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最后没办法,顾薄安只能去找自家大哥来解决。

    他又不敢惊动田家的人。

    还好,在院子里头就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顾薄轩。

    “哥……”

    “怎么了,都多大的人了啊,还这样一惊一乍的。”

    顾薄轩手里头提着才买的腊肉,正在串呢,趁着这两天的天气好挂在屋檐下晾一下。

    看到顾薄安,他招了招手,“过来帮忙。”

    “哥帮啥忙呀,你赶紧过去那边看看吧。”

    顾薄安有点着急,生怕他爸和妈这个时侯真的跑到火车站去了。

    这都要过年了。

    哪里能真的让两个老人回家去?

    顾薄轩却是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爸和妈在吵架,而且,爸在收拾东西要回家,说现在就走。”

    顾薄安看了两眼周围没人,但还是怕被田子航等人听到。

    不是让人家笑话吗?

    他凑到顾薄轩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哥,妈是不是在医院里头又问医生嫂子的孩子是男还是女了啊,爸很生气,一直在收拾着东西要走……我刚才在那边劝都劝不住……”

    “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你倒是快点过去看看好不好?”

    顾薄安都想拽着他哥跑,“你哪怕也生妈的气,可是就让爸妈这个时侯走了,你让田叔和嫂子怎么想,而且回到村子里头,那些人会怎么想啊,说咱们两个啥的也就罢了,到时侯肯定会有人说嫂子不孝,容不下爸妈啥的。”

    “这可对嫂子没啥好啊。”

    “你嫂子不怕这些。”

    顾薄轩的话让顾薄安一下子瞪大了眼,“哥,你怎么……”

    “我怎么,说啊?”

    “你怎么能这样啊,妈她做的再不对,她也是咱们妈呀。”

    怎么能真的让她们大过年的赶火车回老家?

    “行了,你急什么啊,你帮我把这些东西都处理了,然后再回那边去看看。”

    顾薄安一开始以为顾薄轩是要过去那边的。

    可是抬头一看,他哥竟然往厨房里头走了过去。

    他有点急,“哥……”

    顾薄轩回头看他一眼,出口的话意味深长,“不用急,你一会过去就知道了。”

    他妈那个脾气啊。

    要是不让她好好的吓一吓,被他爸这样狠的闹一回。

    估计这段时间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

    这眼看着就要过年。

    顾薄轩是一点都不想因为他妈而把双方两家的关系闹僵。

    或者,是起点隔阂什么的。

    顾薄安心急火撩的忙完,看了眼他哥还在厨房里头稳如泰山的煲汤呢。

    他黑着脸喊了一声就跑了回去。

    心里头却是急的不得了。

    他爸不会真的走了吧?

    然后,等他推开院门走进去,院子里头一点动静没有。

    他吓了一跳,真的走了?

    “爸,妈……”

    “喊什么喊,你爸睡着了,小点声……”

    顾妈妈从里屋走了出来,瞪了眼顾薄安,“多大的人了啊,一惊一乍的。”

    “妈,你,你们……”

    “我们怎么了,你爸累了,这会儿才躺下没一会,你别吵他。”

    他说的不是这个啊。

    顾薄安觉得自己都要被眼前的情形给弄懵了。

    刚才他爸和他妈不是还在吵架。

    一个坚持要走,一个不肯走的么?

    怎么这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

    他爸和他妈这是,合好?

    “行了,看什么看,晚上是不是在这边吃饭?想吃啥,我去煮……”

    顾妈妈想到之前的事情被自家儿子给撞到。

    这会儿又被儿子一打量。

    忍不住老脸就有些通红,她瞪了眼顾薄安,没啥好气的嘟囔着,“一个个的,都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当初我生你们做什么?”不过说归说,声音却是低的很,顾薄安耳力还行,虽然低了出来,不过当没听到。

    “妈,我爸他,不走了?”

