,闹的她后头那几个病人都没办法看诊。

    眼看着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人说话语气挺好的。

    又是道歉又是陪礼的。

    女医生看着站在一侧黑着个脸的顾妈妈,摇摇头,有些同情的看向陈墨言,“你男人倒是挺好的,可是你这个婆婆啊,哎,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呀,男孩女孩儿还不都一样吗,自己本身就是女的,竟然还有嫌弃女孩子的?”

    “真是不知道这些人脑子里头都想的啥。”

    顾妈妈本来被顾薄轩给劝住了的。

    她也是真的有点怕自己儿子生气,可是这会儿一听女医生的话。

    忍不住嗓门就大了起来,“你说啥子呢,谁重男轻女了,我哪里有嫌弃女娃的,我我,我就是想问问,问问怎么了,是我们家的娃,我们怎么就不能知道不能问了啊,这又没碍到你们什么事儿,还吓唬我说什么犯法的,欺负我们乡下来的吧你?”

    “我们自己家的娃,我们怎么就问不得了?”

    “你要不是医生,我才不问你哩。”

    那个女医生被顾妈妈这话气的呀,黑着脸看向顾薄轩,“这是你妈吧,赶紧把你妈带走,不然的话我可要让保安上来了,到时侯就是妨碍我们医院正常工作……”

    顾妈妈还要再说什么。

    被顾薄轩直接给拦下,“妈,你是想让你儿子被部队开除吗?”

    “啥开除不开除的呀,妈不过就是随口问了几句……”

    “真的就是随口问了下啊。”

    “大轩,言言,那啥,妈真的没恶意,妈,妈这不也是好奇嘛,就想着问问来的……”

    三个人站在电梯里头。

    顾妈妈看看自己儿子,再看看陈墨言平静,低眉浅笑的眉眼。

    心里头扑通扑通直跳。

    拼命的给自己解释。

    直到出电梯。

    陈墨言走在前头,突然回头看了眼顾妈妈,“妈,你昨天说要跟着过来,目的就是这个吧?”

    顾妈妈迈出电梯的脚一软,差点跌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