    “走啥走啊,没看到你找个女朋友过来,我和你爸就不走了。”

    顾妈妈的老脸有点红。

    恼羞成怒般的看向顾薄安,“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敢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你过了年就和我回家去,什么时侯结婚了再回来好了。”省得这小子在外头老是三心二意的,不把她的话不当回事儿。

    “妈,你怎么把火烧到我身上了?”

    顾薄安一下子就着急了起来,“我的事儿都说了你们不能着急,我一定会找的,你说过不催我的啊。”

    “不催你不催你,那你想等到啥时侯?”

    “和你哥一样,等到个三十岁再结婚?”

    顾薄安听了这话嘿嘿一笑,“不会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等到明年肯定能结婚的。”

    “啊,你有喜欢的了?”

    “长的怎么样,是哪家的女孩子,好看吗,脾气好不好?”

    顾妈妈一听这话双眼都亮了,恨不得拽着顾薄安马上把人家女孩子叫过来给她看看。

    之前给您看吧。

    您一眼都不多看,只顾盯着没出世的孙子孙女了。

    这会儿想起要看未来儿媳妇了啊?

    晚了!

    顾薄安暗自在心里头翻了个白眼,对着他妈咧嘴一笑,“她回家了,回家过年了。”

    方小满是真的回去了。

    顾薄安早才把她送到火车站,大包小包的亲自送到火车上。

    又再三的叮嘱她路上小心什么的。

    然后看着火车开走他才回的家。

    事实上,顾薄安都想着亲自跟她一块回去了。

    可是他又怕吓到方小满。

    想来想去的,只能叹着气让她一个人回家去。

    只是这送走了人,回头的路上他还在满心的怅然呢。

    没想到回家他爸他妈就给他演了这么一出。

    “真的回家了?”

    “你没骗妈吧?”

    顾薄安有些好笑,“妈,真的,人家回家过年了。”

    “那就等她回来再说吧。”

    一想到年后自己就能看到小儿媳妇了啊。

    顾妈妈之前低落的心情顿时回落了不少,拉着顾薄安念念叨叨的问了不少的话。

    多数都是关于方小满的事儿。

    当然了,顾薄安可没敢告诉他妈方小满的名字。

    不然的话依着他妈这脾气,说不定哪天一个心血来潮的跑到了工厂去找人。

    到时侯他可就麻烦大了。

    晚上,顾薄安和顾爸顾妈在这边吃的饭。

    小花也没有过来。

    顾薄安忍到第二天早上。

    实在是憋不住了,偷了个空跑到了前边的院子里头。

    “哥,你是不是知道爸是故意吓唬妈的?”

    想了一晚上,翻来复去的想。

    顾薄安最后觉得这个想法才是最确切的。

    不然的话,他哥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甚至都没怎么听他的话?

    肯定是他哥事先知道这件事情!

    “哥,你太不够意思了啊,竟然和爸联合起来吓唬妈。”

    “还不告诉我。”

    害得他昨天担心紧张的。

    来回两头跑。

    顾薄安挑眉看他一眼,“爸没和我说。”

    “啊,没和你说?那你你怎么知道爸不会真的走?”

    “想的,用这里。”

    顾薄轩抬手指了下自己的头,又撩了下眼皮,瞅了眼顾薄轩。

    那眼神里头的意思吧。

    瞧的顾薄安一下子就想跳脚,“哥,你这是在嫌弃我笨吗?”

    “你不是笨,你是没脑子。”

    说完这话,顾薄轩对着他摆摆手,“行了,你要是没事出去帮我买早饭吧,豆浆油条什么的都买点,咱家人多,记得多买啊,妈爱喝小米粥,你记得买两碗……”

    顾薄安愤愤的转身,“我没空。”

    说是没空,可转身还是朝着街头不远处的小吃摊走了过去。

    早饭后。

    并不知道昨天下午顾爸爸顾妈妈闹过一场的陈墨言想了想,看向顾薄轨,“你陪你爸妈去买东西吧,我就不去了。”她怕自己再被顾妈妈问起男女的事儿,到时侯她估计真的就忍不住了啊。

    大过年的。

    她可不想把两边的关系闹僵。

    顾薄轩笑了笑,“行,刚好顾薄安那小子也在,我让他带着爸妈过去。”

    至于他……

    还是过两天再找机会带着两个老的出去走走吧。

    虽然经过昨天他爸的事情,他妈心里头肯定有所顾忌。

    但是,顾薄轩却是想让他妈知道他的态度:

    自己对于她之前的做法,也是不赞同的!

    让她心里头有了这个认知。

    这样以后她再有所行事时才会慎重。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也行,你记得给顾薄安钱。”

    虽然她人不想去。

    但该她出的钱她是不会少拿的。

    “嗯,我之前已经给爸了一千块钱,是我上次的奖金,我这还有三千,还没来得及拿给你。”

    陈墨言正低头喝茶呢,听到这话歪头笑了下,“你记得这事儿就好。”

    虽然她手里头有的是钱。

    可是,顾薄轩可是她的男人。

    养家养媳妇养儿女。

    不是很正常的吗?

    所以,顾薄轩的钱,她从来都是二话不说就接着的。

    当然了,夫妻两人彼此也都是心知肚明的:

    这个家里头,花钱的大头,还是陈墨言!

    直到走在街上。

    顾妈妈还一个劲儿的朝着后头看。

    “妈,你看什么呢?”

    顾薄安有些疑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了?”

    “啊,没,没有,我我就是随便看看。”

    身侧,顾爸爸从鼻子里头轻哼了两声,“看啥,你妈是看后头呢,她在看你哥是不是在后头跟过来了。”

    “死老头子你说啥呢。”

    “我哪里有看他啊,随便他爱来不来,我才不稀罕。”

    顾妈妈虽然嘴硬,话里话外没有半点的承认。

    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出卖了她。

    顾薄安瞧着就有些心疼,“妈,哥和我说他在家里头帮着田叔弄点事情,这不马上就过年嘛,书房什么的也都重新弄了下,哥帮着搬东西呢,就让我陪着你和爸出来逛逛,哥还给我好些钱呢,哥说了,妈和爸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对了,还有小花那丫头呢,我让她在百货大楼那边等咱们。”

    “这会儿她快要到了,咱们赶紧过去吧?”

    “嗯,算他有良心。”

    顾薄安的眼眉挑了一下,他妈这话说的,是他哥吧是吧是吧是吧?

    他们三个人在百货大楼和小花会合。

    顾妈妈没一会儿就被里头的东西给看的花了眼。

    一心一意的和小花讨论起哪些衣服好看,哪些东西好吃了起来。

    身后,顾薄安看着这个样子,忍不住松了口气。

    他妈高兴就好!

    四合院。

    顾薄轩本来是想着吧,他弟带着两老去逛街了。

    他和言言在家总是能过个二人世界了吧?

    可是老天爷好像专门和他做对似的。

    中午十一点,书房里头的田子航站到门口,“言言,你的电话……”

    “我的电话?”

    陈墨言以为是林同或是朱兰等人打过来的。

    没想到接起来,竟然是赵西。

    听着她带着哭腔的声音,陈墨言眉头就是一拧。

    “你别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言言,呜呜,我要离婚,我不要和他过了,他们家太欺负人了……”

    说到最后,电话里头只余赵西的哭声。

    陈墨言听的一个头两个大。

    到最后,连顾薄轩都在外头等不及走了进来。

    田子航已经出去了。

    顾薄轩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陈墨言,用嘴唇问她,“谁的?”

    赵西。

    陈墨言也用唇形回他,然后指指电话。

    示意,在哭呢。

    顾薄轩眉头也拧了一下,坐到了另一侧等着。

    足足过去了十几分钟。

    电话另一端,赵西才忍住哭音,只是声音里头还带着浓浓的闷声,

    “言言,我打扰到你了吧,我,我也是实在没别人……”

    “不要紧,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

    陈墨言并不觉得这个样子的赵西还会在那个家里头。

    她只是有点担心,外头挺冷的,赵西别傻呼呼的抱着孩子在街上打公用电话吧?

    “我,我在宾馆呢。”

    听到她这话,陈墨言稍稍松了口气,问了地址挂了电话。

    她看向顾薄轩,“我得出去一趟。”

    “我去开车。”

    看着他二话不说转身走出去的背影,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

    和田子航说了一声后。

    两个人开着车子直奔刚才赵西所说的地方。

    宾馆里头。

    赵西抱着女儿正在转圈圈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赵西的伤心还是怎么的。

    小宝在她怀里头不管是怎么哄,都是嗷嗷的哭,哭的小脸都通红了起来。

    到最后急的赵西都跟着忍不住落了泪。

    “你说说你,你到底哭什么啊,你这是要急死妈妈是不是?”

    小宝自然是不会回答她的。

    仍旧哭。

    门口陈墨言看着这一幕,心里头叹了口气,“是不是饿了?”

    “啊,言言你来了?”

    看到陈墨言,赵西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低头看了眼怀里头的女儿,她有点迟疑,“可是我出来的时侯才给她喂了奶粉呀……”

    赵西的母乳不够。

    只能是奶粉和母乳一块吃。

    好在她家小丫头也是个好胃口的,不管给什么,都吃!

    有些人家的孩子吧,是要是吃过母乳,那就只吃这一种,如果是用奶粉喂养吧,那就只肯吃奶粉。

    可是赵西家的小丫头却是个给啥吃啥的。

    对于这一点,赵西心酸之余,时时觉得自家这个女儿是个傻的。

    傻呼呼的呀。

    给啥吃啥!

    陈墨言和刘素等人却是觉得,这丫头是有福气的呀,好胃口!

    这会儿看着小宝在赵西怀里头哭的厉害。

    陈墨言倒是伸手想抱。

    却被赵西给避了开去,“你现在可不能抱她,万一她闹腾的碰到你了可不行。”

    “她才多大点呀,能有几个力气?”

    虽然是这样说,但陈墨言却还是不再去接孩子,只是看向赵西,“哭的这么凶应该是饿了,奶粉呢,我给她泡了试试。”小孩子嘛,哭起来没完没了的,不是屎尿就是饿了,再不行就是不舒服,她可不希望这小娃是不舒服。

    先喂喂再说。

    然后,赵西这个时侯才猛不丁的响了起来,“我,我忘了给她带奶瓶……”

    陈墨言,“……”

    “我刚才在外头看着不远处有家母婴店,我去买一个。”

    顾薄轩起身朝着外头走。

    不过在门口他又停下来,“要买什么样子的,奶粉带了吗?”

    “奶粉带了的,奶瓶啥都行,就说是一个多月孩子用的。”

    赵西有些不敢看顾薄轩,“谢谢您啊,顾先生。”

    “不客气。”

    顾薄轩这会儿除了对赵西的同情,心里头还有几分的满意。

    为啥?

    就凭刚才言言去接她手里头的孩子。

    她给避开了。

    还说不能让言言抱,生怕碰到言言什么的。

    他觉得,这样的朋友,嗯,还是可以帮一下的。

    房间里头只余下赵西和陈墨言两个人。

    小宝估计是哭累了,在她怀里憋着个嘴睡了过去。

    只是不时的抽泣两下。

    看的陈墨言都开始心疼了起来。

    “你啊,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解决,你说你抱着个孩子大冷的天跑什么跑?”

    “我,我也不想的,可是言言,你不知道,那个家根本就不是我的家了。”

    面对着陈墨言,赵西并没有遮掩隐藏什么。

    语气涩然的一笑,她看向陈墨言道,“之前月子里头,我想过好多,我知道你和刘素几个都一心想着我和齐炳超离婚,离开他,可是我看着孩子,我是真的不舍得啊,我舍不得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爸爸,我想着只要我忍忍,差不多的过去就算了,这样,孩子也有一个家,可是言言,我现在才发现,我这想法有多么的错误。”

    “言言,我要和他离婚。”

    赵西的眼神满是悲伤,可语气却是坚定而毅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